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的年假很快过去,年后上班的第一天,阎魔大王和辅佐官伊邪那美举办了一场地狱例会,就十王殿的建设进度以及除阎魔大王外剩下九位王的选举进行讨论,地狱人才缺乏,九位王的具体人选依旧未定,阎魔大王呼吁大家积极推荐优秀人才。

    会后众人热烈讨论起适合当王的人选,贝莉儿跟随人流离开时,被辅佐官伊邪那美单独叫走,伊邪那美给了贝莉儿一份出乎意料的外交任务,让她单独前去现世传达最新的政令。

    彼世近些年一直推行新政,由于前些年政改的重点在地狱,因而对彼世的治安较为忽视,近日地狱系统渐趋稳定,新的政令开始指向彼世的治安问题。

    随着迁居彼世的妖怪增加,彼世近日又开始出现混乱,偷盗、聚众斗殴、强掳女性的事件频发,彼世的神明们在年节前夕经过商讨,决定在彼世设立专门维持治安的部门,而推荐的人选经过商议,最终选择了天狗。

    政令刚刚下达地狱,伊邪那美便随手将这任务抛给了贝莉儿,让她向天狗们传达讯息,劝服他们入住彼世,成为检非违使专门管理彼世的治安。

    “天狗啊……”贝莉儿在午休时捧着饭碗嘟囔。

    “天狗据说是须佐之男命深呼吸时吐出来的气化成的。”鬼灯夹起鸡腿喂到贝莉儿嘴边,“现在现世的天狗们经过数代的繁衍,已经分成数个派系。”

    贝莉儿咬了口鸡腿肉,眨巴着眼睛问道:“须佐之男命深呼吸吐出一口气就化成一只天狗,那他天天深呼吸,会蹦出多少只天狗?”

    鬼灯:“……只蹦出一只天狗。”

    贝莉儿:“……哦。”

    “不过没想到伊邪那美大人竟然让大将你去传达这么重要的指令呢。”阿枭笑着说,“她果然很器重你。”

    “我觉得她只是习惯了叫我帮忙。”贝莉儿失笑道,她在地狱工作近一年,由于她是上届新人里唯一的女性,伊邪那美自然叫她进行更多的文书工作,最初伊邪那美只是叫她抄写阎魔账、整理判决书,后来把转生亡者的身份核对的工作也丢给她,年终那阵子,还让她在阎魔殿旁观审判,跟随司禄一起记录审判流程,导致她工作越来越繁忙,经常无偿进行加班。

    伊邪那美事务繁忙,总是处理公务到深夜,她从前一直耳闻阎魔大王的辅佐官是最繁忙的官职,却不能体会究竟有多忙碌,直到在伊邪那美身边工作得久了,才知道她究竟有多忙,不仅要辅佐阎魔大王审判亡者,还要兼顾地狱,每日对各大地狱进行视察,解决各大地狱发生的各种问题,不时处理亡者的叛乱,调动人手开设新地狱,连各地狱的拷问制度都由她亲自设定,在这样多的压力之下,她还要顾及十殿的建设,以及对亡者试炼之路的规划和完善。

    伊邪那美压力实在太大,贝莉儿某次加班得晚了,就听见她在资料室里一边处理文件,一边发出恐怖的笑声,大喊等着吧,伊邪那岐,我一定会打造一个无处讲理的可怕地狱!

    那一瞬间,贝莉儿毛骨悚然,深深觉得伊邪那美忙得神经错乱了。

    被丈夫抛弃的上司化仇恨为动力,勤勤恳恳努力工作,隐隐有忙疯掉的节奏,贝莉儿不由动了恻隐之心,时常替她分担一些杂务,被使唤着跑腿也从未有怨言。

    这导致伊邪那美越发地爱使唤她了。

    对上司的怜惜还是别提了,贝莉儿正愁着怎么找天狗:“我怎么找一大堆天狗来彼世?鬼灯你知道他们的住所吗?”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鬼灯说,“今天下班我去查一下再告诉你。”

    “不如直接去现世吧。”阿枭说,“我有个熟人,现在对现世的妖怪住所都很了解,而且这个熟人大将你也挺熟的。”

    “谁?”贝莉儿疑惑歪头。

    “我猜是滑头鬼。”鬼灯不冷不淡地说。

    “鬼灯大人真聪明。”阿枭点头,“确实是滑头鬼,大将多年没见到滑头鬼,大概不知道吧,他现在在现世混得很不错。”

    “确实,十几年没见了……”贝莉儿回忆道,滑头鬼存在感低,志气却不小,梦想着成为妖怪总大将,她因为欠着滑头鬼一个承诺,因而与他有过数年的交情,在黄泉政改前两年,她经常拉着滑头鬼对他进行特训,就为了让他强到能成为统领众妖的总大将,她为他制定了目标,让他打倒八岐大蛇扬名现世,结果训练还未出成果,八岐大蛇就先被须佐之男命打倒了,须佐之男命打倒八岐大蛇后,扬名现世和彼世,还娶了美娇妻,用事实证明当年贝莉儿的决定没有任何差错,只可惜时不待人。

    失去目标的滑头鬼之后就告别了她,独自前去现世闯荡。

    “也不知道滑头鬼有没有成为妖怪总大将。”重诺的贝莉儿想起这个未完成的约定,就有点内疚。

    “这个嘛……大将你亲自去现世看看不就好了。”阿枭唇畔带着笑,“滑头鬼在现世人脉挺广的,要去劝服天狗来彼世工作,有个熟人总比孤身一人前去的好。”

    “说得也是。”贝莉儿喝了口汤,转头冲鬼灯说,“那我明日出发去现世,家里暂时要拜托鬼灯你打理了。”

    “……嗯。”鬼灯心不在焉地应道。

    贝莉儿没有注意到鬼灯的异常,她下午照常抽出一个时辰去审判所帮忙整理资料。年初的工作并不繁忙,休了长假归来的狱卒们面上喜气洋洋,快乐的气氛直到清点亡者人数发现数位亡者逗留现世不归才稍稍凝滞,合众地狱的现任辅佐官阿枭将未归的亡者名单列好上报给伊邪那美,伊邪那美今日陆陆续续收到各地狱上报的亡者未归名单,气愤地要掀桌。

    贝莉儿端着茶安抚气头上的伊邪那美:“伊邪那美大人,您别生气,亡者在地狱常年接受惩罚,难得回现世,自然舍不得回来。”

    “我就说不能放亡者回去。”伊邪那美气呼呼地喝茶。

    “亡者常年遭受残酷的折磨,都不放假可能又会心生不满聚众叛乱呢。”贝莉儿将地上散乱的卷轴收拾好,说,“不如明年在亡者回乡假结束的当晚,组织狱卒们前去现世抓捕逃跑的亡者,否则时间拖得久了,亡者逃得太远,抓捕起来更费时费力。”

    “你还挺为亡者着想。”伊邪那美斜眼瞅贝莉儿,虽然亡者服刑期间确实有不少聚众叛乱的情况,但她就是觉得这姑娘对亡者抱着奇怪的怜悯之心。

    “我不是为亡者着想,只是因为我自己也是人类,所以我比较理解人类的想法。”贝莉儿解释道。

    “既然你这么理解亡者,逃跑的亡者就由你负责抓捕吧。”伊邪那美取出桌边的一份卷轴,摊开盖上印章,说,“这是任命书,你明天去现世时带上,顺便把逃跑的亡者抓回来。”

    贝莉儿:“……我一个人负责?”

    伊邪那美十分笃定:“对,就由你一个人负责。”

    上司回复得如此肯定,贝莉儿认命地接过任命书,说:“我知道了,不过逃跑的亡者人数众多,伊邪那美大人能不能宽限我几日?”

    “不行。”今日的伊邪那美格外任性,她食指点着桌面,语气微微透着不快,“本宫只许你离开三日,你的工作本宫只能暂时帮你处理几日,本宫也很忙,没空整日去整理判决书。”

    贝莉儿:“……伊邪那美大人,您今日心情不好?”她的上司今日火气格外大呢,况且她帮忙整理判决,怎么帮着帮着就真成她的工作了?

    伊邪那美耍无赖:“对,本宫心情不好,所以你必须三日内完成本宫交代的事回来。”

    “既然您都这么要求了,那就三日吧。”贝莉儿无奈地将任命书收进怀中,伊邪那美见她听话,满意地掏出一面漂亮的镜子送她。

    “你这回去现世,把这面镜子随身带着。”

    “呃……这镜子有什么用吗?”贝莉儿接过镜子在手心打量,巴掌大的小圆镜背面雕着繁复的花纹,正面的镜子清晰映出她的面孔。

    伊邪那美:“哦,也没多大用处,本宫只是提醒你,你这回前去现世,代表着地狱的门面,路上多照照镜子,注意一下仪容。”

    贝莉儿:“……”这是在说她平日打扮太邋遢吗……

    要不是了解伊邪那美的为人,她真要以为她在刁难她了,贝莉儿将任命书和镜子收在一起,不再多话去惹心情不好的上司,而是跑去整理资料室最里面那层架子上的转生申请单。

    当晚,鬼灯为即将出差的贝莉儿收拾行李,小包裹渐渐撑成一个大包裹,贝莉儿懒洋洋地捧着书本趴褥子上看书,看了没一会儿她就打着哈欠招呼鬼灯:“鬼灯,你好了没,该睡觉了,哎呀,我只离开三天,衣服就不用带上了……”

    “三天还不久?现世正下着雪,你不带上衣物是想被冻伤吗?”鬼灯操心地说道,“你一个人在外面,天黑了就别出门,尾巴要藏好,现世的人类吃了不能复活,你饿了就吃别的生物,别把人类吃了,接近你的陌生男性不要相信他,还有……”

    “好……好了,我知道了,你别说了,先睡觉吧!”贝莉儿被唠叨得头晕,连忙上前拉着少年催他睡觉。

    小姑娘不耐烦听他啰嗦,鬼灯不高兴了:“我是担心你。”

    “我不是小孩子了,能照顾好自己,你就别担心了。”贝莉儿捧起少年的脸,笑眯眯地说,“我会带礼物给你的。”

    “不用带礼物,你早点回来就行。”鬼灯别过眼,别扭地说,“你太容易受骗,又没有防备心,所以别在现世和不相关的人接触,你一定要记住,完成工作就立刻回来。”

    “是是,母亲大人。”贝莉儿捏捏少年的脸,有点好笑他不停重复让她早些回来。

    “真不知道你听进去没有。”鬼灯拨开贝莉儿捏他脸的手,说,“你总这幅样子,今日才会被伊邪那美为难。”

    “你也知道伊邪那美大人今日发脾气的事啦。”贝莉儿笑起来,不在意地说,“她是因为亡者出逃,所以心情不好,并不是为难我,你就别拿这事儿说我了,正好她让我三日内必须回来,这不也是你希望的吗?”

    鬼灯一时眼神古怪:“……你真这么想?”

    贝莉儿:“是呀,怎么了?”

    鬼灯叹了口气:“没什么,虽然希望你早点回来,但你别太劳累了,三天内要是抓不完出逃的亡者,你只管回来,我去抓。”

    “嗯,我会注意休息。”贝莉儿觉得窝心,仰头亲了亲少年的嘴角,说:“三天内我一定回来。”

    她家鬼灯最体贴了,总是想着法子替她排忧解难,他们在一起三十多年,一直形影不离,突然要出远门,她其实……有点舍不得。

    落在少年嘴角的吻微微偏移,两人的嘴唇贴在一起,少年留恋地用舌尖轻轻描绘她的唇形,柔软湿润的触感令贝莉儿沉迷地倚进少年怀中,她迎合地松开牙关,舌头舔过少年探入的舌尖,随后便纠缠在一起,彼此交缠的气息变得粗重浑浊,少年捏紧了她的肩膀,与她稍稍分开,他注视着她漆黑的双眼,她湿润的眼眸正倒映着他的轮廓,双眼之中都只有他。

    鬼灯心中一动,他撩开少女耳畔的鬓发,俯身轻咬她的耳垂:“贝莉儿,我想要你……”

    沉闷沙哑地低语钻入耳中,少年呼吸的热度灼烫了她的耳廓,贝莉儿揪紧了少年胸前的衣襟,羞涩地低下头,默许他的求欢,她感觉到少年的手正移向她腰间,他解开她腰间的系带,缓缓拉开她胸前的交领,衣服滑落的刹那,贝莉儿屏住了呼吸,她能感受到少年不加掩饰的炙热目光。

    “你……你别这样看我……”贝莉儿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抬手将掌心盖在少年眼前,赤、裸的身体因为极度的羞耻而微微战栗。

    “好,我不看。”鬼灯任由少女遮挡他的双眼,他将手搭上少女纤细的腰肢,沿着她柔滑的肌肤一路向上攀爬,最后贴在她胸前高耸的柔软上,他稍一使劲,少女便顺着他的力道倒在褥子上,他倾身覆上她的身躯,少女的身体柔软得仿若天国的云朵,鬼灯压抑地亲吻她仰起的脖子,温热的吻一路移向少女的耳畔,他附在她耳边低低耳语:“贝莉儿,我不看你,但接下来好几日不能见你……我想好好记住你。”

    “什么记……啊……!”

    瞳孔陡然缩聚,少年竟不说一声就与她结合,贝莉儿咬住下唇抑制喉中溢出的呻、吟,她本能地蜷缩起小腿,勾住少年的腰,双手攀住他的肩膀,身体自主迎合的举动令贝莉儿羞坏了,她闭上眼任由少年在她身上施为,少年说在她离开前要好好记住她,当晚,贝莉儿真就被吃干抹净,身体被一寸寸抚摸,又被一寸寸亲吻,他的吻点火似的险些把她烧化掉,他觉得还不够,不断凑到她耳边说情话,哄着她配合他翻来覆去地被他折腾。

    贝莉儿最后被折腾地都要哭了,当初嫌他太粗鲁,害她疼得想哭,现在少年一改床事上的霸道,在那方面变着花样折磨她,她是不疼了,也确实蛮舒服,但……但不知怎么的,她眼泪掉得更狠了……

    第二天早上,贝莉儿醒得有点儿晚,出门的时候才被告知阿枭特地清早来拜访,送来了一份地图给她,地图上标记着滑头鬼的所在地,贝莉儿收起地图埋怨鬼灯竟不告诉她有客人来访,对此,鬼灯义正言辞得直说她睡觉的模样太可爱了,他不舍得叫醒她。

    平日上班都舍得叫她,偏偏今日不叫她,贝莉儿瞪着少年,一边唾弃他谎话连篇,一边又红着脸任由少年抱着她哄她。

    两人黏糊了半天,贝莉儿才背起行囊前去现世。

    鬼灯昨日在得知她要去现世找天狗后,就立即去调查了现世天狗的消息,现世天狗出没较多的地方有三处,分别是爱宕山、鞍马山以及日枝山,贝莉儿翻阅过伊邪那美给她的任命书,任命书上,伊邪那美给她指明了方向,要求她去找爱宕山的太郎坊,劝服他去彼世任职。

    按理说让现世的妖怪前去彼世当一名管理者,且待遇优渥还不用担心失业,普通妖怪都不会拒绝,但鬼灯看了任命书后,脸都黑了大半,伊邪那美让贝莉儿去爱宕山找太郎坊,但太郎坊已经被伊邪那岐聘用,正守护着伊邪那岐的宫殿,伊邪那美和伊邪那岐那点恩怨,彼世谁不知道啊,她绝对是在和伊邪那岐抬杠,伊邪那岐不放人的几率很大,贝莉儿过去肯定要挨骂!

    贝莉儿看着鬼灯脸黑了半天,又慢慢缓过来,他磨着牙支持她去找滑头鬼帮忙了,阿枭提供了消息,说滑头鬼和太郎坊相熟,让滑头鬼陪着去劝太郎坊,完成任务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贝莉儿沿着阿枭给的地图找到滑头鬼的住所,滑头鬼在现世山中建了数所大房子,还划出一大块庭院,贝莉儿靠近房子时还被一只妖怪拦住,直到她言明来意才被请进屋。

    十几年不见,滑头鬼还真如阿枭说得混得很不错。

    滑头鬼进会客厅的时候,贝莉儿正在喝茶,少年背光站在门口,那头白发仿佛在发光一样,衬得少年的存在显眼得无法忽视,贝莉儿愣愣盯着少年看了半晌,突然扬起笑脸:“哟,好久不见,阿良,现在存在感提高了好多嘛!”

    滑头鬼:“……你可以先闭嘴。”

    “我是在夸你呀。”贝莉儿笑眯眯,她当年可是为了提高少年的存在感,训练了他整整五年,令他懂得如何收放自身的气息,现在少年气场这么强,她这个老师别提多欣慰。

    “是吗,那谢谢了。”滑头鬼在贝莉儿对面坐下,一点不废话地直奔主题,“你找我有什么事?”

    “来找你帮忙,顺便见见你。”贝莉儿掏出怀中的任命书,说,“彼世的治安太混乱了,神明们经过商量,希望聘请天狗来地狱管理治安。”

    “为什么是天狗?”滑头鬼单手拄着下巴,白发几缕垂落下来,使得他看上去有几分懒散的味道,“现世强大的妖怪也有不少。”

    贝莉儿:“大概是因为天狗诞生自神明的一部分,况且数量繁多,群居生活的妖怪更容易合作。”

    “所以你找我是……”

    “找你当说客。”贝莉儿收敛起笑容,诚恳地微微鞠躬,“伊邪那美大人希望爱宕山的太郎坊以及他下属的天狗们来彼世就职,但彼世作乱的妖怪主要集中在地狱,地狱现任阎魔大王的辅佐官是前任黄泉女王伊邪那美大人,而爱宕山的太郎坊又是伊邪那美的丈夫伊邪那岐的守护者,伊邪那美大人和伊邪那岐的事你应该听说过,我觉得我过去邀请他们,被拒绝的可能性很大,正巧听说你认识太郎坊,如果你愿意,可以与我一起去劝说太郎坊……”

    “你惹着伊邪那美了?”滑头鬼摸着下巴,突然冒出一句。

    “没……”贝莉儿微微一愣,“你为什么这么问?”

    “现任太郎坊脾气大,就凭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的恩怨,你过去肯定挨骂。”滑头鬼摊手,“就算我和太郎坊相熟,成功劝服他入住彼世,伊邪那美见到太郎坊后想起伊邪那岐,说不定你又被迁怒挨骂。”

    “还好啦。”贝莉儿笑着挠头,“伊邪那美大人虽然任性了点,经常无缘无故给我增加工作量,但并不是是非不分的人。”

    滑头鬼闻言深沉地叹气:“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和以前一样……”

    贝莉儿:“一样什么?”

    滑头鬼:“自以为是、缺心眼,还很好骗。”

    “……原来你对我是这种印象?”贝莉儿眉毛皱得要打结了,“那你是不愿帮我了?”

    滑头鬼像是很喜欢看贝莉儿吃瘪的模样,他愉快地笑起来:“帮啊,你的忙,我当然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