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前任遍仙界 > 第241章 241
    今天是挑战赛的第十天, 比赛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炼气期和筑基期的弟子都已挑战完毕——飞英出人预料地受欢迎, 被许多同辈的弟子点名挑战了——现在将要开始的是金丹期的比试。

    这自然是所有比赛中含金量最高的,演武台周围早早站满了看客,归元门的掌门和其他四门的门主悉数到场(剩余的三个门主在闭关),还有两个御兽山和丹心门的元婴真君, 场面委实不小。

    而这一回的比试关系到之后和魔修的对战,不仅是归元门,丹心门和御兽山的精英弟子也都到了个七七八八, 高手惜高手, 人人跃跃欲试。

    比赛一开始,就有人眼疾手快地占了位置,大声道:“在下御兽山王错,请战贵派坤门文茜,不知文道友在否?”

    有人答:“文师姐外出历练, 尚未归来。”

    王错似有失望, 但很快又点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那人乃是归元门坎门弟子,一听被挑战, 迫不及待大喊一声:“某来也。”

    二人便开始斗法。

    旁观的弟子看得眼睛一眨也不眨,时而惊叹, 时而顿悟, 几乎人人皆有收获。这也是门派要不断举办比试的目的之一, 让弟子们通过旁观别人的战斗提升自我的能力。

    飞英打了三天, 累成了狗,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坐下来看比赛了。他天资不俗,却因为长辈们的保护而缺乏斗法经验,每每看到别人以阵法迎战,都会恍然欲试:“啊,还可以这样!下次我也要试试。”

    殷渺渺却没他看得那么入神,等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别人的对敌之法只能用以拓宽眼界,并不能直接取之,必须要融入自己的道法才行。她只是饶有趣味地看着王错的灵宠和对方的阵法,思考着若是自己该如何破解。

    同境界的阵法固然高明,但阵法的原理既然是灵力的编织,那么只要破坏掉它的运行路线,阵法不攻自破,俗称——拆迁流。

    王错的挑战很快就结束了,他没有再挑战别人,下台调息去了。

    前脚刚走,后脚又有人上去,朗声道:“请战坤门李心桐。”

    “哇,这是兑门的吕师兄。”飞英精神一震,八卦道,“他喜欢李师姐!”

    李心桐是个痛快的性子,飞身上台:“来了。”说着抽出长剑,英姿飒爽,“看看今年你能不能赢我。”

    吕师兄说:“输了,十年我再来,赢了,请师妹赏脸,让我做东请顿饭,如何?”

    台下爆发出强烈的起哄声:“答应他!”

    李心桐大笑:“你先赢了我再说吧。看招!”

    兵器相撞,清脆叮咚。

    “我压一块灵石,肯定是李师姐赢,李师姐赢了肯定挑战小师叔。”飞英摇头晃脑,“年年如此,从没有例外。”

    殷渺渺忍俊不禁:“是吗?”

    “肯定是啦,等小师叔来了,他会一直在台上等挑战,来一个踢下去一个。”飞英耸耸肩,“以前还有下注的,现在都没了。”

    殷渺渺轻轻笑了声,突然道:“哎,别主动告诉你小师叔是我来了。”

    “为啥?”

    她一本正经地说:“万一他要和我打怎么办?”

    “很有可能。”飞英一点没起疑,“小师叔上次输给你,这次说不定就想找回场子,你们俩要是再打一次……”

    “谁输谁赢都很尴尬,我毕竟是来做客的。”殷渺渺体贴地找了借口,“回头我再去拜访他就好。”

    飞英被说服了:“唉,我晓得啦。”

    说话间,吕师兄被李心桐一剑掀翻在地,口吐鲜血。李心桐道:“认输吧。”

    “还早呢。”吕师兄咳嗽了几声,擦擦唇边的血迹,艰难地爬了起来,“师妹不必手下留情,既然是比试,就该全力以赴。”

    李心桐十分感动,然后毫不犹豫地出了剑。

    “吕师兄根本不擅长斗法,他是个阵修。”飞英津津有味地说,“为了李师姐才转成了半个法修,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

    殷渺渺打趣道:“我听说邱烟和林铛修炼刻苦,约莫也是是爱情的力量?”

    飞英脸皮一抽:“我想效仿小师叔不沾……呃……效仿我师父!一心求道,至死方休。”

    “你还年轻,没必要这么早下结论,有人和你同求长生,未必是坏事。”殷渺渺怀疑是不是自己和向天涯当初做了个坏榜样,才叫小朋友对感情视若猛虎。

    可是飞英干干脆脆道:“没兴趣。”

    “那也好,按照你的心意吧。”

    不多时,台上的对战到了尾声,一如飞英所料,李心桐赢了。吕师兄拍了拍沾满了灰尘的道袍,长叹了口气:“多谢师妹指教,十年后我再来。”

    旁观者多有唏嘘,有个女修特别同情:“吕师兄真的好痴情哦。”

    她的朋友打趣:“那你不如……”

    话没说完,对方又斩钉截铁地补了句:“但我选慕师叔!”

    朋友们:“……”

    而李心桐十分抱歉地送走了吕师兄,举目四望,平日里豪爽的模样添了丝踟蹰羞窘:“那个……请战慕师叔。”

    飞英握拳一锤手心,大声道:“我就知道!”

    有好事者正想说慕师叔在闭关,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硬生生把这燥热的温度压下去了几分:“应战。”

    周遭一静。

    下一秒,慕天光的身形出现在演舞台上,黑衣如墨,一如往昔:“请。”

    李心桐深吸了口气:“请师叔指教。”

    明明是暑热的夏季,天上却飘起了雪花,片片朵朵落入他的掌心,化为一把如冰如雪的剑。

    慕天光握住雪际,挥而斩下。

    霎时间,冰雪覆盖了整个演武台。

    离门的昭天真君对掌门说:“灵气受剑意所感,逆转四时,比起风云会的时候又精进了不少。”

    掌门神色欣慰:“不错,天光对易水剑的领悟更深了一层。”

    场中,李心桐只觉得遍体生寒,凉气钻进骨头缝里,但咬牙忍住,摒弃了杂念,全神贯注地挥出了手中的剑。

    灵剑吞吐宝光,气势惊人,然于簌簌落雪中为雪际所阻,剑尖一挑,轻而易举地将她的攻势化解了。

    李心桐有些吃惊,她挑战慕天光不是一次两次了,深知他的剑意以“凛冽冰寒,无情冷硬”为主,若是在从前,刚刚一剑斩来,必定又疾又狠,会震得她虎口发麻。

    可是今天……他只是轻描淡写地把她的剑挑开了。

    柔和了,也更强大了。

    一刻钟后,长剑脱手,她痛快地认输了:“多谢慕师叔指教。”

    她下了台,慕天光却没动,淡漠地问:“还有人吗?”

    只见一个娇柔的黄衫女子以极其精妙的身法挤开了人,出现在了台上:“晚辈冉香,请慕师叔指教。”

    ……

    半日后,他第十次问:“还有人吗?”

    场下鸦雀无声。

    慕天光转身欲走。不料李心桐突然想起一事,出言道:“慕师叔,冲霄宗的素微道友在此,你可要向她挑战?”

    她想得很好,慕天光当初风云会败于殷渺渺之手,应当是心有遗憾,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既然碰上了,何不再比一场?反正慕师叔闭关有成,定然可以赢过她。

    “你说谁?”慕天光豁然回身,“她在这里?”

    李心桐唬了一跳:“是、是啊,不过在不在场就……”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慕天光的眼眸中泛起银光,她一时不慎对上这破障之眼,顿觉皮肉都被剖开,直接被人看到五脏六腑里去,惊得倒退了两步,别过脸去,再也不敢与他对视。

    其他人亦是如此,只觉被那双银色的眼眸一瞧,别说底裤被扒了个干净,连心肝肚皮里的秘密都保不住,浑身凉飕飕的,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可是,慕天光没能找到人。

    破障之眼只能看穿她的樱桃青衣,若是她刻意避而不见,使用敛息之术,抑或是直接离去,那么,就算是这双眼睛也找不到她。

    他怔然片刻,垂下了眼眸,一语不发地离去了。

    一路径直走回自己的院子,熟悉的身影撞入眼帘,白衣如雪,窈窕多姿,正对着他笑:“等你半天了,请我进去坐坐吗?”

    “渺……渺渺?”他声音艰涩,“你怎么会在这里?”

    殷渺渺瞧着他:“不太想见我?那是我冒昧了。”

    “不是。”他神色复杂,“我以为是你不想见我。”

    只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见你。殷渺渺腹诽着,面上却带了笑:“可以坐下来说话吗?站着怪累的。”

    慕天光垂下眼眸:“进来吧。”

    殷渺渺跟着他进屋,不出预料看到了一间朴素的屋子,修真界真是个极端的地方,有些修士极尽华丽,仆从无数,有些却爱朴素,光秃秃和雪洞似的,一样饰物也无,住着竟不觉枯寂。

    “我这里……”他迟疑着说,“没什么东西,你随便坐吧。”

    殷渺渺转了圈,坐在了一旁的榻上,木榻坚硬硌人不说,腰后空荡荡的,连个靠枕也无,逼得人不得不正襟危坐:“有茶喝吗?”

    “你等一下。”他出去了趟,唤了个杂役弟子过来,叫他准备些待客的茶水糕点过来。

    杂役弟子知晓殷渺渺身份不同一般,倒也不奇怪慕天光的慎重以待,很快端来了凉茶果糕。

    慕天光把茶盏推过去,淡淡道:“茶。”

    殷渺渺似笑非笑地看着坐在对面的人:“怎么这个表情,光天化日之下,窗户全开着,你怕我把你怎么了不成?”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他问。

    “既然你出关了,不来拜访一下,于礼不合。”她斜靠在小几上,眼波流转,“你要是觉得不欢迎呢,也不必多顾忌我,赶我走好了。”

    他抿了抿唇:“我没有不欢迎你。”

    她莞尔:“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