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现世不断增加的特殊能力者犯罪,有关地狱法进行了修正……】

    【和希腊冥界的会谈,您会抱以何种态度前去?】

    【这样强硬的态度。】

    咔——

    手中的钢笔被折断,黑发的少女摊开手,断裂的钢笔从掌心掉落,底下高举话筒的记者们额前渗出来冷汗。

    【这……这样强硬,不符合您以往的作风啊……】

    【啊,因为我对他们的冥衣很感兴趣,据说很抗揍。】

    【……您真是去签订和平协议的吗?】

    【当然。】

    少女噙着得体的笑容,应对眼前的闪光灯和人群镇定自若。

    【冒昧问一句,贝莉儿大人,您身为前任五道轮转王,五百年前宣布退休的原因究竟是……】

    【哦,这件事啊……我应该解释过,是为了拯救世界。】

    【您……您真幽默……】

    【这可不是幽默,我在认真回复你们的提问。】

    贝莉儿双手十指交叉,面上笑容收敛,神情十分认真,底下干笑着的记者们只觉得身后阴风阵阵,不知是谁带头,及时转移了话题,就彼世居民犯罪的审判法案和未来地狱的发展方向进行深入探讨。

    会议又持续了一段时间,回复完最后两个问题,贝莉儿端起手边的茶杯,抿了口茶水,说:

    “若是没有其他问题,今日的记者招待会就到此结束。”

    从会场返回招待室,贝莉儿一开打房门,就看见黑发的青年正捧着罐果汁坐在长桌前,见门打开,青年转头看向门口,身体随即站起:“结束了?”

    “呀,鬼灯,你来接我吗?”贝莉儿迎上前,眉眼欢喜地弯起。

    “嗯,刚视察结束,正好有空。”鬼灯将手中的果汁放在贝莉儿手心。

    “我正口渴呢。”贝莉儿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喝了口葡萄汁,她笑眯眯地凑到青年跟前,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阿娜达最体贴了。”

    少女柔软的嘴唇在他脸颊上一触即离,留下一道水印,鬼灯瞥过少女喝了果汁后湿润的嘴唇,他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说:“我看了前半场的直播,你又在说拯救世界这种引人误会的话了。”

    “可这是事实嘛。”贝莉儿瘪瘪嘴,“这种正式场合,撒谎的话,会降低我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

    为了让彼世居民更加深刻地了解地狱和增加地狱政法的透明度,地狱每月都会派出代表进行记者招待会,就民众对地狱的发展和各项新政策的实施以及意义等多方面的疑惑进行解答,贝莉儿身为前任五道轮转王,近些年接受地狱的返聘邀请后,时常作为地狱的代表接受记者的采访或是被邀请参加地狱相关的节目。

    “你也知道那是正式场合。”鬼灯点点贝莉儿的额头,“这个世界可没有毁灭过……不过算了,反正不会有人相信你拯救世界的言论。”

    “什么叫不会有人相信?鬼灯,你变了,再也不是当初无条件爱我的鬼灯了。”贝莉儿扭头哼哼。

    “有条件爱你,你还不高兴?”鬼灯反问。

    “看啊,你这种态度……”贝莉儿心痛地捂胸,“当年你没钱没势,整日黏着我,叫我心肝宝贝小甜甜,现在出息了,嫌我老了是不是?你以后会领着一位年轻姑娘说她才是你的真爱对不对!果然男人都一个德行,一旦有钱有势就会抛弃糟糠妻……”

    鬼灯:“……”自从孟婆给她捎来华夏录制的偶像剧,他媳妇儿戏越来越多。

    “被抛弃以后,我只能奋发图强,你回头来找我,我也不能理你……但是最后我还是只能半推半就地从了你……”贝莉儿多愁善感地抹泪。

    “既然你最后还是要从了我,那就把中间过程省略掉,直接从了我吧。”鬼灯面无表情地说。

    贝莉儿:“我不!”

    鬼灯:“你要怎么样才肯从了我?”

    “唔……”贝莉儿歪着头,像是在思考似的眯起眼睛,偷笑着说,“介意开放一天不喜处的刑场吗?”

    “开放刑场?”

    “嗯,黑绳小学的校长今早联系我,孩子们下周有一节社会体验课,希望能参观地狱的……”

    十个村民吃饭去,一个呛死剩九个——

    九个村民睡过头,一个睡死剩八个——

    陡然响起的来电声打断了贝莉儿的话,鬼灯掏出手机接电话:“莫西莫西……加强守卫?”

    “命案应该由鸦天狗警局来处理……”

    “我知道了……我现在去看看。”

    鬼灯挂断电话,眉宇微微蹙着,贝莉儿见状,好奇询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合众地狱的花街发生了命案,昨晚有个独眼小僧被杀了。”鬼灯说,“我得去看看情况。”

    “命案不是有天狗负责?”贝莉儿惊讶道,“为什么找你?”

    “因为独眼小僧被杀的地方离合众地狱很近,所以阿香小姐也被叫去配合调查了。”

    “这是怀疑凶手是狱卒?”贝莉儿皱起了眉。

    “别担心,只是例行调查。”鬼灯缓和了紧蹙的眉,抬手抚上小姑娘的脸颊,“你刚说开放刑场的事……”

    “哎呀,那件事不重要,晚上再说,现在先去合众地狱要紧。”贝莉儿拉下鬼灯的手,拽着他急匆匆地往合众地狱赶,彼世近些年治安不断加强,极少发生命案,在这种和平的时代,竟然还有妖怪敢犯事儿。

    贝莉儿拉着鬼灯赶到合众花街,合众的花街较之往常气氛紧张不少,姑娘们聚在街头窃窃私语,天狗们行色匆匆,穿梭在街头巷尾,合众地狱门前,因为听说贝莉儿和鬼灯要来,阿香守在合众地狱门前等候,两名鸦天狗正站在她面前与她交谈,她的身后是穿着红肚兜的合众守卫金太郎。

    “鬼灯大人,贝莉儿大人。”

    见鬼灯和贝莉儿到来,鸦天狗们恭敬地问候。

    “昨晚的命案有什么眉目吗?”贝莉儿开口询问。

    “还没,独眼小僧已经送医院抢救了,他的心脏没有受损,所以尸体拼一拼,应该还能救活……”鸦天狗烦恼地说,“但我们也不能等着独眼小僧苏醒。”

    “我们理解的,如果还有什么疑问,我们合众的狱卒随时配合调查。”鬼灯充满礼节地说道。

    “十分感谢你们的配合,该了解的问题我们刚刚已经问完了,现在要去狸子街看看。”鸦天狗微微一鞠躬,招呼另一只鸦天狗,说,“我们就先走了。”

    两只鸦天狗扑扇着翅膀离开,贝莉儿上前挽起阿香的胳膊,问:“阿香,他们问了什么?”

    “就是问了一些狱卒们昨晚的去向,还有昨晚合众花街的动静……”阿香见贝莉儿担心,笑着拍拍她的手,“放心,合众的狱卒都有不在场证明,没事的。”

    “那就好。”贝莉儿松了口气,“要是狱卒犯罪,我们身为管理者可难辞其咎,得好好反省才行了。”

    狱卒的招揽注重才干,并不追究过往,哪怕穷凶极恶之徒,只要拥有真才实干,地狱都愿意接收,虽说至今为止还未出现狱卒犯罪的情况,但难免会有万一。

    “嗯……只是合众地狱已经很久没出过事了,没想到会出现命案。”阿香发愁地说,“从昨天开始,附近的妖怪们就变得十分暴躁,一直说有什么味道很香……”

    “你这么一说……”贝莉儿食指抵着眉心,闭眼感应,身上释放的气迅速遍布整个合众地狱,良久,贝莉儿睁开眼,说,“花街附近好像混进了一位活人……但是气息又和现世的普通人类不同……那个味道对妖怪来说,应该算很香吧?”

    贝莉儿双手抱胸,烦恼地歪着头猜测:“难道这起命案的起因是这位活人?妖怪们为了吃人而打架斗殴,最终造成独眼小僧被分尸?”

    “不可能啦,现在哪里还会有妖怪为了吃人而大打出手。”阿香笑着连连摆手。

    “说不定真有这种傻瓜妖怪呢?贝莉儿,你现在能找到那位来自现世的人类吗?”鬼灯积极赞同自家媳妇儿,并极其认真地询问,他的媳妇儿从小有着与迎接科的茶吉尼类似的能力,不同得是,她无法窥探现世人类的死期,但却可以定位想要寻找的活人、亡者甚至妖怪的位置。

    “当然,我看看……在这个方向。”

    贝莉儿朝着某个方向指去,阿香顺势望去,说:“那边都是狸子们经营的店铺……”

    “不,要更远一些。”贝莉儿迈开脚步,饶有兴致地说,“走吧,我们去看看,也许会找到昨晚那起命案的线索。”

    自一千年前小野篁误入地狱,她和鬼灯便封闭了大部分连接彼世与现世的通道,彼世近一千年没见着活人的身影了,彼世地狱突然冒出一个活人,而且巧合得发生了命案,唔……怎么想都很值得调查一番呢。

    “现世闯进来的人类不会真会和昨晚的命案有关吧?”阿香跟上去。

    “我不确定,但现在不能放过任何可疑人物,狱卒们都险些被怀疑是罪犯了,我就不能放任凶手逍遥法外。”贝莉儿看向鬼灯,像在寻求认同,“对吧,鬼灯?”

    少女神情认真,眼里却透着点狡黠,显然是有了什么新发现,相伴数千年,鬼灯太了解这姑娘了,他纵容地点了头。

    “啊……你说得对。”

    得到支持的贝莉儿快步穿过狸子街,与调查狸子街店铺的鸦天狗们擦肩而过,狸子街外有一处公交停靠站,距离下一班公交到来还有两个小时,贝莉儿绕过站牌,走向郊外的小树林,树林里遥遥传出少女的尖叫声,阿香吓了一跳:“这是……”

    “那位活人就在前面,去看看!”贝莉儿朝着声源飞快跑去,又一阵争执声从上空飘来。

    “笨蛋!开口求我就好了啊!你想为了面子逞强,丢掉性命吗?!”

    “如果就这样摔到地面,你会死掉……”

    “在那之前,你应该有话对我说吧!”

    “当然!”

    眼前出现一片开阔的小空地,灰色的枯树上,戴着面具的两只鬼火童子正在树枝上蹦跳,攀爬在树干上的鬼婆眼冒红光,仿佛失了理智,棕发的少女搂着银发的青年在半空亲密接吻,相贴的嘴唇分开,从上空直直坠落的棕发少女大声喊道:“巴卫!救我!”

    “惨……惨了!”银发的青年表情瞬息万变,身体却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忠实地服从命令,抱住坠落的少女平安落地。

    “接……接吻了……”阿香捂住脸,羞涩地看着空地上的两人。

    “那只是缔结神使契约的方式……”鬼灯吐槽道,“我也不大明白,现世的神明缔结契约为什么一定要接吻……”

    “大概是因为吻过以后,男人会比较听话?”贝莉儿根据经验分析道。

    “是这样吗……”单身狗阿香暗搓搓地偷瞄听话的男人鬼灯。

    “阿香小姐,就算你看我,我也不能给你明确的答复。”鬼灯把战场转移向空地上的两人,“如果你好奇,可以直接问那只狐狸。”

    狐狸巴卫丢下怀中的少女,气急败坏道:“从刚刚开始,你们就啰啰嗦嗦地吵死了!你们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棕发少女跪在地上,羞红着脸无地自容:“被……被看到了……”

    少女身形纤弱,额前的神印分外惹人注目。

    “抱歉,我本来以为是现世的人类误入彼世,没想到是位可爱的神明……”贝莉儿噙着微笑走到棕发少女跟前,蹲下身与她平视,“土地神来来访,我等没有第一时间去迎接真是有失远迎,如果不介意,今晚可以来地狱做客。”

    “地狱……你……你是……!”巴卫立即站直了身体,细细辨认少女的面孔,待认清少女的身份,他登时神情一变,“您……您是那位五道轮转王!能被您亲自邀请,实在不胜惶恐……”

    “奈奈生大人,快站起来,注意一下仪态!”戴着面具的两个鬼火童子从树上跳下来,绕着棕发少女团团转,“这位可是大人物!”

    “哦……哦!”名为奈奈生的棕发少女拘谨地站起身体,“那个……我……我是桃园奈奈生……”

    “初次见面,我叫贝莉儿。”贝莉儿见少女紧张万分,不由温言安抚,“别紧张,我并不是什么大人物,虽然我曾经是地狱的十王之一,但五百年前就退休了,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官吏。”

    就凭你曾经是十王之一,你就一点都不普通好吗!

    巴卫内心咆哮脸,面上一点不敢松懈,但他身边的少女却真就放松下来,天真地望着贝莉儿赞美:“贝莉儿大人真是位温柔的大人啊!”

    少女单纯的赞美简直无懈可击,棕色的大眼睛里满是真诚,贝莉儿微微一怔,她半掩住脸,轻笑着说:“桃园桑也很可爱啊,桃园桑是御影大人的接班人吗?你额头的神印和御影大人的一模一样呢……”

    奈奈生呆愣地按住额头:“其实我……”

    鬼火童子鬼切和虎彻欢快地举着纸扇应和:“对啊!奈奈生大人是御影大人的接班人,是御影神社的新一任土地神,就在刚才!她成功和巴卫大人缔结了神使的契约!”

    “在这个时代还能以人类之躯成神,真是厉害啊。”贝莉儿夸赞道。

    奈奈生:“那个……其实我……”

    “承蒙您的夸奖!奈奈生能被您认可是她的荣幸!”巴卫欲盖弥彰地打断了奈奈生欲说的话,一把捉住她的手腕,“但奈奈生才成为土地神两天,还有不少地方需要学习,我就先带她回现世了……”

    巴卫话音一落,就强拉着奈奈生要离开。

    “等等。”贝莉儿笑眯眯地叫唤,“巴卫君身上的血腥味有点重呢……”

    巴卫心虚地后背冷汗涔涔:“……那是在现世沾到的。”

    “哦呀,是现世妖怪的血吗?”贝莉儿歪了歪头,“我怎么闻着有股彼世的味道呢……”

    “那是因为我这两天都呆在彼世……”巴卫捏紧手中的桧扇,神经都紧绷了,前任五道轮转王出了名的刚正不阿,眼里容不得沙子,她很长一段时间致力于彼世的治安改革,没想到他昨日才干了坏事,今日就撞枪口了。

    彼世谁都能惹,唯独……唯独这女人……

    “在我面前撒谎的话,巴卫君知道后果吧。”贝莉儿微微收敛笑容,面色一沉,“来,告诉我,你身上的血腥味来自哪里?”

    身体承受庞大的威压,巴卫险些就要跪下,他咬着牙,艰难地说出实话:“……来自彼世的妖怪。”

    “昨晚你杀了独眼小僧?”贝莉儿轻飘飘地问。

    “……是。”

    “好孩子,既然你说了实话,我就不惩罚你了。”贝莉儿重新露出温柔的笑容,巴卫只觉得身上的压力一松,他顿时松了口气,哪知他才放松,面前的少女就转头冲她身后的男人喊道,“鬼灯,凶手抓到了,报警吧。”

    巴卫:“……”

    奈奈生:“……报、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