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三毒 >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白初敛虽然无所谓被人坑一坑,但是他这辈子也是没打算要当被人“瓮中捉鳖”的那只鳖的,这会儿说着“命苦”,他的脸色一下子就不那么好了。

    前头说了,玉虚派掌门人天生生得一张笑脸,总是眼角带笑,一副懒洋洋欠揍的样子,他看人的时候也仿佛眼中闪烁着戏谑的光,老没正经的模样……

    但是当他不高兴了,那张脸阴沉下来,却是够吓人的。

    只见平日里那双明亮的深棕色瞳眸此时微微一黯,他垂下眼,唇角也因为紧绷成了一条直线,冷冰冰道:“顾门主好打算,是觉得我玉虚派如今入了此局,不得不管还是如何?你想借我玉虚派守着你那什老子藏宝图我不同你计较,毕竟这是原本就说好了的……但是这整个淮安城状况你晓得却不提前讲,我只带了七八个半大孩子一般弟子来到这如鬼都一般的淮安城,岂不是带着这几个小弟子来送死?”

    白初敛说到此处,当真气极——

    顾德凯这老王八,他若提前说清楚这城中情况,白初敛也好早早在城外第一封书信中便给历封决说明情况,万不得已,干脆搬空半个玉虚派,别说区区一个新起势力邪教,天王老子的御林军来也得给他乖乖认怂!

    可是现在呢?

    城里就只有白初敛,剩下的都是白毅这一辈大小的弟子,他们这样毫无江湖经验且武学根本排不上号的,如今入了淮安城,与送死有什么区别?!

    白初敛怒极抬起一掌拍向身边檀木椅,一掌之下,檀木椅被他拍得四分五裂!

    “轰隆”的一声巨响,好不吓人!

    顾德凯吓了一大跳,面色苍白,这种时候,他又怎么敢顶着那张老脸老实同白初敛讲,他原本也没想骗白初敛,只是想让他们写信回玉虚派请求帮助,如果玉虚派主事肯帮忙自然是万事大吉,若不肯那也没有办法……

    但这计划却在当顾德凯得知,原来眼前这道骨仙风年轻男子便是玉虚派掌门人白初敛时,鬼迷心窍地改变了主意。

    ——放他们写信请求支援,玉虚派那边大有拒绝引火烧身得可能,但是如果能把玉虚派掌门人直接骗进局里,那就容不得他们说“不”了。

    然而这种阴暗的心思,怎么能是名门正派的门主该有,他望着白初敛,只是难得支吾,讲不出个所以然来。

    恰巧这时候,有人匆匆赶到,人还未近而声先到:“爹!白掌门!”

    屋中原本紧绷气氛猛地一顿,屋内二人双双抬头,只见顾念清一身鹅黄裙衫,外罩白色狐裘,一张俏脸因为奔跑而微微泛红;在她身后是依然着玉虚派门服,腰佩素雪剑,面无表情的白毅。

    两人原本没在一起,却是在不同地方听见了白初敛发飙拍碎椅子的响动,均是吓了一跳,前后脚赶了过来——

    但是在白初敛看来,他们却是一起来的,而白毅走在顾念清之后,那沉稳的步伐,分分钟叫他看出了袒护、守护之意。

    霎时,白初敛一口气提不上来,胸腔剧烈起伏了下,气得眼都红了:老子在为你的小命堪忧大发雷霆,你他娘还在那泡妞?!

    那能把人烧死的目光一瞬间就与刚刚迈进门的白毅对上了,后者一见白初敛眼底泛红,面色阴沉下来,眼中也泛起困惑与紧绷,看向白初敛明显是在无声发问:怎么回事?

    白初敛却撇开头不肯看白毅了。

    而顾念清走在前面,根本不知道白毅跟在自己身后,自然没看到这师徒一来一去的眼神……到底是小姑娘,只是嗅到了空气不太对便紧张问:“怎么了,爹爹,你怎么同白掌门吵起来了?”

    一转身,见白毅也站在那,又吓了一跳:“白少侠也在?”

    白初敛动了动。

    白毅没搭理她,只是沉默站到白初敛身边,停顿了下用只有他与身边人能听见的低声道:“我刚从外头巡视回来,并非同她一道。”

    语落,终于得到了他师父短暂一瞥。

    白毅暗自松了口气……若不是现在还有外人在,他必定要去拉他师父安静垂在身侧,服袍袖子下的那只手的。

    而此时,另一边,顾德凯已经将来龙去脉告诉顾念清,包括白初敛对于自己的弟子无法面对淮安眼下情景的担忧。

    顾念清听了顾德凯的单面描述,自然下意识地认为她爹怎么可能是有这种阴暗思想的人,连忙张口道:“白掌门误会了,我爹爹不是那种人,必不可能这般算计白掌门……我们,我们走的时候,淮安城还好好的呢!”

    一张俏脸,又羞又急,双眼中含着秋水,楚楚可怜的样子。

    白初敛却是无动于衷地“哦”了一声,心想:少女,你是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飞鸽传书这东西吧,我在山脚下一天放了几个屁我师兄怕是都知道呢,你爹连淮安城都看不住,趁早别当这门主也罢。

    他“哦”完就不理顾念清了,转向顾德凯,还要继续膈应他:“不过也不怪你坑我,为了不打草惊着我这条蛇,你连女儿都若无其事地带回来了。”

    淮安城都这样了,把顾念清留在更为安全的武林盟显然才是上策。

    顾德凯被白初敛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看了眼一脸天真的小女儿,又看看白初敛,一个字却也说不出来。

    顾念清自小聪慧,善于识人脸色,见她爹这样窘迫,也琢磨出白初敛这是在刺她爹呢,当即也小脸一变,心想这白掌门怎么一张嘴生得如此刻薄,和他徒弟白毅白少侠没有半点相似!

    “事到如今,白掌门也莫再刺疼我爹,”小姑娘因为着急而显得有些锐利的声音响起来,“既然您一口咬定是我爹做局,那今日念清便将出城牌子交给您,您大可以直接出城离开——赤月教初锁目标是我蝶扇门,想来不会节外生枝,为难你们,平白无故为自己树敌!”

    白初敛:“……”

    顾念清见白初敛不做声,更有了底气,郎声道:“既然赤月教早已得知玉笼果藏宝图就在我蝶扇门,那我蝶扇门今日也不再缩头惧尾——大不了便是满门被灭,血溅蝶扇门,为这偌大中原武林贡献出第一滴血罢了!”

    “念清!”

    顾德凯大失惊色!

    此时,顾念清挺直了腰杆,昂着脑袋瞪着白初敛,一副三观正,素质高的样子。

    好的坏的都被她说尽了占光了,道德制高点之下,白初敛其实也不介意当个小人的……听到顾念清说什么“血溅蝶扇门”,他当下讽刺一笑,心想,血溅是有的,只是不是现在,你着什么急?

    因为对那”预知梦”实在胸有成竹,料到这次蝶扇门也不会有什么大劫难……白初敛刚想张口说“你威胁谁呢”,后来忽然转念又想,等等,这小丫头说的其实也有道理啊?

    无论如何他总得把白毅他们送出去,绝不可能让这些小崽子平白无故折在这鬼地方……否则他这掌门脸往哪搁?

    想到这,白初敛唇角边的讽刺笑容不见了,再勾起唇边,笑容透着真诚。

    于是。

    一屋子的人就听见玉虚派掌门用云淡风轻的语气笑道:“好提议,那你赶紧把出城令牌给我吧——明日我便安排启程回玉虚派。”

    白初敛话语刚落,屋子里除了白毅,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你……”

    对方完全不按套路来,顾念清都懵了,万万没想到白初敛居然真的准备扔下他们不管!说好的名门正派,义胆忠肝,侠骨豪情呢?!!!

    白初敛自然是没有的。

    这会儿他气够了也气累了,打了个呵欠蔫蔫地摆摆手:“就这么决定了,我回去休息……徒弟?”

    “师父?”

    白毅应了声,这是他进屋以来第二句话。

    “晚上想吃鱼,你去买。”

    “好。”

    “唔,乖。”

    话题风云息变,从腥风血雨转瞬成了商讨晚饭,而此时,白初敛人都已经到了堂外,一星半点都没有回头要继续跟蝶扇门父女俩继续探讨“江湖大义”的意思。

    等顾念清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走得人都没影了——

    同样没影的还有白毅白少侠。

    徒留少女一人站在原地,尴尬又难堪,恨不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

    晚上,白初敛跟白毅在一个屋歇下。

    白初敛没告诉白毅其实明天他没打算走,送走白毅他们就算了,如果连他也走,日后玉虚派不定要被诋毁成什么样……不跟白毅说,是因为他知道他说了白毅肯定死活不肯走的。

    白初敛准备明天只管在城门口把人打晕了塞进马车里就是。

    一晚上相安无事,白毅很有眼色的完全没提白天那岔,就好像白初敛那么大个人了还欺负小姑娘是一件多正常的事似的……总之白初敛很满意,在白毅爬上他床榻时,还相当配合地动了动自己的腰,往后挪了个位置。

    少年的手臂立刻缠了上来,在他腰间。

    他的呼吸靠近,喷洒在白初敛下巴,有点儿痒。

    “别靠那么近,”白初敛道,“你这样我怎么睡?”

    “有点儿冷。”白毅小声抱怨。

    白初敛不说话了,心想能冻死你么?

    心中刻薄着,却也没吭声,拉了被子闭上眼,在白毅越发靠近的气息中自我别扭了一会儿,只是没一会儿也心很宽地睡着了。

    ……

    白初敛于丑时惊醒。

    黑暗之中,原本熟睡状的黑发青年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眼中竟不见一丝睡意——周围过于安静了。

    平日半夜,城中总有打更人或者夜归醉汉发出响动,最近几日淮安气氛诡异,这类人消失不见倒是可以理解……但是蝶扇门,正是戒严时刻,门中几百人,值班守卫,外加丫鬟婆子,怎可能一丝动静都没有?

    江南多雨水,晚上临睡前下了一场雨,现在大约是停了,外头像是陷入一片死寂,连风声都没有。

    白初敛动了动,小心拿开搭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半撑起身子探出床榻,轻轻嗅嗅空气中的气息,随后,心中咯噔一下——

    他闻到了几乎要隐没在雨水混着泥土气息之中的一丝丝血腥。

    白初敛身体微微僵直。

    白毅也跟着醒来,迷迷糊糊地问了句“师父”还想伸手去抱他……睁开眼见白初敛深色不对,他愣了愣,嗓音还带着干涩地问:“怎么了?”

    白初敛微蹙眉,没回答,直接越过白毅,只着中衣,推开紧闭的窗户就跳了出去——而人一到外面,空气之中浓烈的血腥味,呛得他脚下几乎一软。

    蝶扇门隐藏在静谧月夜之下,唯见两三盏澄黄灯笼如鬼灯凝固。

    翻过几道墙,当白初敛翻越过蝶扇门主楼,落在地上的那一刻,哪怕是心大如他,也叫眼前一幕刺得头皮发麻——

    尸海。

    早上他才在那与顾德凯争执过的大堂门前,顾德凯坐在那里,只是脖子之上空空如也,一身中衣被动脉喷出的鲜血染成了另一种颜色……他微微屈膝靠坐在门边,右手死死地抓着他那把玲珑玉珠扇,左手则呈环抱状,怀中抱着的是他的头颅。

    周围地砖尽数被血水染红。

    蝶扇门从门主到门人,下至丫鬟和婆子,横七竖八躺在院落每一个角落,无声无息……

    一阵风吹来,澄黄的灯笼摇曳,投影在尸体上的光拉长又缩短,犹如人间地狱在眼前。

    灭门。

    两个字钻入脑海时,白初敛几乎忘记了正常呼吸。

    他手脚冰凉地往前走一步,却差点被粘稠的血液滑倒,他踉跄了下发现这院落里当真已经没有下脚的地方,正四处环顾,却看见了院子中央,跪着一个人。

    她发丝凌乱,身上还穿着睡觉时的小衣,那衣服这会儿被血水湿透贴在她的身上……她低着头,左肩处衣服被撕裂露出一截雪白的肌肤和手臂,碧色肚兜凌乱地露出一个角。

    白初敛心中一紧,顾不得脚下,三两步飞快走到那小姑娘跟前,看她身上其他衣物虽然全是血却还算整齐,伸手一触发现还有体温,整个人放松了一些——

    抬手卡住她的下颚上抬,对视上她那双无焦距的双眼。

    白初敛目光发沉,喉咙发紧,下意识看向她被撕裂了一块布料裸露在外的肩,却看见在那如凝脂般稚嫩肌肤之上,血淋淋地像是用铁烙烙着一个赤红的弯月牙。

    白初敛微微蹙眉,正琢磨这是什么意思,此时听见身后,有兵器落地之声——

    他条件反射似的回头,随后看见追随他而来的白毅手中剑落在他的脚边,他人却如雕像立在原地,目光灼灼盯着他们这边,却是看向顾念清,他的目光落在她肩上那露出来的一块雪肌,眼中如有火在烧。

    白初敛来不及反应过来,又见他那徒弟弯腰捡起了掉在脚边的剑……再抬起头时,眼中是他从未见过的阴沉与冰冷。

    “他们在哪?”

    白初敛听见少年用他那近乎于晦涩喑哑问道。

    少年握紧了手中的素雪剑,就像下一秒就要撕碎任何人。

    泠泠月光仿佛印在他的眼中,少年站在血海之中,面美如玉,如今却如地狱里爬出来恶鬼罗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