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姑姑在上 > 第192章 第 192 章
    仙草本是想起身的, 可是见拓儿挨着自己睡的香甜, 一时竟不愿意再动。

    又听谭伶说拓儿在此等了一个时辰,越发的心疼。

    当下便轻轻地环抱着拓儿, 看着他粉妆玉琢的小脸儿, 越看越是喜欢, 竟目不转睛。

    本是不想睡的,却在不知不觉中,竟也陪着拓儿一块儿睡着了。

    两人直到中午才醒了来。

    拓儿其实早就睡足醒来了,却并不乱动, 反而在仙草睁开双眼的时候,自个儿忙闭了眼睛又装睡着的。

    仙草起初不知道,可看到他睫毛轻轻抖动的样子, 才哑然失笑。

    当下伸手在拓儿的鼻子上轻轻捏住。

    她本以为拓儿一定会忍不住睁开眼睛, 但是捏了半晌, 拓儿的小脸渐渐地憋红起来, 但他仍是紧闭双唇, 也仍一副睡着的样子。

    仙草忙放了手, 慌的起身:“拓儿怎么样?”

    拓儿听了仙草呼唤, 这才睁开眼睛。

    小家伙的双眸依旧的晶莹清澈,很安静地看着仙草, 似乎方才憋着一口气呼吸困难的并不是他。

    仙草怔怔地跟拓儿对视了片刻, 终于叹了口气, 俯身将他拥入怀中。

    “你这孩子……难道方才不难受的?你为什么不出声?”

    拓儿靠在仙草怀中, 眨了眨眼睛, 却仍是不言语。

    仙草暗中叹息,觉着以后不能再跟这孩子玩笑了。

    ***

    期间谭伶来探看了几次,见母子两人起身,才松了口气。

    当下叫宫女入内伺候着洗漱了,又命传了御膳。

    仙草同拓儿吃了饭,一时自然都没有睡意。

    仙草又怕这孩子总闷在宫内不好,见外头日色淡淡地,并不怎么暴热,便说道:“母妃带拓儿出去,到御花园内转转可好?”

    拓儿仰头看着她,两只眼睛圆圆的,外的清澈可爱。

    谭伶亲自跟随着,又对仙草道:“上午时候,贤妃娘娘来过一次,我只说娘娘有些身子不适,她便走了。”

    仙草的身上的确还有点儿不好,虽歇息了一夜半天,双腿却仍然有些酸痛。

    可是她一心想带拓儿出来透透气,便不以为意。

    听了谭伶的话,仙草若有所思道:“贤妃最近……对我好像很在意。可又没有恶意似的。”

    谭伶笑道:“贤妃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该如何对待娘娘。”

    仙草笑看他:“是吗?”

    原本在仙草看来,江水悠是个野心勃勃之人,绝对不容小觑。

    毕竟在宫内没有点儿心机是活不长久的,江水悠一路能升到现在的位子上,自然也是她步步为营所致。

    仙草不认为,江贤妃会满足于现在的状况。

    但是正如江水悠之前曾说过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既然她并无恶意,仙草也乐得相安无事。

    正是晴和天气,御花园内一片的花木繁盛,莺歌燕舞。

    仙草也很久不曾前来了,这会儿见绿叶葱茏,玲珑可爱,不时地有蝴蝶翩翩飞绕,鸟儿于枝头跳来跳去,不由也觉心胸开阔。

    她指着那从眼前飞过的斑斓大蝴蝶,对拓儿说道:“拓儿看,这蝴蝶好不好看?”

    拓儿仰头看着那蝴蝶,双眸略略有光。

    小家伙仍是不说话,只是仰头看着那蝴蝶飞舞,可是看着看着,拓儿突然眼神一变,随着后退一步。

    仙草很是意外:“怎么了?”俯身看拓儿,却见他竟皱着眉,仙草问道:“拓儿不喜欢蝴蝶吗?”

    拓儿看看她,默然地抬手指向了前方。

    仙草随着抬头看去,却见他指着的地方竟是一棵紫薇花树,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谭伶在旁边也跟着凝眸细看,却见那花树枝叶繁盛,紫薇花开的很是葳蕤,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

    正在这时候,那蝴蝶竟然迎风飞往那棵花树,仿佛也是被那紫薇花吸引了。

    仙草顾不上看那蝴蝶,只盯着拓儿,却见他眉心皱的更紧,神情略微透出了几分紧张,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发恼的东西。

    仙草见他似乎讨厌那蝴蝶,正要带着他走开,突然听到“刷”地一声细微响动。

    与此同时,是谭伶忍不住失声叫道:“啊!”

    仙草给吓了一跳,不知发生何事,却本能地把拓儿紧紧地抱入怀中,以自己的身体护住了他。

    但是身边一片安静,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情。

    正在满心茫然,身旁谭伶反应过来,忙道:“娘娘勿惊,其实没有事。”

    仙草抬头:“可你方才……”

    谭伶先看一眼她怀中的拓儿,又咽了口唾沫,才低低说道:“娘娘方才没看见?”

    仙草刚才只管看着拓儿,哪里看见了什么。

    正疑惑,谭伶深深呼吸,解释道:“方才那蝴蝶飞到花树旁边,还没有停下来,就窜出了一只雀儿,一口把那蝴蝶叼了去了,事出突然,所以我才……一时失态,请娘娘见谅。”

    仙草听他一句一句说完,这本来的确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但是……仙草看看谭伶,又低头看向拓儿。

    拓儿却还紧紧地挨在她身边儿。

    仙草明白,谭伶并不是因为那雀儿啄住蝴蝶而吃惊,谭伶所吃惊的,是她怀中的这孩子。

    拓儿在方才看见蝴蝶的时候就面露紧张之色,从这孩子的反应看来,他好像预知了那鸟儿将会冲出,将蝴蝶啄去。

    但是连谭伶先前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仙草张了张口,下意识地想询问拓儿。

    但是拓儿却已经垂了眼皮,长睫轻轻地闪烁。

    仙草把心中的话咽下:“咱们去别的地方玩好吗?”

    这小风波看似已经过了,但仙草却没有再说别的。

    只照看着拓儿,一路往前而行。

    慢慢地,拓儿好像也忘了方才发生的事了,小孩子东张西望,显得饶有兴趣。

    仙草见状,心里稍微安定:也许……这孩子眼尖,才看见那花树里头的鸟儿的。

    她这般自我安慰。

    如此走了半晌,谭伶轻声道:“娘娘可乏了吗?前方有个亭子,不如到里头暂时歇息。”

    原来谭伶早看出仙草体虚,恐怕她累坏了。

    当下便又穿过□□,往那凉亭而去,将到之时,却隐隐地听见有说笑的声音,穿过花墙而来。

    仙草低低道:“怕是已经有人了,罢了,咱们别去惊动,还是往别处去吧。”

    谭伶无奈,正欲转身,依稀地听人说道:“真是的,这就是所谓的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了。”

    “是啊,”另一人跟着叹息说道,“本以为贵妃娘娘终于有了身孕,皇上总该想起咱们这些人来了吧,谁知道竟仍是只宠着德妃娘娘,明明皇子都生了,怎么还叫皇上那么舍不得呢。”

    谭伶深锁眉头,怕仙草听见了这些会不喜欢,又听这些人说的不堪,正欲咳嗽一声警告他们,仙草却向着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谭伶只得隐忍。

    只听那边笑了起来,说道:“兴许人家有咱们不会的手段……毕竟她也是紫麟宫的旧人,当初先帝在的时候就外宠爱徐太妃,难保她也会些什么……不然,皇上怎么特又拨了紫麟宫给她住呢?住旧主子的地方,她倒也不忌讳。”

    谭伶变了眼神,几乎按捺不住:“娘娘?”

    仙草笑笑,轻声问道:“说话的是谁?”

    谭伶放低声音道:“听着像是陈婕妤,另外一个……”他踮起脚尖透过那重重花影看去,说道:“像是李才人。”

    仙草道:“好了,咱们走吧。”

    两人说话的时候,仙草不住瞥着拓儿,却见拓儿并不在意他们说什么似的,只转身对着旁边的月季花墙,盯着上头的刺,慢慢地抬手好像要在上面碰一碰。

    他的手很是娇嫩,哪里经得住这个,仙草忙握住他的小手,含笑道:“拓儿累了吗,咱们回去吧。”

    回到紫麟宫后,仙草拿了湿帕子,亲自给拓儿擦了手脸,又叫他喝了点儿水。

    拓儿乖乖地照做了,便又爬到了那面棋盘旁边,低头打量。

    仙草想到他上次走棋拆局,怦然心跳,当下缓缓地坐在他对面:“拓儿可知道这是什么?”

    拓儿看着她,顷刻摇头。

    仙草迟疑片刻,终于把棋钵抱来,拿了几枚黑白子,轻轻地在桌上摆了个开局的样子。

    拓儿只是歪头看着,并无动作。仙草见状,又接连下了几步,逐渐形成了一头被堵的棋路。

    仙草见拓儿并无反应,这才缓缓停手。

    不料就在她撤手之后,拓儿又端详了会儿,突然捡了一颗白子,轻轻放下。

    但是随着拓儿的棋子落定,这一盘棋,便赫然形成了两条棋路,这本是有经验的高明棋手必会的套路,若是这样继续下去,就会出现一子双杀的经典局。

    仙草盯着拓儿,拓儿却也在看着她。

    终于仙草问道:“拓儿为什么……会这样落子?”

    拓儿自然不能开口。

    仙草一时竟也忘了他还不会说话。

    正在发呆,外头太监通禀道:“娘娘,江贤妃来了。”

    仙草听说江水悠到了,抬手在棋盘上轻轻地一扫,便将这棋局给拨乱了。

    她随即起身,转到了拓儿身边坐着。

    不多会儿,江水悠缓步入内,见母子两人坐在棋盘旁,便笑道:“妹妹是在做什么?莫非是教小皇子殿下下棋吗?”

    这自然是说笑,却不知是歪打正着,只不过并不是仙草教拓儿,而是想弄明白他为何会下棋。

    仙草道:“贤妃请坐。”

    江水悠在下手落座,又细看拓儿:“小殿下真真的人见人爱。却好像比才回宫的时候白胖了些许。”

    仙草自然最喜欢听这话,便笑道:“是吗,我却没有发觉。”

    “妹妹跟小殿下朝夕相处,自然不易察觉,的确是白胖了些,”江水悠笑道:“可见孩子到底还是跟着娘身边儿才是最好。”

    仙草忍不住把拓儿往怀中搂了一把:“是啊。”

    江水悠看着她真情流露的样子,目光中不禁透出了些许怅惘之色。

    仙草察觉:“贤妃……怎么了?”

    江水悠回过神来:“没、没什么,我只是、觉着有些羡慕德妃妹妹。”

    仙草笑道:“是羡慕我有拓儿吗?不打紧,你也迟早晚会有的。”

    江水悠听了这句,微微一震,却垂头一笑道:“托你的吉言,只不过,我是不敢多想的。”

    仙草听她话中有异:“这是为什么?”顿了顿,便含笑道:“毕竟如今贵妃都有了身孕,皇上又宠你,自然也是迟早晚的。”

    江水悠笑道:“这宫内的人若都像是德妃妹妹一般想法,那就好了。”

    “难道还有人有别的想法?”仙草笑问。

    江水悠一笑,轻声道:“罢了,还是不说这些。我今儿来,其实是想跟妹妹说,之前叫尚衣局给皇子殿下做的衣裳,都已经好了,明儿我叫他们送过来,娘娘可给殿下试一试好不好。”

    仙草笑道:“有劳贤妃操心了。”

    江水悠道:“原本是贵妃娘娘操理这些事,偏她又有了身孕,皇上特吩咐不许她劳心劳力,少不得又是我分内的。若能为妹妹跟小皇子尽一尽心,我自然也高兴。”

    说罢此事,江水悠又道:“是了,皇上今儿召了西朝的使者进见,妹妹可知道?”

    仙草道:“我隐约听谭伶说过此事。”

    江水悠道:“说来古怪,听说那些使者里,有个女孩子,还说是什么西朝的公主……之前竟一点儿风声都不知道呢。突然的就来了。”

    仙草诧异:“是吗?不是随着使臣们来的吗?”

    江水悠道:“怪就怪在这里,据说之前的来朝名单中不曾有此人呢。先前我来的时候,听一些乾清宫那边儿伺候的宫女说,那小公主今日也是随着进宫的,据说生得不错,只是毕竟跟咱们这边儿的人长相不太一样。”

    仙草微微颔首。

    江水悠又同她闲话了几句,因起身告辞了。

    仙草见江水悠去了,才低下头去,她无意识捡起棋盘上的棋子,握在掌心里轻揉。

    突然,身上给人蹭了蹭,仙草转头,却见是拓儿抱着她的胳膊,向着她怀中挨了过来。

    仙草忙又展颜一笑:“怎么了?”

    见小家伙似乎有撒娇之态,这才转忧为喜,张开手臂将拓儿抱入怀中。

    当夜,赵踞并没有来紫麟宫。

    只是在次日,雪茶亲自前来,接了拓儿去乾清宫,据说是有外臣在。

    仙草百般叮嘱,终于送了那小孩子出门。

    眼睁睁看着雪茶带了拓儿去,仙草才对谭伶道:“咱们也出去一趟。”

    谭伶意外:“娘娘要去哪里?”

    仙草微微一笑:“去了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