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柚躺在床上,睁开眼睛。

    嗯,没错了,确实是自己那个小出租房。

    感觉自己身上一重,林柚赶紧坐起身来。一捆捆的百元钞票尽数堆在她被子上,提醒着林柚之前的那一切都不是一场梦。床头还有三张符咒上面压着个水晶瓶子,不用说,这就是那驱邪符和体能强化药剂了。

    林柚拿起装着药剂的水晶瓶子,里面的液体都是透明的,并看不出如何神奇。拧开瓶盖儿,嗅了嗅,什么味道都没有,看起来和平常的白开水差不多。林柚心一横,仰头喝了个干净,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一时半会儿的也察觉不出自己身体有什么变化,林柚也就不管了,把黄符往枕头下面一塞,坐在床上就开始兴致勃勃的数起钱来。

    一遍,两遍,三遍直到自己数的手都有点儿抽筋了,林柚才满足的把钱整整齐齐的码在了自己昨天才清空的行李箱里,随后就愁了起来。

    这么多钱,自己可怎么到银行存起来?林柚暗道那个恐怖游戏的服务做得差劲儿,居然不是直接打到卡里的!埋怨了一会儿林柚顺手拿起自己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写作已经是自己搬家后的第二天。

    林柚这就无法确定,到底是在游戏里时间不会流动还是说时间的比例不一样。她进游戏之前搬家过于辛苦,睡觉之前连时间都是没有看的,自然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进的游戏。

    这到底是一睡着就进去了啊,还是说睡到了几点几分被游戏给弄进去了。

    不过好在之前林柚也考虑到搬家耗费时间和体力,特意选择了周六,因此今天才是周日还可以休息半天的。说半天,这是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是星期天的下午一点了。

    把钱都收拾好后,林柚也洗漱了一番,有了钱,林柚对自己也大方起来,拿出手机毫不客气的点了附近一家酒店的饭菜要他们送过来,然后开始思索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首先,有钱了那么工作自然也不是那么必须了,为了那么什么恐怖游戏还是辞了最好。搬家倒是不用了,因为是直接穿越到副本里面去,那么对现实世界中的住宿环境要求自然不高的。还有一点是,林柚一口气交了半年的房租,就算是一时有钱了,小市民的思想还是在的,不愿意浪费了这半年的房租。

    住的可以就行,钱要花在刀刃上!

    思考过后,林柚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了自己主管的电话,好在林柚刚刚过实习期,还没有和公司签订劳务合同,因此她的辞职倒是顺利。主管也意思意思说了些挽留的话,看林柚去意已决也就算了,只说让林柚有时间去公司把辞职手续办一下,留在公司的私人物品顺便也拿回去。

    和主管拉扯了半天,好不容易挂了电话后,林柚的外卖差不多也来了,林柚是女孩子,因此选择了安保条件比较好的小区。自然她是没有能力可以独自租下一套房子的,只是在一户三室一厅的房子里租了个小房间,林父林母心疼她,自掏腰包多出了点钱,让她租下了主卧室,有独立的卫浴,没事倒是和其他两位租客没有什么往来,也算是清净。

    提着外卖,林柚顺便打开了电脑,一边吃着外卖一边扒拉着自己手上的手环,想要看看有什么反应。手环并没有像是副本里一样,触碰了还会告知主线任务,在现实里手环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装饰物,林柚自觉无趣,也就住手了。等电脑开机,林柚点开千度,在搜索栏里输入一连串的

    “恐怖游戏”

    “穿越到恐怖游戏。”

    “不小心进了恐怖游戏怎么办?”这类的关键词

    第一个搜索出了不少恐怖游戏还有恐怖游戏的排行,第二个倒是搜索出来了几部小说,林柚把几步看上去还行的小说都收藏了一遍,打算等过一会儿看。第三个倒是不一样,出现了一个有趣的帖子,林柚点进去发现里面天马行空说回复什么的都有,不觉有些无语。

    但其中有几个建议也蛮值得琢磨的,林柚也一一记下。

    比如,找些鬼怪的科普书看一看,了解一些禁忌。又或者是锻炼身体,真等到进了恐怖游戏可可以跑之类的。当然锻炼身体这个建议还被嘲了,因为有人觉得鬼怪都是靠穿墙飞的,跑有什么用?根本跑不过啊。

    但那位层主的一句话回的好,不需要跑过鬼,跑过同伴不就行了?

    林柚觉得这句话深得她心,经历过恐怖游戏副本后,对于同伴她是不怎么看中的。不就是一群倒霉鬼吗?一群倒霉鬼同伴,比一比谁更加倒霉,更加倒霉的去死,好一点的活下来。

    花了十几分钟把这个帖子看完,林柚在淘宝上下了几本灵异志怪的书,打算了解一下中外鬼怪的一家子和他们家各种亲戚。便又开了个网页查自己附近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健身房,她好去报个名,学习怎么跑过倒霉鬼同伴之类的。这一看不得不说就被有钱人的世界给吓到了。

    林柚租的房子地段挺不错的,离的不远处也有一个高级公寓和私人小区。自然附近也有几家不错的健身会所,林柚查到的消息是健身会所也提供私人服务,不过一年年费贵一点的需要几十万,便宜的也要十几万。反正就是有钱人的玩意了。

    其他人看到这个消息或许感叹一句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但是此时此刻林柚的眼睛一亮,找了家外形和评价都不出的健身会所,就想去看看。

    她现在有钱啊,所以怕什么?

    说干就干,林柚吃完外卖拿上钥匙钱包就打算先去实地考察一下,磨磨蹭蹭的根本不行,她等得了,这恐怖游戏可等不了,谁知道什么时候游戏就开始了呢?

    健身会所在网上口碑不错,实地里装修和设备也很齐全。林柚一进去没有说办私人课程,只是说了解一下,也被很热情的对待了。逛了一圈,也看了几个教练的资料,点点头,觉得还不错。

    带着林柚参观的健身会所小姐姐带着笑容开口:

    “我们这里的每位教练都是有着丰富的从业经验的。”

    “我们现在免费提供一周的体验课程,您可以先......”

    ......

    林柚仔细研究着健身会所一面墙上挂着的每一位教练的来历,听到这位小姐姐这样说赶紧开口:

    “那么私人教练也有体验课程吗?”

    “私人,私人教练吗?”健身会所的小姐姐脸色一僵,随后带着点尴尬的开口“那个,私人教练的课程是只有三节课的免费体验的。”

    “好,就这个。”林柚点点头,她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只是休闲类的服装,看来应该为自己购置专门的运动服了。

    小姐姐打量了林柚,到底没说什么,很客气的按照林柚的要求去叫了一位私人教练过来。

    那位教练一过来,看到林柚的模样就皱起眉。倒不是看不起林柚,而是大部分像林柚这样年轻的都市女性一般都会选择瑜伽之类的课程,和他所擅长的完全不一样啊。

    “您好。”被刚刚那个小姐姐带过来的教练名叫方勇。他在看到林柚的瞬间就觉得自己可能是白跑了一趟了,心里这么想面子上做的让人也挑不出错来,挺有礼貌的打了招呼。

    林柚点点头,打量了一下方勇手臂上露在外面的肌肉,然后指着那面贴满了教练介绍的墙开口问:

    “这个,您是不是挺擅长短跑的?”

    方勇其实是个体校生,由于专业对口才找了健身教练这个工作,后来在这里工资还算可以,也就留下来了。至于上面的教练介绍,说实话,他的资历并不算什么。

    “额,我之前上学时学这个的。”方勇回答的挺老实。

    林柚点点头,也没说什么了,到底还是要看真本事,问多了也没什么意思还会惹人厌烦。跟着方勇就到了里面的健身室。方勇有点尴尬,但抱着这单估计不会成的心态,也就坦然了很多。估计着自己面前这小姑娘的体能,先教林柚做了个热身的运动,并没有急着去碰健身器材。

    林柚一步步跟着方勇做,发现这位教练挺细心的,做事情也很沉稳。慢慢的林柚也沉浸了进去,然后就发现了不对劲儿,自己这身体素质......好像强了挺多的,这难道是那药剂的功效?

    林柚自己正吃惊着呢,也就没顾得上方勇的反应了。其实方勇也挺意外的,因为他觉得这小姑娘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没想到体力挺不错的啊,别说和女性比,就是男性,要真比较起来,大部分成年男性都比不过啊。

    这一惊讶,方勇也就更加尽心尽力了一点。

    一堂课下来其实也就一个多小时,这还是看林柚的体力好特意加长了的。林柚之前介绍过自己的经历,还说没怎么运动,也没有来过健身房,没想到这么厉害。但也由于是第一次方勇虽然觉得这小姑娘体力不错,也没有用力过猛,只是适当的引导了下林柚也就足够了。

    林柚浑身热热的,一节课下来自己感觉倒还不错,心里也有了决定。旁边有健身会所提供的洗浴室林柚也没有用,她今天出来的匆忙,没有带衣服也就算了,反正租的房子就在附近,忍忍回去洗澡更好。

    方勇跟在林柚身后,把她一路送到健身会所的门口。站在门口的还是一开始跟着林柚的那位小姐姐,小姐姐并没有询问林柚感觉怎么样,只是从前台下面拿了干毛巾递上去

    “快擦擦,衣服都汗湿了。”

    林柚点点头,她倒是汗出的不多,方勇也是有分寸的,稍微收拾了,擦擦汗,林柚就开口:

    “办一张年卡,多少钱?”

    方勇:万万没想到!

    小姐姐:哇,小姑娘你好干脆呀。

    林柚从健身会所里出来的时候,忍不住笑了。方勇和小姐姐那种惊讶的眼神真的太有意思了,这难道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吗?可惜林柚今天没有带钱出来,因此和他们约定是明天过来交钱签协议。

    出了健身会所,林柚顺便也在附近的运动品牌店里买了几套运动服,健身会所的年费她出不起,但买衣服这千把块她倒是还有。要是以前她肯定心疼死了,但是现在这种心疼完全没有了,只剩下快乐,买买买的快乐!

    第二天就是星期一,林柚自然是觉得那两百万越早存进银行越好,放在她出租房里她觉得挺不安全的。但在此之前,林柚还是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喂,柚子啊,什么事啊?”此时此刻的林妈妈也是刚刚给林爸爸送完饭回到家

    “妈,嗯,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林柚想着自己自己找的借口,开始酝酿自己的情绪。

    “什么?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钱不够用了?”林妈妈坐到自家的沙发上开着玩笑。自家姑娘在外面生活她也挺担心的。在家里她什么忙都帮不上,多给点钱防身也好。虽然家里的超市近几年效益也不大好,但养女儿的钱,她倒是有的。

    “不是,就是,我中彩票了。”林柚试图表演那种天上掉馅饼的惊喜之感,很快就被自家妈妈给打击了。

    “哦?五百万啊?拿点钱给你妈我打牌呀。”林妈妈毫不客气的接话,完全不相信自家亲生女儿的话,还中彩票咧,自家闺女那是连彩票店都不知道开在哪里的性格。

    “......真的,两百万。”林柚只能硬着头皮的继续编。

    “别做梦了......真的啊?”林妈妈还打算继续,听电话那头不出声了,狐疑的加了句。

    “真的。这周我路过,心血来潮,然后就中了。”林柚伸手拿了件外套把行李箱给挡住“两百万,明天我给你打一百万过去你就知道了。”

    “......”晕晕乎乎的林妈妈不知道回什么了。

    林柚趁着自家妈妈晕晕乎乎的时候赶紧挂了电话,然后长舒一口气。估计自家亲爸现在还在守着自家的小店子,并没有回家,林柚也没有再特意给她爸爸打电话把他中彩票的事情再编一次。这种谎话她还是有点不擅长的。

    当然也不可能真的和人说什么她是进了恐怖游戏副本,在里面拼死拼活然后赚得积分,靠积分兑换的两百万吧。先别说那个恐怖游戏的事情能不能告诉别人,就是说出去了这种事情谁会相信?最关键的是,林柚不想自己爸妈天天提心吊胆的。

    两人本来一辈子都是老老实实的小市民,要真知道自家闺女遇到这种离奇的事件,非吓晕过去不可。

    以前林柚但凡有个头疼脑热就喜欢打电话回去哭诉,然后她哭完没事了,她父母整宿睡不着,后来几年大学在外面读了书后倒是渐渐懂事,学会报喜不报忧了。把电话丢到枕头上,林柚收拾了衣服直接去了卫生间洗漱然后上床准备睡觉。

    从今以后,她要早起早睡,好好锻炼身体!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在最初的兴奋过去后,林柚看着天花板想着自己在副本里的经历,有看看那被外套遮挡住的行李箱,开始失眠了。一直把自己折腾到了凌晨,捏着那三张黄符,林柚最后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最可怕的是梦里有个家伙还追着她不放,嘴里叫着什么“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可能是梦太可怕,也可能是心里有事情,第二天林柚八点就自然醒了。也没有赖床,穿衣洗漱吃早餐,提着行李箱就去了附近的银行。

    周一早上银行的人不算多,很快就到了林柚。找了银行经理说明缘由,还点了两个银行的工作人员帮忙,才终于把存钱这件事情做好的林柚大松口气。

    也没有停顿,林柚接下来就去了昨天的那家健身会所把十几万的年费一次□□清,嗯,确实是十几万。林柚自觉自己不需要顶级的服务,十几万档次的就足够自己霍霍了。还不等健身会所的小姐姐把林柚的卡拿过来,林柚母上的电话就到了。

    “林柚!”

    自家母老虎的大嗓门确实可怕。林柚没有开免提都觉得耳朵有点“嗡嗡嗡”的。

    “什么事啊?妈”

    那声妈叫的又软又甜,但是对见惯了林柚套路的林妈妈完全没用。

    “你真的,真的中彩票了???”林妈妈非常严肃的开口。

    “咳咳咳,真,真的。”林柚捂住电话小声回答。

    林母那么没动静了,谁都不知道,昨天晚上一宿没睡的林母,今天中午看到卡上突然到账的一百万内心是什么情绪。

    林柚听到林母那边人倒是没有说话,但是有着急促的脚步声,也没有挂断通话

    “柚子爸,柚子爸,出事了!”

    “嗯?”一大早就起来看店的林爸爸一脸懵逼,说实话昨天晚上林柚打电话和她妈说的事情,林母一点儿都没有告诉他。

    “柚子”说到这里,林母警惕的四周看了看,自家超市一眼望得到头,空无一人,生意冷清,但林母却放下了心,开口:

    “柚子中彩票啦。”

    “???”林爸爸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的不明所以。

    “还给了我一百万打麻将,哎呦。”林母把手机调到短信界面,给林爸爸看银行给她发的那条消息。

    “个,十,百......”

    “你干嘛呢!”林母没有得到回应显得很不满。

    “等等,我数下零。”林爸爸眯起眼睛,柚子妈的手机屏幕有点儿小啊,那一串儿零让他有点眼花。

    林柚在电话那头一脸无奈,她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在游戏里她演技进步的那么快了,原来是有遗传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