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前任遍仙界 > 第272章 272
    八卦无疑是世界上传得最快的消息。

    殷渺渺和萧丽华的矛盾, 事关现今最知名的三个人物, 且是最叫人津津乐道的三角恋,等到了晚上, 归元门消息最不灵通的人也都知道了。

    对于归元门的老弟子来说, 这事儿真不算稀奇。萧丽华是遗腹子,打出生起就是长阳道君唯一的血脉, 小时候炸过震门长老的炼丹炉,拔过了艮门门主爱宠的羽毛, 等到大了,一言不合就把人打伤的事更是屡见不鲜。

    门规有令,不得在门内斗殴寻衅, 执法堂的长老不罚说不过去,要罚又不敢, 只能把人送回长阳道君的洞府,请他老人家自己管教。

    长阳道君不是个蛮横无理的人, 他很“通情达理”,毁坏的法宝该赔的赔, 打伤的人该给丹药的也给,要是死了, 就把人拘在身边一段时间, 美名曰“闭门思过”,实际上屁事也没有。

    其他人能怎么办呢?当然是绕着她走了。

    这回, 相似的事情再度上演, 弟子们一边感慨又有人要倒霉了, 一边又暗搓搓地希望能给帝王蟹能栽个跟头,待听到殷渺渺避而不战的时候,真是说不出的失望与遗憾。

    不过,知情人老神在在地表示:“帝王蟹是什么人?这事儿没完呢。”

    萧丽华没有辜负吃瓜群众的期待,翌日一早,她便气势汹汹杀上了门,指名道姓要挑战殷渺渺。

    结果出来的是慕天光,墨发散落肩头,玉冠未戴,外衫披在肩头,里头是匆忙系就的中衣,明显是好梦初醒,只有神态冷淡如常:“她伤病了,不能迎战。”

    萧丽华多年来都视他为囊中物,看到他这番模样,哪能不怒火中烧,火凤鞭扬起:“少装腔作势,病了是吧?我打到她好。”

    红色的鞭子高高挥下,击中了防御的结界,灵力阵阵荡开,树木哗然。

    慕天光“砰”一下关上了门。

    闻声而来的围观群众里,有人代表众人说出了心声:“好大一个闭门羹,不愧是慕师叔。”

    吃了无数闭门羹的女修默然,突然就心理平衡了。

    萧丽华从来没有被这么下过脸面:“慕天光,我给你几分颜色,你就以为自己能护住她了不成?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我非当着你的面扒光她的衣服,让她被千人枕万人睡不可。”

    刚刚赶到的飞英恰好听见这句,气得七窍生烟:“太恶毒了,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恶毒的人,她有……”

    最后一句没说完,乔平扑过来捂住了他的嘴巴:“嘘,小心挨鞭子。”

    这句话显然也激怒了慕天光,火凤鞭再要落下时,被一道剑气逼了回去:“萧丽华,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萧丽华冷笑,“我怕是对你太客气了,才叫你这般不识好歹。”

    慕天光抿紧了唇角,握剑而立。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万里晴空下,风雪又至。

    萧丽华却是不惧,长鞭如虹练卷出,灼热的凤凰息瞬间融化了雪花:“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成全你。”

    慕天光淡淡道:“门内斗殴,触犯门规。”

    “她又不是归元门的弟子。”萧丽华不屑道,“你要是不让开,就休怪我不念同门之情。”

    “有本事,你就从我的尸骨上踏过去。”慕天光冷淡道,“其他的事,我活着,你想都不要想。”

    萧丽华怒极反笑:“真是感人至深啊,那你就试试能不能拦住我吧。玄傀!”

    “在。”

    一道低醇的声音响起,巨大的阴影笼罩下来,慕天光看着凭空出现的傀儡,依稀记起谁说过,长阳道君有天地玄黄四大傀儡,其修为皆堪比元婴。

    玄傀听其名,当是其中之一。

    他皱起了眉头。

    萧丽华傲慢地抬起了下巴:“你把慕天光赶开,我亲自去解决那个贱人。”

    “是。”玄傀反手拔出背负的巨剑,重重砍下。

    慕天光不敢托大,雪际挥出,是他八分之力。

    玄傀挡下了,反手刺下巨剑,想要逼开守在门口的慕天光。可他明知最好躲开,却一动未动,准备硬抗下这一击。

    真是岂有此理,给脸不要脸。萧丽华怒火难忍,抬手一指:“不必留情,他要找死,我成全他。”

    玄傀应下,将原本是三成力提升到了五成。

    慕天光胸腔震痛,眼前一片漆黑,唇角沁出一缕又一缕的鲜血来,就当他以为自己要扛不住的时候,压负在肩头的威力突然消失了。

    萧丽华感觉到有无形的力量自上而下罩住了自己,叫她不得动弹,不由大怒:“谁?”

    “丽华,休得胡闹。”归元门的掌门本以为是小辈的恩怨情仇,谁知元婴傀儡都出现了,自然不能坐视不理,立刻出手拦下,“素微乃冲霄宗弟子,两派素来交好,岂容你喊打喊杀?”

    萧丽华对着掌门也不失傲气:“她与我有些仇怨,找她斗法有何错?修士之战,非生即死,这个道理,难道冲霄宗不懂吗?”

    掌门老练成精,故作不知:“噢,你们有什么仇怨?”

    萧丽华语塞,当着人家师尊的面,她再傲慢也知道不可能说“抢了我要的男人”,慕天光是修士,不是鼎炉,要是她敢这般侮辱人,曾祖也得训斥她。

    “看来是个误会。”掌门和颜悦色地说,“你啊,还是这么冲动,下次可不要再冒冒失失的了。”

    屋里,听见这番话的殷渺渺微微牵了牵嘴角,掌门说得好听,其实连训斥也算不上,更不要说是惩罚了。也对,没有谁肯为了外人处罚自家弟子,尤其那人还是化神的后人,能出面阻拦而非放任,归元门算得上有些风骨。

    她闭上了眼睛,脑海中不禁回忆起了当初结丹时和心魔说过的话:为什么要修炼呢?因为想要有尊严的活着。这听起来容易,事实上却是最难的,以她现在的实力,还差得远呢。

    然而,萧丽华或许也知道自己占尽优势,不肯善罢甘休的,眼珠一转,指着屋内道:“听说她是风云会的头名,我心里好奇得紧,想和她切磋切磋,要是我输了,以后就不再找她麻烦,可要是她输了,就得脱光衣服绕着门派走一圈。”

    掌门暗暗叹息,长阳道君就剩这么一个血脉,疼爱也属常事,区区一个元婴弟子,怕是真的没放在眼里。可他身为掌门,却不能叫儿女私情坏了两派的交情,尤其素微是他亲口说过会妥善照顾的人。

    当下便敛去了笑意,淡淡道:“丽华,修士可杀不可辱,你这般要求,却是过分了。”

    “掌门这话恕丽华不敢苟同,又不是要取她性命,小惩而已,就当是磨炼心性了,我听说连凡间都有□□之辱,难道修士还不及凡人?我想,堂堂风云会头名,不至于连这点小事都承受不住吧。”

    萧丽华巧笑倩兮,曼声道:“或者,生死擂台我也是不介意的。”

    此言一出,远在离门以水镜观察的昭天真君忍不住道:“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生死擂台会有第二个结果吗?素微敢杀她,长阳道君必然会替孙报仇,不想死就只能选切磋。但是切磋的赌注更狠,就算今日忍了下来,以后也会心魔缠身,难以挣脱。

    这些算盘,在场的人几乎都看出来了,一时面色都有些微妙。

    萧丽华将他们的神色尽收眼底,却丝毫不在意,看出来了又怎么样?化神曾祖就是她最大的底气,她不需要像别人一样机关算尽,瞻前顾后,只要随心所欲就可以了,修真修的不就是遵从自我吗?因此笑眯眯地说:“掌门,这下可合规矩了吧?”

    生死擂台,当然是合乎规矩的,掌门就是这样才觉得棘手。就当他斟酌着如何应对时,慕天光开了口:“生死擂台是吗?我和你打。”

    “天光!”掌门赶忙唤住他,事情已经够乱的了,自家弟子再横插一脚还了得?

    慕天光平静道:“师尊,我和她打,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我们归元门的事。”

    自家门派的事,怎么都好说,总比牵连两大门派来得容易解决,且事情由他而起,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看着心爱的人因他而死,不如就由他出面,叫门派与情意两全。

    萧丽华冷冷道:“你想得倒是美,我找的可不是你。”又瞪着紧掩的门扉,“殷渺渺,你别以为躲在屋里就没事,给我滚出来!”

    说着,一鞭子挥过去打碎了门。

    屋里,罗帷飘扬。

    殷渺渺坐在梳妆台前,稳稳当当地将金钗插-进了浓密的发间,一束晨光照进来,将黄金的色泽晕染,灿灿生辉。

    萧丽华冷笑:“这不是好好的么,还以为你病得下不了床了。”

    “我就算是起不来,你也会把我拖下来的。”殷渺渺好整以暇地走出来,“即是如此,我不如识相一点得好。”

    萧丽华最讨厌她那副从容的神态,居高临下地问:“生死擂台,敢不敢?”

    “这有什么不敢的。”殷渺渺眼睛也不眨一下,微笑道,“按照规矩,你提出挑战,就该我来定时间和地点吧?”

    “你说。”

    殷渺渺悠悠道:“我们冲霄宗有个地方,叫‘叩仙台’,奇高且险,底下就是万丈深渊。你我二人不如就约在那里比试,谁先掉下去,就算谁输了,如何?”

    萧丽华面色微变:“不过是个擂台,千里迢迢跑去冲霄宗,你是怕了吗?”

    “是你怕了吧。”她莞尔,“只敢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撒野,离开了归元门,就不敢了?我又不是你娘,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年纪也不小了,还不知道太阳月亮都不是围着你转?”

    萧丽华学聪明了,不和她狡辩,只是咬死了:“不敢就直说,不必找什么借口。”

    “我答应了,是你不肯答应,不然我们现在就能走。”殷渺渺气定神闲,萧丽华有种答应,她就有办法叫她回不了归元门。

    萧丽华张口:“有什么不……”

    掌门打断了她:“丽华!休得胡闹,你们二人又没有血海深仇,好端端的,上什么生死擂台?性命攸关,岂可儿戏!”顿了顿,不好训殷渺渺,逮着慕天光骂,“天光你也是,还道你结丹后稳重了些,尽知道胡来。”

    生平第一次,慕天光没有应下师尊的话,沉默不语。

    倒是殷渺渺不大高兴,打断道:“依掌门之见,该当如何?”

    掌门尚未说话,萧丽华就抢答道:“掌门言之有理。那就不要生死擂台,切磋好了,不过随意比划两下,用不着去什么‘叩仙台’吧?”

    “素微伤势未愈,不宜切磋。”掌门不欲事态进一步恶化,果断道,“你擅闯客院,枉顾门规,罚你去□□室闭门思过半年。”

    萧丽华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凭什么罚我?我是正当挑战。”

    “你驱使傀儡攻击天光,乃是犯了门规大忌。”掌门淡淡道,“既是我归元门的弟子,就当遵守门内规则,便是太上长老亲置,亦是如此。远山,你亲自把她带去□□室。”

    “是。”赵远山应下,手一捉就把萧丽华逮了过去。

    “我归元门能屹立千年不倒,靠的是门规之下,一视同仁。”掌门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看到他们纷纷低头噤声,“天光,你也动了手,念在非你寻衅,便罚你去□□堂领十鞭,你可服气?”

    慕天光垂下眼睫:“但凭师尊处置。”

    萧丽华一看没得商量,冷笑连连:“行吧,那这半年里,素微道友可要好好养病,别到时候又病得起不来了。”

    殷渺渺定定看了她一会儿,微微勾起嘴角:“多谢道友关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