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三毒 > 第12章 第十二章
    白初敛睡不着了,坐起来盘腿坐在床上,盯着墙上挂着的天宸剑,心想要不去练剑吧,徒弟什么的——

    呵,徒弟,影响老子出剑的速度。

    抬头一看,外面又是鹅毛大雪,又觉得这么冷的天实在不合适练剑,万一感冒着凉也挺麻烦的……

    要么去找历封决玩一玩?

    不行不行,他和历封决指不定谁玩谁呢。

    正犹豫不决,这时候忽听见外面墙根有一阵“嘤嘤”的声音,极其压抑的,像是小猫缩在角落哭唧唧……白初敛被哭得毛骨悚然,放轻了脚步走到窗台低头一看,发现果然是苏盐盐蹲在墙角可怜兮兮地抹眼泪。

    “咦。”白初敛道。

    苏盐盐抬起通红得像兔子的眼睛看向白初敛,愣了下,揉揉眼。

    “你又怎么啦?”白初敛趴在窗台上问。

    “掌门真狠心,就这么把白毅师兄打发出去了。”苏盐盐道。

    白初敛:“?????”

    什么玩意儿?

    “……这几天也不知道白毅师兄哪儿触了掌门的眉头,您总是横眉竖眼的,白毅师兄几次都站在您身后小心翼翼眼巴巴瞅着,极可怜的样子,我们大伙儿都看不下去了,偏偏您什么都不知道。”苏盐盐倒豆子似的,干脆豁出去了,数落起了她的掌门,“白毅师兄哪儿做的不好了。他可是您唯一的弟子哩,您若不疼他,还有谁会疼他?”

    白初敛被数落得一愣一愣的。

    想了想,白初敛抓住了“我们大伙儿”这个关键词,问:“你们都这么说我的么?你,别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

    苏盐盐哭得头昏脑涨,满心沉浸在“心疼我白毅师兄”的悲痛当中,抽抽搭搭道:“是哩,前几天您还说要再打断他的腿。”

    一副抓着实锤由不得你不认的模样。

    白初敛一脸茫然仔细回忆了下,这才想起来自己确实说过类似的话,当时好像是威胁白毅不许再收徒弟来着……

    但这不是随便一说么!!!

    为了治白毅的腿,药阁里的药被他套了个空,现在守炼炉的老头见了他还吹胡子瞪眼的!!!

    他都快成哪吒他娘给他下塘摸莲藕塑骨去了!

    还想怎么滴!

    说都不能说一句了!!!

    苏盐盐继续道:“白毅师兄的腿一直不好,因此影响了联系身法的进步,听师兄师姐们说,小时候白毅师兄为了跟上大家的进度,都是等大家都休息了自己加班加点的练……”

    “练得不怎么滴,”白初敛忍不住插嘴点评,“那天带他去白峰山,踏个铁锁链,他人落地的时候,铁锁链上的锈都快晃没了,当真是……”

    白初敛的感慨在看见苏盐盐的目光时自觉收声,苏盐盐眼睛还红着呢:“重点是这个么!重点是白毅师兄的腿疾从小带着,师兄弟们一直避免提起!掌门倒是好,主动拿出来威胁人呢!”苏盐盐道,“嘤嘤嘤!”

    白初敛道:“……”

    这些玉虚派弟子到底是太闲了。

    苏盐盐站起来擦擦眼泪,可怜巴巴地问:“掌门,您这样什么都不缺的人,就不能对白毅师兄好些么,哪怕分他一点点的好也行。”

    苏盐盐说得这话可怜的白初敛都想掉眼泪了——要不是这句话主要谴责对象是他自己的话。

    白初敛心想,本掌门都叫他抱着自己睡一晚了,你们还想怎么着?

    那胳膊今天早上睁开眼的时候还搭在他的腰上,别看白毅这还半大少年,那胳膊也够沉的,被压了一晚上他现在腰还酸呢!

    但是白初敛也不能怎么说昨晚他为了哄小徒弟,跑去他的榻子上将就了一晚上,这会儿还真是有苦说不出,清了清嗓音:他从未觉得自己如此不称职,他觉得自己对白毅还挺好的。

    好吃好喝地供着,还打发人教他武功。

    被一个九岁的小姑娘数落得极其极其委屈,结束对话之后白初敛脑子里还是嗡嗡的,实在意难平。

    ……

    等苏盐盐哭累了,走了,白初敛已经头昏眼花,闭上眼脑子里嗡嗡的全是苏盐盐的指责,这口气咽不下去自然要找个树洞或者出气筒……于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听雪阁前了。

    并且已经转了十个圈圈,还没下定决心抬脚进去。

    在第十一个圈圈时,白初敛有点儿晕了,脚下一停,深深叹了口气……一咬牙,一撩袍子下摆,整个人轻飘飘虚晃进了大堂,里面空无一人。

    轻车熟路摸到了书房,一推门,便见历封决正坐在书桌后面对今年的账本,手里的算盘噼里啪啦的,算了一半。

    白初敛走上去,伸手将他的算盘扒乱。

    “掌门大人,有何贵干?”

    历封决隔着桌子,面无表情地问正挑眉一脸挑衅看着自己的白初敛——他想提醒这位掌门大人,下次要是想找事,就别把“我来找事,不服来揍”写在脸上。

    白初敛看着历封决那副四平八稳的样子就来气:“你最近是不是也在背后说我闲话?”

    “我说你闲话用得着在你背后说?”

    “……”

    “又怎么了?”历封决用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的语气道,“你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还有人能说你的闲话?说你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白初敛觉得自己来听雪阁不是来找安慰的,而是寻找那个合适最后一刀捅死自己的趁手凶器。

    深呼吸一口气,他想了想,伸手,一边摆弄历封决放在桌子上的笔洗一边道:“最近听到了点儿,说我这做师父的对白毅做的不够好。”

    他的用词很含蓄。

    历封决抬起头扫了他一眼:“怎么就做的不够好了?”

    这么顺坡下驴趋势的反问,白初敛猛地一下还以为自己找到了队友,一拍桌子道:“对啊,我怎么就做得不够好了——”

    历封决:“你明明什么都没做。”

    白初敛:“……”

    历封决顺手扔了账本,抬起手揉了揉眉心——他看这些堆积成山的账本已经有些日子了,玉虚派在中原武林的各路买卖,一年的盈亏都在这儿……他做得晚上闭上眼都是账本,也没见白初敛来问他一句安好。

    往日,白初敛嫌他啰嗦,避他如蛇蝎也就算了,这两天,难得主动往听雪阁跑,回回都是张口三句话不离他的宝贝徒弟。

    男人垂下眼,知道自己不该跟个十二岁的孩子计较,那只是一个孩子而已……白初敛能懂什么?

    “铸剑台的事,已经为他破了先例。若非他是你唯一的徒弟,又怎么能有这种幸运的事?”历封决冷冰冰道,“有空操心这些个没用的,你不如赶紧想想即将锻造的剑的材料和构造,无崖子的设计图,你以为是谁都能拿来玩耍的么?”

    白初敛:“……”

    这他娘完全只是换一个地方,换一个话题继续挨训而已。

    白初敛盯着历封决那张冷脸,觉得自己跑来听雪阁试图找温暖简直就是魔怔了……笼着袖子,站在书桌前盯着历封决看了一会儿——这安静如鸡的模样,历封决还以为他的废话讲完了,于是放心地晃了下算盘,翻开账本,继续噼里啪啦。

    那檀木做的算盘在他手底下拨得欢快,就在这时历封决余光看见杵在桌边那人,忽然往前倾了倾,紧接着,一声迟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们应该还没走远……要么,我跟下山看看?”

    算盘噼啪的声音戛然而止。

    历封决觉得方才白初敛站在门口转圈圈的时候,他就该直接让人关门,把门狠狠拍在他的鼻子上。

    “怎么样?”

    “这是给小辈历练的机会,你去掺和什么?你去谁还打得过你?”

    白初敛就喜欢看历封决这样一脸平静,“实事求是”似的夸自己,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我悄悄跟着,绝不说话。”

    “‘不准’二字我都讲腻了,掌门大人还没听腻么?”

    “我就看看,我不动手,我发誓。”

    白初敛讲完,发现历封决颇有些意外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儿,白初敛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了,脱口而出:“你也看过《玉梅传》么?”

    里面有句台词“我就蹭蹭,我不进去”来着。

    历封决挑眉。

    白初敛:“放我下山,《玉梅传》,我给你买全套。”

    历封决:“……”

    历封决:“滚出去。”

    白初敛:“好的。”

    白初敛麻溜滚了,并回去收拾了包袱,苏盐盐问他要去哪时,他哼着歌儿说,你历师叔让我滚下山呢。

    等晚膳世间历封决想起来问时,白初敛已经“滚”得人影都没了——

    尽管他和历封决都心知肚明,历封决当时其实只是让他滚出那扇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