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第59章 攻受互穿第五十九遭:
    大雨滂沱之中, 王识文利用大内总管的令牌,矫诏进了审问张叔的地下刑房。这里守备森严, 机关重重,哪怕是王识文也并不能一路畅通无阻。

    但越是困难和严密, 王识文反而更容易放心, 一切如常就是好消息,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出现反常之处。

    王识文心理素质极强, 但在这一晚也已经快要被撕裂成了两个。一个在告诉他, 如今的情况都在说明自己还没有被发现;另外一个则在告诉他,这是侥幸心理, 不足以成为任何证据,如常只是假象。

    轮值的玄铁卫在见到王识文后, 熟稔地打着招呼:“王公公。”

    “嗯。”王识文没有刻意地讨好谁, 甚至那种阴阳怪气的态度比以往更加讨人厌了,他对侍卫颐指气使下令道, “还不快带咱家去看看那个犯人?!”

    这就是王识文演技最成功的地方了, 他把一个只会溜须拍马、欺上瞒下的大太监, 演得活灵活现,他不怕得罪人,也不怕与谁结怨。因为当他越是拿鼻孔看人,对方反而越容易害怕,觉得他这样的态度是有恃无恐, 这可以帮他促成不少事。

    好比眼下。

    “您这个时间来见犯人?”看守张中的玄铁卫小心翼翼地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是出了什么事吗?”

    “这是你能问的?”王识文挑眉。

    “小人不敢, 只是程序上……”这犯人事关重大,有可能是前朝余孽,按理来说,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哪怕是太子来了,没有武帝的旨意也不行。

    “咱家是在为陛下秘密行事。”王识文朝着武帝寝宫的方向遥遥一拱手,阴恻恻地笑道,“你确定你要继续问一下?咱家倒是不怕教你知道,就是嫌你听完之后,还得杀了你浪费咱家的时间。”

    守卫打了个激灵,连连摆手:“不敢不敢,小人不敢。”

    今天的守卫外地胆小,没几句话就被王识文打发了,要是轮到其他玄铁卫,可不会这么好说话。

    王识文心下咯噔了一声,这守卫太好说话了,也是个问题,但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下去。

    最终,王识文被带到了最底下的那一间监狱刑房,地上泥泞不堪,环境十分糟糕,最让人受不了的还是那冲天的血腥气。只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玄铁卫就已经下了死手,但看得出来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王识文的担心更重了,不是关心张中的死活,而是张中还能不能去救人。

    王识文只带了两个不会武的小太监进来,接应的人都在外面,他甚至开始怀疑他们能不能从这个刑房出去了。王识文开始想着应对之策,如果张中真的废了,该怎么保护长乐王。

    刑房内,如今只有被绑在木架上,连休息都没有办法得到的张中。

    他浑身是血,宛如死了一样。

    王识文并没有着急屏退引路的玄铁卫,反而指使着对方上前:“你去看看,这人还活着吗?若是人死了,呵,你们就等着吧!”

    “大人放心吧,他命硬着呢。”玄铁卫倒是很淡定,已经习惯了对方的这般模样。

    玄铁卫倒也没做什么,就是面无表情地开始对着犯人咒骂前朝末帝,什么“不得好死”啊,“死后堕入畜生道”之类的。

    一看就是毫无技术含量的激将法。

    但是偏偏张中就是忍不了。

    连王识文都忍不了。

    前朝末帝对王识文有救命之恩,他们这些至今还忠于前朝末帝的人多少都受恩于前朝末帝,都觉得陛下他只是生不逢时,明明是有大智慧的人,却受制于世家而没能施展拳脚,被大启捡了漏。他们甚至觉得末帝后面的发疯,也是情有可原,毕竟被牺牲的人不是他们,而是与他们隔着千山万水的普通百姓。

    张中果然再一次中气十足地和玄铁卫对骂了起来,他虽然眼睛瞎了,但武功底子还在,并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废了。

    王识文终于放下了心来,喝退了玄铁卫。

    “大人?”玄铁卫无法理解王识文的做法,满脸诧异的提醒道,“您要和这穷凶极恶之徒独处?”

    “没看到咱家还带着人吗?”王识文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两个小太监,“咱家是带着密令过来的,你的狗脑子记不住吗?”

    玄铁卫只能离开,但他们也并没有走远,而是去了外面的拐弯处等着,只确定了他们听不见也看不见。

    人一走,王识文就收起了慢悠悠的态度,迫不及待地给张中解绑,准备换人。

    王识文知道张中,张中却不认识王识文,不过他们组织内是有特别的暗号的,那是前朝末帝写的一首诗,只有他们还会背了。

    诗一出口,张中也懂了,王识文便是组织里在宫中隐藏最深的那个人。

    “你不该来救我的。”张中沙哑着嗓子道。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事实上,他正是因为命不久矣,才会被派来做这件事。

    “我也不想救你。”王识文快速地介绍了一下大致的情况,然后满意地看到了张中脸上与他一模一样的焦急,只有他们才是真正还在乎长乐王死活的人了,王识文语重心长道,“你我死不足惜,却不能让长乐王殿下就这样出事。”

    张中沉重地点了点头。

    王识文和反启组织并不是完全的一条心,反启组织想推翻大启,拥立前朝血脉,却并不一定非要是末帝的血脉,前朝皇室里的谁都可以。

    王识文却只认末帝血脉,想要武帝生不如死。他觉得让武帝单纯地死去,并不足以为前朝末帝报仇,他想让武帝感受到前朝末帝在京城被攻陷之前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感受过的种种绝望,什么断子绝孙、众叛亲离,那都是轻的!

    直至长乐王被送到了宫中,王识文的手段才终于温和了些。

    因为长乐王曾因目睹皇子差点惨死,而被吓得夜夜惊梦。明明长乐王与前朝末帝在外貌上并没有多么相似的地方,但他们害怕时的神情却像了九成。让王识文莫名就心软了下去,而且,本也就快到王识文该进行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了,他就暂时收了手,换了一种更加隐蔽的方式,通过在皇子公主之间来回挑事继续自己的报复。

    从那个时候起王识文就已经意识到了,若将来有天,当他的报复和长乐王的生命起到冲突时,他会放弃报仇,毫不犹豫。

    一如他如今的选择。

    “快点,我们没有时间了!”

    张中本来很配合的动作全部停了下来,因为……“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王识文几乎是瞬间明白了张中的意思,他们四人被困在小小的刑房内,实木门外鸦雀无声,寂静得有些过分了。

    张中听到了不一样的脚步声,但听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刑房的门被轰然打开,守在门外的是数把连弩,以及站在侍卫后面的武帝和太子。

    “没想到……真的是你。”武帝看着王识文,轻轻叹了一句。这个自他登基以来就一直尽心辅佐在他左右的内侍。武帝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身边的人,却从没有怀疑过王识文,因为如果王识文真的对他怀有歹意,他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没有道理他还能这么安全地活到现在。

    但偏偏就是王识文,谁也不知道王识文为什么非要搞这么多麻烦事,也不愿意一刀结果了武帝。

    “因为只一刀杀死,就太便宜了。”闻道成站在武帝身边,他颇有一点“只有神经病能够理解神经病”的意思,在武帝和他信誓旦旦不可能是王识文的时候,闻道成却基本已经可以锁定王识文了。

    父子俩约定好的设套,只是为了让武帝死心。

    “杀死朕的孩子的,是你?”

    “是我。”王识文见大势已去,也就懒得再伪装了,他装了一辈子,早就累了,眼中是对武帝彻骨的仇恨。

    “挑拨皇子公主反目成仇的,也是你?”

    “是我。”

    武帝其实还是觉得很不真实,他没想到他苦苦追查了那么多年的真凶,竟然这么容易浮出了水面,只为了一个长乐王?说句挺奇怪的话,武帝宁可对方一直潜下去,别这么容易就因为一个弱点而上钩,否则他会觉得他这么多年就是一场笑话。

    但是,王识文还是出现了。

    “这不是关心则乱。”王识文不是不知道这有可能只是个圈套,只是,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可能,这个险他都不想冒,他赌不起长乐王的死。武帝不一定会如何,但太子却明显是个狂犬病,他是最不可控的变数。“哪怕您是在钓鱼,太子殿下也有可能会假戏真做,斩草除根。”

    闻道成得说句公道话,如果没有顾乔,他确实会这么做。

    “事已至此,成王败寇,是我技不如人。”王识文的弱点实在是太明显了,哪怕到了这一步,他都只是在庆幸着这真的只是一个针对他的圈套,太子和武帝都在这里,长乐王并不会死。

    说时迟那时快,张中突然出手,一掌……

    拍在了王识文的后背之上,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胸口,当场心脉尽断。

    这让其他瞬间保护在了武帝身边的人俱是一怔,都这样了,还不杀武帝?不来个死前一搏?王识文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自然还是不想长乐王因为他们被连累。

    在王识文的弥留之际,武帝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代表了他轻信身边之人的恶果,比起气对方,他更气自己的识人不明。

    武帝缓缓蹲下身,在王识文的耳边笑道:“你真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吗?”

    “你、你不能杀他。”王识文本已经坦然赴死,在武帝这话之后才意识到,武帝也有可能会为了报复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太后是不会允许的!”

    王识文为了长乐王自然也准备了后手,若他所有的打算都失败了,那么中了毒的太后就会被救活,成为长乐王最后的保障。

    武帝的笑容更加深了:“我为什么要杀死长乐王?我只想在你死前问你一个问题,东海王妃的身体弱成那样,你怎么就那么相信,她能生出孩子?”

    根本没有什么前朝血脉,随着东海王妃的死,前朝末帝已经做到了断子绝孙。

    “不,”王识文受到的冲击是没有办法形容的,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形容疯癫,他一辈子的执着与在意就这样没了根基,他不能接受,“不,你在骗我。”

    武帝嗤笑:“你觉得以太-祖的心狠程度,若不是东海王妃没有办法孕育后嗣,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王识文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