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攻受互穿第四十九遭:
    武帝虽然他知道太子一定会赢, 却在真正见到胜出的太子时,还是难免心生出了一些无法自控的激动, 那种他必须做点什么的情绪是如此澎湃直接。

    俗称都闪开, 朕又要开始秀儿子了

    朕的安邦就是这么厉害了

    当然, 其他孩子也很厉害, 好比谁也不会想到公主们会在后期的势力争霸中占有一席之地, 但她们咬牙做到了;也好比大家都觉得二皇子怂的根本不像是武帝的儿子, 结果那全是演技, 他对左右战局是起到了关键作用的;更好比三皇子,第二永远不应该被忽略, 特别是在太子和武帝一样不可能上战场的情况下,武帝更加看好培养三皇子。

    每个皇嗣都有自己的闪光点,哪怕是惹了众怒的大皇子,都可以被勉强夸一句看孩子看的很好。至少武帝是这么觉得的, 以九公主为首的小不点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打击大皇子了。

    大皇子并不快乐。

    总之, 在这么多优秀的孩子里,太子依旧能够脱颖而出, 足可见太子的优秀。

    我儿子

    我养的

    就是这么厉害

    武帝特特让两个太监,举着那张临时匆匆画出来的犼旗,绕场一周,争取让在场的每一个近臣都看到了太子的创作。

    皇子公主们表情个异, 但至少在这个时候也是会给太子捧场的, 他在围场上的表现确实厉害。

    一如此时此刻,光彩夺目, 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样的图腾融合,正也是朕的初衷之一。”武帝忍不住就开始哔哔了,没有人问他,他就自己说。

    武帝作为一个并不是那么迷信的皇帝,哪怕无数人和他说过他是老天的儿子,是真龙天子,但其实在他自己内心深处,对于这种是不那么买账的,至少在一开始他是不愿意相信的。一个很简单的武帝式逻辑

    如果老闻家才是老天的儿子,那前朝算什么抱错了吗

    比起相信龙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生物,武帝更愿意相信他小时候听寨口拉二胡的胡老汉告诉他的,龙是上古先民的图腾融合。

    “相传上古先民没有国,只有族。以氏族部落为单位,以图腾旗帜为意志。”

    而每当他们打败一个对手,就会夺取对方图腾上一部分的特征,来装点自己的图腾。直至某个上古部落一统中原,图腾几经易改,“龙”才得以诞生。这就是中原民族最早也是最核心的人性团结。

    互为竞争,是为了让彼此变得更好。

    消灭不是唯一的出路,还可以融合。

    武帝以前活在自己幻想出来的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理想国里时,以为他的孩子们都还是孩子,没怎么管过他们之间的斗争,因为他小时候也经常和他的同龄人打架,打完了就会再次是兄弟了,他用自己的过往衡量如今,就只能得出孩子争斗是无伤大雅的。

    直至太子出事,武帝才终于惊醒,他不得不醒了。

    他已经不是在山寨里狂野生长的那个他,他的孩子们也不会是他的翻版,现在的皇宫里有太多的立场。

    武帝能做的不是尽量拽住回忆的尾巴,而是做出改变。

    他不可能什么的偶不做的,只是武帝做了什么,并不一定会对旁人说,甚至他有时候都不会喜形于色的表现出来。这是他常年征战养出来的毛病了,兵贵神速也贵在出其不意,在事成之前,甚至也许都不会有人意识到武帝在做出改变。

    当然,武帝没有对外说,也有一个原因是,孩子们都已经是半大的人了,他不一定能够成功。

    但至少他是在努力的,他不希望在他百年之后,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的亲情给他的孩子们。

    错误在他。

    那就由他在活着的时候亲手一一改正。

    图腾融合是启发了少年武帝的一个点,也是他做出改变的第一步,希望他的孩子们能够知道的,团结,融合。

    闻道成几乎是最早领悟了武帝意图的皇嗣之一,他虽然还是觉得武帝这样过于理想化了,但却不影响他去答对正确的答案。一如他写过的制科考试,他不赞同,却可以写下去。

    不过,顾乔本来给太子绘制的以兔身为蓝本的新旗帜,却不是犼的模样,而是一个全新的、不同的东西。就像是上古先民制造出了龙,顾乔也想画出一个不曾存在的神兽。

    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被太子要求变成了犼。

    当晚的每个近臣都看到了,也知道了那是犼。然后,一天就结束了,特别是太子和三皇子一行人,他们太需要休息了,一连十二天在炎热的夏季闪转腾挪,神仙也没那么好的体力。连觉本身很少的太子,现在最大的心愿都是躺在床上,好好睡它一觉。

    围猎的最后三天就是行赏与庆祝的总结环节了。

    武帝会根据猎物的多寡,进行分别的赏赐,大臣和侍卫也会参与其中,只要数量能进前一百,就会有不同的赏赐。哪怕没有进入一百,也会得到一张武帝由亲笔所书的“还需勤勉”的字画,作为安慰奖。

    当然,这到底是不是武帝的真迹,这个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今年的统计工作,连夜就开始了,但还是用了比过往更多的时间。主要是皇子们参与比赛的规则变了。而在皇子比赛的过程中,帮助过皇子公主们的大臣,也会得到一定加成。武帝在把名单拿到手之后,对各位大人的倾向性也就一目了然了。

    不一定准,但至少有个参考方向,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帮助,都会产生联系。

    武帝看着这份详细的统计名单,对来听命的玄铁卫统领问道“看清楚了吗在太子呈上来犼的旗帜后,谁的脸色有异”

    “各位皇子和公主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武帝也觉得他们不会有问题,但直至结果出来了,心里的大石才总算稍微落下了一些。

    “今日太乱了,大臣没有到齐,到了的也未必在昏暗的灯光下能够看清楚。明天朕会着重赞扬太子这幅全新的图腾,也会让大臣意义传阅。你安排人重点记下来每一个人的表情变化。”

    “是”

    玄铁卫队长没有问为什么,只是武帝给一个指令,就照办一步,他甚至连武帝具体想要看到什么有异的表情都不是很清楚。

    在又一天即将召开篝火晚会之前,所有的大臣皇亲都早早的准备来参加宴会了。

    他们分批逐步的被武帝叫过去,欣赏到了太子的旗帜。

    大家都觉得这是武帝在秀儿子,也就配合的夸赞了起来,太子聪慧勇武,举世无双。反正就是那些套话呗,怎么让武帝开心怎么来。

    武帝也开心的照单全收,玄铁卫们隐在背后当背景板,只在心里速记默默不说话。

    那一天的篝火晚会上,公主们齐齐给二皇子敬了酒,一杯又一杯,二皇子可以说是备受“宠爱”。二皇子哭着喝到酩酊大醉,也只能不断叨扰,只求各位姐妹能够消气“回京之后,回京之后,京城最好的望仙楼,我连请各位姐姐妹妹一个月”

    破财,总算是稍微免了一部分的灾。

    顾乔时刻关注着二皇子,本来还想着万一情况不对,他就去帮忙的,结果看二皇子并不算特么勉强的样子,他才意识到哪怕是被姐妹们责怪着,二皇子也是乐在其中的。那种责怪更类似于亲近之人的撒娇,反而比礼貌客气的懂事要好。

    三皇子也拎着酒壶,来与太子喝了一回,点到即止,谁也没有醉。

    “这一回我心服口服。”三皇子哪怕因为太后的原因对太子有争宠的敌意,但他也会坦然承认太子的优秀,“但也就是这一回。有本事来年再战。”

    “来年你也赢不了我的。”太子还是那么忠于自己讨人厌的人设。

    三皇子听后真的很想打人了。

    还是被长乐王好不容易给拦了下来,他不得不附耳提醒自己的好友,太子可是给他们提了醒的大恩人呢,忍一忍吧,忍一忍

    三皇子只能拂袖而去,然后不断的和长乐王小声抱怨,他真的对太子喜欢不起来。

    “谁稀罕。”太子嗤笑。

    顾乔坐在一边,大胆又小声的道了一句“我就很稀罕啊。”

    太子深深的看了一眼顾乔,真的觉得顾乔有时候也挺爱挑战极限的。不过他自认为他已经十四了,是个大人了,要比顾乔更懂得什么叫界线与责任。

    等你长大了,咱们再说。

    温篆那个鬼精鬼精的祖父,在看过画犼心下大骇,连夜找来了温篆“改兔画犼,是谁的主意”

    “殿下的。”温篆如实回答,看到祖父如临大敌的样子,他也很快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何止是有问题,问题大了

    “殿下自己想的没有谁启发过他吗”温老爷子一张脸铁青铁青的。

    温篆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应该是没有的。太子这回一直因为扮成兔子而不开心,不服输的想从兔子身上做文章找回场子,这确实是太子会干出来的事情。至于兔子变成犼“犼有什么不对吗”

    温老爷子对着自家孙子,左右思考许久到底要不要说,有可能只是他过于敏感,但不说的话,万一出事,那他肯定会后悔终身。

    最终,温尚书还是选择了和盘托出。

    温尚书绝不会知道,正是因为他这个举动而救了自己一命,与死神擦肩而过。躲在暗处的玄铁卫把温尚书的每一句都记录了下来,呈到了武帝眼前。

    “这犼具体是什么你可知”

    “一种神话生物可以强大到与龙比肩”温篆和顾乔等人一样,知道的只有这么多,因为他们所看的书上就只有这么多。周叔辩甚至在此之前,都不知道还有犼这种生物存在过。

    “在最初的版本里,犼喜食龙脑。”温老爷子一语点题。

    “”再不需要任何话,这就已经足够了。温篆终于懂了他祖父为什么会表情突变。这样的寓意可不太好。特别是被太子用了之后。真龙天子是武帝,那用了喜欢吃龙脑的犼旗的太子又算什么“还有谁知道吗这个传说”

    “除了我,应该没有人了。”温尚书的祖上有族叔受过宫刑,在宫中当差,家族因此而败落了。

    当然,也是因为这样的境遇,温老爷子才能作为大启的寒门得到两朝皇帝的重用。

    一啄一饮皆是天定。

    这族叔是个识字的,在前朝的宫中负责整理皇室藏书,看过不少孤本。后来前朝没了,他出了宫,才用讲故事的形式给年幼的温老爷子讲了种种书中有趣的见闻。

    犼正是其中之一。

    前朝的某位皇帝觉得犼吸食龙脑的记载太过不详,就下令删减了全国所有书内的这一记载。潜移默化不需要几十年,新一代成长起来的读书人就已经不知道原本的记载是什么了。在信息不够发达的古代,想要淹埋什么就是如此容易。

    有关于犼的真实记载,只有一个孤本,就放在前朝皇室的收藏里。

    当年前朝还以“望犼之乱”来类比过太祖的起义,让太祖十分不解。

    大启继承了前朝,虽然在一把大火之后,前朝的宫殿没了,但太祖是个有远见的人,还是在大火之中抢救下了最重要的东西书。现在大启皇室珍藏的孤本,不少都是前朝的。也就是说,除了前朝皇室和本朝皇室,几乎很少有人还知道犼的寓意了。

    而本朝的皇子公主以及天子近臣,要借阅任何孤本,都是有记录的。

    “总之,应该不会有人以此为手段攻讦太子,只是你们还要小心为上,多个心眼。”温老爷子毫无疑问是太子党,特别坚持正统的那种。

    温篆比他祖父要知道更多太子的事情,也因此推测出了另外一种可能。

    这犼的出现,不会是太子或者是武帝故意的吧他们再引诱幕后黑手出现。这样的阳谋,对方不可能忍得住,因为这个把柄实在是太诱人了。当然,如果对方没有借此来搞事,那也可以帮太子和武帝排除一个调查方向,有可能不是前朝余孽在作祟。

    “要来打赌吗”太子笑着对顾乔发出邀请,“到底存不存在前朝余孽。”

    “殿下觉得呢”

    “存在。”

    “那就赌不成了呀,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武帝一生得罪了太多的人,但还是前朝最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