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第12章 攻受互穿第十二遭:
    周叔辩万万没想到,在帮太子表哥办成了一件事后,紧接着就有新的差事在等着他了,还是伴读考试这般重要的大事!

    在家里接到来自东宫的口谕时,周叔辩难掩激动,冲出去就对着院子吼了那么几嗓子。

    畅意抒怀。

    很快,隔壁他四弟的院子,就吼了回来,还附带了一句:“三百!”他完成了今日的三百次拉弓。

    五弟、六弟也紧随其后,不甘示弱地接力吼了起来,此起彼伏,实在是幼稚。

    周叔辩自觉他已经脱离了这样的低级趣味,超脱了凡尘俗事,他不一样了,他升华了,他连续得到了太子表哥两个差事!

    这是不是说明他的春天就要来了?勤勤恳恳跟在太子表哥身边这么多年,总算让表哥看到并肯定了他的努力!想哭。

    周叔辩恨不能拉来所有的兄弟姐妹,发表一通催人泪下的获奖感言。

    中心主题不过一句话——他,周.钮钴禄.叔辩,不比任何一个伴读差!

    太子八个伴读,均选自勋贵、朝臣之家,他们都将成为太子入朝后最原始的班底,也是最有力的臂膀。周皇后当年特地在两个势力中,各挑了一半来维持平衡。在太子殿下和周皇后面前,这些伴读亦是情同手足,平和友善。

    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八个伴读,合纵连横,私底下不知道搞出了多少个小团体,不是今日东风压倒西风,就是明日西风压倒东风,反正总是要暗潮汹涌一番,争出个子丑寅卯的。

    太子深谙驭下的制衡之术,不偏爱,很公平,帮谁不帮谁的,从不一定。

    只有周叔辩是这些伴读里相对来说比较特殊的那一个。

    他与太子的血脉联系,就是一道天然的免死金牌,虽因为脑子不够不得太子重用,却也没有被太子边缘化,甚至三不五时的还会被太子指点一番。引了不少人的红眼,特别是以温篆为中心,自诩为聪明人的那一派,很是看不惯周叔辩这样的德不配位。

    周叔辩也很清楚那些伴读在背后都是怎么说他的,可他当时没有底气啊,他就是脑子不好,又不太会办差事,事实胜于雄辩,没的反驳。

    今时不同往日,周叔辩都恨不能把太子的口谕,写到温篆的脑瓜子顶上了。

    他表哥不仅让他主管伴读选拔一事,还规定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伴读都要一并参加考试,这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表哥知道他文的不行,特意在照顾他啊!

    简直要开心得飞起了。

    唯一的问题是,周叔辩……也不知道该怎么准备这个考试。伴读考试,闻所未闻。周叔辩回忆了一下自己当年是怎么入选的,流程特别简单,就是先被阿爹、阿娘耳提面命要听话、要老实,然后再被皇后姑母招进宫,随便问了几个类似于“愿不愿意和你表哥一起读书啊”的问题,最后就成功了。

    周叔辩是个大老粗,苦思冥想也得不到结果,就只能进行场外求助了。

    他找上了自己的父兄。

    周叔辩的父亲是周家老大,周皇后的亲哥哥,随武帝南征北战,功勋彪炳千古。要不是暗伤太多,伤了根本,周大现在肯定更愿意请缨去边疆与蛮族对峙,而不是被像个老太爷一样地圈养在家里,和他爹——真正的周家老太爷——一起提笼遛鸟,浑噩度日。

    听明白了儿子的来意,周大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总算是有事干了”的表情显而易见。他当下就撸起袖子,替儿子招来了全家,准备开个盛大的内部讨论会。

    争取做大做强。

    这样的会议精神,愁得周家一群大老爷们直冒火。他们家一门武夫,不能说大字不识,但也是真的不通文墨,用手写出来的字就和用脚写出来的似的。让他们来对“怎么举办一场考试”提出积极建议,比杀了他们还要难。

    考场什么的还好说,考试的规矩也可以照着殿试来,考生名单太子虽只给了一个顾乔并六个伴读,但京中多少才俊削尖了脑袋想当太子伴读,陪考的人也不愁。

    唯一让人痛苦的是,考试卷子该怎么出啊?

    “大郎你说。”周大点了自己的大儿子,他既是周大的第一个儿子,也是周家的大公子。

    周大公子已成家立业,入朝为官,却只是在京郊大营练兵,整日舞刀弄枪,好不快活。先头跟着先生读过的书,早就还回去了。他没什么周家大公子的派头,为人处世有点莽,但胜在性子好,武艺高,很对武帝的脾气。

    周大公子什么都好,就是颜值上有点丧眉耷眼的,眉毛是个冲下的八字。平日里还好,一犯愁就会像个大写的囧。如今他就正用一张囧脸,为难地看着他爹:“儿子不会出卷。”

    “二郎呢?”周大也知道指望不上他儿子。

    周二公子是周大弟弟的嫡子,也到了当官的年纪,却是个浪子,整日里走马章台的,没个正形儿:“大伯,您就行行好,放过我吧。”

    一圈儿郎问下来,就没一个成器的。

    气得周大拿起御赐的拐杖,就想打人,十足十是个急脾气。

    还是歪坐一旁,脑子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周老太爷,挺起身说了句公道话:“你行你上啊!”

    周大自然……是不行的。

    这是周家人的通病了,忠诚有余,文采不足。周大倒是不怕露怯,就是怕给太子丢脸。

    一群人开小会开了半天,始终没有办法拿出个满意的章程。最终左思右想,还是周老太爷给出了一个不是主意的主意。

    “去问陛下呗。”

    武帝既是大启的皇帝,也是周老太爷的女婿,他对这个女婿一直是很满意的,能文能武,还重视嫡子。周老太爷自从老糊涂之后,就越发地回到了过去,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是关于家里孩子读书的大事,当然是要和孩子他爹合计一下的。

    其他周家汉子也是频频点头,呱呱鼓掌,是极是极,阿爹(爷)说的对!

    武帝甫一听说周大要来觐见时,心里很是忐忑了半天,以为是他做得太过分,连周家这样的老实人都忍不下去,要来给太子找场子了。

    于是,在召见周大之前,武帝又赶忙派人去催了三公主和十皇子一回,别特么十天了,五天就给老子滚!

    然后,武帝这才在做足了心理准备后,把他的大舅子叫了进来,耐心听完了周大的来意。

    竟,有点感动。

    大舅子不仅并没有怪他,还那么忠君爱国,一门心思考虑的都是太子读书的事。果然老话说的对,娶妻当娶贤啊,武帝心中涌起了无限感慨,他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娶了原配周皇后,并搭配拥有了这么一家省心的外戚。

    一豪情万丈就容易满嘴跑马车的武帝,当下便大手一挥,拍着胸脯对大舅子表示:“这事朕来办。”

    然后,为了给太后祈福而增开的制科,就多了一个特殊的考场。

    制科,是科举的一种。不过和一般人理解里的科举还不太一样,它是不定期举行的,规律大概是看皇帝的心情。好比武帝这次开制科,就是为了给他还在昏迷之中的老娘添福增寿。

    制科的目的,也是给朝廷选拔人才,只不过参选的人,可以是白身,也可以是官员。

    参选的报名途径是有公卿举荐。

    有点类似于九品中正制和科举制的结合体。

    武帝觉得再没有比制科,更适合来当太子伴读考试的了,考卷、考场还有考官都是现成的,突然塞考生进去也是合情合理,考完之后从中录取一个伴读更是再理所当然不过,又是开考在即,就像是冥冥中注定了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武帝的家人。

    太后她老人家若清醒着,肯定也会很高兴能看到在这样的考试里,给孙子选拔合适的俊才。

    想必谁都不会有意见的。

    武帝越想越得意,当天就风风火火地下了圣旨,把这事变成了定局。

    但武帝独独没有想到,太子本人会有意见,且还是很有意见。太子读书好没错,但他才十四啊,学的也是治国之道,并不太可能在考验为臣之道的考试里脱颖而出。

    这要是给顾乔考砸了……

    可就太特么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