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前任遍仙界 > 第465章 465
    常言道,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件趁手的高品阶的法宝,有时足以决定胜负。因此,刚刚走上道途的修士, 大多会一掷千金,掏空家底, 只求一二得用的法宝护身。

    不过,法宝终究是外物,如慕天光、游百川之流,除了最重要的本命法宝,几乎不用其他法器,而云潋更是到今日也没有本命法宝,只凭己身的灵力化剑应战。

    殷渺渺是法修,理论上来说不必像武修那么刻苦, 但她深信外物不牢靠, 化为己用的才是自己的, 平昔只用秋风如意扇或是红莲。

    可这不代表她没有法器。

    事实上, 她的臂钏中, 有几十件大大小小的法器, 部分是神器坊孝敬她的,部分是她逛街时看着有趣, 随手买下来的。以她今时今日的身家, 不难想象, 她的法器库存比起梳妆箱里的衣饰, 只多不少。

    所以,打什么打??用钱砸啊!!

    殷渺渺一口气掏了三个法器,一个防身抵御音波攻击,一个阵盘困住行动,最后一个是个捕鱼网,biu一下就能射出一张大网,是她到南洲见当地人这么捕捉妖兽,觉得好奇买下来的。

    先前游百川的比试打得太好,不知不觉奠定了堂堂正正斗法的基调。而白妖王忌惮游百川的心法,派了这个别具一的音攻属下,原想着就算不能出其不意,也能试探出敌人的手段,好安排后面的比赛,却没想到殷渺渺是个人民币玩家。

    她装出一副实力平平的样子,法器一件又一件往外丢,唯一竭力施展的便是繁花弄影身,凭借这高妙的身法和对手打游击战。

    可怜那条漂亮的热带鱼,对付起大开大合的武修来乃是利器,如今却只能沦为东躲西藏的倒霉蛋,在金钱的压制下毫无还手之力。

    飞英趴在栏杆上,边看边深沉地表示:“有钱果然很重要。”

    乔平无法反驳。

    这场比试拖得久了些,小半个时辰后才结束。殷渺渺捉住了鱼,心想丢回去多半它也性命不保,与其活着被分尸,不如死得痛快点,遂一招取了它的性命。

    又输了一场,白妖王的面色却奇异得不再恶化,看也不看死鱼的尸体,不动声色地放了第三艘船。

    在殷渺渺表示下一场还是自己后,又指了个属下:“你去。”

    那是个瘦瘦小小,普普通通的家伙,观其外表,大约是个青少年。他被点名后到场中现了个身,而后就这么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他是一个善于隐匿的刺客。

    找不到行踪,拥有再多的法器,又有什么用呢?

    殷渺渺惋惜似的轻叹了声,眼睑垂落,眸中只留一线余光,神识缓缓铺陈开来,捕捉着场中异样的动静。

    数息后,她微不可见地蹙起了眉梢。

    失败了。

    白妖王准备的赛场并非擂台,不过是空出来一片海域,并未设置结界屏蔽干扰,因此,在场的千百只妖兽在她的神识场中,像星星一样闪动着,要从中辨认出只见了一刹的对手……压根不可能。

    殷渺渺在妖族传统和蓄意为之中摇摆了下,还是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妖族当年吃了不少暗亏,如今有文化了,心眼不比人类少。

    然而,就算是别有目的,这会儿也歪打正着,克制住了她的神识场。

    她稍作思忖,维持着神识场的范围不动,而后耐心地等待着:妖族输了三场,获胜之心只会比她更强烈,尤其当着墨妖王的面,绝不可能允许自己当缩头乌龟,定然会趁机偷袭。

    果不其然,三分钟后,少年看她无所行动,便按捺不住,悄悄靠近。他的身体已经和海水融为一体,仅凭肉眼全然无法分辨,而气息藏于海浪的起伏之中,仿佛就是大海本身的潮汐。

    但还不够。

    要成功偷袭对手,不止需要藏起自己的气息,更重要的是不能起杀意。修士对杀意的感应十分敏锐,如果做不到杀人如折柳摘花,心平如镜,那么刺杀百分之百会失败。

    而所谓的“杀意”,其实可以看做是神识的波动,当这种波动的幅度达到某个阈值时,便能被人所捕捉。少年的杀意控制得很好,出刀时,神识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仍然维持着原样。

    殷渺渺的神识场就好比一汪湖泊,如若有石子投入,自然能够发觉,但若是融入的一滴水,纵然是她也无法短时间内察觉出来。

    她没能发现他。直到他的刀带起的水波触碰到了她的腰。

    虽然他的刀裹挟在水流之中,乃是顺势而为,不快一分,也没慢一分,但她还是感觉到了。她的腰肢微微一拧,冰凉的刀锋擦着轻薄的泳衣而过,红线自手腕落下,精准地缠住了他的刀锋。

    少年不慌不忙,手腕一沉,刀身轻巧地在水中画了半个圆,卸开红线卷来的劲道,而后精准无比地掠向包围圈里的一丝缝隙,巧妙地脱开了红线,再度隐匿到了海水之中。

    从偷袭到收手,整个过程不超过一秒钟,由此可见,少年的刀法绝不比他的隐匿之法逊色。

    殷渺渺鲜少遇到这样的对手,擅长的魂术、幻术、法术都因难以捕捉到目标大打折扣。但她并未感到沮丧,反而被激出了三分战意,逐渐认真起来。

    少年一击不中,并未沮丧,耐心得等待下一个时机。与一般刺客不同的是,他不在乎出手能不能成功,就算只有一成的机会也会出手试试,不行就退,尽显鱼类滑不溜手的特性。

    转眼间,他出手六次,六次全都落空。可殷渺渺丝毫不敢大意,越往后,间隔的时间越短——他已经找到她身法的规律了。

    第七次,刀锋贴着她的手臂而过,第八次,她躲开了刺向小腿的刀尖,却没躲过来自脚下的偷袭。

    她的繁花弄影身一直都在地面上进行,熟习转腾挪跃,却未涉及过水中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攻击。面对来自下方的侵扰,反应终归还是慢了一步。

    刀刃割开了她的脚踝。

    鲜血洇开,赤红中夹杂着一抹淡淡的青色。

    有毒。殷渺渺不欲暴露自己百毒不侵的体质,吞下一粒糖丸佯装解毒。少年当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偷袭的机会,趁她身形微顿,连刺三刀。

    第一刀掠像她的后背,她身体自然前倾避开,第二刀用刀背划过大腿,逼她屈起身,于是,碍于人类的身体不可能像曼儿一样达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最关键的第三刀她无法躲开。

    肩头刺痛,鱼皮制作的泳衣裂开了一道口子,亏得她这回穿的是全身的潜水衣,否则系带断掉,怕是要春-光外泄不可。

    殷渺渺捂住了肩头,遗憾地叹息:“被看破了啊。”

    她在武道上下的功夫还是太少了些,繁花弄影身的顺势而为固然高妙,但被看破后却会成为对手的突破口。只要招式够快,角度够准,找到人体柔韧度的缺陷并非难事。

    如果她真的是个武修,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好在她不是,面对这样的高手,也从未想过能以己之短,克他人所长。

    少年或许还未注意到,她的鲜血沾在了他的刀锋上,缓缓凝聚成了一个特殊的图纹。

    恶鬼纹。

    又一次偷袭,这次他不再畏首畏尾,刀锋直取她的要害,凛冽的锐气仿佛要将她当场开膛剖肚。

    到底是少年人,忍耐这么久已是不易,想要一招分出胜负无可厚非,可惜的是,他将灵力灌注在刀上的刹那,失败就已然注定。

    他触发了恶鬼纹。

    咚!那一刻,少年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不知名的恐惧油然而生,四肢百骸仿佛被寒冰冻住,血液无法流动,那双本该稳稳握着刀的手竟然颤抖起来。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本能地挥起短刀,想要将令他害怕的东西砍成碎片。

    这一动,他的节奏就乱了。

    殷渺渺凭借着禁制的感应,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他的位置,黝黑的匕首悄无声息地滑入掌中。

    她毫不犹豫地刺向了他的胸口,而后重重向下一划。

    “啊!!”少年口中爆发出凄厉的哀嚎。

    妖兽群里爆发出此起彼伏的骚动,他们不明白,分明是少年占尽优势,为何会突然逆转形势,该被剖腹的人没事,反倒是动手的像是见了鬼,好端端的发起神经来。

    “肯定是这个人类又使诈了!”妖兽们不大认得禁制,但言辞凿凿。

    有胆子大的起哄抗议:“这不公平!”

    “对,她肯定用了诡计。”

    第四场还是个输,妖族不由躁动起来,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颇有撕毁约定,一哄而散把两个人干掉的架势。

    白妖王也有点心动。他这个“人”要面子,七场全输说出去,叫他颜面何存?不如现在撕破脸皮,把人摁死算了,反正妖族也不讲究人类的那套。只是老乌贼在场……正犹豫不定,美妇人悄悄向他传了句话。

    他眼睛一亮,说道:“这么比太费时间了。”

    殷渺渺沉了语气:“妖王这是何意?”

    “接下来速战速决吧。”白妖王面上在笑,语气却不容置疑,“一起比了。”

    游百川问:“以多对少?”

    “我没说是一比一啊。”白妖王懒洋洋地说,“你们不想比,直接认输也可以。”

    游百川皱起了眉头,但人在屋檐下,对方非要耍赖,他们也没办法,干脆道:“行,一起比。”

    殷渺渺也没意见。

    美妇人妙目微闪,插口道:“可是,比起来又是阵法又是丹药的,怕是拖得时间更久了。”

    “那就不准用这些。”白妖王快速道,“丹药、符箓、阵盘,都不许用,法器只能选一样。”

    海船上的人修哗然一片。

    飞英跳起来,替所有人骂出心声:“太他妈不要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