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三毒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白初敛第一反应就是,他的小徒弟要冲冠一怒为红颜。

    真他娘奇了怪了,你说他这徒弟要真对顾家小娘子上心了吧,在他面前又总是乖乖的……可是眼下这副对顾家小娘子“伤在你身,痛在我心”的样子,却过于刻骨铭心,那愤怒至极的样子,就好像那捧着脑袋坐在门口的,是他亲爹似的。

    想了想,白初敛也没想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叹了口气,脚下一步一顿的走到白毅面前——

    强行忽略了那血水黏在他鞋底发出的“吧唧”声,来到白毅面前,白初敛伸手戳了下他的脑门:“赤月教大约是给咱们院子下了药,摆明此番意在藏宝图,不愿明面招惹玉虚派……不管你现在怎么想的,给我老实待着。”

    白毅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底红的仿佛能冒出血来。

    白初敛却莫名他情绪如此激烈。

    然此时再也管不了那么许多,威胁了白毅,他这就又脚下轻点翻墙了回去。到了原本出来那个院子,便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弟子揉着眼睛,披着件外套出来。

    一抬头便正好看见翻墙落下来的掌门大人,女弟子愣了愣脸下意识地红了下,随后看见了白初敛身上的血,瞬间又白了脸:“掌掌掌门?”

    白初敛扫了她一眼,见她一脸懵逼却好胳膊好腿地站在那,松了一口气……叫她“圆圆”,又沉着嗓音道:“把你别的师兄弟叫起来,蝶扇门没了。”

    通常什么人去世,咱们都含蓄地说,“谁谁走了”“谁谁没了”,圆圆长那么大第一次听到某个门派“没了”,初还没反应过来,想了一下又嗅到空气中的血腥……

    脸上的红润褪去,少女那张脸瞬间白得像纸。

    玉虚派弟子都醒来后,那沉寂如鬼域的蝶扇门再有了一些响动……圆圆还有另外一个女弟子扶着像傀儡似的顾念清去梳洗换了衣服上药,白初敛见她们将人一边一个架进浴室,这才走出来。

    出门就看见白毅抱着剑,低着头,像是鹌鹑一样缩着身子乖乖守在门前。

    他一动不动,听见白初敛出来了,这才伸手捉住他的袖子。

    白初敛:“……”

    白毅:“这便是赤月教所为?师父,他们在哪,我要去……”

    他闭上嘴,后面的话不说了。

    白初敛:“……”

    白初敛简直是想仰头对着天空来一声无比嫌弃的叹气——

    这他娘白毅和顾念清中间是牵了月老红线怎么着?

    自大他们认识,白初敛就没少搞破坏,以至于两人连话都没说上几句,怎么这会儿他就要为了她上刀山下火海了呢?

    啊?

    讲不讲道理了?

    “去什么去,你不许去。”白初敛沉着脸,“就你这点本事,还不够给人家当下酒菜的,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

    白毅捏进了白初敛的袖子,抬起头对视上他的眼睛,斩钉截铁道:“师父,你不懂,我非去不可的。”

    非个屁!

    被气了个仰倒,白初敛伸手把自己的袖子扯回来,撂了狠话:“什么非去不可,不去能怎么着?你以为自己多大能耐独闯赤月教分坛?真当自己武学有成了?你去了折进去了,师兄弟姐妹能放着你不管么——然后大家还得去捞你,再把自己折进去!你要发疯自己去,别连累你别的师兄姐妹!”

    白初敛压低了声音骂完,两人之间一下子陷入了尴尬的死寂。

    隐约可以听见屋里圆圆和另外一个女弟子在悄声交谈,还有时不时传来的水声……

    而屋外,空气却仿佛凝固了起来。

    白毅面色紧绷且阴沉,此时被骂得面色发灰,不复往日那般骄傲……他眼底闪烁着固执和倔强,这让白初敛认真地想了下自己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

    到底是个孩子,应该循循善诱的。

    白初敛又发挥了自己的优点,那就是很容易顺着台阶就下……如果没有台阶,他自行天人交战一番,然后自己给自己架一个台阶。

    思及此,他已经准备勉为其难地开口说软话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开口,却看见他这小徒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里,有太多复杂的东西,仿佛决定赴死之人,临行前决绝的目光。

    白毅抓紧了手中的素雪剑,看罢师父一眼之后,目视前方,坚定地迈出去了一步。

    “……?”

    白初敛愣了下,惊呆了。

    完全没想到这小崽子居然真的敢给他抬脚就走。

    在白初敛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条件反射一把拎小鸡仔似的把白毅拎了回来,后者还想抵抗,拼了命的挣扎……他越挣扎白初敛越气,气极了,抬手便给了他一巴掌!

    “啪”地一声。

    极响。

    身后屋子里,姑娘们低语的声音瞬间都消失了。

    白毅不动了,白初敛自己也蒙了,他的手掌心飞快变得滚烫发麻……被他摁在墙上的少年偏着头,月光之下,那张英俊的脸肉眼可见迅速红肿起来。

    白初敛抿了抿唇角,有点儿不知所措——

    完了,他可能要成玉虚派头一份徒弟主动要求“恩断义绝”的师父……反正白毅真没什么舍不得的,毕竟白初敛对他一点都不好。

    总是呼来喝去的,也不教他武功,高兴了欺负他,不高兴了还是欺负他,对于他的武功指点,从来都是以嫌弃为出发点的指点江山。

    他不是一个好师父。

    只是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人。

    他白初敛,要没有徒弟了。

    等回了玉虚派,他都能想象历封决笑得一脸可恶问他:怎么下山一趟,好事没做,却把自己的徒弟给作没了?

    “……”

    这一巴掌下去,被吓了个够呛的人却是白初敛自己。

    白初敛唇抿得更紧了,待白毅回过神,把脸拧回来,第一眼看见的并不是他以为暴怒的师父——相反的,后者一脸茫然无措地看着他,那张精致的脸上写满了委屈,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毫无血色……

    就好像方才挨了一巴掌的不是白毅,而是他白初敛。

    白毅无语半晌,原本想要往外吐的满嘴血腥“咕嘟”一声,硬是合着唾液吞咽下了去……他垂着眼,被吓了个够呛的人却是白初敛看着面前那人,喉结跟着他吞咽的动作也极紧张般滚动了下。

    白毅:“……”

    白毅叹了口气。

    这叹气声,让白初敛像是被火烫了似的,猛地缩回了原本粗暴把他固定在墙上的另外一只手。

    但是这动作没能做完,因为此时白毅及时伸出手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腕……不经意触碰他的脉搏,得知此时他大约心跳极快。

    白毅假装不知道,却在白初敛紧绷得随时可能要崩溃的目光之下,捞起了自己的右手衣袖至手肘,然后将手递到白初敛眼皮子底下。

    白初敛:“?”

    什么意思?

    这会儿脑子有点没跟上,白初敛满脑子还沉浸在“徒弟要被自己作跑了怎么破”的困扰当中……冷不丁见白毅伸了手过来,他垂眼看了一眼那手臂,虽是少年郎,却已可见附着在骨骼之上的结识肌肉线条。

    白初敛心不在焉胡思乱想,眼睛乱瞄,这时候却忽然看到,白毅手臂内侧,居然有一个熟悉的红色赤月型弯月!

    和方才在顾念清肩上那个,一模一样!

    ………………………………怎么回事?

    搞什么?

    为什么白毅也有?

    失散多年的亲兄妹?

    所以白毅方才那死了爹一般的表情,是真的因为死了爹?

    啊?

    不是吧?

    时隔几年好不容易与亲爹亲妹相遇没几天又成了孤家寡人?

    所以在所谓“预知梦”里,白毅才对顾念清如此特别又亲密,最后甚至为了替她报仇舍了他这当师父的性命,因为不是什么”红颜知己”,而是亲生兄妹?

    白初敛猛地抬起头看向白毅的,眼中的震惊让白毅会错了意,他点点头,沉声道:“这是徒弟非去不可的原因。”

    白初敛唇角抖了抖,觉得自己这几天拦着白毅不许他和顾家人玩的自己简直像个牲口……白毅没有怪他就算了,他居然还动手打他。

    伸出冰凉的手,替小徒弟把袖子拉下来,白初敛停顿了下,这才用喑哑的声音涩涩道:“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你若报仇,也要顾及活着的人……”

    你妹妹还在里面呢。

    想到“妹妹”,白初敛更难受了:“是师父对不起你,师父什么都不知道,就一味地……”

    “徒弟当初随您上山,本就等的这一天。”

    白初敛这会儿脑子一片混乱,完全没察觉白毅这话好像哪里不太对,只是点点头道:“师父都知道,可是顾门主泉下有知,也不希望你为了他去平白无故送命,他也许更希望你能变得更强大,保护好妹妹……”

    他说的磕巴,说完觉得自己也太不会说服人了。

    白毅:“……”

    白毅:“?”

    听了白初敛的话,白毅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茫然……随后,他很快反应过来白初敛在讲什么。

    闭了闭眼睛,他真的是服了眼前人的脑子,盯着白初敛的眼睛缓缓道:“是赤月教留下的烙印,不是胎记。”

    白初敛:“啊?”

    “五年前,有一伙人经过了玉门城,那些人身上没有明显的标志,说的也不是中原话,他们血洗了玉门城,闯进了悦来客栈。”

    白毅发现自己说这些的时候声音非常平稳,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

    然而谁也不知道,这几年,其实那些支离破碎的肢体碎片,偶尔还会到访他的梦境里……整个梦境都是血色,唯独天边挂着的那轮血色月牙,同今晚如出一辙。

    “我本名卫昭,是玉门城悦来客栈的少爷,那晚那些人杀了我父母,却独留下我,在我的肩膀上留下这个烙印后大笑离去。”白毅道,“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留下这个烙印是怎么回事。”

    “……”

    “皇天不负有心人,现在我终于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白毅笑了笑——

    “他们留下烙印,是明晃晃地在告诉我,来啊,来赤月教,替你的父母报仇啊!”

    少年的声音里带着颤抖,是深入骨髓的恨,是血液在他的血管里逆流的兴奋。

    白初敛看着白毅,那双锋锐的眼就像是被投入了冰冷的深湖……他在笑着,笑意却丝毫没有到达眼中,唇角轻勾露出森白的牙,却像是狼的獠牙。

    ……所以,不是兄妹。

    只是与顾念清同样,为被赤月教灭了门,却因为对方恶作剧一般的卑鄙玩笑,独独苟活下来的可怜人。

    他们终将背负一生的仇恨,成长。

    有一天他们将站在赤月教的门前,复仇。

    而那一天,他们也会在发现自己终其一生的努力为无用功的绝望中死亡。

    白初敛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却哑然。

    今日再次亲眼目睹赤月教这样卑鄙、将人如玩物般戏耍玩弄,白毅这般心高气傲的孩子,又怎么能够不心神崩溃?

    就像是被强行揭开了伤疤,露出了鲜血淋漓、散发着腐烂恶臭的伤口……

    也许,在白初敛方才出手阻止甚至是呵斥他时,他没有反手直接将素雪剑刺入他的胸膛,已经是相当克制。

    不过是一念之间,白初敛忽然就完全理解白毅了。

    他发现对于自己的徒弟,性子果然还是像自己多一些——

    如同他发现顾德凯戏弄自己,哄骗自己入了淮安城后大发雷霆一样……他的徒弟像他,不允许任何人试图骑在自己的脖子上拉屎。

    他都懂了。

    可是——

    这不代表他喜欢看见这样阴森的表情落在他的徒弟脸上……他不能看着他被仇恨冲昏脑袋,去送死。

    伸出手,柔软的指尖轻轻蹭了蹭面前少年那红肿的面颊……于是指尖仿佛带上了可令人被灼伤的温度,指尖上移,蹭了蹭他的眼角。

    “可是徒弟啊……这么多年都等了,就不能再等两年?”

    等你武艺精进。

    等你不是注定有去无回。

    “现在的你不是那些人的对手,白毅。”白初敛对他直呼大名,这是很少见的事,“你贸然冲去,无非就是去被侮辱,被嘲笑,被打败,你知道他们或许等的就是这一天——”

    看着骄傲的灵魂被践踏入泥泞,恶鬼在地狱边缘俯身观看,肆意大笑。

    白毅勾了勾唇角,露出个讽刺的笑:“接下来你是不是想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白初敛用指尖摸了摸他唇角那抹近乎扭曲的笑,温和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从来不是缩头乌龟说的话。”

    手腕被冰凉的手握住。

    少年修长的指尖扣住他的手腕,微微使力——白初敛看见自己的手腕开始泛红,逐渐变成了和白毅的眼角一样的鲜艳。

    “我要去。”

    “……”

    “师父,我现在就要去。”

    当少年哽咽的嗓音之中带着坚决。

    白初敛心里茫然,却想的是:那就这样吧。

    他知道自己劝不动他。

    该死的小徒弟,他身上的优点没学着,八头牛都拉扯不回来的倔强和死要面子的骄傲却学了个十层十。

    白初敛只想苦笑,作孽哦,看看他把自己的徒弟养成什么样了?

    一阵冰冷的寒风拂过,白初敛听见自己含着笑意得声音响起,那是他对自己的徒弟从未有过的放纵和宠溺——

    “好,去。师父陪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