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攻受互穿第五十一遭:
    山中气候多寒凉, 进山之前,众人还在被迫感受着夏末最后一波酷暑的挣扎, 进山之后, 这才一下子感受到了沁入心间的清爽与心旷神怡。

    身子骨比较差的如顾乔, 进山之前就不得不再加了一身仙鹤薄衫, 以防风寒。

    他们现在正驻扎在六台山的山脚之下, 仰望山麓, 心怀憧憬。这里也修建有一个小型的行宫, 亦是前朝为了方便皇帝来六台山礼佛而特意修建的落脚之处,传到本朝, 只是随便修葺了一下,就被武帝开心的收为了己用。在这些方面,武帝绝对算得上一个值得被歌功颂德的节俭皇帝,一点都不介意这是前朝的东西, 甚至会觉得是自己赚了。

    不过, 六台山行宫之前多为太后、皇后等皇亲女眷在使用,不怎么迷信的武帝这还是第一次如此郑重其事、大张旗鼓的来到这里。

    在青山绿草的环绕之中, 远离了尘嚣与繁华,坐看紫气东来。

    据说六台山上常年能看见紫气,在前面多朝都有“清凉紫府”之称,再早之前民间甚至盛传这里是神仙的洞府, 有仙人在此居住。

    武帝有个族弟, 小时候冒傻气,听闻了六台山的传说, 还发誓待天下太平,一定要来六台山里找神仙。

    “后来呢”太子坐在一边听武帝讲过去。

    太子本人自然是没这个听故事的闲工夫,也没这种童趣之心的,但是架不住顾乔想听啊。武帝是个讲故事的高手,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培养出来的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能力,在顾乔和太子没有互换回来之前,武帝就给顾乔讲过他这个神奇的族弟,引得顾乔一直念念不忘。

    当然,武帝也一时技痒,很想给儿子把故事讲完了。但是后来不是就开始狩猎了嘛,武帝也就没办法给儿子继续讲故事了。

    武帝为儿子后来都没有追问他故事的进展,而寻找到了这样一个借口。

    如今儿子终于带着小伙伴又来问了,武帝就特别开心,觉得他之前的想法不是自欺欺人,儿子也不是不想听他讲故事了,就是太忙了

    太子不置可否,决定让小孩子顾乔去哄大孩子武帝开心,他陪坐。

    顾乔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听众,当别人讲话的时候,他总会双眼全神贯注的看着对方,以表达他对于这次交流的重视。黑白分明的眼神又大又有神,当他沉浸在故事里,跟着起伏不定的剧情产生不同的情绪时都会在那双眼睛里所有体现,嘴里还会时不时的发出很会捧场的“哇”、“这样啊”、“嗯嗯嗯”,让讲故事的人特别成就感。

    顾乔在扮演太子的时候,还会为了太子殿下的形象考虑,尽力克制着自己去做这么幼稚的事情。但是当他回到自己的身体后,就不需要有什么顾虑了,想怎么听故事就怎么听故事。

    武帝极大的被愉悦了,越说越起劲儿。

    人到了一定年纪之后就会这样,特别喜欢回忆当年峥嵘岁月,控制不住的想和人聊自己的种种过往,一遍又一遍。这样的定律很少有人能逃得过,哪怕是武帝。

    当三皇子得知太子带着顾乔去听武帝讲故事之后,他整个人的表情都要裂了。

    没想到太子是这样的太子。

    还真是卑鄙啊,为了讨好父皇,无所不用其极。

    他才不会用这招呢

    “你也用不了啊。”真不是长乐王想泼三皇子的冷水,实在是三皇子这个过于英武不凡的成熟外表,早就已经失去了听故事的权利。三皇子要是也去学顾乔那双眼期待、天真无害的样子,天哪,武帝第一个得给他请法师来驱邪。

    “本王是不屑。”武帝所有的皇子一出生就都被封了王,虽然内宫外朝的都更习惯用几皇子、几殿下这样的来称呼他们,但他们自己可不会忘记自己的爵位。

    大一些已经不用读书的皇子们,就特别喜欢用“本王”来自称,觉得这样更有气势。

    他们坚决不会承认,他们是从太子的“孤”里得来的灵感。但事实就是,当某一天太子突发奇想用“孤”来自称后,“本王”就也如雨后的春笋,纷纷冒了出来。

    一群幼稚鬼,长乐王这样精准的评价。

    “哦您已经不想听了”长乐王故意用“您”来捧场逗乐,他拖着慢悠悠的长腔,“我还说,您要是不嫌弃,小的就献回丑,给您讲一个我的故事呢。”

    三皇子终于绷不住了“讲。”

    “讲什么”长乐王明知故问。

    三皇子抿唇,垂目,这样高深莫测的威严模样,经常能吓到不少人。可惜,长乐王并不在其中,他一点都不怕他,还会笑嘻嘻的抬头看回去,继续等待答案,不等到是不会罢休的。

    “讲故事。”三皇子还是屈服了。

    武帝也在给太子和顾乔继续讲他的族弟,这位曾扬言要去山里找神仙的宗亲,在大启建国后,也是真的依照曾经的誓言来了六台山找神仙。

    “那、那找到了吗”顾乔是个相信神仙的。

    因为如果没有神仙的话,那该怎么解释他脑海里女将军的话本呢还有他和殿下的互换,这一定得是神仙在施法了,最次也是他爹他娘还有皇后娘娘的在天之灵保佑。不可能有其他解释

    “如果神仙是那么好找到的话,神仙也就不是神仙了呀。”武帝很有和小孩子对话的经验,说的特别自然。

    让太子忍不住看了过来,因为曾几何时他也会觉得这样和他说话的爹,特别特别好。可惜,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讲道理,我族弟想看见神仙是正常的,但神仙为什么要现身看到我那么个又没有本事,性格也不算好的丑东西族弟呢”

    武帝真的有很多让人无法反驳的邪门歪理。

    顾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在门外一身金红色袈裟,特别郑重其事前来觐见皇帝的族弟,在太监王识文还没有通报之前,正好听到了自家皇兄对他的这般“诋毁”“”

    这样的皇兄,不要也罢,他回去了

    当然,最终,这位特别不要脸自己给自己定了个法号叫“慧根”的大师,还是来见了武帝,皇兄再讨厌,也是个皇帝,他得忍。

    “这就是朕的族弟了,六台山广善寺的主持,慧根大师。”武帝介绍道。

    嗯,这位在山中苦苦寻找了神仙三年而不得的族弟,最后突发奇想选择了自己留在山里当“神仙”,剃掉三千烦恼丝,成为了一位远近闻名的大师。

    “阿弥陀佛。”慧根大师已经是世外之人了,特意被武帝免去了行世俗之礼。

    顾乔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慧根大师,这位大师并没有武帝说的那么“不堪”,诚然,他确实不算特别好看,但也不至于难看到哪里去。大概是整日诵经念佛的缘故,身上的气质里有着平常人身上很难有的平静与慈悲。发现了见顾乔在看他,慧根大师也不生气,反而慈眉善目的对顾乔笑了笑。

    大师不亏是大师

    但武帝却嗤笑“你可别被他这个鬼滑头骗了。”

    什么佛性,什么通透,统统都是骗人的。

    武帝倒是觉得他这个族弟和他一样,一身的铜臭味“知道现在满大街的典当行,都是哪里来的吗”

    武帝这话自然不会是随便一问,顾乔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是、是大师的产业”

    “他倒是想。”武帝在兄弟面前,好像变得更加孩子气了,“典当行最开始就发源于寺庙之中,不巧,你眼前站着的就是第一个提出这些想法的人。”

    前朝佛教、道教盛行,大肆兴建了各式各样的寺庙道场,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与土地,为此在前朝后期还出现了灭佛灭道的运动。六台山上的和尚也从一下子激增,又变成了被强制缩减,最少的时候只剩下了不足三千僧侣。

    到了本朝这种事情才有所遏制,不弘扬,但也不彻底消灭。大家喜欢信什么就信什么,只要不是会危害到人的邪教,武帝都不会有太大的兴趣去干涉。

    这样前后的局面也就造成了,现存能活下来的寺庙都是“僧少钱多”的神奇局面。

    慧根大师在广善寺剃度出家后,就被当时的主持代师收徒,成为了主持的师弟,掌管着广善寺的寺库。也就是说,他掌管了整个寺里的收入。广善寺这样的名寺,是真的很赚钱的,信徒遍布,还不用缴税,还可以自给自足,可想而知他们拥有着怎么样一笔财富。

    看到那么多钱无处可用,慧根大师身体老闻家奇奇怪怪的生意天赋就觉醒了。

    慧根大师最先开始尝试的最常见的借贷,把钱借给急需救急的人,然后等对方周转开了再还回来。一开始是不需要多少利息的,刨去本金,对方想给多少利息就给多少利息。只是本着我佛慈悲的一种想法去帮助人,但又不会让对方觉得钱是白来的,不懂得珍惜。

    这样的救济效果十分显著,甚至比白给还要好。

    寺庙里得到的利息,也反而往往是很高的。

    再后来就是通过一步步完善这种用“借”取代“给”的方式,而衍生出了更多奇奇怪怪的操作。

    好比拍卖,也好比典当。

    武帝刚当上皇帝的时候,国库里其实是没有多少钱的,他当时还不知道他老爹,都把钱都搞到哪里去了。焦头烂额的连登基大典上的龙袍,都是改自他爹只穿过一次的旧衣。

    不是做不起新的,而是武帝想把钱省下来用到民生中更需要用钱的地方。

    就是在这个时候,慧根大师千里迢迢从六台山带着弟子赶到了雍畿京城,一边开坛讲佛,一边就像是变魔术一般,给他急需用钱的皇兄,送去了一笔不可思议的财富。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多,”那个年月还算年轻的慧根大师这样对武帝道,“只要皇兄能保证这钱都用在天下苍生之上,就都给你吧。”

    他爱赚钱,却从不贪钱。

    这大概也是一种境界。

    顾乔仰头看着眼前金灿灿的大师,十分的敬佩。多年后,他在根据自己的手记写回忆的时候,才意识到,他曾经只是想做官,想青史留名,想光宗耀祖,真正让他意识到他不只想做官,还想做一个好官的时间点,就是在这一刻。

    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甚至被武帝称之浑身充满铜臭味的大师,在某个很寻常的上午,走了进来,却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