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攻受互穿最后一遭(上):
    三皇子是个说干就干, 雷厉风行的人。他表示,既然司徒容指望不上了, 那就还是自己上吧。很快, 三皇子就修书一封, 准备给他老子武帝提了个大胆的想法。

    送信之人快马加鞭, 保证了三皇子的密折比大部队要更早的到了雍畿皇宫。

    武帝在看过三皇子想要“天下大同”的信后, 气的直拍桌子, 砰砰响, 还越拍越生气,险些背过气去。

    但是除此之外, 武帝什么也做不了。

    骂儿子儿子还远在回家的路上,没有入京呢;骂儿子他娘三皇子的娘早就去世了,武帝要是有兴趣,倒是可以去骂骂她的碑;骂东海王武帝想想自己都觉得没底气, 他家老三和长乐王这事, 怎么看怎么都是老三给嚯嚯的,东海王不来找麻烦已经是对方仁义了, 武帝哪里还有脸去倒打一耙

    思来想去,武帝无语凝噎的发现,他竟真的只有自己跟自己生气这一条路可走。但他凭什么要自己气自己呢身体是自己的,气坏了谁也替不了

    但真的好气啊, 他为什么会生这么一个玩意

    骂骂咧咧一整天, 什么打赢胜仗的好心情都没了,满朝文武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与蛮族打仗的这六年间, 武帝不是在夸太子颇有他当年之风,就是在和三皇子隔空对骂。在“我儿子真棒”和“老三这个不孝子”之间来回切换,流畅自如。

    把武帝晾了一晾,他的火爆脾气就会不药而愈了。

    果不其然,一觉醒来的第二天,武帝已经回归平和,因为他写了一夜言辞激烈的训斥信,早上雍畿城门一开,就遣信使再次快马加鞭的给送到了三皇子手上。武帝越想越开心,因为他在信里骂的十分痛快,他自我感觉肯定能让三皇子无地自容。

    顺便的,武帝还给太子也一起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简直就是远香近臭的极致典范,当年他有多烦太子的狂犬性格,现在就有多思念他的宝贝嫡子。

    太子是在莫寻山下收到的武帝的信,却没有来得及看,因为他正陪顾乔去看显国公夫妇的墓。

    三皇子却是有时间看,但一点也不想看,因为他都能猜到他爹会在信里发什么疯,他们父子俩的这个车轱辘话已经来来回回骂了六年了。但就是谁也不肯让步。那么一厚摞的信,刨去毫无营养的不文明用语,剩下的就只有一句中心思想想让朕同意同性之间可以成婚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三皇子不慌不忙,看了信的内容也不见怎么生气,只是趁着太子与顾乔去祭拜的空挡,又笔走龙蛇的给他老子写了第二封信。

    他在信中退而求其次的表示,是他之前思虑不周,这么天下大同的搞,确实不合适,容易引得天下动荡。他也不是个不体谅爹的好儿子,要不这样吧,咱爷俩各退一步,他不求天下大同了,只求能和长乐王合情合理合法的成为一对。

    武帝看完信后,当场砸烂了偌大一个御书房,暴跳如雷的样子,对比看到第一封信时的样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更加生气了。

    老太后戴着三皇子送的凤头钗步摇,闻讯来及时降火“你这是怎么了呀和娘说说,别憋着。”

    “他竟然还敢和朕讨价还价真以为他那点小九九谁看不出来吗老子当年为了军粮和父皇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时候,他小子的娘还没出生呢”武帝这次炸点是三皇子竟然以为这样就可以糊弄他了,在他儿子心里他到底是有多好骗

    满头银发的太后年事已高,有点耳背,武帝说的又实在是太快,太后听的稀里糊涂的,到现在也没明白“你慢点说,慢点,老三到底要干什么呀”

    “他要和景和成婚”武帝随手就把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勤政殿这些天都快要凑不出成套的茶具了。

    太后终于懂了,拍手成庆“成婚好呀,成婚妙,早就该安定下来了,两个男人,可不能一直这么不明不白的。”

    武帝“”有明有白就可以了吗“娘,这是两个男人”

    “哀家知道的比你清楚。”老太后可是亲手把三皇子和长乐王带大的人,她还能不知道这俩都是带把儿的爷们“男人怎么了男人就可以不结婚了美的他”

    武帝“娘,你不能这么胡搅蛮缠。”

    “哀家怎么胡搅蛮缠了”老太后装糊涂,“成家立业,人生大事,谁也不能缺席。可不能学慧根和一线,搞什么出家。不对,慧根出家了还有老婆呢。”

    武帝并没有被他娘带跑偏,揪着三皇子和长乐王的事不放弃“他们这样不成体统。”

    “体统什么是体统规矩面子制度你那个死鬼爹当年可是和我说,皇帝就是想干什么干什么”太后一边摇头,一边看儿子,就差直接说,你这届皇帝不得行啊。

    “朕想的就是不让他俩成婚。”武帝也开始耍赖皮了,他算是看出来了,对付家人,讲道理根本没有用。

    老太后斗争经验丰富,见武帝转变了思路,她也就跟着转了“哎哟,哎哟,你这个不孝子,是想气死我啊。你儿子就想成个婚,你都不让。你这个皇帝当的还有什么意思啊。上不能让八十岁的老母顺心,下不能让二十几岁的孩子如意。我当初就不如选择在老家种地,至少那样的话这家里我还能做得了主”

    大孝子武帝没辙了,一看他娘捂胸口,他膝盖就软,莫名气短,只能软下语气道“现在这个家您也能做主啊,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我就想让老三和景和成婚,成不成”

    “”武帝被老母亲逼的都想上吊了,这大概就是一个中年人的悲哀吧,孩子不懂事,老母出难题,全家上下指着他养还不肯老老实实听指挥,一个二个的都是大爷,惹还惹不起,连发火都是自己的原罪。

    “不成不吃饭”太后祭出来了她的杀手锏,出身民间的老太后,在一哭二闹三上吊式的撒泼方面颇有建树,一点都不怕丢人。

    武帝彻底没辙“成成成,吃吃吃”

    语气不好,但好歹把事给办了。

    a

    太后这才破涕而笑,没事人一样重新整了整自己的凤钗与碎发,特别来劲儿的表示“这才对嘛,咱们为人父母的,最不应该做的就是给儿女添麻烦。”

    武帝娘你这话说的可真是不亏心。

    “那咱们早点操办起来吧我跟你说啊,早办早了,这方面我有经验。你去和礼部说,要办的热热闹闹,不能委屈了景和。要是办的太小气了,会被东海王看笑话。”老太后手上其实也有一封来自三皇子的信,她早就在琢磨婚礼该怎么办了。

    武帝彻底没话了,生无可恋的跌坐一旁,让旁边的太监宫女的替他记一下,到底该做多少事。他暂时心如死灰,不想回归人间。

    还别说,老太后对于婚礼的想法特别多。

    一会儿要个花,一会儿要个草的,规格给了亲王范畴内的最好,毕竟是她一手带大的两个孩子,她不可能看着他们吃亏。

    太后也没有因此彻底忽略儿子,见武帝兴致不高,就开始给儿子洗脑,摆事实讲道理“你不要不开心啊,孩子成婚是大喜事。你现在是觉得怪,毕竟这是头一会儿,但习惯了就好了呀。他俩在一起,你不也喜闻乐见吗现在就是多了个婚礼而已,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老三和老七一母同胞,将来老七结婚生子,把二儿子过继给老三,就什么都解决了。”

    太后真的想的很长远,她甚至都已经在和七皇子做思想工作。七皇子也乐意配合,三皇子是他亲哥,他也不想自己哥将来膝下没有一儿半女。

    “而且,有了老三打样,未来太子,对吧,不只是你,大家都好接受。”

    “太子”武帝的声音一下子就扬了起来,都有点走调了,就好像他今天受的刺激还不够大似的,非要他娘说清楚,“老三怎么给太子打样打什么样他是一国储君,难不成也要和一个男人过一辈子”

    “从一而终有什么不对啦”老太后炸了,她当皇帝的老公和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在生活作风问题上太种马。太后是不知道其他女人怎么想的,反正她自认为就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乡野村妇,接受不了自己的男人娶那么多莺莺燕燕。为了这事,老太后没少和太祖干仗,打了一辈子,闹了一辈子,最后还是得接受她丈夫不只有她一个女人的现实。

    太后本不想让儿子重蹈覆辙,可惜也没能实现心中野望。如今轮到了孙子,她发誓一定不会再在这件事上跌倒。

    至少她教出来的孩子,都懂得什么叫感情的唯一性,公平公正。

    “你们一直说前朝怎么怎么不好,但前朝皇帝里很多都只有一个皇后,我看人家夫妻俩过的也很好。并不需要后宫撑场面”

    “别和我扯什么大臣不会同意的借口,到底你是皇帝,还是他们是皇帝”

    “怎么前朝皇帝做得到,你们就做不到了说到底,你们就是恶心”

    武帝知道这是他娘的炸点,不敢再顶嘴,只能让太后先发泄。等太后把对太祖的怨气都作完了,他才敢发言“太子的问题不是从一而终,而是男人,他也喜欢男人”

    太后沉重的点了点头“命中注定,分不开的呀。”

    “谁说的”

    “一线。”

    “让他进宫受死”武帝真的要原地爆炸了。

    但一线道长大概真的有点能掐会算的好本事,早就料到了武帝会是这个反应,托太后给了武帝一封信,表示武帝看了就明白了,他人暂时就不进宫了。

    这也就是自家人了,换其他人,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武帝一边想着自己是不是对他们太好了,才让他们这么无法无天,一边又还是忍不住先展开信看了起来。看到最后,真的就平静了下来,让老太后围观的一惊一乍,怀疑一线道长这是给武帝下蛊了。

    隔日,太子回京,满城的百姓出来夹道欢迎,武帝站在城楼之上,看见了旌旗下意气风发的儿子。

    武帝再一次想起了信,也再一次想起了太祖。

    太祖只是武帝心向战场,那个年岁的儿郎,又有几个不向往着成为盖世英雄在战场上与敌人大战三天三夜,最终成就雄图霸业但武帝当时已是太子,天下初定,虽四周的危险邻居仍不死心,但至少大启是开了国的。

    满朝文武,没有任何人支持武帝这个太子上战场,因为这太危险了,国不可一日无君,也不可没有储君。

    武帝已做好了声嘶力竭据理力争后仍败给现实的心理准备。

    但太祖却力排众议,让武帝做了他想做的事情,太祖当年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太祖什么都没说。他为儿子做的很多事情,他都没有说,因为他做这些,不是为了得到儿子的感激,是想儿子开心。若让儿子知道为了自己的自由,当爹的牺牲了多少,儿子又怎么能开心,怎么能心安理得呢

    当年武帝上位,因为钱的问题愁的头发一把一把掉时,还曾埋怨过,不知道他爹都把钱用到了哪里。

    若不是慧根大师的千里支援,武帝就要穷的当裤子了。

    如今一线大师在信中为武帝揭了秘,太祖的钱都攒下来给武帝当了军资啊,他能在前线肆意驰骋,战蛮斗夷,是因为他爹在大后方为他抹平了所有的后顾之忧。

    这就是父亲啊。

    永远强大,永远沉默,唯有很多年后的某日回首,才能愕然发现他在海面下隐藏过的惊涛骇浪。

    武帝一直想要去成为这样的父亲,虽然他那么努力了,却始终没有成功,可他真的想当的。他想有一日太子站在他如今的城楼上,看着自己的继承者大胜归来时,也能想到他这个当爹的,说一句,他想成为他父皇那样的父亲啊。

    一身银色盔甲,长枪在手,敢战苍穹

    武帝在下了城楼,对太子笑着说“欢迎回家”时,终于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他已经注定当不了一个好皇帝了,那就努力做到当一个好父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