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在想要快点离开这里,林柚也非常谨慎的弓着身,借着道路两边梧桐树的掩盖,小心翼翼的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在林柚看来,估计这个校长就是个boss了,至少不说是大boss,但至少是只小boss吧。看看这锲而不舍的精神,真是让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啊。

    由于这个校园实在是比较小,走了三五分钟,林柚就接近了自己的那栋教学楼,然后一声女性的尖叫吓的她抖三抖。她靠着让她自豪的双眼1.5的视力,就看到二楼的窗户边的王哥和一脸崇拜的望着王哥的陈聪,他们面前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渐渐消失。

    实在不是林柚吐槽,陈聪那一副小表情,真是丰富一个孤苦无依的小白花看到了救自己出火海的盖世大英雄。当然,这在林柚看来这个表情是让人感到恶寒,但在王哥看来就算陈聪不是女的,他依旧非常的受用。

    “怎么样?得到了多少积分?”王哥开口。

    “200。”陈聪毫不迟疑的开口。

    “很好。”王哥看着自己得到的200点积分,有点不舒服,但随后想到陈聪和他之间的交易,登时就安心了。

    陈聪和王哥约定,陈聪跟着王哥刷支线,得到的积分分给王哥三分之二。在系统的见证下他们立下了契约,一旦游戏结束,这个契约立马完成,由系统直接进行分割。

    但,王哥咬牙。这也是他第一次进入高等级副本的衍生低级游戏世界,毕竟高等级的游戏世界哪里是那么好进的,更别说是在保命的情况下得到衍生世界的任务物品了。也就是说,他是第一次带新人刷支线。

    在他的记忆里,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过,支线任务开启的太多,游戏世界的探索程度越高,那么游戏难度就可能大幅度的提升。或许会引来衍生游戏世界的原世界中的高级鬼怪。他听得时候还是一个小小新人,这种刷分的事情在他看来遥不可及,可现在他回想起这句话心中倒是有了几分忐忑。

    因此,王哥挥挥手,打算转战初二。初一这边已经触发了两个支线,应该是极限了,那么再到初二,初三各触发一个,应该就差不多了。

    “走吧,去初二看看,应该会有新的支线。”

    王哥和陈聪很快就走了,初一初二初三的教学楼各自独立,中间又用楼道连接着,形成一个半环形包围着最前方的操场,而后面才是食堂和职工楼。也因此三栋教学楼有四个楼道,在林柚特意避开的条件下,他们并没有相遇。

    林柚把王哥和陈聪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支线任务?

    他们也在找支线任务?

    林柚推测出支线任务是可以共享的,可问题来了,她要加入王哥的队伍吗?那么还要签那什么契约?还三分之二的积分?

    林柚咬牙,最后还是选择了拒绝。最关键的是她不相信王哥的人品,被琴姐的话洗脑了也好,自恃清高也罢,她害怕一个随时都会把自己推出去的队友,尤其是那个队友比你厉害的多,这样你遇到了鬼怪还可以跑,遇到了这种队友,很可能抱着斩草除根的心态直接害死你,比鬼怪更可怕。

    让林柚欣慰的是,王哥说这栋楼的支线差不多了,这个意思应该是这栋楼没有鬼怪了吧,那正好。林柚直接回到自己的教室,她刚刚在杂物间很聪明的偷了根蜡烛出来,脱下她肥大的校服外套挡着,从外面看只能看到一丢丢的光线,不得不说这校服外套质量挺好的。

    有了这样神器,林柚翻找东西的速度就快了很多。她试图从教学日志里找出日记本的密码,可惜没有。又翻了翻秦老师的其他书本,也不见上面折页的地方。来来回回折腾了多次,再一次翻教学日志的时候,林柚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秦老师的字迹很娟秀,教学日志的每一页的字都非常的整齐,但是林柚发现有两天的教学日志看起来字迹凌乱的多,还是那个人写的,可看起来像是,像是匆匆赶工出来的教学日志。

    林柚看了看,然后记住了那两天。

    9月10日

    9月11日

    只试了一次,林柚就打开了那本日记。

    “小武回来了,好奇怪,他以前他说过,想要读完大学就出去,为什么还会回来?”

    “小武说他很没用,就算考上了大学,依照他的专业也很难在外面就业。”

    “小臻不喜欢小武,和我闹脾气了,为了追她,不小心扭伤了脚,那孩子哭的好厉害。”

    ......

    一点点看下去,林柚知道了一个新的人物,秦臻,这位秦老师的妹妹。看样子好像还是一个小孩子。

    “滴滴滴”

    林柚感觉自己的肩膀一湿,正准备伸手去摸的时候,纸张已经微微发黄的日记本上血色一点点在蔓延,林柚瞬间就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了。血红色把林柚用来当灯罩的校服外套滴湿,然后浇灭了蜡烛,一瞬间林柚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么晚了,你都不回家吗?”

    林柚感觉声音从自己身体上方传来,失去了视力,其他的观感反而更加敏锐,就比如她感觉到某种东西正看着她。

    “嗯?这本日记,好眼熟啊,是......”

    “不是。”林柚不敢想要是那个东西说下去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样,她差不多已经知道了来人,不,来的那玩意是什么东西。

    “不是什么?”那家伙继续问。

    “这是,是我的小秘密。”林柚一把把一遍惨不忍睹的校服外套改在那本日记本上,然后塞到自己身下。“秦老师,你就不要问了。”

    在这种时候,林柚的脑子异常的清醒,如果那个吴老师不是被恋爱冲昏了头脑,看人有十八层滤镜的话,林柚觉得秦老师应该是个好人,不,现在是好鬼了。

    什么?恐怖游戏里还有好鬼?当然是有的。林柚坚定的握拳,一脸的深信不疑。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现在腿由于刚刚蹲着看日记的原因已经发麻了,至于大佬,那也是不在自己身边的。因此,林柚只能试图跟这个善良坚韧的秦老师试着续续那根本不存在的师生情。

    “噗哈哈,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们这些初中生总是人小鬼大,和我妹妹差不多。”

    “秦臻?”林柚开口。

    “嗯?你认识?”秦老师看起来有点惊讶。

    “对对对,我们,我们可熟悉了,我们可是好朋友啊。”林柚的大脑飞速的转动 “就是那种,就算不想上厕所也要一起去厕所的铁闺蜜,您,明白吗?”

    “啊啊啊,我知道。可是,小臻没和我......”

    “她当然没和您说过呀,你也是知道她那个性格的。”回想了下秦惜在日记本里对她那个妹妹的描写“她,她嘴硬心软嘛。”

    林柚的大脑由于高速转动,差不多已经快要罢工,因为她现在说的话,她自己都不能明白。嘴硬心软和不把朋友介绍给家人有什么关系。

    “对对对,她啊,别扭的很啊。”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林柚感觉似乎有一双冰冷的手在自己的头顶摸了摸。

    “你真的很了解她啊,看来你们真的是好朋友啊。”

    林柚的头点的跟个疯子一样,甚至恨不得竖起三根指头指天发誓了。

    “那你帮我看看她吧,告诉她要乖乖的等姐姐回来。”秦惜的声音带着点莫名的温柔。

    林柚继续疯狂点头。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林柚听到秦惜这样夸奖自己,然后继续自言自语的开口“好奇怪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找不到离开学校的路。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林柚心里有了不好的感觉。

    “对了,你帮帮我吧,呐,你能走出去吧。”

    对不起,实在帮不了您呐,我也出不去。林柚很想这样说,可是她感觉身边有东西动了动,下意识的看过去,是一双赤脚,脚踝处肿起来一大块,林柚下意识想到日记本里提到的秦惜追妹妹扭伤了脚,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林柚在看到那张脸的一瞬间就晕倒了。

    对,别人晕血,晕车,今天林柚她晕鬼了。青白的脸配上额头上那狰狞的伤口,让人立即倒地不起。

    她后悔了,林柚觉得就算是被人利用她也不应该脱队的,这下好了,晕倒了,还他妈在那玩意的面前。

    再见了,这个世界

    再见了,爸爸妈妈

    再见了,林柚昏倒前如是想着,可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只能在恐惧中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