故事的起源距今大约四千多年前,某个依山而建的偏僻小山村里,一名叫丁的男孩,与一名天上掉下来的猴子……不,女孩的故事。

    哼哧哼哧——

    灰黑色的野猪蹬着蹄子愤怒低嚎,贝莉儿蹲在野猪面前,捏着石镞敲它长长弯弯的尖牙,她吸吸口水,扭头冲不远处的男孩喊道:“小丁,我想现在就烤了它。”

    “不可以。”名为丁的男孩走到女孩身边,不为所动地说,“这是储备粮,快入冬了,不想冬天饿肚子就收起你的口水。”

    “哦……”贝莉儿耷拉下脑袋,有气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可是我现在就很饿啊。”

    “……忍着!”一听女孩喊饿,丁立即凶巴巴地瞪她,“家里储存的食物都被你偷吃光了!”

    “对不起嘛,可我真的太饿了。”被凶了的贝莉儿一点不知悔改,她软绵绵地趴倒在棱起的树根上,浑身都透着股软体动物般懒洋洋的乏力感,但她依然费力地仰起脖子,乌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男孩,尾巴撒娇似的缠上他的脚腕,软乎乎的尾巴滑过脚腕,丁似乎终于被打败一般掏出怀里的橡果,贝莉儿立即偷笑着扑上前去抢过橡果,欢快地吃起额外到手的小零嘴,连尾巴都快乐地高高翘起。

    仇人旁若无猪地吃零食,野猪愤怒地吼叫着,它的四肢被打断,笨重的身躯在林地上翻滚,压断地表的枯枝,发出折裂的脆响,他反抗似的暴动非但没有引起小姑娘的注意,反而还被后来出现的男孩用石头砸断了獠牙,一根绿叶茂盛的树杈被塞进它的嘴里,野猪只能愤恨地低低哼哼。

    “小丁好温柔呢。”目睹男孩的暴行,贝莉儿咬着嘴里的橡果,上前冲野猪补了一脚,野猪滚圆的肚皮顿时如石臼一般凹陷下去,伴随着野兽的惨叫以及骨骼断裂的声响,在幽寂的森林中盘旋不去,贝莉儿似是享受地眯起眼来,丁习以为常地站立一旁,瞧着小姑娘肉乎乎的小脸,嘴里嚼巴着橡子果,圆溜溜的眼睛眯着,像极了一只人畜无害的小松鼠,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年仅五岁的小女孩,能够一巴掌拍死一只大野猪。

    “你太粗暴了。”丁拍拍女孩的脑袋,指着昏死过去的野猪说道,“先把野猪带回家吧。”

    “哦。”贝莉儿听话的揪住猪尾巴,拖着比她还要大的野猪跟着男孩一块儿回村,贝莉儿从小力气大,单手便能拽着野猪跑,这会儿跟着男孩边走,空闲的手还不时往嘴里扔橡果,吃到味道苦涩的橡子仁时,就拼命吐舌头,身后尾巴一晃一晃,丁看得有些手痒,很想揪她的小尾巴,可是他弯了弯手指,还是忍住了。

    贝莉儿和别的人类不同,她有一条尾巴,虽然她平时力大无穷,但是只要被抓住尾巴,就会失去力量,而且还会虚弱地连只兔子都打不过。

    有着尾巴的贝莉儿理所当然不是人类生出来的,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星星里诞生的,三年前的夏天,四岁的丁跟着母亲在竹林里挖笋,天不知不觉就暗下来,夜空缀上闪烁的繁星,其中一颗星星突然掉了下来,拖着长长的银光,坠落在竹林外,砸出陶碗一样的深坑。

    他循着星星坠落的方向找到这个大坑,在坑里他发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乳白色石头,石头裂开后,一个幼小的孩子躺在石头内部,她蜷缩成一团,尾巴缠在腰间,与世隔绝地沉睡着,这个幼小的孩子就是现在的贝莉儿,他的母亲看到石头里的孩子后,立即拍板决定抚养她,这个时代的人大多迷信,他的母亲亲眼看见这个孩子从苍穹之上的群星中掉落,便认定这是神明赐予她的孩子。

    而被神明眷顾的孩子,贝莉儿从诞生起就能扛着石斧上山打猎,她能一拳打倒两米高的大黑熊,一脚踢飞野狼和老虎,下水总能捞到数米长的大白鲟,在这共同劳动平均分配的古老社会里,村里的人们因此也跟着他们一起过上天天吃肉的好日子,神之子贝莉儿一时在村里炙手可热,村里的大叔大婶们纷纷带着家里屁点大的男娃娃上门要定亲,他的母亲这时将他拽到了门口,指着他说,你们别想了,贝莉儿她长大以后要娶我们家小丁。

    被推出去当挡箭牌的丁……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凶残的小媳妇儿。

    春去秋来,丁五岁那年的冬天,村里下了整整一个月的大雪,皑皑白雪将山林染成一望无际的银白,他的母亲在这天寒地冻中染上疾病,身体变得滚烫,整日整夜地发烧,村里的人们告诉他,只要诚心向神明祈祷,沐浴戒斋,母亲的病便会好转,他将家里的荤肉送给了村人,诚心向神明祈祷三天,无肉不欢的小姑娘也焉耷耷地跟着他饿了三天肚子。

    三天后,母亲在他面前去世。

    母亲去世的第二天,村里的大人们催着他们上山捕猎,饿了三天头昏眼花的小姑娘在山上险些被野狼咬伤,回村后,村人没收了野狼,分配给他们几颗野果,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在持续了一个月后不仅没有缓解,甚至变本加厉,村里的孩子们也开始毫不忌讳地讽刺他为孤儿,无忌的童言尖锐而又伤人,他听见他们说,如果不是有尾巴的小妖怪会打猎,早在他母亲染病时就将他们赶出村了,他母亲会得病是因为亵渎了神明。

    孤儿、小妖怪,这是对他们的新称呼。

    往日总是笑嘻嘻的小姑娘第一次发了火,将嘲笑他们的小孩子统统揍趴下,也将来劝架的大人统统揍趴下。

    这次暴力伤人事件之后,他们逃离了村子,漫无目的地在山林中漂泊,那年冬天格外寒冷,山中的积雪厚得淹没膝盖,那时贝莉儿才三岁,个子矮矮的,半个身子都陷在雪地里,他只得背着她走,茫茫大雪在日光下如镜面一样反着光,冷冰冰的光刺得他的眼睛疼痛不已,有好一阵子双眼都无法感光,看不见前方的路,小姑娘为此哭了好几回,她在这种情况下,学会了飞行,抱着他飞过山头,飞到了这处群山环绕的偏僻村庄。

    对,从星星里诞生的小姑娘贝莉儿,不仅力大无穷,还会飞。

    “小丁,我可以吃猪尾巴吗?”

    贝莉儿拖着野猪回到家后,小眼神依旧不时瞥向这只大野猪,丁从角落抱起一陶罐的鹅卵石塞给她:“如果你可以把石头堆得比你自己还高,我就让你吃。”

    “又堆石头……”抱着陶罐的贝莉儿不乐意地嘀咕,她瞅了眼男孩的发顶,抬手比了比两人的身高,最后还是坐在地上堆起石头,堆之前还嚷道,“不可以骗人!”

    “不骗人。”丁一边保证一边推着野猪翻身,将野猪的肚皮袒露出来,他用石镞割开野猪的肚皮,将肠子掏出来,他割地用力又粗暴,鲜血霎时淌了一地,堆着鹅卵石的贝莉儿尾巴微微一翘,下一刻又垂下去,只听男孩警告道,“专心一点。”

    “我明明很专心……”贝莉儿撇嘴咕哝,伸手又从陶罐里掏出几块石头,贝莉儿被逼着堆石头已经堆了一整年,从最初气愤地将石头砸裂捏碎,到现在已经能心平气和地将石头堆出半米高,飘起身体,小心地将石头叠上高高的石堆,贝莉儿伸手再从陶罐里拿石头,等她拿出石头,面前的石堆却突然倒塌,她顿时泄气地连尾巴都垂到地上。

    丁掏出野猪的内脏,将整只猪切成好几段,将猪肉泡进水里后,就见小姑娘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嘴里循环念叨着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

    “别沮丧了,出去玩吧。”丁洗干净手,换下身上沾满血污的衣服,走到小姑娘跟前,将地上散乱的鹅卵石一块块收回陶罐里,他从捡回这个小姑娘开始就知道她胃口大得出奇,她诞生时是两岁大小的模样,那会她的食量就已经是他的三倍不止,现在更是有增无减。

    村里最近闹旱灾,已经数月不曾降雨,稻田和菜地颗粒无收,随着气温下降,林中的动物日渐稀少,丁从来到这个村中开始就一直偷偷藏起捕到的猎物,只拿山里挖到的球根和野果去交换日常生活所需,他和贝莉儿没有长辈可以依靠,又无法从事复杂的工艺劳作,村人们能够容许他们在村中生活已经是最大的慷慨,许是因为贝莉儿这个姑娘的存在,他们还是愿意给他们提供一些容易果腹的稻米和栗子。在这个时代,女性总是比男性更受尊重一些。

    但是自从闹了旱灾,村人们削减了他们的这项福利,所以丁为了长远考虑,只能暂时减少贝莉儿食物的供应量,当然,只是暂时。

    今年七岁,自认为已经是半个大人的丁,绝不会养不起一个媳妇儿的。

    不过……媳妇好能吃,他决定以后只要一个媳妇儿T_T

    “不要不要,最近都吃不饱!”小媳妇儿贝莉儿正鼓着腮帮子闹脾气呢,丁看着她,安抚地伸手摸摸她的头,从怀里掏出三角枫编织的发环,戴在她的头上,贝莉儿微微一愣,她碰了碰发环,有些疑惑他的举动,“你要做什么,小丁?”

    “没什么。”丁默默扭头,他只是观察了下村里大人们的交往方式,想做个尝试而已。

    “小丁真奇怪,算了……我们去爬树吧!”贝莉儿说风就是雨,将头上的发环戴紧后,便率先跑出去荡藤条,眨眼功夫便荡出去老远,丁连忙跟上去,但是在他追上小姑娘前,有人叫住了他。

    “丁,你过来一下,我们有事跟你商量。”

    是村里的大人。

    丁看了眼快没影的小姑娘,到底还是停下脚步,询问道:“什么事?”

    “丁,你知道的,这几个月一直不下雨,地里种不出粮食,我们经过商量……”来访的村人拐弯抹角地说着,脸上带着几分犹豫和不忍,“我们经过商量……决定在你和贝莉儿之中选一个作为活祭品献给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