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位于黄泉边界的天空之上,是一处风景秀丽的仙境,桃源乡有一处植物园,园里种满了仙桃和各类药材,每年仙桃成熟的季节,整个桃源乡都会弥漫着一股桃子的香甜气息。

    往年贝莉儿来桃源乡的次数不多,因为桃源乡地处偏僻,地势又高,如果不是她会飞,真不知要爬多久的山才能爬上桃源乡,但近些年,贝莉儿却来得多起来,原因除了桃源乡主人的邀请,还有某些自身原因。

    “喝吧。”青年将泡好的茶端到贝莉儿跟前,他唇边噙着笑,模样在贝莉儿看来十分温柔。

    “谢谢。”贝莉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看着青年的笑脸感慨,“无论看多少次,还是觉得白泽先生和鬼灯好像呢,鬼灯要是也像白泽先生这样爱笑就好了,他要是笑起来,肯定和白泽先生一样好看。”

    “贝莉儿酱每次来我这里,总是在讲那位鬼灯呢。”白泽从贝莉儿肩头取下一片绿叶,递给贝莉儿,“知道这是什么叶子吗?”

    “是什么?”贝莉儿疑惑地眨眼,她可不像白泽先生那样是药师,分得清叶子的种类。

    “是酸浆哦,还有个别称叫鬼灯。”白泽说道,“它的根可入药,主要用于制作止咳剂或利尿剂,虽然量少,但它是有毒的,鬼灯也可以当做堕胎药服用,怀孕的话就不能吃……所以贝莉儿酱你也要小心。”

    “我又没怀孕……吃了鬼灯也没什么吧……哎呀!”贝莉儿猛地捂住了嘴,她抬眼看见青年揶揄的笑脸,贝莉儿顿时涨红了脸,“白泽先生,你是故意戏弄我的吧!”

    “我怎么会戏弄贝莉儿酱呢。”白泽轻佻地执起贝莉儿的手,“贝莉儿酱已经好久没来看我了,难得来一次,我希望贝莉儿酱不要再提起其他男人的名字。”

    “白泽先生,您是我尊敬的长辈。”贝莉儿抽回手,严肃地表明立场,“所以请您自重。”

    神兽白泽是贝莉儿幼时憧憬的对象,她一度希望成为像白泽一样宽容大度的人,哪怕被人半夜闯入家中也能温柔地施与帮助,随着成长的见证,幻想中完美的偶像渐渐经不住现实的磋磨,偶像近些年……对她有点轻浮……

    但好在偶像还懂得止乎于礼,她不乐意,倒也不会过分逾越。

    “贝莉儿酱还真是绝情,总是用辈分来拒绝我,我的心还是很年轻的。”白泽惋惜地叹气,终于稍稍正经了些,“说吧,贝莉儿酱,你和那位鬼灯又遇到什么感情纠纷了?”

    这姑娘每次来总会提到与她同居的少年,看这姑娘这回愁眉苦脸的样子,准又是与那位鬼灯产生矛盾了。

    “不是感情纠纷啦……”贝莉儿掩饰地捧起茶杯,低声说,“今天我发现我的朋友都认为我和鬼灯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我一直以为我和鬼灯只是好朋友的,但是我后来仔细想了一下,我觉得我和鬼灯确实很亲近,所以……所以……”

    “所以你是在烦恼要坐实了流言,还是继续和那位鬼灯保持朋友关系吧?”白泽坐到贝莉儿跟前,安抚似的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还真是个糟糕的男人啊,竟然欺负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

    “鬼灯不是糟糕的男人,他也没有欺负我。”贝莉儿下意识地偏袒道,她低下头,神情有些忸怩,“不过……不过我确实在烦恼,我已经习惯了和鬼灯这样亲近的相处,我做不到为了保持朋友关系和他疏远,所以我希望……希望改变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想向您请教……”

    白泽:“请教?”

    “对,我想向您请教!”贝莉儿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似的一巴掌拍向桌面,热切地凑近青年,“白泽先生,请一定要教教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像您一样大胆地追求鬼灯!”

    白泽:“……”姑娘,请冷静一点,我不会大胆地追求你口中的鬼灯,所以没法教你啊!

    “白泽先生?”贝莉儿紧张地挥了挥手,青年神情呆滞,看起来似乎被她一番宣言吓到了。

    “贝莉儿酱……我之前听你说过,那位鬼灯君一直在追求你吧?”白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听这姑娘唠叨了好多年,说鬼灯把追求她挂嘴边,让她十分烦恼,他料定这个鬼灯肯定是个轻浮的混蛋,所以说服这姑娘别把那个轻浮家伙的话当回事,结果几个月不见,唯一常年来拜访他的姑娘就被攻陷了?!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可恶,好想知道!

    “可是……可是我拒绝了他好多回……”贝莉儿一提起这事儿就十分泄气,“我怎么好意思再问他呀……‘你现在还肯追求我吗’这种话我可问不出来!”

    “那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决定追求他?”白泽好奇地询问,这姑娘做事一根筋,他真想不通她怎么突然开窍了。

    “我不是告诉您了吗?我不想和鬼灯疏远,所以打算改变一下和鬼灯的关系。”贝莉儿嗔怪道,“您要认真听我说话呀。”

    “就因为这原因?”白泽嘴角微微抽搐,无法理解这姑娘的脑回路,她是觉得除了正式情侣和夫妻以外,其他关系的男女都不能过分亲近?

    现在的年轻人可都以出轨为荣,这姑娘这么保守还真是少见。

    “有什么问题吗,白泽先生?”贝莉儿见青年表情有异,有些不解。

    “很有问题哦,贝莉儿酱。”白泽艰难地端正表情,告诫道,“结婚这种事情,你要慎重考虑,一旦结了婚,你就会失去自由,会被世俗的规则所约束,不仅要担负起赡养义务,还要毫无道理地保持忠贞。”

    虽然出轨的夫妻多如牛毛,但是被发现的话就会大难临头啊!

    贝莉儿:“是、是吗……我觉得那些并不难……”

    “贝莉儿酱,你不了解男人。”白泽晃晃手指,直叹小姑娘太天真,“你也说了那位鬼灯和我很像,那你觉得,如果我和你结婚,我能做到只对你保持忠贞,不再接近其他姑娘吗?”

    贝莉儿几乎毫不犹豫:“您做不到。”

    白泽拍案而起:“这就对了!那位鬼灯肯定也做不到!”

    贝莉儿:“我觉得吧……鬼灯和您不一样……”

    “男人都一样,本性都好色,你家那位鬼灯只是掩饰得好而已。”白泽一副过来人的表情,“贝莉儿酱,你和那位鬼灯既然从小一起长大,那亲近一些也无妨,你完全可以把他当做家人,为什么突然开始考虑结婚的问题?那可是深渊,踏进去就再也迈不出来了!”

    “结婚……有这么可怕吗……”贝莉儿被青年吓人的口气唬得一愣一愣,她没结过婚,也没与鬼灯以外的男子交往过,所以并不了解婚姻的实质,但是要问她为什么她突然开始想和鬼灯结婚……她……她也不知道啊!

    她就是被乌头和蓬的怀疑一下子带歪了节奏,但是鬼灯追求她那么多年,她真要说视而不见也不可能,她一度也不堪其扰想过干脆答应算了,但是后来为什么又拒绝了呢……

    对了,也是白泽先生告诉她,十多岁的鬼族顶多算是幼儿,成长的变数太多,谁能保证鬼灯未来不会碰见自己心仪的姑娘呢?

    他嘴里说着要追求她,可她总觉得他对她少了些什么,同班的男孩子追求姑娘时,她只觉得他们浑身都散发着炽热又浓烈的气息,但是她从鬼灯身上感受到得却只有对玩具求而不得的幼稚的执着。

    “白泽先生您说得对,我和鬼灯如果是家人的话,亲近一些也没关系……我怎么会忘了这层关系呢……”贝莉儿拍拍自己的额头,懊恼自己太粗心,又忘了鬼灯的年纪,鬼灯虽然年长她两岁,但是按鬼族的生长周期,他依然只是个稚儿,而她却已经成年,所以她要更懂事,更有担当一些才行。

    白泽先生说结婚是深渊,那她就更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将年幼的鬼灯拉入婚姻的深渊。

    至少……至少也要等到鬼灯长大,到能独当一面的年纪才行……

    “你能想通就好。”白泽慈爱地摸摸小姑娘的头。

    “白泽先生也就这时候看起来像是长辈了。”贝莉儿顺从地没有躲避,想到青年一直否定她和鬼灯在一起的可能,她禁不住好奇,“白泽先生,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您总不看好我和鬼灯呢?”

    “这个嘛……”白泽的视线从贝莉儿脸上滑过,细长的眉眼微微弯起,眼尾带着几分坏心眼儿的笑意,“大概是因为贝莉儿酱提起鬼灯君的时候,缺少情人之间该有的热情吧。”

    但虽然没有热情,脸上却总带着幸福的表情,他便觉得,那位和他一样把追求挂嘴边,却从不说喜欢的鬼灯君太过于不成熟,配不上贝莉儿这样实在的姑娘。

    真喜欢,就告诉她呀。

    轻描淡写地说着追求,一言不合就逼婚,这样幼稚的小鬼竟然还能被一个好姑娘喜欢上,他实在是看不过眼。

    “情人之间的热情……到底是什么呢?”

    贝莉儿直到离开桃源乡,心里还惦记着白泽先生所说得她对于鬼灯所缺少的热情,贝莉儿从被鬼灯追求起,就时常跑来桃源乡诉苦,白泽先生会耐心地倾听她的苦恼,还会为她指引方向帮她解决她烦恼,白泽先生能言善道,又博学多闻,贝莉儿曾无数次拜倒在他的才学之下,但是这种崇拜之情每每在仙女们到来时被摧残得连渣都不剩,白泽先生感情丰沛,只要见到进店买药的仙女,就会忘我地出言调戏,但好在白泽先生面对女性虽然略显轻佻,却也不会过分孟浪。

    面对有夫之妇,他会迅速放弃,惹恼了仙女挨了揍,也会像个没事人一样热烈地追求下一个仙女。

    难道白泽先生所指的热情就是他自己的那份博爱吗?

    那……那还真是难以拥有……

    贝莉儿叹了口气,拎着包裹辗转去了黄泉的物品交易市场,她在桃源乡逗留到傍晚,回到黄泉,天都有些灰暗下来,白泽先生在她离去前送了她几颗仙桃,仙桃传说能辟除邪气,还能让食用者长生不老,听起来是十分贵重的礼物,贝莉儿收下礼物之后就开始烦恼该怎么回礼,她没钱,买不起贵重的礼品,但是还是能在市场找找灵感。

    黄昏时分的物品交易市场人龙混杂,充斥着身形怪异的妖怪和高大的鬼族,贝莉儿一个孤身的姑娘走路上,就仿佛误闯入狼窝的兔子,贝莉儿鲜少在这个时候去市场,因为一旦进入市场,喜爱恶作剧的妖怪们就会盯上她,果然没走一会儿,后脑勺的头发就被揪住了。

    “后神小姐,别闹了。”贝莉儿将肩膀上独眼的后神姑娘拎下来,后神喜欢拽人后脑勺的头发吓唬人,贝莉儿幼时被吓到过,吓到她的后神姑娘开心地露出了原形,一时不察从她肩膀上跌下来,粗心大意的妖怪就这样被她抓住,贝莉儿最后只是教训了她一番,把她放走了,但后神姑娘却迷上了捉弄她,有好一阵子,总爱出其不意地偷袭她。

    “贝莉儿都不害怕,真无趣。”后神的身形只有成人的手掌大,她眨巴着大眼睛,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了满脸,只能看见她占满了半张脸的独眼。

    “抱歉,我今天没空陪你玩,我在挑选礼物呢。”贝莉儿边走边左右张望,也不管后神调皮地顺着她手臂爬上她的肩。

    “你要挑什么样的礼物?”后神蹲在她的肩头,好奇道。

    “暂时没有具体的想法呀……”贝莉儿捂着下巴思索。

    后神:“你要送礼的对象喜欢什么?”

    贝莉儿:“女人吧……?”

    后神歪了歪头,问:“去现世抓个人类女人送他?”

    “不行不行,不能为了送礼牵连无辜的人类。”贝莉儿否决道,被否决的后神低落地耷拉下了脑袋,贝莉儿好笑地将她从肩膀上捧下来,安抚地揉她头,“我们再逛一逛吧,逛完要不要去我家吃晚饭?”

    “要!”后神立即扬起毛发浓密的脑袋,眨巴着大眼睛脆生生地回道。

    贝莉儿在黄泉生活多年,对市场十分熟悉,街边店铺的老板们也都算是半个熟人,一路走来,不停有人跟她打招呼,走到街角,一名陌生的店家热心地拦在她跟前招呼她:“这位姑娘,要不要进店里来看看,我们家有很多漂亮的花哦。”

    “是新开的花店吗,从来没见过您呢。”贝莉儿停下了脚步,胆小的后神躲在她的发间隐去身形,后神喜爱恶作剧,却十分害羞,无法直面陌生之人。

    “是吗,但我看姑娘你,却十分面善呢。”店家和善地笑起来,“要不要进来看看,这里除了花,还有很多黄泉稀有的植物。”

    “好啊。”贝莉儿点点头,迈步进入店中,白泽先生有一座私人的植物园,也许他会对黄泉稀有的植物感兴趣。

    贝莉儿一进入店中,迎面就是一张血盆大口,鲜艳的花瓣恣意绽放,花蕊却威吓似的张大了嘴,贝莉儿脚步一滞,店家立即介绍道:“这些都是食虫植物,无论什么虫子都能一口吞,要不要考虑养一株,食虫植物很好养活,就算家里没虫子,每天也只要捉三只虫子喂它就好!”

    “那还是算了……我家人是昆虫爱好者,应该拒绝养这样的植物。”贝莉儿绕过了食虫植物,走到一盆色泽鲜艳的蘑菇前,蘑菇的中间长着一株小树苗,缺少树叶的树苗有些焉耷耷。

    “这是拔草苦,拔草苦有毒,姑娘要小心,不能乱碰。”店家跟在她身旁解说,“否则它会在你身上生根发芽,你最后会变成拔草苦的肥料。”

    贝莉儿:“……这种植物有培养的价值?”

    店家:“有啊,不少妖怪拿来报复仇人,是不错复仇工具。”

    “用这种方式复仇,妖怪们的仇恨还真是令人生畏……”贝莉儿绕过拔草苦,右手边是一颗长得像刀剑似的树木:“这是刀?”

    店家:“不,这是剑树。”

    “看起来真像刀子。”贝莉儿看着这棵如刺猬一般朝四面八方延伸利刃的树木,好奇地用食指戳了戳树枝的尖端,指腹陡然渗出血珠。

    “哎呀,姑娘,剑树的叶子可是比刀还锋利呢,不能乱碰啊。”店家连忙劝阻。

    “抱歉,我不知道。”贝莉儿吮了吮冒出血珠的指尖,感慨道,“这棵树好像可以用来制作武器。”

    “很多人都和你有一样的想法。”店家笑着附和,“而且剑树除了锋利,还有更厉害的地方哦。”

    “是什么?”贝莉儿耐不住好奇,凑近了剑树。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店家不知何时退到门口,笑眯眯地看着站在剑树前方的贝莉儿,“姑娘,你马上就能见识到了。”

    随着话落,空气中飘起古怪的气味,贝莉儿嗅见那股气味的刹那只觉得周身一麻,身体软软地摔倒在地,在她失去意识前,她听见一阵关门声,伴随着店家带着笑意的嗓音。

    “剑树还会喷蛇毒呀,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