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 第222章 第 222 章
    小童躲在苦厄身后, 指着妖娆魅惑的朱颜不停颤抖。

    “大师, 就是她,就是她杀了师傅, 我亲眼所见……”

    朱颜慢条斯理的舔了舔粘在自己胳膊上的血渍, 粘稠的血液残留在她唇角, 衬出妖艳的红。

    愈发将她白细的肌肤映衬出来,形如妖媚。

    气质这块,立刻把握得死死的。

    “师兄,你难道还要再包庇她吗?”白莲急得都快哭了, 她恶狠狠的瞪向苏白月,“既然师兄舍不得,那就只能由师妹来了。”

    说完, 白莲已经带着剑冲了出去。

    白莲是打不过朱颜的。

    不过因为白莲天生就是压制妖物的存在, 所以朱颜一时间也不能将白莲如何。

    两个女子在院子内缠斗。

    那边小童急忙忙的要逃走, 却被苦厄给定住了身体。

    “师叔做的事, 还有谁知晓?”

    从第一次见到杜真那个老道士的时候, 苦厄就已经看到了那圈围绕在他周身的黑气了。

    身为一个斩妖除魔的道士, 身上却都是怨气。而且这股怨气久聚不散, 除了妖魔之外,还添加人怨。

    可想而知这位杜真道长一天到晚到底在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什什什么事……”小童心虚的不敢看苦厄。

    苦厄慢吞吞的走到小童面前, “杜真师叔到底在道观里做了些什么?”

    “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小童僵直着身体站在那里, 突然就开始哭。

    苦厄皱眉, 刚想说话,只见那低着脑袋抽泣的小童猛地朝他发出一掌,直击心口。

    苦厄捂着心口后退三步,再看那小童。

    小童抬起脸,面容诡异,脸上丝毫没有泪痕。

    他的身上弥散出熟悉的黑气,整个人也显出与刚才完全不符的表情。

    “哈哈哈……”“小童”看着唇角流血的苦厄突然大笑。

    “你是,杜真师叔。”苦厄盯着面前的“小童”,缓慢吐出这句话。

    和尚面色未变,只是脸色略有些苍白,“你移魂了。这是禁术。只有妖魔才会用。”

    “什么禁术不禁术,能保命的法子都是好术。”

    “小童”面色得意的盯着苦厄,笑道:“师侄,你入了我这道观,就别想出去了。本来我也不想杀你,可谁叫你不长眼呢。偏偏要拦我的路。”

    杜真刚刚移魂,身魂还不稳定。

    他原本想放过这些人,却不想这苦厄偏偏要拦他。

    硬打是打不过了。自然只能来阴的。

    “师侄,你中了我的银针。现在全身经脉被封,法力全失,就别想着要抓贫道了。”

    刚才,杜真偷袭苦厄的时候,将三根银针一起拍进了他心口,封住苦厄经脉。

    “师叔为什么要这么做?”即使身处下风,苦厄依旧保持镇定,丝毫不乱。

    “为什么?因为我是人啊。人都有七情六欲,我抓些女妖,玩些女人而已。怎么个个都看不惯我呢!”

    看来,这已经不是杜真第一次移魂了。

    苦厄一入杜真的院子,就发现了藏在下面的移魂阵。原来这移魂阵是这么用的。

    那边,正打得欢快的白莲和朱颜也被从天而降的网给压出了原型。

    杜真道长动了动这具小童的身体,不甚满意。

    他走到网前,看到那条小红蛇,“原来是条蛇妖。真是漂亮。不过也够心狠的。居然将贫道的心都给挖出来了。”

    杜真捏住小红蛇的七寸,使劲掐着。

    苏白月都快这老头掐断气了。

    “别怕,我不杀你。你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呢。”

    算你有眼光。

    “贫僧当然要,先.奸.后.杀了。”

    那我还不如变成蛇羹呢。

    苏白月朝杜真老道士吐了一口毒蛇液表示唾弃。

    ……

    苏白月和苦厄还有白莲一同被关进了地牢。

    他们被装在一个铁笼子里。

    地牢很暗,但苏白月还是能凭借自己出色的夜视技能看到地牢内十几个铁笼子。

    密密麻麻的排放着,里面关着不少女子。

    有妖,也有人类。

    除了唯一一只狐狸比较活跃的试图逃跑之外,其余的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也不知道被关了多久。

    苏白月依旧是小红蛇模样。

    她挪动着自己的身体绕到苦厄面前,用尾巴拍打他的手背。

    苦厄闭着眼,背靠墙壁,身上束缚着粗实的铁链,那铁链穿透他的身体,完完全全的封住了他的经脉。

    那老道士还真是心狠呀。

    都快要把苦厄穿成刺猬了。

    “和尚,和尚?”

    苏白月艰难的顺着苦厄的胳膊往上爬,游到他脖颈间,把蛇头往他耳朵边凑。

    苦厄慢吞吞地睁开眼睛,轻咳一声,拉扯到身上的铁链,猛地一下就皱起了眉。

    苏白月发现,别看这和尚瘦,该有的一样不少。

    “和尚,咱们被那老道士抓起来了。”

    “嗯。”苦厄咳完了,继续闭上眼。

    苏白月看着面前一副波澜不惊模样的和尚,坏心的游到那条穿透他心口的铁链上晃了晃。

    果然,苦厄原本便苍白的唇又白了几分,清冷眉目微微蹙起。

    他睁开了眼,看向那个正在他铁链上荡秋千的小东西。

    “和尚,咱们现在要如何脱身?你被封住了经脉,我又没了法力,连人形都维持不了。”

    “不急。”

    苦厄盘腿坐在角落,贴着墙壁,身上的僧袍都是血。

    那殷红的血像是盛开在皑皑白雪中的红梅,煞是显眼。

    苦厄是不急,他是男的,急个屁啊。

    可是那老道士的目标是她,说不准连白莲也不会放过。

    “和尚,你就算是不心疼我,也该心疼心疼你那师妹吧?那老道士奸,淫成性,定是不会放过你那冰清玉洁的好师妹的。”

    说着,苏白月又晃了晃自己的尾巴。

    她挂在蛇尾上的铃铛跟着动了动。

    “不急。”苦厄又是这两个字。

    说完后便开始诵经。

    和尚的声音很好听,苏白月挂在那铁链上,听着听着便睡着了。

    当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地牢被打开的声音。

    杜真老道士进来了。

    他已经不再是小童模样。

    看样子是用了幻术。

    苏白月猜测,先前那一具被自己挖了心的肯定也不是老道士自己的身体。他不知道残害了多少小童。

    “朱颜。”老道士走到铁笼子面前,看到挂在苦厄铁链上的苏白月,脸上露出诡异的笑。

    他伸手,正欲把苏白月从铁笼子里抓出来,却不想那小红蛇尤其灵活的往苦厄身上钻。

    从上到下胡乱的窜。

    老道士气急,撕烂了苦厄的衣服,才抓住这条调皮的小红蛇。

    再看苦厄,虽然依旧在面无表情地念着佛经,但却依稀可见双耳潮红。也不知那蛇胡乱窜到了哪里。

    老道士冷笑一声,“师侄,我早说了。我们都是人,何必装圣人。今天师叔我就让你瞧瞧什么叫‘美人乡,英雄冢’。”

    老道士掐着苏白月的蛇头,往她嘴里塞了一颗东西。

    那颗东西药丸大小,入口即化,苏白月还没来得及吐出来,就已经消化完了。

    她感觉自己浑身发热。

    晃动着蛇尾,苏白月跌在地上,变成人形。

    她披着红纱,蜷缩在地上,微微仰头,扭曲着腰肢,双腿交叠,显出妖娆身姿曲线。

    “别怕。”老道士蹲下来,盯着苏白月道:“我决定不动你了。”

    那你要干啥?

    老道士伸手,直接就把苏白月扔到了苦厄身上。

    苏白月的身体撞到苦厄身上的铁链,男人闷哼一声,疼得面色煞白。

    “我这师侄呀,就是太倔。你替我泄了他的元阳,我就放你走。”

    泄元阳?

    苏白月眼前一亮,这她多在行啊!

    “小蛇妖,可别小看我这师侄了。你若是能助我泄了他的元阳,我不仅放你走,还将那朵白莲送与你。”

    杜真老道士指了指角落里的白莲。

    “这白莲虽与你相克,但若你能食得,也能增进不少功力。”

    老道士如此威逼利诱的原因,是因为他看中了苦厄的身体。

    这小童的身体实在太弱,支撑不了多久。

    若不是他被这小红蛇陡然杀害,身边只有那小童,也不至于如此将就。

    杜真必须尽快找到适合他的身体。

    苦厄就是极好的魂魄容器。只可惜那元阳太足,他区区一魂魄,根本就不敢近身。只有破了他的元阳,他才能强占他的身体。

    你这糟老头子,坏的很。

    苏白月是条有智商的蛇。

    她知道,就算是她帮杜真泄了苦厄的元阳,这老道士也不会放自己走,反而会变本加厉的折磨她。

    不过如今处境,她也只能虚与委蛇一些。

    毕竟男主可不是省油的灯。

    区区铁链地牢,哪里困得住他。

    “和尚,你也听见了,不是我心狠。”苏白月伸出胳膊,圈住和尚,贴着他的耳朵,小嗓子软绵绵的带着稠腻如糖的妖媚,“咱们双修呀。对咱们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