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第2章 攻受互穿第二遭:
    顾乔的大表姐还没等来,倒是先把堂妹给等到了。

    堂妹叫顾贞儿,委实不是一个好妹妹。年岁不大,咋咋呼呼,小心思特别多。她今天穿了身色泽艳丽的半袖衫裙,面覆铅粉,头束高髻,很不像一个十二岁少女该有的模样。

    但顾贞儿却明显对于自己的打扮十分满意,因为这都是近几年宫中贵族命妇最为流行的打扮,她集众家之所长,定能出头出彩。她在前呼后拥中,闯入了顾乔的小院,劈头盖脸的就是一连串奚落。

    “今天我们兄妹几人都要随祖母入宫,为太后娘娘祈福了。”

    “但你也知道你那人厌鬼憎的命格的,祖母特特让我来与你说,不是我们故意为难,不叫你入宫,只是恐你冲撞了贵人,引来灾祸。”

    “你自己心里也该有点数的,少给家里添麻烦。”

    顾小公子大病初愈,还带着微烧,浑身上下一点劲儿都使不出来,只能歪坐在那里,听堂妹趾高气昂。

    他说:“嗯。”

    但顾贞儿却并不满意顾乔这幅要死不活的回应,继续加料:“我们肯定还能见到太子殿下。毕竟这京中谁不知道,一线道长曾言,我阿姊是万中无一的……贵人命,栖梧桐,饮朝露,贵不可言。”

    说白了就是凤命,注定要当皇后的。顾贞儿一家一边遮遮掩掩,一边又忍不住的自得,还专门给大女儿起了个有别于顾家其他女儿的闺名——顾栖梧。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太子殿下生的俊美不凡,才智过人,还未入朝,已是人人称颂。”顾贞儿对这位认定的太子姊夫如数家珍,憧憬不已,如雪香腮在提起太子殿下时缀上了点点红梅,“殿下身边的伴读里有个短命鬼,前些天意外坠马死了,说不得就要选新的伴读。我阿兄机敏好学,又有阿姊美言,今日入宫,定能讨得殿下欢心。可怜你,恐是没那个福分了。”

    顾乔与堂妹顾栖梧出生在同一天,只不过时辰不同,命格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有大造化,一个没福分,这个世界可真奇怪。

    他垂下了头,好像十分低落的样子。

    顾贞儿这才心满意足,带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定要比顾乔高一等才能开心的优越感,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见顾贞儿走了,顾乔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演出对入宫的羡慕嫉妒,眼下能让他开心的,不是叫太子多瞧上一眼,而是大家都不在府中,大厨房不开火,他终于可以吃上小厨房的小灶了。

    小厨房不比大厨房食材精细,但掌勺的却是打小就在顾乔身边伺候的奶兄解厄,能做出真正合顾乔口味的吃食。

    顾乔已经不知道等了多少天了。

    顾乔没力气和堂妹说话,倒是有力气和解厄报菜名,一字一顿,虽然慢,却很坚定:“我—想—喝—豆—粥。”

    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期待,若不是实在没力气,他后面还有一连串的“就是那种用沙瓶把赤豆煮的绵软稀烂,等白粥微微沸腾后,再把豆子投入一同蒸煮的豆粥。要入口即化,香甜软糯。”

    顾乔是个只要有吃的,就能很开心的人。

    解厄看着被众人扔下、仍能高高兴兴等着吃食的顾乔,很是替他家公子攒了一肚子的委屈,却也不知道该找谁来倾诉。自国公爷和夫人去后,公子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他自己了。解厄吞下哽咽:“嗯,一定多放甜豆,煮的腻滑利口,香味四溢。”

    待顾乔吃了粥,他就又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今天府里真是安静啊,好希望能一直这么安静。

    ……

    顾乔的愿望实现了,他在一处极其安静、形如坟墓的地方,清醒了过来。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

    那是一张极其宽大的拔步床,繁复的雕花,精致的彩壁,精密巧思的榫卯结构,无不在诉说着它的昂贵与不凡。但这床给顾乔留下最深刻的印象,还是漫天的杏黄色,从纱账到锦被,好似作画时被打翻了的黄赭石颜料,过于刺眼。

    就在前不久,顾乔才被顾贞儿恐吓过,早晚有天他会被祖母赶出国公府,被卖到什么下作的地方。

    顾贞儿充满恶意的话尤言在耳:“下贱的人就该在下贱的地方。”

    顾乔的眼睛一点点睁大,虽然他很不想这么胡思乱想,但……

    顾乔强迫自己努力冷静了下来,集中注意力去思考,到底该如何从这个陌生的地方逃出去。他一边想,一边给自己打气,不要怕,他还有钱,还有阿爹阿娘生前偷偷给他留下来的钱,只要好好和对方说,对方肯定是会听的,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而只要设法联系到奶兄,他就安全了,他、他一点都不怕。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推门的声音。

    “吱呀——”一声,在空荡的大殿内被放大了无数倍,比志异小说还要吓人。

    顾乔下意识的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退无可退,任由单薄的脊背顶在了墙角。背后是窸窸窣窣的纱,脚下是被蹭起皱了的绸缎,顾乔还在想着后退,恨不能把自己砌进墙里。他刚刚说谎了,他还是有点怕的。

    再怎么早熟,顾小公子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少失怙恃的少年。

    随着忽明忽暗的层层黑影不断逼近,顾乔的恐惧逐步增加,直至顶峰。突兀的,一双布满了皱纹的干枯鹰手,撩开了顾乔眼前的最后一层保证,露出了真实面目。

    那是一个老太监!

    两方甫一照面,便是四目相对,狭路相逢。顾乔抬手,笨拙的交叉护在了头前,想要尽可能的保护自己。

    老太监……

    却猛地给顾乔跪了下去,还呼啦啦的带跪了一片黑影,只听他用激动又颤抖的声音道:“太子殿下醒了,终于醒了,殿下吉人自有天相,奴婢就说刚刚听到的动静没有错。”

    众人跟着齐声高呼:“奴婢给殿下请安。”

    声势浩大,灯火通明,请安声传遍了整个东宫。

    ‘殿下?什么太子殿下?’

    顾乔朝自己的身旁看去,他误以为太子就在他的身边,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找到,整张金灿灿、亮闪闪的大床上,只有他。

    闹鬼了吗?

    顾公子、公子有点慌,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有点怕鬼。

    比顾乔更慌的,是如今跪在太子御榻之下的宫人内侍,整间大殿鸦雀无声,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太子殿下私底下的喜怒无常、暴戾不仁,在场的人都深有体会。

    如今请了安,殿下还不叫起,那明显就是生气了的预兆。不过,想来也是,今日宴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殿下又怎么会开心呢?真真是神仙打架,池鱼遭殃。如今最好的结局,左不过一双膝盖跪烂,只求还能被留下一条小命。

    连替皇后来太子身边照顾的老太监福来,都没了胆子抬头。生受,是唯一的出路。

    许久之后,众宫人才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出去。”

    这声音是如此熟悉,是天生属于太子那清冽中带着贵气的冷,但说话的力度却又让人如此陌生,有气无力,不够坚定,哪怕是在太子殿下病时,也绝无可能出现。

    不会是出现幻听了吧?

    紧接着,众人就再不敢质疑自己的耳朵了,因为他们明确听到了声音二次响起,较之刚刚高了不少:“你、你们都出去!”

    殿下被气的声音都颤抖了!

    一众宫人更加惶恐了,求生欲让他们一边惶恐,一边训练有素的从大殿内退了个干净。不敢质疑,不问缘由,只知道盲目的听从殿下的命令。

    大殿清冷,在宫灯的火苗乱窜中,犹如猛兽张开了血盆大口。

    顾乔却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深思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又一桩怪事。他面对着宫人鱼贯而出的方向,抬起了自己的手,看到了顺势垂下的杏黄色内衫衣袖,那是他绝不应该穿在身上的颜色。

    另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才敢公然用这么多的黄?

    顾乔再仔细看去,就发现这手也明显不是他的。骨节分明的手掌要比他的大上许多,指腹间还有常年射箭习武才会留下的老茧……

    排除了“被卖了”、“见鬼了”,顾乔再次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真的很大胆,连在心里想一想,他都觉得是大不敬。

    顾乔在心里给自己鼓足了三次勇气,才终于从宽大的床上走了下来,手脚极其的不协调,因为顾乔从视角上总感觉他现在看到的高度,比他过往习惯的高度要高上不少,他有些无法平衡。

    这好像更加作证了顾乔的猜测,他连鞋都顾不上穿,就赤着脚走到了大殿内的等身高铜镜前。

    看到了镜中之人。

    手脚匀称,身姿颀长,宛如玉人一般。一双似笑非笑的丹凤眼,正以一种让人胆寒的睥睨之势扫射而来,连微微昂起下巴的动作,都仿佛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傲慢与不耐烦。他合该就是这幅与生俱来的目下无尘,端坐于九天之上,戏谑众生。

    这便是当朝太子,闻道成!

    顾乔不可能认错,哪怕他最近一次见到太子殿下,已经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他的父母还活着,他还是显国公府正儿八经得到册封的世子。

    和善的皇后娘娘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问他:“待乔乔过了今岁生辰,可愿进宫来与你道成哥哥一同读书呀?”

    顾乔怯生生的透过阿娘的宽衣大袖,看到了仿佛从画中走来的太子殿下。

    高贵,又耀眼。

    但是现在,他变成了太子殿下?

    那太子殿下又去了哪里?

    ***

    城北,显国公府。

    太子闻道成,忍着发烧时的不适,看着被硬塞到自己手里的木盆,对眼前一个正不耐烦瞪他的丫鬟道:“你说什么?让我,去给二小姐,端洗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