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第38章 攻受互穿第三十八遭:
    四皇子是个有点脑子,却只知道在宫里一味依赖强者的初级斗士。

    九公主则在见到太子后惊为天人, 学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堂课, 耳听为虚, 眼见也不一定是真的。

    三言两语,顾乔就为太子殿下收获了一个迷弟, 关系不算牢固,但至少算是开了个不错的头, 在众位兄弟里,太子终于不再是单打独斗了。顾乔因为害怕靠近女性, 所以更加习惯于利用男性属下为他冲锋陷阵,让过去害过自己的人, 如今心甘情愿地为己所用, 其实是有一种微妙的爽感的。

    不需要对方多么忠心, 只要对方怕了他,能被他驱使, 为他做事就足够了。

    顾乔必须得承认,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部分是早已经坏掉了的。

    至于性子直的五公主和懵懂的九公主,还是就当两个可爱的小妹妹就好, 不需要多么亲近, 平时在学堂遇到了, 能彼此笑着点头致意就很幸福了。

    顾乔对九公主留了饭, 等太子殿下醒过来, 想要太子殿下知道他在皇子公主中也不是孤立无援, 没有人喜欢的。他特意当着殿下的面, 对九公主笑眯眯地问道“喜欢太子哥哥吗”

    “超喜欢的。”九公主是个诚实的颜控,点头如捣蒜。

    “有多喜欢啊”顾乔再问。

    九公主用手比了一下,不算太满意,摇摇头,又换成了用两个手比距离,一直拉到了双臂伸展,她才勉强觉得可以了“就这么多喜欢”

    然后,没聊几句,九公主就被找来的奶妈嬷嬷们抱走了,走前还在依依不舍。

    顾乔笑着跟小姑娘挥手,回头才对太子殿下道“殿下的魅力,无人可挡。”

    闻道成对此不置可否,到底是谁的魅力,可真不好说。不过他也猜到了顾乔的良苦用心,并没有扫兴,只是抬手,趁着私下无人,大胆地揉了揉当朝太子也就是他自己的脸。

    唉,手感果然没有顾乔的好。

    但自己揉自己,也还是总觉得差了一点什么。

    顾乔在东宫修养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把这次跟着来行宫一起避暑的皇子公主们都见了个遍,一波又一波,好像不会累。

    皇子们各有所长,公主们大多温婉,看上去就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但顾乔却还是敏感地察觉到了藏在话语里的暗潮,涌动在空中的气场不和。都是天之骄子,没谁乐意给谁低头,也许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都是很好的人,但他们在对待太子时,却俨然是把他当作了与自己不同的物种的。

    顾乔在心里权衡了一圈,然后才对太子汇报,这些个殿下看上去都挺有问题的。皇子们个顶个地有心机,也有掩不住的野心。

    公主们倒是还好,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在看到如今的太子时,总是下意识地就会迸发出磅礴的母爱。

    特别是已经嫁人生子的几位,看太子的眼神快要和武帝趋近,觉得这就是个需要呵护的宝宝了。

    闻道成在一边看得瞠目结舌,他终于得坦诚地面对自己,他和兄弟姐妹关系不睦,也不全是别人的问题,至少他就做不到顾乔这样惹人怜惜。只是想起这个词,他就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顾乔做起来自然又可爱,要是安到他身上

    怕了怕了,他宁可选择当个孤独的太子。

    三皇子和五皇子因故留在了京城,这回没有跟着来,无法看出深浅。

    大皇子是唯一人在行宫,却至今还没有来探望过太子的。不是他不想来见太子,而是太子不想见他,虽然大皇子没有下毒,甚至可以说是被利用得很惨的一个倒霉蛋,但挑拨离间的是他的皇妃,闻道成不报复够了,是绝对不可能给他大哥一个正眼的。

    大皇子最近过得是真的有点惨。

    先是在户部的学习被武帝停了,再是与他有往来的朝中大臣都被武帝连削带打,驱赶了个七七八八,除了没有办法隔断的殷勤老岳父,大皇子可以说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以前是羽翼未丰,现在就是拔干净了等着下锅的鸡翅膀,光秃秃的,啥也没有。

    不仅是武帝对大皇子不满,其他兄弟们看大皇子的眼光也很不对劲儿,让大皇子百思不得其解。

    这当然是顾乔的功劳,皇子公主们都去看了顾乔一圈,顾乔不可能一夜之间把所有人变成友军,但是蛊惑着其他人去针对大皇子还是很简单的。

    “本来就是,太子之位特别,大皇子作为陛下的第一个儿子,也一直很特别啊。”顾乔如是说。

    凭什么不带太子玩,却能带大皇子玩

    一起感受一下被孤立的感觉吧

    “我真不觉得不与他们为伍有什么不好。”闻道成和顾乔不同,顾乔是曾经羡慕过他的堂亲的,渴望拥有亲情,闻道成却好像天生这方面的感情就比较淡泊。他不会觉得别人不和他玩,他就受到了什么伤害,只会觉得是那些人没眼光,他才不要和脑子不清楚的人搅和在一起。

    “我也不是要和他们有多好。”顾乔的逻辑就是一切从太子出发,只有太子不要的,没有别人不给的道理,“您可以不需要,但您不能不拥有。”

    激得闻道成差点不想做人了。

    太子的身体和世子的身体真不是一个量级的。拿恢复来举例,世子的身体用了小一个季度来治疗,仍有余毒残渣,太子不到一旬,就已经真的可以没事人一样的生龙活虎了。

    而在太子修养的这一段时间里,勤为径书斋里的气压低到了极致。

    太子被下毒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还都去看过了。他们都很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

    不管是太子还是顾乔,都希望向幕后凶手传达一个信息你不会得偿所愿的。这是一种少年意气,亦是一种挑衅,希望那个隐藏最深的人也能被激出几分火气,露出一些马脚。

    表面上的大皇子和大皇子妃就像是在裸奔,很轻易地就被扒了出来。

    但更深一层的人,却至今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后妃里战斗力最强的李淑妃,这回并没有跟着一起来避暑,她在十皇子的葬礼之后,又回到了祈宁庵下,非要看着女儿好利索了才罢休。若有她在,也许会好调查一些。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太子在人手方面最大的短板就是后宫,他母后去得早,自己又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年纪,还不足以大到给他的父皇进献美人,又已经不是那种可以不用避嫌的小孩子。

    这也就导致太子在这一块几乎是完全空白的。

    太子过去最幸运的应该就是武帝对于残害皇嗣的零容忍,妃子们再恨闻道成占着太子的位置,也不敢动手,只能旁敲侧击、水滴石穿地说着太子的坏话。

    书斋里,皇子公主们一方面担心着被人诬陷或者推出去当替罪羊,一方面也担心这种对于后嗣的迫害不会停止,自己会成为下一个。

    皇子公主们的情绪,不可避免地影响了他们的伴读。

    大概也就只有太子的伴读相对轻松一些了,因为他们比谁都了解太子的恢复情况,真的几乎就没事了。

    至于太子没事了还不来上课

    学渣们和学霸们各自有自己的一番不同的见解。

    这天早上,伴读们照旧早早地到了勤为径。

    不过基本不是趴在桌子上补觉,就是和小伙伴聚在一起聊天,没一个肯老老实实学习的。毕竟自从太子请假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学过新东西了,不是自习,就是巩固,完全可以当作给自己也放了个短暂的假期,没必要那么紧张。

    现在可是夏天啊,他们在全大启最漂亮的皇家园林里,坐拥三十六景,不好好享受,都对不起前朝在这方面花费的真金白银

    “你昨天的策论写了吗”偏科学渣钱多,对另外一个学渣周叔辩提出了每个学生在求学生涯都会有的请求,“借我抄抄。”

    钱多同学是个风流种子,在毛还没长齐对别人也做不了什么的年纪,已经学会到处去撩漂亮姑娘了。面对漂亮姑娘的口头禅就是,我能为你写首词吗他在诗词方面是真的有天赋,吴侬软语,用词瑰丽,正是小姑娘最喜欢的那一套。

    到了行宫之后,钱多简直如鱼得水,经常会和公主们身边的女伴读约着一起去玩。他昨天也是陪一个女伴读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根本没有来得及写课业。

    周叔辩理直气壮地摇摇头“为啥要写”

    太子殿下肯定不可能这么快回来上课的,师傅们也就是意思意思地讲一讲,布置的课业这些天根本就没收过,他也就顺理成章地一个字都没写过。

    “你确定”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太子缺课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每次太子不在的时候,都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候。

    “不,我是说,你确定殿下不会回来上课”

    “虽然殿下没什么事,但凶手还没找出来,殿下在无为殿里住着,肯定要比来勤为径安全啊。”周叔辩由己度人,“而且,能少上一天课就少上一天,疯了吗,这么早回来”

    太子虽然学问比大部分人好,可他在过去也实在算不得什么好学生。

    逃课,请假,开小差一样没少。

    只不过太子太要脸,特别会装,才没有让外人发现,总算让自己留了个勤敏好学的好印象。但遇到好不容易的假期,太子也肯定是不会放过的。太子和周叔辩逃课的理由不太一样,周叔辩是听了也不会,太子是早就会了懒得浪费时间。

    披着顾乔皮的闻道成在一边听着,一边在心里默默在自己表弟名字后面凑了一个“正”字,每多一笔,就是多了一段仇。周叔辩遥遥领先在这个榜单上。

    不等众人跟着附和,就有太监通传“太子殿下到”

    顾乔版的太子。

    周叔辩“”他表哥什么时候这么爱学习了这不对

    但太子就是到了,不仅到了,连课业都没落下。苏师傅来检查课业的时候,八个伴读,整整齐齐站起来四个。周叔辩、闻添、钱多,外加一个苏肃。

    苏师傅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恨不能抽出小戒尺,把他这个侄子抽死,好假装这事不曾存在。

    但这是亲侄子,抽死了,他兄弟得他和拼命,只能忍。

    “没想到啊,没想到”苏师傅只能这么咬牙切齿道。

    闻道成却在一边临着顾乔的字,一边想着,怎么会想不到呢就冲苏肃考场炝锅这个操作,你就该知道你侄子也不会是个多么老实的。

    中午下了课,顾乔还叫了所有皇子公主一起来吃饭。

    不是邀请,是要求。

    所有人都必须到场。皇子一桌,公主一桌,伴读们凑了好些桌。顾乔笑得别提多不怀好意了,他甚至没让太子和他坐在一起。

    “不要客气,都坐啊,喜欢吃什么一定要说,毕竟我们未来要在一起吃很久呢。”

    其他人“”这特么是什么意思

    顾乔也没解释,只是等着已经不用来读书的大皇子也被请了过来,这才慢悠悠道“皇兄来得有点晚,孤特意给您开了一桌。”

    确实很给大皇子面子,开了一个大桌,放眼望去,孤单单地只有他和菜。

    菜色丰盛,口感鲜香,与每一桌都一样。

    终于有聪明人回过来了味道,在没有找到给太子下药的真凶之前,所有人都有嫌疑。那么,就大家一起吃吧。一样的菜,一样的碗筷,一样的用饭时间,看谁还会死。若幕后黑手针对的是所有皇子,那么一群人分一点点菜,毒量也没办法过高,致死的可能就会被无限降低。

    顾乔等着大家都安静下来了,才继续不紧不慢道“孤已经禀报过父皇,你们之前不是也和父皇说过吗很喜欢一家人吃饭的感觉。现在,你们可以如愿啦。开不开心”

    很显然,没一个会开心的。

    “下面这些话是孤要说的,只说一次,若孤再因为饮食出了问题,孤吃了什么,就会给你们所有人都分一分灌下去。不信,你们可以试一试。”若不想出事,自然是得尽量保护太子,哪怕不保护,也会自己小心再小心,不会再给别人当枪使,也没办法再幸灾乐祸。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有公主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子,没想到他可以这么无耻。

    “对啊,皇妹真聪明。”顾乔毫不吝啬的给了对方一个来自兄长的夸奖。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们”有皇子拍桌而起,他自然不愿意是和太子一起承担这种风险的。

    顾乔一直秉承着“别人生气我不气”的风度,简简单单又带着力量地回了这位皇子殿下一句“凭什么凭我是太子啊。”

    温篆终于悟了,那日在太子身上感觉到的违和感到底是什么,殿下他

    进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