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前任遍仙界 > 527
    殷渺渺恢复意识后, 身体暂时动弹不得,但神识复苏, 察觉到凤霖在被人夺舍时,立刻出言提醒。

    可她的呼唤犹如泥牛入海,毫无回应。反而有股强大的力道抗拒着她,气息炽热而危险。

    她心知不妙, 也不顾重伤未愈, 用魂术逼压凤霖的灵台,希望能呵退入侵者。

    翙以元神的状态活了上万年,虽然大多数时间沉睡温养,可时间无情,它终究不是全盛时期的实力了。对付凤霖这个没锤炼过神魂的战五渣手到擒来,想对付如今在十四洲也算得上顶尖高手的殷渺渺,却没有那么容易。

    他们二人僵持着, 予了凤霖喘息之机。

    他在茫茫识海中徘徊许久, 听得她的声音,哪怕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却还是按捺不住相见最后一面的冲动, 拼尽全力朝她在的地方奔去。

    路途遥遥, 总有无形的阻力想将他推开。

    凤霖一时不查,就会被弹回原地,可他没有放弃。这一辈子,什么事都没有做成,最后一件事, 至少让他得偿夙愿吧。

    求求你了。他恳求着无名的神灵,再次爬起来奔向前方。

    过了很久很久,又或许不过弹指,凤霖终于看到了曙光,一个跟头跌了下去。身体骤然沉重,轻飘自在的感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笨重的累赘感,还伴有无穷无尽的疼痛。

    成功了他还没有死凤霖喜出望外,用尽全部的力气撑开眼皮。

    焰光灼灼,他的身体着了火,躯干和四肢都淹没在烈焰中,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无暇去看,灵台中炽热的气息追捕着他,像是滚滚而下的岩浆,随时会将自己吞没。

    逃是逃不掉的。凤霖悲哀地想着,他敌不过翙,他太弱了,他坚持不了多久。只是在这生命的尽头,他还想再看看她,和她说声对不起他又把事情搞砸了。

    她看起来好多了,火焰已经从躯干弥漫到了四肢,新生的肌肤光洁如玉,充满弹性和活力,不复来时崩散的样子。

    “你好了吗”他艰难地问。

    “好了。”殷渺渺撑起上半身,火焰缠绕着她的双腿,光影掠过之处,白骨愈合,血肉凝结,比任何魔法特效都要神奇。

    她伸手想触碰他,却被他躲开了“凤霖,坚持住,我会救你的。”

    隐藏在火光后的黑色人影摇了摇头,她似乎能看见他脸上沮丧的表情“我要死了,他很厉害,我没有办法你没事就好了,我没有害死你,对吗”

    “是,你救了我。”殷渺渺微蹙眉头。凤霖的情况与她不同,凤凰火源源不断地流入他的身体,仿佛有一件比重塑肉身还要艰难的任务。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他的声音沉闷又模糊,如隔千山万水,“你不知道,他真的很坏,骗了我,骗了我们羽氏所有的人好多人都死了”

    殷渺渺觉得他哭了。

    “好多人,好多好多人啊”凤霖想起羽氏那么多代人,曾经为了救心爱的女人,不惜杀害独子的凤代,死在神妃手上的凤浩,死在他手里的凤寂,还有他的祖母、父亲、姐姐全都是这个巨大阴谋的牺牲品。

    羽氏不是生来就爱内斗的,他们是情非得已,被蒙蔽了,欺骗了。

    假如没有凤巢的怂恿,或许他们都不会死。

    死了就算了。最可恶的就是所谓的随葬,原以为是荣耀,谁知道却是抽血扒皮的献祭,连死人都不放过

    凭什么啊,凭什么他们那么多代人,全都要成为凤凰的祭品他们的悲欢喜怒,难道不重要吗他们的幸福,难道不值一提吗

    凤霖曾经多以神血为傲,现在就有多痛恨这血统。

    “我不甘心,我要报仇。”

    他是羽氏唯一的知情者,他身上流着羽氏的血,他要为他的祖先,为他的亲人,为那些牺牲的人报仇

    “凤霖,你别做傻事。”殷渺渺抬手去抓他,却只摸到了毛茸茸的羽毛,飞散在地上就燃起一簇火焰,差点灼伤她的手指。

    “事不过三,这次我一定要成功。”凤霖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足以叫翙吃个说不出的大闷亏,气死他。

    他咬破舌尖,念出了一段咒文。

    金色的纹路自火焰中飞出,落到殷渺渺的掌心里。她不认得上面的文字,却感受得到其中的涵义,勃然变色“你干什么”

    “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他恳求的语调很像当年,却比那时多了许多释然和遗憾,“我知道我笨你别骂我,我尽力了这样他就不能伤害你我要报复”

    声音骤然停止,他再度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

    “你疯了”翙在愤怒之下,不惜自损元神,也要强行突破殷渺渺的压制,“你竟然敢你怎么敢你个杂种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凤霖再也不逃了,勇敢地迎向了焚身的烈火“你再也伤害不了她了,我成功了,你骗了我们多少人,活该”

    “可恶”翙无法坐视这样的事发生。凤凰的骄傲不容折辱,哪怕所有心血付之东流,也在所不惜。

    他决定舍弃这具肉身,另谋出路。

    可凤霖不打算让他走,他冲过去死死抱住翙“你不是很想要我的身体吗给你啊。我都不怕了,你怕什么,同归于尽吧”

    明亮的金光由下而上,冉冉升起,熊熊焰光萦绕在周围,包围了他们。

    凤凰火披荆斩棘,到达了灵台,最后的涅槃即将开始。

    茫茫大火中,凤霖听到了很多奇怪的念头。

    “吾虽死,道不败”

    “休伤我儿”

    “哀乎心娘”

    “我心不甘,凤凰欺我”

    “”

    “这是什么”他惊呆了。

    翙冷冷道“元神转生。”

    世人都道凤凰是不死鸟,浴火便能重生。可世上没有常开不败的花,凤凰一族又岂能避免所谓的涅槃,并不仅仅是指重塑肉身。

    或者说,这本来就只是个开始。

    身体的工程完成后,凤凰火会汇聚于心脏,开始最关键的元神转生。

    于火焰中,千般牵挂尽数焚毁,万般怨恨付之一炬,爱恨怨憎全部消弭无踪,灵魂回归到最初的状态。

    若非如此,他怎敢将那么多人的神血聚于一体自然是早就知晓所有的残念,都会在涅槃中消失,新诞生的凤凰,什么也不沾染,干净如赤子。

    这才是真正的新生。

    “你以为我图谋那么久,为的是自己永生不死吗”翙悲哀又怨恨地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们凤凰一族,连对天道都不肯低头,你却、却”

    那几个字他羞于启齿,说不出口。

    “无知竖子”翙愤恨无比,“害我全族”

    凤霖有一瞬间的心虚,但很快理直气壮起来,骂回去“你们凤凰一族的事,和我这种杂种有什么关系关我屁事我的身体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活该,你算计了我们这么多人,轮到你倒霉了”

    争执中,那些残余在神血中的意识渐渐消散,快要轮到他们了。

    翙不再和他争辩什么,只想趁着最后的时间,彻底消灭他的元神。只要心魔誓的威胁消失,待他长成,区区誓言又怎能奈何得了凤凰

    杀了那个女人就是。

    凤霖感觉到了他的杀意,心想,事不过三,我总不能第三次再失败。他强忍着恐惧,在翙扑过来之前,主动投进了火焰里。

    温暖的光芒包围了他,奇迹般地没什么痛苦,反而觉得很舒服,似乎回到了母亲的腹中,安逸而平和。

    不久,翙也被火焰包围了。

    他心中闪过诸多思绪,一会儿想着,虽然有些波折,但看来涅槃是成功了,一会儿又觉得不甘,无法忍受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但无论是愤恨还是无奈,抑或是不舍、眷恋,都开始渐渐变淡。这就是转生的力量,无论生前何所思、何所想,都会在火焰中烟消云散。

    一切从头来过。

    火光吞没了他们的元神。

    殷渺渺不知道凤霖和翙的争端。她想用魂术救他,却惊愕地发现他的灵台已被火焰吞噬,根本无法进入。同时,燃烧的火球光焰渐弱,越烧越小,焦灰簌簌落下,堆成了一个小小的灰丘,中有零散的火星努力闪烁着,却还是慢慢熄灭了。

    她摊开手心,金色的符文徐徐隐入肌肤。

    据她所知,主仆契约只有主人以绝对的实力强迫弱者定契,没有必然成功的主动认主。但或许是她用了他的心头血重生,这个契约居然没有障碍地结成了。

    当然,作为被认主的一方,她随时可以解除。

    殷渺渺不喜欢收灵宠,但凡是生命,应该皆生而自由。所以,小穿山甲虽然一直生活在白露峰,她却从未起过收服它的念头,只把它养大,任由来去。

    但这是凤霖最后的恳求,叫她颇感为难。

    凤霖是她对不起凤霖。

    她望着那堆小小的灰烬山,心头滋味莫名她养着他,照顾他,提点他,却不代表她对他有多少真心,只是寂寞。

    可他付出了全部的真心,拼了命得想要救她。是啊,他愚蠢上了翙的当,他险些害死了她,但他努力补救了,也勇敢地反抗了。

    他没有坚定的信念,没有找到自己的“道”,修炼不过是大家都那么做,论心性算不上真正的修士。

    她和称心都不相信他,但他们都错了他不够聪明,没毅力,吃不了苦,忍不了辱。然而,亲人被杀,他努力报仇了,她重伤求助,他努力帮她了。

    凤霖无愧于任何人。

    是她看错了他,辜负了他。殷渺渺收拢五指,心生酸涩。

    正在这时,灰烬动了一动,塌了个小小的角。她敛神看去,只见一个嫩黄色的翅膀尖尖努力伸出来,然后是橙黄色的小爪子,好小好小,只有她指腹那么大。

    殷渺渺屏住了呼吸,神色讶异。

    “呼”一只外表和小鸡崽相差无几的小家伙爬出了灰烬,重重呼了口气,抖了抖绒毛上的脏灰,圆滚滚毛茸茸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

    它很快发现了周围有人,警惕地看着她,奶声奶气地问“你是谁为什么待在我的巢穴里走开咦”

    殷渺渺欣喜又好笑地看着它。

    小家伙歪着头,感觉到和她之间的联系,想亲近,又十分抗拒这种亲近,走过去,退回来,又靠过去,再后退几步,苦恼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殷渺渺罕见地失去了言语能力,坐在地上看着它表演。

    过了会儿,它好像累了,吹干净地上的灰烬,小心翼翼坐下,翡翠般的眼睛盯着她看,问“你是谁呀”

    她不知该怎么回答。

    它又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主人吗”

    “不是。”殷渺渺记得凤凰是非常骄傲的种族,谨慎地否认了。

    然而,它抖了抖羽毛,晶莹的泪水涌上眼眶,恐惧摄住了它的心神没有人喂养的话,新出生的凤凰是很容易夭折的,而它们太过弱小,没有能力再次涅槃,真的会死的。

    不、不要死

    恐惧和委屈交织在一起,叫它忘记了刚才的抗拒,努力抬起小小的翅膀,急切地说“你不要我了吗我吃得很少的,你不要抛弃我,我会死的。”

    它才刚刚出生,身上只长了一层绒绒的细毛,鸟喙和爪子都娇嫩得不得了,嗓音奶奶的,像是婴儿的哭声。

    殷渺渺没有办法抵抗幼崽与生俱来的可爱,放柔声音说“我不会抛弃你的,你饿了是不是”

    她之前的身体承受不住外物的重量,臂钏和衣物都被收了起来,如今还真的什么都没有,放眼望去,只找到了被凤霖丢在入口的凝水珠钗。

    不要小看任何生物的生存本能。小凤凰饿得饥肠辘辘,迫切需要进食,可它感觉到她没有吃的,便摇着小脑袋,坚定有力地说“我不饿。”

    殷渺渺忍俊不禁,伸手把它捧了起来。原来,刚出生的凤凰这么小,只有她半个手掌大,和麻雀差不多,两根手指头就能捏死。

    这么脆弱,假如置之不理,它真的会死的。她抚摸着它细软的绒毛,决定暂时不解除那个契约,将它养大再说“别怕,我不会抛弃你的。”

    “真的吗”它惊喜地扑腾着翅膀。

    “真的,你饿了吗”她笑着问。

    小凤凰支吾了两声,小小声地说“有一点点,就一点点,不吃也可以。”

    “那我们去找点吃的。”殷渺渺抱着它,露出了几年来第一个轻松的笑容。

    少年王孙逢血灾,冤仇伤情满心怀。

    未知人间险恶事,三声泣血凤凰台。

    风月录曾是惊鸿照影来赤子凤霖

    本卷完

    作者有话要说  当当当,恭喜本文第一小可爱的小凤凰上线这大概就是上辈子做情人,这辈子做儿子

    还记得当年的五羽彩鸾吗兜兜转转,渺渺还是有了凤凰。

    只是,凤霖没有死,却消失了。

    本来打算分析一下凤霖,想想算了,大家应该都有自己的感觉,就酱吧。

    明天进入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