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攻受互穿第七十九遭:
    不管东蛮高不高兴, 这份和平条约最终还是顺利缔结了,由格鲁图亲王世子和太子代表双方在文书上签了字, 摁了手印。一式两份, 用三种语言书写, 将期限写到了永久。哪怕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 根本不存在什么永久。

    在签订完文书的第二天, 格鲁图亲王世子就和太子一行人各奔东西, 格鲁图亲王世子怀着以比上坟还要沉重的心情回族复命, 太子则带着他的兄弟和伴读们启程回京。

    大军开拔,荣耀而归。

    只有五皇子和司徒一家仍留在了北疆以防万一, 其他人全部动身,包括了身体状态一直不算好的司徒容,就伤口已经不是问题,但呕吐却怎么都缓解不了。她会代表司徒家进京复命, 顺便找御医看看这到底什么毛病, 以及正式给她的公婆敬一杯茶。

    和温篆成婚快六年,温篆都快成为司徒家最小的儿子了, 司徒容却连和公婆坐在一张桌前喝一杯茶的机会都没有,这让她特别的不好意思。

    “两个人在一起,讲究的就是一个公平,他对我父母好, 我就必须对他父母好,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

    司徒容这样和前来求取婚后生活真经的太子道。

    闻道成和顾乔在一起虽然没多少时日,但从一开始他奔着的就是两人过一辈子的目的去的, 参考的对象也就直接是身边已婚的小伙伴。其中尤以成婚即将六年的司徒容和温篆作为长久,舍弃温篆的原因则是因为他太恋爱脑了,闻道成有点受不了前一刻对方还在挥斥方遒,下一刻就“我家容容啊”。

    但钢铁直女司徒容又能懂什么呢只能现场瞎扯。

    闻道成提取了一下精华,竟还觉得有那么几分道理,特别是在公平对待彼此父母身上的这一点。闻道成有了全新的想法。

    行军走到一半的某日,司徒容在烈日骄阳下就毫无预兆的平地晕倒了,这才终于被诊断出来,她

    其实是怀孕了。

    所有人“”

    有些人怀孕确实如此,前两三个月还会有一些细微的月事,而孩子的脉搏也会因为过于薄弱不容易在最初期被诊断出来。

    司徒容全遇上了。

    但很幸运的是,孩子看起来十分皮实,不管司徒容在怀孕初期做了多少危险的事情,他都顽强的活了下来,还十分的健康。

    司徒容怀孕的消息,几乎惊动了所有高层,排着队的来司徒容临时休息的帐子里进行为官,眼睛里如出一辙的不可思议,看司徒容和她肚子的样子就好像在看什么稀有动物。也确实是稀有,对于这么一群曾经的半大小子,如今的战场单身汉来说,他们真正能接触的女人本就不多,更不用说是怀着孕的女人了。

    周叔辩不得不认清了现实,他的司徒好兄弟真的是个女人,能生孩子的那种,莫名有点手足无措,连话都不会讲了。

    其他人也差不多,褪去了男性的粗狂与大咧,连对着司徒容呼吸的时候都小到了不能再小,好像生怕一口气就把孩子吹没了。苏肃更是一蹦三尺高,他终于有机会能研发全新的菜色了,专门给孕妇的。

    钱多着急忙慌的带人出门去最近的城镇收购各种所需。

    顾乔蹲坐在一旁,惊讶的睁大眼睛,至今没有回过神来。他一度觉得怀孕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仙术,那可是生命啊,活的,由一个生命创造了另外一个生命。

    制造生命不就应该是神仙才能够做到事情吗

    不亏是他大表姐,就是这么厉害

    顾乔看着司徒容至今还没有鼓起来,十分平坦的小腹,已经油然而生出了一股崇拜,那是对生命的敬畏,也是对未来小外甥或者是小外甥女的憧憬。

    顾乔以前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对孩子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喜欢,只有随着年岁的不断长大,这种喜爱才一点点的浮现了出来。

    温篆这个当爹的,表现的自然比顾乔乃至所有人还要夸张,激动的差点晕过去,但对娘子孩子的爱又支撑着他坚持了下来,着急忙慌的要给所有知道的人写信,他祖父,他爹娘,他岳父岳母,他的老师,他的旧友,他甚至决定每天都给孩子写一首诗,陶冶情操。

    并且,温篆当下就决定不走了,他和司徒容谁都不许走必须留在这里安胎

    “但你们留在这里也不现实啊。”还是周叔辩一语道破天机,“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还没有大夫,你和我司徒兄弟留在这里幕天席地当野人啊哪怕我司徒兄弟答应,孩子也不能答应哪怕孩子答应了,甚至孩子干爹的我,也不能答应”

    嗯,周叔辩已经自封给孩子当干爹了,连见面礼都直接是掏出了自己从小待在身上的长命锁,请一线道长和慧根大师同时开过光的那种

    。全大启独一份的,连太子都没有。

    现在属于他周叔辩的干儿子或者干女儿了

    温篆“”

    最终商议的结果是,其他人继续按照行程急行军,留一小队人沿路保护司徒容和温篆,他们放弃骑马,改为乘坐相对不那么颠簸的马车,缓慢回京了。也不规定什么回京的时间,反正赶在司徒容生孩子之前回去就行。

    孩子还是要在京城生,更卫生,也更安全,还能让温家老两口子有个安慰,儿子和儿媳在边疆六年,终于还是整出了个成果。

    对于司徒容的离开,三皇子无疑是最为遗憾的那个。

    长乐王“”他怎么不知道三皇子什么时候这么看好司徒女将军了

    “她要是在,肯定会回京和父皇提男子成婚的事。”司徒容就是这么一个敢想敢干的人,没有什么不可以,以前还没有女皇帝呢,后来不照样有了相比起女人当皇帝,同性成婚也惊世骇俗不到哪里去了,不是吗

    三皇子饮恨,他感觉自己在感情的道路上有点时运不济。当年指望太子,太子没去告状;如今指望司徒容,司徒容怀孕走不了了。

    长乐王还是有些没能懂三皇子的深意。

    “你哪里不懂,你亲亲我,我告诉你啊。”

    长乐王“从头就没懂,好比司徒女将军为什么要这么关心男子能不能成亲以及,不亲。”

    “没事,那我亲亲你。”三皇子这个臭流氓,可以说是深谙老祖宗土匪出身的精髓了,得逞之后才继续解释其了为什么,“为了她表弟啊。”三皇子作为同道中人,哪怕太子和顾乔并没有对外表现的太明显,在这么多天的相处里也足够三皇子看出来端倪。再一联想到当日司徒容的种种疑问,答案是什么已经一目了然了。

    三皇子这些年的进化,就是进化出了一些自己的小九九。

    虽然武帝已经勉强默认了他和长乐王在一起,但三皇子其实还是有点不甘心的,他想更加正大光明一点。

    如果有了太子这事一闹,说不定他就可以浑水摸鱼

    “这种事情不太可能成功吧”长乐王要更加现实些,自古以来同性相恋并不违法,很多人甚至是默许的,但想要变更法律,那已经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而是天方夜谭。女人能当皇帝是因为皇帝最大,但现在要断袖的并不是武帝,而是武帝的儿子们。

    “你听过那个故事吗当你想要在房子里开一扇天窗的时候,如果你直接这么说,会被斥责为无理取闹,不予同意。但如果你一开始说你要再开一扇门,遭到强烈反对后,再假意退让说那我开个天窗总可以吧,往往的结果都会成功。”三皇子的主意打的就是这个。事情要一步步来,谁也没办法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

    长乐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懂了,用更加意简言赅的话做了总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这个计划可以说是十分完美了。除了司徒容突然出现了意外。

    而转而鼓动太子去这么做,那就不太容易了,因为太子很容易就会看穿三皇子的真意。哪怕太子无所畏惧,也会因为“凭什么要便宜了老三”这种幼稚的理由,而走其他选择。

    三皇子叹了一口气,哪怕是皇子也不能为所欲为啊。

    一行人终于快走到了京城地界。

    只要过了莫寻山就是了。

    莫寻山上有的就是知名的皇家寺院祈宁庵,住着先帝已经出家的后宫妃嫔,还有三公主。哪怕前朝余孽已经没了,三公主还是选择留在了山上,为她惨死的十弟祈福。

    往事如烟,所有人都要学会长大。

    回京的队伍就停在了莫寻山脚下,但太子的目的并不是祈宁庵,而是莫寻山附近的皇陵。的陵墓就建在这附近,武帝的陵墓也修在了这里,从他登基就开始修了,修了好些年。功臣会被赐予葬在皇陵旁边的臣陵荣耀,顾乔的父亲显国公虽然在最后没有得到追封,但他在生前就已经为自己赢得了这份荣誉,死后也并没有被剥夺。

    葬礼草草,但陵墓却十分庄重。

    闻道成带着顾乔去见了他爹娘,对待自己爹娘和对方的爹娘都要公平,不是吗在告诉武帝之前,闻道成决定先来上香设拜,先把这件事告诉顾乔的爹娘,征得他们的同意。

    显国公夫妻合葬在一处,这些年都被守墓人打理的很好。守墓人不是别人,正是忠仆丁叔,他自请来为显国公守墓,因为在显国公府上他已经没有活可以做了,可他自己的骄傲又不能允许他就这么真的被小世子白白养着。

    他们当年给予他了生的机会,他来守他们死后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