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狱工作转眼三个月,三个月的实习期一过,贝莉儿就被调去合众地狱学习。

    合众地狱有专门的女生宿舍,由于地狱离家甚远,贝莉儿考虑到未来要上晚班的特殊情况,特地递交了住宿申请。

    在合众地狱上班的第一天,贝莉儿被前辈们拉去梳妆打扮,合众地狱的女狱卒不负责刑讯,只需要勾引亡者就够了,贝莉儿打扮朴素,一上岗就遭到嫌弃,被迫换上了色泽鲜艳的厚重和服,绑在脑后的垂发被解开,在头顶束起发髻,插上花簪,脸上擦了粉,唇上涂抹彼岸花汁,捣腾到最后,贝莉儿都有些麻木了。

    “阿枭,我觉得……合众地狱不适合我……”贝莉儿可怜巴巴地说,“我不太会打扮,也不会勾引男人啊。”

    “不会可以学呀,大将。”阿枭握起贝莉儿的手,轻轻拍了拍,“合众地狱只有三名女狱卒,人手实在太缺了,在招到足够的女狱卒前,就算大将你申请去其他地狱,伊邪那美大人大概也会劝你暂时先呆在这里。”

    “那……好吧。”贝莉儿屈服了,乖乖跟在阿枭身后学习如何勾引男人。

    合众地狱的亡者所犯的罪孽以邪淫罪为主,包括作风淫、乱、婚后出轨、乱、伦、强、奸等等,亡者们生前大多好色,为了令他们反省,就需要女狱卒设法勾引亡者,再让男狱卒出场教训亡者,令亡者意识到,因色、欲犯罪的下场。

    贝莉儿新人刚上阵,在被简单教导了些动作和台词后,就被推到亡者将会经过的枯树下,不远处头戴天冠的亡者正一脸颓丧左右张望:“这里怎么回事啊,这么荒凉,连个女人都没有……”

    中年男人的粗哑嗓音听起来像是石子磨砺过耳膜,贝莉儿不禁紧张地绷直了脊背,男人虚浮的脚步声越发近了,脚步声突然停住,炽热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男人又惊又喜地大叫起来:“女、女人!”

    “小……小哥哥……”贝莉儿羞耻地半掩住了脸,眼睫轻轻颤着,只觉得男人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更加热烈了。

    “嘿嘿……小美女别害羞呀!”男人咽咽口水,双眼都要放光,在这荒凉的废墟里他不知道走了多久,总算见到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看那羞涩的小表情,那声娇娇软软的小哥哥,嗨呀好想抱进怀里揉啊,是他喜欢的类型!

    “哥哥你快点……过……过来……”贝莉儿舌头打着结,简直快要哭了,台词太羞耻了,她说不出口啊啊啊!!

    “这就来!这就来!!妹子,我们要不要做点有趣的事啊!!”男人忘乎所以,美色当前,他可一点不在意美人说话结巴又生硬,他都多久开荤啦,虽然这姑娘胸大了点,但是脸蛋够纯啊,欺负起来肯定够味道呀,一想到把眼前清纯羞涩的小美人欺负哭,他……他就……

    砰——!!

    一颗狼牙球从天而降,将充满情、色遐想的男人砸趴下,一名身形高大的狱卒甩着狼牙球,从刀叶树后走出,凶狠地吼道:“你想对我家婆娘做什么?!”

    “没……没有啊!!我还没碰到她……啊!好痛!!”

    “敢肖想我女人,宰了你啊!!”

    “啊啊!!我再也不敢了!”

    ……

    男狱卒开始本色演出,惨烈教训色、欲薰心的亡者,贝莉儿功成身退,阿枭将她拉回刀叶树后,笑着打趣:“大将还说不会勾引男人,不是很成功嘛!”

    “我……我做得不够好……”贝莉儿羞愧地耷拉着脑袋,“那些话我说不出口……”

    “第一次会说不出口很正常,多练习几回就好啦。”阿枭拍拍小姑娘的肩膀,安慰道,“大将你要放松点,这只是工作,并不是真让你勾引男人。”

    “虽然是工作,但要引诱的亡者都是男人……他们的表现让我……”贝莉儿苦恼地说,亡者看她的眼神令她毛骨悚然,要在那样露骨的眼神下,再说出类似勾引的话来,实在是太难说出口了,她不动手就不错了。

    “这里的亡者大多都是好色之徒,看见女人自然会激动些,我们虽然负责引诱亡者,但亡者是没有机会靠近我们的。”阿枭解释道,“所以你不必在意他们,你要真无法接受,那就把亡者想象成鬼灯大人吧,是鬼灯大人的话,那些话是不是就说得出口了?”

    “……想像成鬼灯?”

    贝莉儿表情一僵,脑海里浮出一幅靡色画面,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娇娇媚媚地冲少年招手,轻声叫唤他小哥哥……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贝莉儿激烈摇头,和鬼灯那副作态,更羞人好吗!

    “哎呀,大将还真是容易害羞呀,你和鬼灯大人在一起也很久了吧。”阿枭调侃地掩住嘴,“三个月前鬼灯大人和你求婚,闹得人尽皆知,鬼灯大人可是为此出名了呢,连天国的姑娘都在谈论鬼灯大人的壮举。”

    “是在笑话他吧。”贝莉儿别扭地红着脸,掩饰心中欢喜,“他就会乱来。”

    “哎呀呀,那哪是乱来,因为鬼灯大人的行为令很多姑娘们感动,所以不少男人都学鬼灯大人,在天国门口和天女们求爱呢。”

    贝莉儿:“……阿枭你怎么那么清楚天国的事?”

    “因为我常去高天原的集市呀,前两天去桃源乡买药,也听到药店的花心郎中在抱怨呢。”阿枭像是想到什么,突然笑起来,“那位郎中和鬼灯大人长得有点像,不过不像鬼灯大人那么稳重,和这里的亡者一样爱勾搭姑娘,最近天国的姑娘们迷恋鬼灯大人的事迹,所以都不愿意和那位轻浮的郎中往来,我一过去买药,就看见他正被被一位仙女拒绝,那位仙女说他更喜欢鬼灯大人这样为爱呐喊的男人……”

    “什么叫为爱呐喊……”贝莉儿满头黑线,阿枭说得轻浮郎中……不会是白泽先生吧?

    “总之现在鬼灯大人很受姑娘们喜欢,所以大将你可得看牢他。”阿枭神神秘秘地提醒道,“女人嘛,还是要学着偶尔勾引下自己的男人……”

    ·

    “阎魔大王,新进购的刑具已经送往各大地狱的武器库,这是清单。”

    鬼灯将清单放在高高的办公桌上,阎魔大王身形高大,办公桌也格外高,他踮起脚尖才堪堪能够到桌面,将清单放在桌面上后,他又汇报起了阿鼻地狱臭气覆处种植的甘蔗数量,以及新开设的等活地狱附属小地狱不喜处与叫唤地狱附属小地狱分别苦处暴动亡者的镇压情况。

    不喜处和分别苦处的亡者虽然都涉及到伤害动物,但却存在根本上的区别,堕入不喜处的亡者罪名是【手持贝壳惊吓动物而将其杀死】,而分别苦处的亡者罪名是【强迫下人饮酒而致其杀死动物】,这两处地狱的亡者都对自己所犯的罪行难以接受,这几日正集体游、行抗议,导致狱卒无法开展审讯工作,伊邪那美事务缠身,且作为女性,阎魔大王不便让她前去理论,于是突发奇想让鬼灯去搞定这两处地狱的小纠纷,毕竟这两处地狱的亡者虽抗议审判结果,但并没有暴力行为,还只限于动嘴皮子。

    鬼灯接下任务后,一改狱卒们温吞的理论方式,直接扛着狼牙棒一棒敲晕领导亡者们抗议的领头人,雷厉风行地搞定了这群反抗判决结果的亡者们,速度之快大大出乎阎魔大王的意料,只是阎魔大王听着少年汇报处理的经过后,虽然欣赏少年做事的效率,但又不大赞同他过分暴力的行径:“鬼灯君,你这回做得不错,不过下次这种事情,应该选择更委婉一些的处理方式啊。”

    鬼灯深深地看了阎魔大王一眼,最终恭敬地点头应道:“下次我会注意的。”

    阎魔大王不知怎得觉得背后发寒,但是抵不住对这少年的欣赏,这少年在几十年前他收集民意希望能对黄泉进行改革时,就提出了针对性的方案,在阎魔殿工作时,也总能提出有利于工作的意见,且他看待问题的角度十分独特,他有意培养他当下一任辅佐官。

    所以在这之前,让他帮忙处理一些事务也是一种锻炼,绝不是偷懒!

    阎魔大王看少年的目光像看着块宝,一时间也不想批改文件了,他撂下笔,兴致勃勃地聊起了天:“鬼灯君,最近天国有不少天女都希望能见见你呢。”

    “阎魔大王,我有未婚妻了。”鬼灯冷静地表明立场。

    “我知道我知道,贝莉儿是个勤快的好姑娘,伊邪那美也很喜欢她。”阎魔大王笑着说,“她今天被调去合众地狱了吧,贝莉儿看起来挺单纯,不知道能不能胜任合众地狱的工作。”

    “她没问题的。”鬼灯自信地说道,他的姑娘做事最认真了,他不认为有什么事能难倒她。

    “哎呀,鬼灯君你……”阎魔大王诡异地看着充满自信的少年。

    鬼灯:“有什么问题吗,大王?”

    “没什么问题,就是……本王在之前就发现一个问题,鬼灯君你对待妻子的态度有点奇怪。”阎魔大王纠结地比划,“也不是说哪里不对,就是……就是感觉……其实也挺不错的,对对,这样也挺好的。”

    鬼灯:“……大王,您在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阎魔大王嘿嘿笑着摆手,看着格外欠揍,鬼灯莫名手痒,最后还是忍住了。

    当天下班,鬼灯前去合众地狱门口等候他家姑娘,合众地狱门打开后,一身橘黄的小姑娘款步走出地狱门,她见他在门外等候,欢喜地提着裙摆跑到他跟前:“鬼灯,你来等我一起回去吗?”

    “嗯。”鬼灯点头,目光却是一动不动地落在小姑娘脸上,他的姑娘在合众地狱似乎精心打扮过,含笑的眉眼因为眼尾勾勒的殷红眼影而富有风情,她描长了眉,抹红了嘴唇,粉白的小脸格外艳丽。

    “别这样看我,我知道很奇怪……”贝莉儿羞耻地掩住半张脸,嘟囔道,“不好看也不许说出来,我要去换衣裳,我交了住宿申请,已经批下来了,你先和我一起去我的宿舍吧。”

    “没说你不好看……怎么突然打扮成这样?”鬼灯漫不经心地问道,他的目光从她泛红的耳廓滑向脖颈,她今日着装不大规矩,领口微微敞开,露出精致的锁骨,看起来十分勾人。

    “工作需要嘛,你也知道,合众地狱的女狱卒主要工作就是引诱亡者……”贝莉儿拢了拢衣襟,叹息道,“因为引诱亡者的那些话,我总说得不好,所以前辈们让我暂时先别说话了,就坐那儿别动……我这几天在家里得练习练习。”

    贝莉儿说完,悄悄勾住少年的手指,低声说:“鬼灯你……你得陪我练习。”

    “好。”鬼灯捉住小姑娘的手,将她的手裹进掌心里,假正经地直视前方,他的姑娘今日打扮得花枝招展,勾他的小动作勾得他心痒,他都不敢多瞧了她了。

    不敢多瞧贝莉儿的鬼灯牵着贝莉儿前去女子宿舍,没有注意到她陡然涨红的脸。

    两人来到合众地狱女子宿舍,女狱卒人数稀少,所以宿舍建得十分宽敞,还提供了待客的起居室,贝莉儿让鬼灯在起居室等候,自己独自进卧室换衣服,顺便卸掉脸上的妆容,取下花簪,披散开长发,等把自己收拾清爽了,贝莉儿才走出卧室,少年正盘腿坐在矮桌前,百无聊赖地单手托着腮等她出来,这副懒洋洋的模样惹得贝莉儿想笑,但她想起所谓的练习,脸又有点红了。

    女人要学着勾引自己的男人这话在她脑子里转悠了一下午,她家少年在三个月前被她拒绝求欢后,虽然还是会抱她亲她,但是一直守着规矩没再更进一步,她其实已经做好准备过夫妻生活了,可是……可是她要怎么开口才能让少年意识到她不会再拒绝他了呢?

    贝莉儿愁了好些天,直到今天才下定决心,对,她要勾引他!

    她家鬼灯那么好,都讨得天国的仙女们喜欢了,她得好好抓牢他才行。

    贝莉儿想到这,学着前辈们风情万种的模样,在少年面前坐好,她冲他勾了勾手指,娇滴滴地说:“小哥哥,过来陪我玩呀~”

    鬼灯:“…………”

    “……你不想陪我吗?”贝莉儿快端不住表情了。

    “这是你上班的状态?”鬼灯面无表情地问。

    “是……”

    鬼灯:“那就再来一遍。”

    “哦……小哥哥,过来陪我玩呀~”贝莉儿乖乖重来一遍。

    鬼灯默默凝视她,突然捂着嘴低下头,肩膀微微耸动。

    贝莉儿手指僵在半空,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又羞又恼地拍桌:“鬼灯你笑了对不对!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其实你那句台词念得很绝妙……”鬼灯连忙补救,可一想到他家姑娘勾手指的模样,他又扭过头,因为忍笑肩膀暗暗抖动,他家姑娘这会儿素面朝天,顶着张清纯的脸故作妖娆,怎么看怎么有违和感。

    “你……你……我不勾引你了!”

    少年的态度实在太气人,贝莉儿直觉这夫妻生活没法过了,虽然她不会勾引男人,但是也不能笑话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