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攻受互穿第八十遭:
    武帝十五年。

    显国公府小世子顾乔即将年满六岁, 雍畿双童,无人不知。

    当朝太子闻道成已是个八岁的小大人了, 自六岁入读文华堂之后, 太子殿下的聪慧就在朝堂之上传播了开来, 人人称道, 备受推崇。

    这年同时也是周皇后的整岁千秋, 武帝十分重视, 宫里为此忙了个人仰马翻。

    顾乔的亲娘司徒青, 这些天也被频频宣召入宫,陪伴在皇后的左右。每天顾乔醒来时, 他娘已经入宫去了,等晚上顾乔到点睡下的时候娘亲还没有回来。两人虽住在一栋大宅,却日日不得相见,让年幼的顾乔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思念。

    顾乔想娘, 显国公很显然也想念自己的娘子, 但是却不好意思说。

    于是,就像所有家长一样, 显国公选择了“利用”儿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白天一遍遍的和顾乔排练着晚上要顾乔和亲娘说的话。

    “少说多哭就完事了,明白吗重点是哭,声泪俱下的哭, 抱着你娘的腿就不撒手的那种”显国公生怕一向乖巧的儿子不会撒谎骗人, 一遍遍的叮咛嘱咐,“剩下的话交给爹, 保证你重新天天见到娘,好不好”

    “好。”顾小乔乖巧的坐在高椅上,仰头看着爹,那真的是他爹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特别好骗。

    国公爷也在心里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一个负责哭,一个负责说,肯定能无往不利

    父子俩拉钩上吊,密谋完成。

    顾小世子假装弱势,这还是头一回,却已经初露了未来峥嵘的端倪,心有成算,稳的一批。

    大半夜的不睡觉,非要坚持等他娘回家,在他娘贴身侍女的眼皮子底下,困的头一点一点的,像极了他前不久才得来的啄木鸟形的木头玩具,但就是打死不合眼。并一直真的等到了他娘回家。远远的看见娘亲的衣角,就跳下圆椅,飞扑而去。挤在娘的怀里不说话,就吧嗒吧嗒的默默掉眼泪,要多委屈有多委屈,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哭的司徒青可以说是肝肠寸断,恨不能把自己的心剜了去,只求顾乔别哭了。

    司徒青真受不了看见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这么委屈,杀人的心都有了“是不是家里的谁欺负你了二房家的顾宝顾栖梧还是你祖母”

    司徒青和顾老太太的婆媳关系早已经遭到了王不见王。

    顾乔一个劲的摇头,不是,不是,都不是,最后才弱弱软软的道出了真相“我想娘了,特别特别特别想。”

    这话一出,连司徒青都要哭了,既心酸又欣慰的那种,这就是她的宝贝儿子啊。

    连显国公都没想到他儿子可以哭的这么成功,但也是因为太成功了,第二天一早显国公才发现老婆儿子都没了。

    问了侍女才知道,司徒青对于儿子想自己这件事的理解与解决办法就是,带着儿子一起入宫。

    多大点事儿啊。司徒青如是说。

    独留显国公独守空闺“”

    顾乔小朋友对于这个解决办法倒是很开心,只要能一直和娘在一起,让他去哪里都可以。顾乔至今还没入过宫,因为他之前实在是太小了,未免御前失仪,大臣家谁也不会带着还没上学读书的稚童进宫面圣。

    哪怕司徒青与周皇后是手帕交,情同姐妹也没用。毕竟连周家的孩子也都是这样,五六岁之前是不会入宫的。

    不过,周皇后倒是想顾乔想的紧,逢年过节都不会忘记顾乔,送过各式各样的礼物和玩具,几乎太子有的,顾乔都会有一份类似的。顾乔最近最喜欢的那个木头做的啄木鸟就是周皇后派人送来的,在啄木鸟的肚子上还刻了一个小小的“乔”字。

    随着顾乔的年岁渐大,周皇后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于从闺蜜口中听到顾乔的近况了。

    一听说司徒青要带着儿子来帮忙,周皇后当即就点头表示了同意。当天更是早早的就等在了那里,虽外表看上去与往日里也没什么不同,但熟悉她的人就是能感觉到一份翘首以盼。

    今天正好是太子闻道成的休沐日,他来请安时,也察觉到了自家母后过于高昂的情绪。

    不等闻道成询问,周皇后已经说了原因“一会儿啊,你顾姨要带她儿子一同入宫,是个特别可爱的小弟弟,珠圆玉润的,招人喜欢。你今天就先别走了,一起见见,恩”

    闻道成撇撇嘴,不置可否。

    周皇后充满暗示的看了眼不驯的儿子,她并不是一下子就给太子选了八个伴读,而是缓慢增加,从年岁最大的谢涟、温篆和苏肃,再到去年才加入的周叔辩、闻添等,现在如今还差最后一个名额,她始终没有松口,就像是在特意等待着某个人长大。

    “这个小弟弟叫顾乔,顾乔你知道吗雍畿双童的另外一个,终于能够凑齐了,开心吗”

    闻道成这个时候也不大,是个离不开娘的小气鬼,他有些吃味,还不愿意承认“没人会比温篆更好,我不喜欢小孩子,太吵闹,不稳重。”

    还没见到顾乔,闻道成就已经决定要讨厌这个吸引去他母后太多注意力的神童了。

    他闻道成,今天就是死这,从勤政殿跳下去,也不可能喜欢顾乔的,绝不可能

    然后,就在随后顾乔跟着娘亲入宫,小心翼翼的从他娘身后探出头来,与闻道成对视上的那一刻,闻道成自己说过什么他统统都记不住了。

    只记得眼前的小弟弟黑白分明的眼睛,人畜无害的样子,以及像幼崽一样的可爱。

    什么不喜欢他说过吗不存在的

    嗯,一如武帝对儿子的担忧,闻道成真的太朝令夕改了。

    周皇后早就看透了儿子的真香本质,根本就没担心过闻道成对顾乔有成见,只是忍不住戏谑的挪移了儿子一眼。然后笑着与顾乔道“待乔乔过了今年生辰,可愿进宫来与你道成哥哥一同读书呀”

    顾乔还是有点怕生,在家里那样的环境下长大,总让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讨人喜欢,特别害怕别人会讨厌他。

    但顾乔还是在看了尊贵的太子殿下一眼犼,鼓起勇气,对皇后娘娘点了点头“嗯。”b

    r

    他想和太子哥哥一起读书。

    然后,周皇后就看到她特别要面子的儿子表示“儿、儿臣还有课业没有完成,就先告退了。”哪怕顾家的小弟弟再可爱,也不能阻止闻道成太子的要面子,他决定明天再来找小弟弟玩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太子第二天就重新开始上课了,上课上的特别早,根本见不到随亲娘进宫的顾乔。后来没几天,皇后的千秋宴就如期举办了,十分成功。太子在宴会上举止有礼,进退有度,再一次迎来了一波称赞。但只有少数人发现了闻道成频频看向顾乔方向的样子。

    周皇后自然是欢喜无限,一线道长却沉下了眼眸。

    千秋宴之后,皇后就病了,反反复复,找不到原因。顾乔也就再没了机会进宫,太后亲自点了定北侯家的小侯爷成了太子的最后一个伴读。太子忧心母后身体,再想不起来其他。

    一年多以后,太子失去了他的亲娘,顾乔失去了他的父母。

    如今他们一同跪在显国公夫妇的目前,终于一同回想起了这次初见,以及当时的那份心动。缘分就是这么奇妙,虽错过了一开始,但兜兜转转,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丁叔远远的看着顾乔与太子相携的背影,也再一次回忆起了当年。

    就在皇后千秋宴的当晚,显国公夫妇抱着已经睡过去的顾乔,神色异常的回了府,眉宇间有着说不上来的紧张,人人都能感受到那份风雨欲来,但是却不知道有什么不对。

    不过很快的,丁叔就知道了。除了为国公爷养马以外,丁叔还是一份不为人所知的工作倾听国公爷的烦恼。他是哑巴,不会说话,也不会写字,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秘密保证者,而且,哪怕他会说话,他的忠心也足够显国公放心。

    两马并行,骑乘在校场之上,想要把所有的烦恼都摒弃在风驰电掣之后。

    显国公的秘密快要憋炸了,他再不说出来,他真的觉得自己会疯掉。好比他的儿子和太子曾经灵魂互换过。是的,这件事他知道,所有人都以为他不知道,但自己年幼的儿子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怎么能够发现不了呢

    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现在真正让显国公不堪重负的秘密是,一线道长觉得他儿子与太子之间的紧密联系,不只是之前的那一次灵魂互换。

    或者说,这样的灵魂互换,这是他俩之间联系的附加。

    他们真正的联系在于凤命。

    他儿子,凤命。听听,这像什么话显国公在军队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对于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甚至他最好的两个兄弟在战后就像普通夫妻一样过起了小日子,低调的摆了酒,他还随了一套雍畿郊区的小院当份子钱。两个男人没什么,但重点是那边的是太子。

    他们家顾乔高攀不起。

    显国公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的儿子像后妃一样,被困在一个四角的天空里不得自由,整天的日常就是祈求着另一个人的半分垂怜。

    让那什么凤命见鬼去吧,一线道长就是自己搞封建迷信搞的太多了,才变得不正常了。

    自我洗脑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显国公府就再一次恢复了正常,显国公夫妇终于达成了一致,他们不要送儿子去东宫当伴读了。

    “就一次,就这一次,我们,就出手干预这一次”显国公其实拿不准自己这么做对不对,他从小最讨厌的就是他娘的那一句“我都是为了你好”,现在他变成了他最讨厌的人,为了儿子,做了一些也许让儿子没有选择的事情,但是,不这么做,顾乔的事情被发现,很有可能的下场就是直接死。

    “如果真的是命中注定,谁也阻止不了。”

    “他们现在太小了。”

    “长大后,他们要是依旧在一起了,那我一句话都不会说,我认了。”

    这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太后与一线道长的意思。

    说不上来这个命格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有可能这也只是有人为了挑拨皇帝与功臣之间的关系,做的又一个手脚。

    所以,就这一次,成功了皆大欢喜,不成功就认命祝福。

    顾乔一个头又一个头的磕下去,仍没有办法缓解心中的思念。他与父母说了很多,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自己的成长,以及自己的爱情。他喜欢眼前的太子,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反正就这么自然而然,好像他们命中注定属于彼此。

    闻道成紧紧的握住了顾乔的手,对显国公夫妇发誓“我一定会对顾乔好的,这辈子只有他一个人,会信任他,尊敬他,爱护他,执他之手,与他偕老。”

    墓碑不会说话,只会矗立在那里,安静的看着两个已经做好准备要与全世界为敌的少年。

    丁叔颤颤巍巍的拿出了显国公后来交给他的一个锦囊,上面的绣线早已经泛黄,脱落了一些,但依稀还能够看出上面来自司徒青的手笔的,她和周皇后一样真的不太会用绣线,绣工丑别具一格。

    锦囊放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包括丁叔。

    但丁叔知道,他该在这一天的这一刻,把它交给顾乔了。

    “啊,啊,啊。”丁叔徐步上前,对顾乔做了一个打开锦囊的手势,眼睛里没有任何偏见与嫌弃,有的只是欣慰与祝福。

    锦囊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在把它全部翻过来之后,才能看到里面绣着的一行字,还是那么的歪七扭八,富有个人特色。

    它说你高兴,我们就高兴。

    这是一个跨越时空的口信,来自即将远行的显国公夫妇,他们当时就已经知道自己此行凶多吉少,所以未雨绸缪的多做了一些准备。交给了他们最放心的丁叔,由他来决定什么时候在顾乔最需要它的时候把它送上。

    如果可以,他们当然更想亲口对儿子说出。

    但如果发生意外,这就是他们对儿子说的最后一句话。顾乔好像再一次看到了他的爹娘,红男绿女,相互依偎,他们穿着成婚时最配的那一身衣袍,站在国公府的门前,笑看着顾乔,好像在告诉他你永远不会是孤立无援的,因为你有我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