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流星拳!!”

    “什……什么?!”

    无数拳影如坠落的陨石,闪耀辉煌的星火,少年挥出的拳如数落在一身银灰铠甲的死神身上,锃亮的银灰色铠甲在快速的打击下如齑粉一般碎裂,素来冷傲的死神承受不住少年连番重击,在铠甲碎裂的刹那发出痛苦惨叫。

    “不……不可能的!身为神的我……我居然会被人类……!”

    “神……败给人类……”

    死神跪倒在地,银灰色的瞳仁在喃喃自语间失去生机,他的身上伤痕累累,光鲜的铠甲早已碎落在碧绿的草丛间,他抬起的双臂微微颤抖,最终支撑不住,朝前倒去。

    “这……这就是神圣衣的力量……”

    金发的睡神因少年爆发的极限力量而恐惧战栗,少年在打倒死神之后,一点不恋战,捏紧手心的人偶雕像,迅速朝不远处的冥王神殿跑去,金发的睡神陡然回神,他敛去面上外泄的情绪,一个闪身瞬移到少年面前,阻拦他鲁莽的闯入。

    贝莉儿从半空落地,几步走到疑似昏死的死神面前,她蹲下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叫唤道:“塔纳托斯桑,还清醒着吗?”

    被叫唤的死神毫无反应,贝莉儿面色凝重,死神被那少年打了几拳后,身上的神力便消散了一般感应不到了,他不会是……

    贝莉儿将趴倒在地的死神翻了个身,果然看见死神额前的神印消失不见,贝莉儿连忙将手盖在死神额前,留住他肉体消散的精气,并将体内的力量渡进死神额前曾经存在神印的位置,随着神力的让渡,死神灰败的面孔渐渐有了血色,额前五芒星的印记再次出现,并隐隐闪烁浅淡的蓝光,死神身上消散的神力又再次聚集,贝莉儿隐约听见不远处传来震惊的低语。

    “这……这股强大的小宇宙……”

    “她在做什么?难道……难道在唤醒死神?!”

    “不能让她得逞,我们必须阻止她!”

    “但……但是……”

    少年们踟蹰不定,碍于她身份不明不敢贸然动手,贝莉儿收回手,见死神恢复生气,她不由松了口气,幸好她来得及时,否则死神性命难保,身为地狱综合办事员的执政官,她对夺精夺魂或是返魂的技术也是专业级别,死神作为和平条约的签字人,暂时还不能死。

    只是前去觐见冥王哈迪斯的死神怎么突然和一个人类少年打起来,还被轻易打死了呢?

    贝莉儿对此刻的状况一头雾水,但唯一可以确定得是,冥界摊上事儿了,不远处的几位少年分明还未死去,活人闯入冥界,杀死死神……

    “天马流星拳!!”

    身后响起少年的吼叫,贝莉儿转头望去,少年挥出的拳头在银白圣衣的衬托下如迸裂的流星,金发的睡神硬生生挨了这一击,他的头盔被打落,面上毫不掩饰地震惊,而打落睡神头盔的少年全然不把睡神当回事,他越过睡神,继续朝神殿跑去,这时,数道身影从她边上掠过,深蓝发色的少年莽撞地朝睡神进攻,却被睡神轻易甩飞,碧绿长发的清秀少年立即放出锁链,缠住睡神的手腕,贝莉儿微微怔忪,因为绿发的少年身上突然开始发光,耀眼的金色光芒褪去,再看那绿发少年,只见他身上披覆琉璃般富有光泽的粉色铠甲,他攥紧锁链,眼神坚毅:“不要忘了,我们身上也有雅典娜的血,也就是女神的血!”

    “什……什么?!”

    “仙……仙女座神圣衣!”

    “瞬也穿上神圣衣了!”

    不止睡神,连绿发少年的同伴们也露出震惊的神色,战斗很快再次展开,睡神在短暂的震惊过后面露不耐,争斗间频频望向冥王神殿,似在顾虑着什么一般,三名少年同时围攻他,并且一个接一个地开始金光闪耀大变身,变出一身亮闪闪的铠甲,睡神因此被缠得难以脱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贝莉儿歪头看着不远处金光银光闪耀的浮夸战斗,这群闯入冥界的少年队伍就人类来说,实力不俗,而且那少年刚提到了雅典娜……

    她不会那么巧,撞上圣战了吧?

    鬼灯才警告她,遇上圣战就躲远点,没成想她还是搅进这趟浑水里,在雅典娜的圣斗士手里保下了死神。

    想到今日发生圣战的可能性,贝莉儿微微皱眉,心中生出些许不悦来,冥王哈迪斯未免太任性,她可是一个月前就预约了来访时间,他们竟然在她的来访日和雅典娜约战。

    “唔……”

    从草地上传来痛苦的闷哼声,贝莉儿回过神,低头察看死神的情况,只见死神纳塔托斯的眼睑微微颤动,他弯了弯手指,从草地上倏忽弹坐起来,捂着胸口剧烈咳嗽:“咳咳……我……我怎么……”

    “你没事吧,纳塔托斯桑?”贝莉儿问。

    “我……你……”纳塔托斯按住额头,紧皱着眉似在隐忍,“我身上的小宇宙……”

    “小宇宙?”贝莉儿担心地看他,她还是第一次在国外的神明身上施展返魂术,难道神明之间还会因体质差异,从而在返魂之后出现后遗症?

    “不,没事……”纳塔托斯仍皱着眉,他望向贝莉儿的神情带着点茫然,“发生……什么事了?”

    “你忘了吗,纳塔托斯桑,你被打死了。”贝莉儿耐着性子,提醒道。

    刚复活还特茫然的纳塔托斯:“……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贝莉儿保持耐心:“哦,你被打死了,我救活了你。”

    “我被……天马座!”纳塔托斯陡然跳起,面孔因为愤怒而扭曲,“我竟然被一个人类……!”

    贝莉儿唏嘘地补刀:“是啊,你被一个人类一拳打死了……”

    纳塔托斯闻言怒瞪贝莉儿,扭曲的表情特别凶。

    贝莉儿无辜道:“冷静点,纳塔托斯桑,修普诺斯桑正在和……”

    “你的招式我已经看透了!”

    “对圣斗士不能用同一种招式!”

    “接招吧!修普诺斯!庐山升龙霸!”

    “钻石星尘!!”

    才提到修普诺斯,那边睡神修普诺斯和少年们的战斗就到达高|潮,两个少年挥出的拳头闪耀着银色和碧绿的光芒,贝莉儿被刺得睁不开眼,等光芒散去,金发的睡神颓然倒地,身上的铠甲被击碎,零落四散。

    “修普诺斯!”死神纳塔托斯震惊地瞪大了眼,“太没用了!你竟然这么轻易就被人类干掉!”

    贝莉儿:“……”你不也是吗,一拳就被人类打死了……

    “你行你上啊!”睡神被死神的唾弃激得诈尸,埋在草丛间的金色脑袋艰难地抬起,阴恻恻地瞪死神,“去阻止他们!要是哈迪斯大人的灵柩被破坏,你就给我再死一次!”

    “哈迪斯大人的灵柩才不会……”

    纳塔托斯说话间,冥王神殿的方向传来坍塌的轰隆声,脚下的草地微微颤动,纳塔托斯的表情刹那凝固:“糟……糟了!”

    “哈迪斯的灵柩?喂,哈迪斯死了吗?”对冥界不了解的贝莉儿一头雾水,“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定是天马座!他正在破坏哈迪斯大人的灵柩!”纳塔托斯咬牙切齿道,但仍体贴地呆在原地解说,“哈迪斯大人一直爱惜他的肉身,所以他的身体从神话时代开始就保存在神殿深处,天马座这回的目标一定是哈迪斯大人的身体!”

    贝莉儿:“……哈?”

    “一旦哈迪斯大人的身体损坏,整个冥界就会毁灭,我们到时会随着冥界一起消失!”纳塔托斯凝重地说,但双腿依然生根,不动如山。

    “这么重要的事你不早说!”贝莉儿险些一巴掌拍死神脑门上,她拽住死神睡神的手腕,腾空飞起,“别愣着,快带路!我去阻止天马座!”

    贝莉儿飞快朝神殿飞去,她心中焦急,因此把飞行速度提到最快,等她落地松手,死神苍白着脸踉跄两步,险些跌倒,本就重伤的睡神直接晕倒在地,天空聚起厚沉乌云,乌压压的黑暗迅速侵占湛蓝天空,蓝色的闪电自乌云深处劈落,若隐若现的电光在神殿中央的高塔上缠绕。

    “是那里吗?”贝莉儿浮起身体,无暇顾及狼狈的死神睡神,飞向高塔察看情况,虽然无法理解为什么冥王哈迪斯肉身毁灭就会使冥界灭亡,但冥界灭不灭她不管,重要得是,她不能随着冥界一块消失。

    她还有丈夫和新收养的孩子等她回家呢!

    贝莉儿飞到高塔上方,只见身着银灰铠甲的黑发男人高举长剑,劈向那被死神称为天马座的少年,少年身后是一个巨大的魔罐,罐里躺着一名紫发的少女,少女仅有头露在罐外,她紧闭着双眼似在深深沉睡。

    长剑斩落,天马座少年空手接白刃,接住劈落的长剑。

    “我让你让开!”

    “开玩笑,谁要让开!”少年坚定地按住剑身,毫不退让,“既然雅典娜一息尚存,我怎能让你杀她……啊啊啊!!!”

    剑身闪起一阵红光,少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掀飞,狠狠摔在魔罐前方,他艰难地站起,忍着痛苦说:“绝……绝不能让你杀死雅典娜……啊……”

    少年的视线在撞上黑发男人双眼的刹那陷入呆怔,他仿佛才看清男人的面孔,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惊和惊艳,那对敌人美貌的赞美之情溢于言表。

    天马座少年痴痴凝视黑发的男人,贝莉儿趁着这空档降落在黑发男人面前,男人诧异地看她:“你是……”

    “您就是冥王哈迪斯大人吗?”贝莉儿礼节性地问候,“我是来自日本地狱的执政官,名叫贝莉儿,您应该知道我来访的目的。”

    “朕知道。”冥王哈迪斯收起半举着的长剑,颔首道。

    “您既然知道,为什么挑今日和雅典娜约战呢?”贝莉儿敛眉询问。

    “约战?”哈迪斯皱眉,“朕没有和雅典娜约战。”

    哈迪斯说着微微一顿,高傲地别过头:“朕无论何时都能杀死雅典娜。”

    贝莉儿:“……”

    “让开吧,外来的使者。”哈迪斯注视着两米开外的巨大魔罐,“待朕杀了雅典娜,自会好生招待你。”

    “请等等!”

    “住手!”

    少年的喊声与她同时响起,少年跑到贝莉儿面前,张开双臂挡在她面前,他回头冲她说:“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你为了雅典娜挡在哈迪斯面前,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坏人,请你退后,我会保护你的!”

    贝莉儿:“……”

    ……好单纯正直的少年。

    “哈迪斯!我不会让你伤害无辜的!”天马座少年站得笔直,满脸正义。

    “无知的人类,竟连神都分辨不出来。”哈迪斯看了眼被少年守护在身后的贝莉儿,似觉可笑地说,“可悲,这就是人类啊,丝毫不知掂量自己的能力和体力,总妄想做出一些大逆不道之事,如今甚至无法满足于神所赐予的大地,还企图染指整个宇宙,到最后,竟然像这样与神兵戎相见,对你们人类而言,神明应该是去敬畏的对象,可是你们现在却忘了那份虔诚的心,神人不分,成了与其说愚蠢,不如说可悲的存在。”

    “胡、胡扯!你是值得人们去尊敬的神吗?!”少年因激动和愤怒而微微颤抖,“神应该是正义的,像你这种只会消灭人类,想要侵占大地的邪恶之神,哪里正义了?!”

    少年说着一拳朝哈迪斯挥去,他的攻击最后落空,反而被斩中的腹部,腹部的铠甲被长剑划出深深裂痕,少年半跪下身,因痛楚而剧烈喘息,但他仍然不屈道:“雅典娜!只有雅典娜才是!”

    “我不会再叫你让开了,你就和雅典娜一起被劈成两半吧!”哈迪斯被激怒,他身上的神力涌动,他高举起长剑瞄准少年与魔罐。

    “请等等!”贝莉儿几步上前,挡在少年与魔罐前方,“哈迪斯大人,在您下手之前,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哈迪斯执剑的手一顿:“……你说。”

    贝莉儿:“我听说您若是死了,整个冥界就会毁灭?”

    “……朕不会死。”哈迪斯不快道。

    没否认,也就是说这是真的。

    贝莉儿微微眯起眼,又问:“外界传闻从神话时代开始,您就和雅典娜约战,每两百多年打一次,但您从来没赢过,对吗?”

    “胡扯!”

    男人仿佛被激怒,身上的力量爆发一般压向她,贝莉儿不闪不避,直视对方:“那您说,您赢过几回?”

    “……你在挑衅朕?”哈迪斯脸色发黑,高傲的自尊令他无法撒谎,他……他确实一次都没赢过……

    “抱歉,哈迪斯大人,我无意挑衅于您。”贝莉儿朝着高傲的冥王迈出一步,真诚地说,“哈迪斯大人,您和雅典娜打架都是使唤冥斗士和雅典娜的圣斗士打的吧?数千年来每两百多年就围观真人打架想必也乏味了,现在是高科技社会,您要不要换个方式和雅典娜打?”

    哈迪斯:“……什么方式?”

    贝莉儿掏出手机:“您玩游戏吗?待会儿和雅典娜来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