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攻受互穿第三十五遭:
    大启位于承仁的避暑行宫极其庞大, 南临淡湖,北靠青山, 东接平原, 西边还有天然草场改建的狩猎围场。仅只是主体的正宫部分, 已经比雍畿皇宫还要大了, 整座宫殿建筑群按照职能区域划分, 错落有致的被安排在了天然的湖海山林之中, 巧妙将自然与人文结合在了一起。无数有幸来过承仁行宫的才子大臣, 都为这里做过诗。

    前朝时,承仁行宫的三十六景就已名动天下。以皇帝上朝、办公与就寝为一体的正宫为中心, 三十六景被一分为二,和皇宫一样,有着前朝、后宫的割裂。

    伴读们为臣,所居住的西所就被安置在了前朝, 旁边就是被誉为“水流云在”的三十六景之一。也就是下午他们戏水钓鱼的地方。周叔辩等人当年太小, 更习惯管水流云在叫小凉河,这个俗称就一直被沿用到了现在, 连武帝都快要忘记小凉河原来的名字了。

    太子的宫殿,则在正宫与后宫之间,更靠近正宫无为殿的地方。和西所几乎成为了一个对角线,要走很久才能到。

    勤为径书斋也在这里, 离太子特别近, 也方便武帝下朝之后过来监督儿子学习。

    闻道成这个太子可以在行宫之中乘车卧舆,顾乔作为伴读理论上却只能跟着车驾疾走。不少人都等着看这个笑话。

    不是笑话顾乔, 而是笑话太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前脚刚被说了对待伴读仁爱友善,后脚就让身体孱弱只有十二岁的伴读,在大太阳底下跟着他的车驾跑。啧,太子殿下可真是“礼贤下士”啊。一路走过前朝,正好让那些办公的大人都看一看。

    和大皇子一样,想要压一压太子声誉的人有不少,动手能力极强的在当天下午就已经打起了算盘,准备离间太子和他的伴读们。

    不成想太子大概早有准备,来了一出小河戏水回忆童年,太子亲自下了水,这要是还能挑刺,那就真是想瞎了心了。太子说大也大了,说不大也不大,玩乐是孩子的天性,你能说什么呢

    纵然可以牵强附会的称太子不成体统,不分尊卑,但也肯定收效甚微,是在变相给太子亲民搞宣传。

    盯着太子的几波势力只能暗中饮恨。

    但他们也不会就这么算了,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拿顾乔来做文章就特别的妙。毕竟顾乔是个众所周知的小可怜,才引起广泛的议论不久,京中贵妇贵女对他就没有不怜爱疼惜的,大家不仅知道这孩子被虐待了还自强不息,制科扬名,也知道他被亲叔下毒差点害死,身体弱到哪怕已经封了官,都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去文华堂报道。

    这样一个形象,很容易就被放置在弱者之上,太子都不需要做什么,只是正常的让顾乔做些平日里其他伴读都会做的事情,都能把太子给对比成生性残暴、毫无同情心的人。

    “顾乔是把双刃剑,找他来当伴读,既容易博美名,也容易扬恶名,”有妃子和皇子暗中密谋,“咱们的这位殿下啊,还是太年轻。”

    “太年轻”的殿下,一出西所,就二话不说自然而然的拉起顾乔的手,给抱上了车驾。

    他当然不可能让顾乔跟着一路从西所跑回宫殿,他又不是不知道顾乔的身体有多渣,他自己还深切的体会过呢。他把自己在顾乔身体里时希望得到的照顾,如今一一都实现在了顾乔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移情作用,看见顾乔得到了充分的享受,闻道成会诡异觉得那比他自己得了乐趣更让他满足。

    “”顾乔的脸很没出息的秒红,尽职尽责的当一个小刻板,对他效忠的储君提醒,“殿、殿下,这于礼不合。”

    哪有储君伺候臣子的道理

    “孤就是礼,孤就是法。”闻道成可以说是很霸道了,霸道的对顾乔好,霸道的命令他必须接受,“你不服憋着”

    上了车,在碌碌之声中,闻道成对还想不断挣扎的顾乔耳边吹气,激的顾乔浑身一僵后,才心满意足的小声戏谑道“不听话了,嗯”

    顾乔都恨不能把头钻到车下面去了,但还是红着脸,道了句又软又坚定的“听。”

    不可能不听太子殿下的话呀,殿下就是他的一切。

    闻道成得意的哼哼了两句,继续把玩起了顾乔的小手,嗯,从一开始就没撒开过,玩起来也是特别的顺手和自然。闻道成自从遇到顾乔就像是得了皮肤饥渴症似的,总恨不能和顾乔多亲近一些,再亲近一些,最后能融为一体。

    顾乔中毒之后,手脚就一直是凉的,在这个盛夏正好到了最让人心旷神怡的温度。

    闻道成想的可美了,夏天顾乔给他降温,他冬天给顾乔取暖,互惠互利,循环利用。他怕顾乔真的羞愤而死,还在最后贴心补充了一句“咱们不是已经猜测过了吗互换的规律很可能是你或者我的身体到了强弩之末,在撑不住的时候就会互换。”

    在之前商量完温篆的命之后,顾乔就把他对于互换规律的猜测和太子说了一下。这种推测的依据,很快就得到了太子的认证。

    “是的,每次和你互换之后,我都感觉身体的难受被缓和了。”

    就类似于,当顾乔的血气将至一成,即将休克的时候,他就会自动和太子互换到彼此的身体里,太子的到来则会带给小世子的身体一次重换新机的改善,让血气回升至三成,不可能彻底好了,但至少给了对方继续撑下去的机会。

    就是不知道这种互换,是濒死才有可能触发,还是只要是重病就有可能了。目前他们也还在摸索之中。

    顾乔倾向于濒死,闻道成则觉得只要是有昏迷的可能就会互换。

    还有一个让人不知道的点是,到底是只有顾乔身体差劲才会互换,还是说这是一个双向的,当太子遇到危险时,顾乔也会换过去替太子回血。反正目前已经知道的是,只要顾乔一不行了,就肯定会和太子互换。之前的数次都很可能是顾乔身体里的在作祟。这也就是顾二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为什么明明下了毒,顾乔却并没有死。

    马车里,闻道成继续和顾乔咬耳朵“现在太阳还没落山,以你这个小身板,从西所走到那么远的路,你觉得你能撑下去”

    顾乔很老实的摇了摇头,他在遭受了这么多年虐待,发育迟缓,身体本就不算特别好。

    “所以,你是故意的想触发互换,好让孤来替你遭罪”闻道成知道顾乔肯定没这么想,但他就是故意这么说了好刺激顾乔。

    果不其然,顾乔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再不敢提什么下车不下车的了。

    “你现在不是为了你一个人活着,知道吗”闻道成对顾乔下了最后一剂猛药,他早就发现了,顾乔对于自己的身体好像并不是特别在乎,什么苦都能吃,什么罪都能受,但顾乔独独无法忍耐让别人替他遭罪。

    还是那句话,乖的让人心疼。

    “你得跟孤学一学,学的自私点。”闻道成语重心长,传授经验。

    “我可自私了。”顾乔立刻反驳,他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呀,好比,刚刚被太子抱起来的时候,他其实有悄悄的高兴一下的。他也喜欢和殿下这么亲近。

    “还不够。”闻道成只能这么说,“自己快乐就行,别人怎么样,你都不需要考虑”

    顾乔点点头,又摇摇头,几次欲言又止。

    闻道成无奈了,只能在心里探口气,决定亲自调教着顾乔学会自私,调教的第一步,就是让顾乔学会随心所欲的说话,而不是瞻前顾后无法开口“说”

    “但您不是别人啊。”

    别人怎么样,你都不需要考虑。

    但您不是别人啊。

    闻道成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怕自己被萌出血了,不好收场。

    算了,揉个痛快吧

    凉风习习,夜晚的风吹起了小车杏黄色的纱账,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太子对伴读的“体恤”,气坏了不少人。也更加恼恨于太子,没想到他这样的竟然也学会演戏了

    皇宫这个大染缸还真是锻炼人啊。

    太子在雍畿皇宫的宫殿叫东宫,在承仁行宫的避暑宫殿也叫东宫。据说比皇宫里的东宫要好看不知道多少倍,是前朝末帝在彻底和世家集团撕破脸、正面刚之后,故意恶心那些世家,修建给他寒门出身的皇后未来的孩子的。

    极尽铺张浪费之能,奢侈浮华,金碧辉煌。

    可惜的是,末帝出身寒门的皇后最终也没能生下一儿半女,承仁行宫的东宫始终没能住进去它期待已久的主人,一直到了闻道成出生,才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不过,顾乔暂时是无缘得见了。

    因为在太子的车驾正准备绕过正宫的无为殿时,武帝身边最得用的太监大总管王识文,就已经指挥着身手矫健的小徒弟,前来拦车了。

    王识文就是那个当日制科殿试时不认字的监考太监,脸圆,微胖,看上去就特别和善。武帝身边用人的标准几乎都是这样的,面相不需要要求有多好,但必须给人一种积极阳光、亲切和善的感觉,稍微尖酸刻薄一点的,都不过了武帝的眼。

    武帝坚信相由心生,这就和谁弱谁有理一样的不可思议。但武帝就是这么一个人,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王识文跑起来有点慢,在小徒弟们已经跪下恭请太子时,他才堪堪插进队伍,跪了下来。

    一边尽量压抑喘气,一边给太子解释,这是武帝的旨意。

    武帝来了行宫之后就开始盼着能和儿子一同吃饭,再叙亲情,说不定还能回忆一下过往。在承认行宫日子,所有人都会不自觉的放松下来,远没有在皇宫时那么庄严僵硬。武帝回首往昔,发现自己和皇后太子最快乐的过去,有大半的时间都是这里。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儿子一起找过去。

    结果中午儿子下了课,却直接留在了西所,下午又去了小凉河,武帝这边是怎么盼都盼不到儿子,只能让王识文在路上盯着,无论如何他今天必须和太子一道吃个饭

    说实话,闻道成这个儿子当的是有点感情淡薄的,自他母后周皇后去后,他能顾念着的也就是疼爱他的太后了。对于武帝,闻道成不能说不把对方当爹了,只是在经历了一次次失望之后,,他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闻道成的性格一向如此决绝,要么得到全部,要么一点都不屑去拥有。

    很难说闻道成这样的性格是在什么时候形成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周皇后活着的时候,闻道成还不完全是这么一个狂犬神经病的模样。

    anb

    s  总之,闻道成根本就没想过和他爹一起吃饭,比起与武帝同处,他更想和顾乔一起回忆当年,好比多问问顾乔第一次见他时是个什么样子。他已经对此模糊了,没有印象了,却很想重新回忆起来,毕竟那是他和顾乔的初见。

    “还是应该吃一些的。”顾乔尽量劝解,不是自作主张的希望太子去谅解什么,只是不希望给别人有机可乘。

    果不其然,在武帝那边,他叫来的不只是太子,还有其他皇子公主。

    一张圆桌,满满当当,武帝特别喜欢这样一家人围在一起的气氛。来的都是受宠的皇子公主,嘴甜通透会哄人。在太子进来之前,一个个把武帝哄的喜笑颜开,和谐融洽。

    这样的好气氛一直太子迈过门槛儿而入,才戛然而止。

    武帝和他的孩子们坐在那边,太子与顾乔逆着光格格不入的站在门边,好像两个世界被彻底隔绝了开来,那边是一家人,他们这边只有他们彼此。

    没有人喜欢当破坏气氛的那一个外来者,那会让人觉得自己被排挤了。

    顾乔不知道太子过去到底经历了多少遍这样的场景,只知道自父母去后,每每去心眼歹毒的顾老太太那边请安时,那种被所有人刻意孤立在角落的感觉,是如此的难受刺眼。

    他们很显然是故意的。

    顾家人是为了羞辱打压顾乔,让他相信他就是不讨人喜欢的窝囊废,希望他从他们身上摇尾乞怜祈求那一星半点的“亲情”,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可怜虫。

    皇子公主们则在默契的想要激怒太子,这一招在过去几乎百试百灵。

    太子和武帝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不欢而散,也是由此开始。武帝不懂,太子自傲,如果没有顾乔,天知道武帝还会忍耐次次扫兴、拂袖而去的太子多久。

    不过,这一回不一样了。

    不需要顾乔做什么,武帝已经主动叫来了太子,让太子坐到了自己身边。连带着顾乔都鸡犬升天,坐到了比其他所有的皇子公主都要高的位置,他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表情上却尽量做到了大方自然,不想给太子在关键时刻丢脸。

    武帝对太子开始嘘寒问暖,明明只是一天没见,却仿佛已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武帝的问题包罗万象,事无巨细,连苏师傅在课堂上被自家侄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的事情都知道了。武帝哈哈大笑“这个苏肃不错,总算为朕出了一口恶气”

    武帝欣赏苏师傅等人的才学,却也厌烦透了这些个文人对他的掣肘。

    如今听说过去只有他气人,没有人气他,一张利嘴舌战群儒的苏师傅,被自家侄子一物降一物了,就特别开心。

    因为一直是在问太子今天的生活,顾乔就成为了一个高频词,时时刻刻都有可能会被武帝连带着一起问一句。

    “小凉河好玩吧”武帝得意洋洋,对顾乔眨眨眼,就像是一个亲切的邻家大伯,爽朗又健谈,“那里还是朕最一开始发现的乐趣呢,只悄悄告诉了梓童,没想到她转身就带着安邦他们去了。下次有时间,朕给你们表演徒手捉鱼,就没有人能在这个上面胜过朕”

    武帝野孩子出身,上树掏鸟,下河捞鱼,就没有他不会的。

    顾乔是个天然的演员,“哇”、“哦哦”、“好厉害啊”等捧场词汇,别人用起来略显夸张,但在顾乔身上却是活灵活现的刚刚好。把崇拜演绎的活灵活现,让人通体舒畅,还看不出来他其实是在拍龙屁。会以为他真的在憧憬。

    大家都是有原则的人,那就是很难去讨厌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武帝也不例外,越看顾乔是越满意,还总觉得在顾乔身上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属于太子的影子。

    武帝的脑补再一次发挥了作用,他总算明白了太子最近的改变,一方面是外部的压力,一方面大概就是他认识了这么一片赤诚的顾乔。耳濡目染,他可爱的儿子又回来了

    闻道成本来是不习惯这么和武帝相处的,他总是冷硬又强势的,不是不能伏低做小,而是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去这么做。他和武帝在这方面其实挺想的,他把武帝先当爹,再当皇帝,所以他始终不能理解他的兄弟姐妹的谄媚。一点气度都没有,真是丢人

    但是如今有顾乔作为缓冲,闻道成既可以继续做他自己,又不会让武帝觉得儿子叛逆不驯服。因为毕竟是在自己的伴读身边,太子肯定要表现的更加成熟贵气一点。

    武帝对太子如今是满意的不得了,又有顾乔满足了他希望被人崇拜的大男子心理。

    武帝最满意顾乔的一点是,吃饭的时候,这孩子不像苏师傅他们那样,爱叨逼叨什么“食不言寝不语”,武帝最烦的就是当了皇帝之后还有人管他吃饭睡觉,他从小在家养成的习惯可没有这么的。

    而且,武帝还有他自己的一套歪理邪说“圣人说的食不言寝不语,食是个动词,在嘴里咀嚼饭菜的时候,肯定是不能说话的呀,喷出来多不雅观。但在吃饭的全程都不说话,那不得憋死”

    反正武帝是受不了的。

    巧的是,顾乔虽然知道食不言寝不语,但他爹当年也是泥腿子出身,平日里又忙,唯一能够和家人联络感情的时间,就在饭桌上了。他娘不拘小节,也很珍惜和丈夫孩子相处的时间。顾乔早已经习惯了,完全没觉得有问题。还很开心,他和武帝一样,就喜欢吃饭的时候人多热闹一点。

    别人和武帝一样不管束吃饭说话的问题,武帝未必会有什么想法,但顾乔是不一样的。

    顾乔是制科殿试的第一,响当当的神童,在武帝心目中算是未来必然会有大学问的那一挂,这样的人也做了和他一样的事情,就好像无形之中让武帝有了更多的底气。

    看顾乔更顺眼了。

    他们这一边其乐融融,吃的很好,自然也就顾不上其他皇子公主的低气压了。想让太子嫉妒的人,现在都嫉妒太子嫉妒的快要酸透了,吃饺子不用蘸醋的那种酸。

    就在所有人暗骂太子性格转变的更加狡猾邪恶的时候,太子却在武帝看不到的地方,对所有人勾唇,进行了一个再明显不过的挑衅。

    他不仅比过往嚣张,也比过往更加讨人厌了。太子的性格根本没变,只是做事的手段变了,变得棘手又不好对付。

    这也在同时加大了众人的危机感。

    一顿饭之后,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太子和顾乔这才告退回了东宫。什么景色都看不成了,但廊下的灯火通明也够顾乔开心一阵的了。

    大红的宫灯,闪烁的群星,怪不得承仁行宫会成为不少人心里的快乐。

    顾乔单方面的宣布,他从此也最喜欢、最喜欢这里了。

    回去之后,闻道成本来还想着和顾乔“再续前缘”呢,顾乔却老先生附体,抓紧时间要求和太子一起去书房完成课业。

    “你不是已经写完了吗”苏师傅今天没布置多少课业,要求的习字顾乔也已经超标。

    “要巩固过去的学问,预习明天的新内容呀。”顾乔自认为也不是什么天生的天才,只是自我感觉是比常人更加努力而已。不敢有一丝懈怠,生怕哪天就被抛在了后面。

    闻道成“”不是很想努力啊,他到底为什么要把顾乔接过来为了监督自己写作业吗

    两人一直学到了月上中天,再不睡明早就要起不来了,顾乔这才依依不舍的作罢。他喜欢在书房里和殿下一起学习,就感觉特别充实又快乐,只要一抬眼,他最喜欢的太子殿下就会朝他看来,带上全世界最好看的笑容。

    闻道成也得了一些趣味,那就是故意在四目相对到时候,勾唇邪笑,逗着顾乔红透了一张苹果脸。

    真好玩

    顾乔在准备回屋的路上,却比一个行宫的宫人拦了下来。之所以确定对方是行宫的宫人,而不是太子身边的人,是因为服装不一样。行宫的人和皇宫的人是不能混穿宫装的,这里面有着严格的区别与划分。

    来人自称是行宫东宫里的人,太子让他来传话,要让顾乔去勤为径给他取一样东西。

    别问太子大半夜的为什么要让顾乔独自一人,横跨前朝,独自去勤为径取东西。问了就是他们只是奉命行事,他们也不知道。

    顾乔垂下眼眸,几经考虑,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倒是要看看他们要搞什么鬼。

    顾乔这不是艺高人胆大,而是他知道他身边有太子的暗卫保护,太子已经把这事告诉他了,是不会出什么危险的。顾乔也很好奇,这些人到底打算做什么,如果这次拒绝了,指不定下次又会生出什么事端。

    这宫人准备的很全面,还给顾乔准了一个武帝体恤年迈老臣也能坐的肩舆,把顾乔匆匆抬过去,又匆匆抬了回来。路上也完全没有遇到巡夜的侍卫,好像对方很清楚侍卫巡夜的路线,特意给错开了。

    一路无惊无险,除了耗费了一些时间,就什么都没有了。

    如果一定要说什么问题,大概就是那宫人在路上略显话多,和顾乔说了不少往昔太子身边伴读的事。

    意外坠马去世的定北侯家的小侯爷,成为了对方话里有话的主语。

    这么一趟折腾下来,顾乔的睡眠时间就不够了,但他还是打起精神和对方周旋了下去。拿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子的东西,回了房间,准备研究一下。

    在东宫的大门口,顾乔一阵恍惚。

    就听那宫人在背后幽幽道“唉,提起这可怜的小侯爷,奴婢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就别讲不好奇,不探究,不想知道

    但小世子还是决定给对方一个机会“如何”

    “奴婢也是瞧着世子个好人,才多的这么一句嘴,您以后再问,我是不会承认的。但奴婢觉得有件事您一定得知道,在您来之前,人人都说殿下对小侯爷青眼有加,就像您现在这般有过之无不及。

    “但奴婢却无意中看到有次太子在虐打小侯爷。有可能是奴婢眼花,看错了,但还是希望您小心为上,伴君如伴虎啊。

    “还有人说啊,小侯爷是因为经常被作弄,不堪受辱才自杀的。”

    “哦是嘛我怎么都没有听过呀。”就在刚刚和顾乔再一次进行了灵魂互换过来的闻道成,在心中冷笑。他这个当事人,可真是对过去的自己,大开眼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