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第83章番外一:
    会用顾乔指代话本里孤家寡人的版本。

    顾乔躺在国公府东墙下的藤条椅上, 他如今已是一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朝堂大佬了, 武帝信任,皇子相交,就没有他长袖善舞之下结识不到的“情谊”。但这位大佬如今却只是仰头看着梨花树上枝繁叶茂如雪的花瓣, 好像陷入了对往昔的追忆。

    顾乔脑子里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风花雪月,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满心的算计都不够放, 哪里想得到别的他只是想借此来躲避大表姐司徒容关心的眼神。

    他知道司徒容对他是真的好, 他也尽他所能的回报了她

    但司徒容说那些并不是她想要的。

    “那你想要什么呢”顾乔真的不懂。他这一生,有太多的人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了, 有想得到他身上的国公之位的, 有想到得到他的万贯家财的, 还有想要利用他朝中地位与他结盟的,他很擅长让那些人的妄想破灭或者梦想成真, 但却反而不太懂该如何面对一个对他别无所求的人。

    怎么会有人不想要什么呢

    司徒容就是这么一个对于顾乔来说十分棘手的生物。

    “我不想要什么,我们是一家人, 你什么时候能够不要和我算的这么清楚”司徒容曾为顾乔付出了多少,顾乔后来就还了多少,一分不多, 一分不少。司徒容再送, 顾乔就会再还, 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在不知情的外人眼里还以为这对表姐弟的关系有多么亲密无间, 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之间其实并不熟悉, 也就比陌生人强一点。

    “我知道我们是一家人, 你想对自己的家人好,我就不想吗”顾乔的口才极好,总是能找到说辞让司徒容哑口无言。

    但司徒容野兽一般的直觉就是知道,这些说词只是说词而已,她表弟的本质还是想要与她算个一清二楚。

    他不欠任何人情。

    “好,你不是问我真正想要什么吗,我告诉你,只要你能做到,我保证不会再来烦你。”司徒容在又一次回京后,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和表弟摊牌。

    顾乔真的很满意,只要司徒容想要,就没有他为她得不到的“你说。”

    这才对嘛,早就该这样了。

    司徒容看着顾乔,一字一顿道“我想你开心。别和我糊弄什么文字游戏,你我都心知肚明,我说的开心是什么。”

    发自内心,从胸膛温暖过四肢百骸的那种。

    司徒容说完就走了,顾乔却犯了难

    该怎么才能做一个骗过司徒容的局

    有时候明明他自觉毫无破绽,旁人也确实发现不了的事情,司徒容那从战场上锻炼出来的该死直觉,偏偏却可以一针见血,她甚至没有理由,就能直击真相。

    这让顾乔头疼极了。

    跛了一只脚的解厄坐在一旁,不甚明白“您为什么不真的去找一些让自己开心起来的事情呢”何苦这么大费周章,只为骗过司徒表小姐

    顾乔看着解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解释,才不会让解厄难过。

    但事实就是,他早就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开心了。他会在一把火烧了旧的国公府和那里面的人时,因大仇得报而开怀大笑;也会因为利益相关,而与任何人推杯换盏,保持微笑;更会在需要的时候用精湛的演技,演绎任何一种笑容,酸涩,无奈,亦或者是祝福。只要他想,他可以随时随地的笑出来,可是笑这个动作并不代表着他就真正开心了。

    他早就没有了开心的能力。

    可是他不能这么和解厄说,因为他说了,他自己还不会觉得有什么,解厄却肯定会再一次露出那种他这辈子都不想解厄再露出的难过表情。

    他不开心,也不难过啊,他不会为任何人难过,包括他自己。

    苦思冥想了一整夜,经过反复的脑内推演与练习,顾乔自认为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再完美不过的计划,一定可以骗过司徒容,乃至骗过解厄。

    顾乔的身体底子不算好,是当年被下了的后果,救治太晚,已成定局,这是有再多的钱、再多的权也换不回来的健康。一夜未睡的结果,就是当顾乔猛然站起时,他直接晕了过来。

    再睁开眼,顾乔看到了那个已经被他一把大火付之一炬的旧府,每一砖每一瓦他都记得,毕竟那是他从小与父母生活过的家啊。可惜,这里带给了他多少快乐,就带给了他多少倍的痛苦,到后期他一眼都不想再看到它,哪怕它曾经是他心中的珍宝。

    他只能烧了它,才能让它彻底回归成记忆里的模样。

    尘归尘,土归土。

    他以为这样他就会得到心灵上的平静,但是,并没有。他还是会夜夜惊梦,不管他睡在什么样的床上,一闭眼还是会变成那张困了他多年的恶鬼床,怎么都摆脱不掉。

    顾乔觉得他肯定是又在做梦了,还是那个国公府,只不过比以往的噩梦要更加阳光明媚一些。这个套路他也熟悉,接下来肯定要梦见他的爹娘了,梦见儿时的自己在蝉鸣声中,肆无忌惮的跑过盛夏的长廊。

    梦有多美好,醒来之后就会有多残酷,比那些噩梦更让顾乔不愿意梦到。

    但是,这一回真的不一样。

    顾乔等了许久,既没有等到青面獠牙还吃人的恶鬼,也没有等到相亲相爱、互相依偎的父母,只等到了一个与他一般年纪的自己。

    只不过这个年纪的他,看上去是那么的

    生机勃勃。

    与死气沉沉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需要谁来说,就能够知道眼前的人一定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眉宇间没有丝毫的阴霾,他人生中最大的痛苦大概就是爹娘买给了他更贵的东西,但那并不是他想要的。笑容灿烂,没心没肺,是顾乔最讨厌的那种人,他真的没有办法忍耐这样的笑容出现在自己的脸上,实在是太恶心了。

    但更出人意料的还在后面。

    顾乔一路尾随着顾乔,看到了他一天的生活。看到他早早的出门去上朝,看到他与朝上的不少大佬相处愉快,是真正的愉快,没有虚与委蛇的那种,看到他与太子和其他太子伴读被武帝一同叫去御书房议政,看到他

    有那么多的朋友。

    很多都是顾乔没有见过,也许听过,但在顾乔的时间段早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的人。温篆、周叔辩、谢涟,每个人都长大了,每个人看上去都有了不一样的人生。

    还有诸皇子公主。

    不好说变得和和气气吧,至少没了那份你死我活的剑拔弩张。本应该早死的长乐王更是约了顾乔下午一起去京郊跑马,明日休沐,他们正好可以住在长乐王的温泉庄上,打个锅子。苏肃立刻冒出了熟悉的川味,表示他可以负责一切火锅所需,微微辣。

    三皇子对长乐王吃味表示“王妃的义务你懂不懂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下,你不陪着本王,却去和别的野男人跑马泡温泉”

    苏肃“还有吃火锅。”

    顾乔你们这个对话为什么感觉怪怪的总有哪里不太对劲儿的样子。

    最后,就看到了顾乔和太子在四下无人时,亲到了一处。

    顾乔

    这特么到底是谁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变成了一个断袖

    中午回府,顾乔才表露出来,他其实一直能看到飘在空中、半透明的顾乔,一开始只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半天下来不得不承认对方是真的存在的“你是谁”

    我也想问你这个问题。顾乔不耐烦极了,这一天他的三观重塑了一遍又一遍,现在真的没什么耐心。

    “我是秦国公顾乔。”顾乔成年之后就继承了他爹的爵位,连着“秦”这个封号一起,据说太子也有一块封地,被武帝改了名叫晋。

    秦晋之好,掩盖不住的司马昭之心。

    顾乔挑眉我是显国公顾乔。

    看着对面仿佛一体双生的顾乔,顾乔没由来的一阵烦躁。他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如果是一个梦,他为什么要梦到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如果不是梦,那顾乔又是怎么回事和太子不对,这个太子不早就应该

    顾乔想了一万种可能,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傻白甜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偏偏,顾乔就是知道“你是女将军里的顾乔,是不是就,很多年后,表姐才去找你,你自己报复了顾有银一家,成为了正儿八经的显国公。”

    顾乔眼神变得凶狠,又很快收敛了下来,恢复了彬彬有礼的模样,想要哄着眼前的傻白甜多说一点,什么叫女将军而他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一切。

    但顾乔却并没有他外表看上去那么好骗,几乎是顾乔表情变化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在打什么主意了。

    “你其实不用这么隐忍的,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毕竟你就是我啊。”你比我经历了太多东西。

    顾乔的表情控制不住的变来变去,最后,鬼使神差的第一次收起了全部的虚伪,环胸冷笑你真以为你能承受得了我的真性情

    他想要吓唬吓唬顾乔。

    顾乔却表示,这才哪到哪儿啊,你真应该看看武帝和闻道成发脾气时的样子,那才叫吓人呢“只要你开心,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又是和司徒容一模一样的话。

    实在是太恶心了。

    这么甜蜜,又这么真心。

    “先给你介绍介绍我吧说完你大概就懂了。我十二岁那年被顾有银下了慢性毒药,差点死去,但祸兮福所倚,我因此脑海里多了一本名叫女将军的话本,还和太子殿下互换了身体”

    顾乔娓娓道来了他的种种遭遇,尽力说到了每一个细节,如果这是在说书,他实在是一个很好的说书先生,辞藻华丽,形容精准。但这是在讲事情,要不是这些事情太过的匪夷所思,顾乔早就因为顾乔这样慢吞吞的讲话方式开嘲讽了。

    但顾乔还是忍了下来,听顾乔说了他梦幻的前半生。

    还真是一个运气好到让人生气的家伙啊。

    顾乔虽然有四年被囚禁的经历,但是和他的年龄一对比,这四年也就什么都不是了,它还没有来得及对顾乔造成什么不可磨灭的严重后果,就脱离了苦海。

    真的是太幸运了。

    比同人不同命更让人意难平的,大概就是这样了吧同样是他,一个性格始终如一,一个早已经满目全非。

    顾乔觉得他应该是嫉妒的,甚至想要取眼前的顾乔而代之,不,他应该更恶毒一点,让顾乔去过一下他的炼狱人生

    但是,顾乔却对他一点防备都没有,那样的信任,那样的全身心的依赖。原来这就是他在没有遭受那些待遇之前的样子啊。顾乔想着,说实话,真的有点蠢,哪怕是面对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也应该保持警惕,因为你不能确定他包藏着怎么样的坏心。

    “但你是我啊,我这个人还蛮自恋的,我觉得我一定不会变成一个坏人。”有可能决定不在当一个好人了,但肯定不会变成一个坏人。

    呵。顾乔不准备陪对方玩什么理想国的游戏,他现在只想回到他的世界,一刻也忍受不了这里的甜腻了。

    顾乔说对了,他确实不想和他交换人生,但理由可不是什么见鬼的“不会变成一个坏人”,他只是不想变成一个和太子两情相悦的断袖更不用说他那个世界已经混成了何等风光的模样,而眼前的他呢不思进取简直废物

    同样的年纪,一个已经可以在朝堂上呼风唤雨,另外一个却能因为在朝堂上偷吃到一口白玉糕而开心好半天。

    顾乔脸色一红“你看到啦我平时其实不是这样的,今天起迟了,朝食吃的有点少。”

    真的太蠢了,这样的人生,谁爱要谁要,反正他是不会稀罕的

    “所以说,我果然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啊。”顾乔真的可以说是很自恋了,对不管遭遇了什么的自己都充满了信心,“你明天会离开吗”

    怎么顾乔挑眉,巴不得我离开

    “不是啊,”顾乔摇头,脸上是满满的开心,没有丝毫作假,“如果你明天还不走,我们就可以一起去京郊了,长乐王的温泉庄子可好玩了,苏肃的手艺也很好,我养的一匹母马生小马了,特别可爱。”

    顾乔一点兴趣都没有

    但当天下午他们还是一起去跑马了,张扬肆意,潇洒自若。晚上跑了温泉,第二天中午吃了一顿苏肃做的火锅,冒着热气,辣的人质疑人生。

    顾乔吃不到东西,但他现在也没办法吃东西,因为他脑子里还停留在昨天晚上,太子进了屋,顾乔脸红通红的让顾乔出去。他为什么出去他们打算在里面做什么不他不允许

    但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还是都发生了。顾乔受到的冲击,几乎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一直到一行少年准备重新启程回京,顾乔才似有所感,他快离开了。他一边觉得他应该去找顾乔说一声,一边又在奇怪他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他们很熟吗

    但最后,顾乔还是去告了别。

    顾乔仰头看着他“现在你开心吗”

    顾乔皱眉,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问他这个问题司徒容是,顾乔也是。

    “因为你看上去一点也不开心。”顾乔整整一天都在想尽办法的让顾乔开心,希望能让他重展笑颜。

    我开不开心很重要吗

    “很重要啊。”顾乔点点头,“至少对于我来说很重要。”你,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顾乔懂了这言下之意,却只会落荒而逃,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也很难搞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但至少,在回到自己的世界时,顾乔会笑了,真正开心的那种,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他觉得表姐对于他来说很重要,他想她开心。如果他开心了,她就能够开心,那他会努力的,哪怕他现在还没有完全的领悟。

    某日,顾乔遇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废太子闻道成,他没有死,只是自请去了六台山,在族叔慧根的照顾下,一点点恢复了过来。

    两个残缺的灵活,兜兜转转,终于还是在红尘俗世之中找到了彼此,变成了完整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