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前任遍仙界 > 5558
    冲霄宗对元婴真君的约束不紧不松。要求他们无事须要待在春洲, 教导弟子,管理事务, 但有合情合理的缘由,也允许离开。

    翠石峰要去救门下弟子,就是个极具说服力的理由。掌门稍加思索便同意了,正好让他们探查一下魔洲的情况,以便道修应对。

    他们俩走后,殷渺渺整整三天没开口说话。

    小凤凰都不敢跑出去玩它一离开房间, 殷渺渺就会用“你要去哪里”的眼神看着它只好乖乖窝在家里, 把拖欠的字都给认了。

    “舟舟,姐姐不开心鸭。”小凤凰唉声叹气, “我和她玩, 她都不理我。”

    叶舟沉默以对。

    他来得太晚,很多故事来不及知道,不清楚她心里最重的是谁,不明白她究竟经历过多少,进不去她的心里,只在门外徘徊。

    她会有接纳他的一天吗还是永远拒绝他靠近禁地

    叶舟不去问也不去想。她不说话,他便也不作声, 安安静静地抄写着记录, 默默翻阅着古籍。

    小凤凰遗憾地啄啄翅膀, 扑棱着停在她的肩上,蹭蹭她的颈窝“凤凰永远不离开你,不要生气了。”

    殷渺渺一怔, 伸手搂住了它,毛茸茸的团子贴在脸颊上,又暖又柔。她不禁想,世事真是难测,我深爱的两个男人,都无法永远陪在我的身边,永远留下来的,反而是我对不起的人。

    修真这条路上,难道只有牺牲的爱,才能被成全吗

    也许是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两条完全重合的道路。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性格不同,哪怕在同一个起点,日后也会因为种种缘故,分叉出两条道路,没有谁能够与另一个人从头到尾结伴而行。

    她和云潋入门时就在一起,但师哥不是她的影子,途中注定会有岔开的时候。想要自始至终,不离不弃,唯有放弃自己的道路。

    譬如莲生。再如凤霖。

    舍弃自我,舍弃自由,不做一个独立的人,而是选择变成她的“东西”,才能够跟着她一起走。

    那么,爱呢假如人生注定孤独,爱又有什么意思这个念头在殷渺渺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她原不过感慨,未曾在意。然而心念一动,心法就自然被触发了。

    风月录出现了第六卷。

    殷渺渺十分诧异,自从“刹那芳华”后,风月录已经许久没有动静。之前顿悟有情道时,她还曾想过是否会有新的内容,结果毫无波澜。

    没有想到在此时此刻,一个全然没有准备的时候,出现了新的章节。

    “人生本独行,我心如孤岛。有情如玉镜,千里共明光。所谓心月之网,殊途亦同辉,何惧迢迢山水,岁岁年华”

    她闭目入定。

    霎时,白露峰的景象消失了,她“看到”自己处于茫茫大海之中,放眼望去,只有茫茫海域,除了自己,没有另一个活人。

    是了,心是一座孤岛。

    天底下没有两片同样的叶子,也没有一座共用的心灵岛屿。“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大抵就是这个道理。

    她仰起头,明月皎洁,照着她,也照着别人。

    隔千里兮共明月。

    她抬起手,淡漠的月光变了模样,化作一张密密麻麻的心网。通过这似有若无的网线,能够感觉到海域上其他人的存在。

    其中有一条光线非常明亮,连着遥远的彼端。

    她有些好奇那是谁,顺着往前走。

    路很远。

    最初,她以为路的尽头会是云潋,而今她最挂念的就是他,但走着走着,霜雪的寒意迎面而来。

    光路的尽头,是一片冰雪荒原。

    她讶然又无奈,沉默地停下了脚步。

    北洲,易水河畔。

    慕天光睁开了眼睛,眉头微蹙。就在刚才,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他回到北洲后,没有留在门派,而是回到了易水河畔的洞府。这里是守仪道尊最后待过的地方,千万年来,已然荒芜颓败,散发着枯朽的气息。

    不招人喜欢,却比热闹的门派更适合他。

    此地方远几百里,都荒无人烟。若是有人靠近,他一定会有所感知,但神识笼罩之地,除了他以外,没有第二个活人。

    洞府之内,更是什么都没有。

    不会有人“看”着他。

    但修士除非被影响五感,否则不会有这样的错觉。

    谁在看他

    他闭上眼,想要再确认一下那种感觉,但它就仿佛是心魔的幻象,一息的功夫便消失不见,什么也未留下。

    殷渺渺往回走,眨眼间便回到了自己的心灵岛。她不再追寻远处的人,而是选择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座岛屿,轻声呼唤“叶舟。”

    叶舟的手顿住,豁然抬起头“师姐”

    她依旧坐在那里,如玉雕一动不动,分明依旧是入定的状态。那刚才的声音是什么他惊疑不定,不知是否该上前去。

    “过来。”脑海中的声音说。

    不是传音,毫无灵波痕迹。叶舟定了定,起身走到她面前。

    她睁开眼,抬手抚着他的面孔。

    “师姐”他握住她的手,眸光忧虑。

    “我无事。”她微笑道,“是秘术,成功了。”

    风月录的第六卷,是一门连接心灵的秘法,能够无视外界感染,直接进行意识对话。

    目前来看,“心月之网”确实无视了距离,但世上不会有没有限制的能力,她能去到远方,应该与光路的明暗有关,具体是什么个情况,还需要继续探索。

    没想到现实中的传讯技术连电报都没够的上,高阶修士却已经可以意识对话,修的高低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

    可惜,心法的秘术必须修习同样的心法才能使用,无法广为传播,实为遗憾。

    叶舟看到她若有所思地样子,不敢打搅,半蹲在她身边,耐心得等待着。

    殷渺渺的脑子里转了一圈有的没的,回过神才发现他没走,不由笑道“担心我是吗”

    “师姐若有烦心之事”叶舟犹豫着问,“不知我是否能够帮上忙。”

    “你真想帮我”

    “是。”

    她笑了,靠过去轻轻说“那抱我进去。”

    风吹罗帷,玉钗敲枕。

    魔洲,孤月山。

    “仙子,吃些甜果吧。”伺候或者说监视她的侍婢,是个面色青白的少女,僵尸特征十分明显。据她自己所说,她曾经是魔洲边缘凡人村落的普通人,因为被袭击村庄的僵尸抓了一把,染上了尸毒,这才变成了个魔修。

    朱蕊摇了摇头。

    “唉,您要是再不吃,魔君就要罚我啦。”侍婢的声带僵硬,声调永远只有直线,听着刻板无趣,但从造词遣句上来看,又十分活泼。

    她迟疑了一下,拿了一个果子慢慢吃。这个甜果看着像樱桃,入口即化,甘甜可口,最重要是,里头含有淡淡的灵气。

    “这可是魔君特意去禁地为仙子找的。”侍婢说,“我还没有见过魔君对谁这么好呢。”

    朱蕊笑了笑,和她说“和我说说别的事吧。”

    侍婢扯了扯僵硬的嘴角,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我和您讲一讲前任魔帝的事吧。”

    “我不想听和他有关的。”朱蕊淡淡道,“说点别的吧,魔洲有什么有趣的事”

    “您是指万魔大会这样的事吗”

    “对。”

    侍婢拗不过她,又觉得这种人尽皆知的事说了也无妨,便详细地介绍了起来。朱蕊听见陌生的名字就开口问一问,慢慢的,也就了解了如今魔洲的局势。

    魔修的人数,比她想象中的多得多。

    以前,朱蕊以为修魔的都是一些自甘堕落,寻求捷径的修士。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大体来说,魔修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种是主动修魔的人。

    修魔比修道容易,道修要辛辛苦苦地引灵气入体,魔气却会主动进入人体内,二者属性不同,天然决定了修魔的人进阶更快。

    而主动修魔的,也未必是贪图捷径,有人是为了复仇,有人是为了报恩,还有人是需要强大的力量却等不及时间人人有自己的故事。因此,魔修之中,并非所有人都是目光短浅、好逸恶劳之辈,他们和道修没什么两样。

    第二种是不得不修魔的人。

    比如侍婢,她身染尸毒,碰到灵气就会痛不欲生,当然只能修魔。再比如居住在魔洲附近的人,天长日久呼吸着,体内就残留了魔气,身体慢慢被魔气改造,无法亲近灵气,与魔气却融合得很好。

    还有天生排斥灵气的特殊体质,融合了阴魅血气之物的倒霉蛋他们与灵气无缘,想要成仙,只能走魔道。

    第三种,则是非人的魔物。

    广为人知的魔修炮灰军团,什么僵尸、魔鸦、影傀、婴灵鸟、饲魔等等,都是走修魔道路的生物,亦是魔修之一。

    传闻说,前任魔帝的心腹,如今的魔傀山万影魔君,本体非人,而是影魅。

    侍婢说到万影魔君,就绕不过方无极。她也不管朱蕊爱不爱听,自顾自说“魔君现在很不容易,孤月山本来是和魔傀山在一起的,现在好了,被挪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魔君要拿回他应得的一切”

    朱蕊原就想打听这些事,便装出忍耐的模样,任由她继续往下说。

    慢慢的,她知道了这次魔修对道修开战的根本原因。

    依旧是灵、魔气的问题。

    重复一遍知识点。

    天地混沌一片时,无清浊气之分,有的只有元炁,而后一场爆炸,清气上升,成为灵气,浊气下沉,变成了魔气和其他,杂质化作了云海。

    因为清气和浊气的特性不同,所以,整个世界的炁从分布上看,像一杯鸡尾酒。

    上层的气泡水就是均匀分布的灵气因此,东三洲、北三洲、南二洲和中洲的灵气相差无几,均匀而充沛;气泡与酒浆混合的边缘地带,是灵气和魔气交织之处显而易见,这是西洲;最后下方沉淀的、密集的酒液,就是浊气的汇集之地魔洲。

    理论上来说,浊气的多寡和清气是等同的,但浊气下沉而凝实,越往下,质量越高,看起来就比灵气要少得多。

    关键是,魔气最浓郁的沉淀之地,被魔帝占据了。

    留给十大魔君的地盘,魔气要次一等,留给其他魔修的,自然是次中之次,所以,魔气不够用,地盘不够使。

    怎么办扩张。

    作者有话要说  咳,渺渺又有新技能了,类似于心灵感应。之前写刹那芳华的时候,就说过,感情是唯一可以无视距离和时间的存在我提示一下,易水剑的核心,就是时间。天长日久,海枯石烂,时间能够带走很多东西,唯一无法改变破解的,只有情。这个设定不是故意为之,是写着写着就咳。

    很多读者不想看到慕天光,可是,感情不可能真的像单元剧,结束就一干二净,重新开始了。这毕竟不是能够消除感情的快穿设定嘛。从最早的小卓,到现在的天光,都永远存在于渺渺的生命里,过去成就现在。

    怀念过去,记得曾经,也不妨碍重新开始。

    作为还活着的两个前任之一,他不能输给向哥,也得承担一条支线吧。写角色很累的

    魔修的设定纯属私设,我觉得不能简单地用正义和邪恶来定义道魔大战,毕竟是战争,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利益驱动吧,以前也提过,今天展开讲一讲。

    昨天在隔壁营业了,今天这里也讲一讲。以下是复制昨天的作说,懒得打字了

    我是有读者群的,但不允许放,我的微博试图闭关写文的青青,具体看置顶微博,最好关注一下,会有分享或者开文通知什么的,给我涨点粉吧

    还有我的专栏,请大家关注一下啊,虽然我很铺盖,但多一个收藏是一个嘛,这样就能看到我最新的更新或是开文情况了,积分也能高一点。

    假如你们能够帮我安利一下文就更好了要恰饭的嘛谢谢大家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