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陪太子读书 > 第84章番外二:
    会用顾乔指代话本里的顾黑乔。

    遇到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不久之后, 顾乔某晚趴在东宫书房的桌上伏案写奏折, 写着写着就不自觉的睡了过去,再睁开眼,就看到自己来到了一处截然不同、形如冷宫的东宫, 他对此竟没有太多的意外。

    上次话本里的他来他的世界看了看,现在也该轮到他回访了。

    这个世界的东宫已然破败, 朱墙褪色, 角落结网, 好像多年未曾有人再使用过了。不过,很快顾乔就发现并不是这样。

    东宫里还有人, 只是真正被用到的地方并不多了。

    在顾乔世界里的东宫, 就像是一个小朝廷, 每天都会有东宫官来点卯,工作的热火朝天, 宫人络绎不绝,各式各样的客人总会送来各式各样华贵的礼物, 热闹的让人心生出一种东宫委实是太小了,早晚有天会被人挤破的错觉。

    而在这个世界里,这里人丁稀少, 门庭冷清, 没有宫人, 也没有客人, 穿堂风寂寥而过, 好像让这个东宫显得更大更空旷了。

    只有一个老态龙钟、行将就木的老太监, 带着一个瘦得和柴火棍似的小太监,还坚守在这里。

    仔细辨认不难看出,这俩太监就是周皇后派到太子身边伺候的福来,以及他的小徒弟尽忠。

    太子盛极一时,他们在,太子籍籍无名,他们还在。

    顾乔是受过身边近亲磋磨的,也因此才会在看到这样尽忠职守的近侍时,更能明白在这份坚守里藏着的来之不易。他们比所谓的亲戚更加像是亲人,不,他们就是亲人。有他们在真好啊,顾乔有解厄与丁叔,太子有福来与尽忠,才不至于让他们真的对人性绝望。

    有人心思歹毒,恨不能喝血吸髓,也有人本性纯良,会为了一个承诺,默默奉献终生。这就是人,可以有多坏,就可以有多好。

    顾乔的世界还在盛夏,这里已经进入了寒冬。

    福来和尽忠只有一个小小的煤火炉子,点着十分稀少又烟雾缭绕的碎炭,但他们的脸上却洋溢着笑容,一起期待着即将烤熟的地瓜。

    尽忠还是有点冷,被冻的哆哆嗦嗦,裹了裹身上捂着的被子小声道“师、师傅,我听说,殿下回来了,您说是不是真的啊”

    福来显然已经在无数次的失望里变得不在愿意轻信这些,他哈出一口白气,眯起了眼睛“这样的消息传闻,一年里不说来个十次,也要有个八回,但又有哪一次是真的呢”

    这宫里就没有一个不害怕废太子闻道成回来的,可是他们又不知道到底做了多少亏心事的坚信着,废太子早晚有天会卷土重来,报复他们每一个人。他不会放过他们的,当年离开皇宫时,废太子的眼神里就赤裸的写着这样的戾气之言。

    所以在这些年里,宫里时不时就要传上一些与废太子有关的危言耸听的话来,又自己否定,反复横跳,没完没了。

    但是,即便是真的,殿下回来了,又能如何呢

    殿下回不到东宫,他们也出不去了。

    闻道成自遭遇毒杀,失去了双腿,又险些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在确定自己没有办法治好之后,万念俱灰的他就在绝望中做了很多很疯狂的事情。这既是让武帝再没有办法忍耐太子的根本原因,也是如今宫中人人谈废太子而色变的源头。

    他们打从骨子里就怕他。

    “他就是个疯子”十皇子如是说。

    武帝与太子决裂时的场景,福来仍历历在目,好像就在昨天。

    武帝在发现了太子做了什么之后,就捧着他爱妃的尸体,直接找来了东宫。太子坐在木质的轮椅上,连东宫的大门都没让武帝进,因为他嫌那个后妃的尸体脏。

    “她是被你杀死的你还嫌她脏”武帝站在朱墙之外咆哮。

    “她设计害死周叔辩的时候,就该料到这一天”太子也不甘示弱。

    “她害死周叔辩,你有证据吗”

    “我杀了她,你有证据吗”

    天子父子,反目成仇。

    漆黑的夜空之上忽有北风狂作,乌云滚滚而来,片刻就已经大雨滂沱。武帝最终还是只能让步,安置好了爱妃的尸体后自己进了东宫。

    正看到太子一脸平静的坐在屋檐下,身边是里里外外正在收拾东西的宫人。

    “你这是要做什么”武帝皱眉,虽现在对儿子怒不可遏,但他还是本能的关心着他的,下意识的就会脱口而出。这样的习惯实在是根深蒂固,让武帝有点恼恨自己。

    “给人腾地方啊。”闻道成早在破釜沉舟之前,便已经做好了失去一切的准备。

    但是温篆死了,周叔辩也死了他早就一无所有了。

    一道粗壮的紫色惊雷,正打在东宫的屋顶,外面是疾风骤雨,屋内是剑拔弩张,这样的天气实在是太特么应景了。

    武帝没由来的更加烦躁了一些,他抓着头发,在屋里来回踱步,生气极了“朕说要重新立谁当太子了吗朕说让你搬走了甚至若不是你这些时日行事无度,朕也不会下旨废了你这个太子”

    闻道成嗤笑出声,看了看他早已经没有了知觉的双腿,讽刺极了“谁会让一个残废当太子”

    武帝一怔,他甚至不敢去看太子不良于行的双腿,好像只要他不看,他的太子就还是那个让他引以为傲、健健康康的太子。

    闻道成却像是嫌刺激还不够似的,质问武帝“我问您呢,陛下,您会让这样的残废当太子吗”

    什么废不废的,局面就摆在这里,不管他到底报复不报复,他都失去了本该属于他的一切,那他为什么又要让那些等着看他笑话的贱人好过呢

    武帝恼羞成怒“你这是和你老子说话的态度”

    “我早就没有爹了。”比放狠话,太子就从没有输给过谁。

    两个火爆脾气的人,此时看着彼此就像是在看着仇人。

    就在武帝忍无可忍,打算动手的时候,福来终于从大雨中冲了进来。他一得到消息就不断的赶了过来,再顾不上什么大雨不大雨的。

    福来抱着东西冲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他们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这个老太监是谁怎么敢如此大胆。

    还是太子第一时间认出了福来,这是他娘还活着的时候派来他身边照顾的太监,他不耐烦对方,但也一直荣养并敬重着,只是并不算亲近。

    在这种时候,只有这个一直安静不给太子惹事的老太监,敢护在太子眼前,一个劲儿的给武帝磕头请罪,请求武帝饶恕太子。

    他哭的涕泪横流,磕的鲜血淋漓,递上了周皇后交给他的遗物。

    周皇后生前一直被诊断为忧思过重,武帝始终不懂,她在担心什么,是害怕再一次失去儿子吗可是他明明已经对她保障,他会用他的生命保护好他们唯一的儿子。

    如今,武帝才终于懂了。

    周皇后在担心有一天武帝老了,谗言水滴石穿,会再也容不下他们的太子。

    翻开历史仔细看,有多少太子是能安安稳稳当上皇帝的呢随着太子年龄的不断增长,再深厚的父子亲情也会参杂这样那样的身不由己。没有了周皇后和太后从中调和,真的不敢想象太子会和武帝最终闹成什么样子。

    福来就是那个周皇后和太后留下用来救太子的后手。

    如果可能,她们自然是不希望福来在未来的某天得到启用的。但万不得已,至少福来可以为太子做些什么,好比把她们这些已死之人的临终遗愿送到武帝的耳中。

    周皇后和太后都在信中设想了种种父子成仇的局面,其中最糟糕的却不是太子被废,而是武帝要举剑杀了太子。

    不管是周皇后还是太后,她们都没有要求武帝必须立闻道成为太子,若太子行事不端,危害天下苍生,陛下自可放手去做应该做的事情,她们绝无半句怨言。她们只是、只是舔犊情深,还望陛下能放太子一条生路。

    一句句,一幕幕,刺入了武帝的心。

    好像所有人都笃定了,终有一日,他会要杀了他的太子。

    因为所有人都看清了这个因为太子与武帝的性格必成的死局,只有武帝还活在父慈子孝的美梦里。

    武帝的手死死的扣在“但求饶恕安邦一命”的字样上,无法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不信他。

    福来咬牙,还是说完了周皇后的遗愿。

    若太子搬离东宫,她希望能在新太子入主东宫之前,推倒旧东宫,重新建立。周皇后话里的意思很委婉,表示新太子肯定不愿意用旧物,而且这个东宫实在是太小了,当初建立的目的也不是当做东宫,只是想让嫡子离帝后更近些。新太子应该有个新东宫。

    但说来说去,其实最本质的原因还是周皇后了解自己的儿子,不再属于闻道成的东西,他宁可毁了也不会留给任何人。

    但太子若遇难,在这么无理取闹,只会更加激怒武帝,对太子没有任何好处。不如让她这个已死之人来说,她反正已经死了,说什么武帝都拿她没辙。她宁可耗费完她和武帝最后一点情分,也想让儿子能够安安生生的活下去。

    太子听着母后生前的种种安排,看着武帝的笑容更加讽刺了“你一定在奇怪为什么发妻不信你吧多简单啊,你叫她如何相信一个曾与她山盟海誓,后来又一个一个女人娶进门的丈夫”

    什么情深,什么后悔,都是骗鬼的。

    皇后永远是安静的,贤淑的,端庄的,不争不闹,大度的宛如一尊菩萨。但那并不是她本性就是如此,只是她在一次次失望之后的认命,她不是不难过,不是不受伤,只是习惯了,看淡了,就这样吧。

    武帝再也承受不住,冲出了东宫,身后是太子形若疯癫的张狂大笑。

    但周皇后不知道真假的临死一搏,却还是起到了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作用。太子确实是被废了没错,可东宫却被直接封了大门。换言之就是,武帝再不会立任何太子。闻道成之后,再无太子

    论了解,还是周皇后了解武帝。

    太子连夜出城,由慧根大师和一线道长亲自护送着上了六台山,这对互相看不顺眼的兄弟,因着太后的遗愿,拼了命的要保下废太子。他们好像生怕武帝反悔,要收回成命,杀死胆大妄为的太子。

    武帝坐在九五之尊的皇位上,整整一夜,眼睛里充满血丝,却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就是孤家寡人。

    再回首时,他的身后没有父亲,没有母亲,也没有妻子兄弟。

    他,只有他自己。

    没有人相信他还是最初的那个他,不只是他变了,所有人都变了。

    武帝没有办法对周皇后生气,哪怕明知道周皇后与他这些年不断的美化与想象截然不同,他也对她生不起气来。因为她才是对的。武帝不断的给周皇后找着理由,她只是做了一个母亲会做的一切

    但武帝还是郁气难消,就迁怒到了福来身上,让他随着这座被永远关闭的东宫一起被留在了过去。

    福来心甘情愿,因为武帝告诉他,只要他代表皇后的意志活着一天,这东宫就永远不会住进新的主人。

    福来知道那样的太子已经没有办法称帝了,但他还是想要替太子守着,替皇后守着。

    尽忠是自愿留下的,不管福来怎么说,尽忠都留在了这个空旷的东宫里“您当年从管事的手里救下我,认了我当徒弟,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有人能够为您养老送终吗我承了您的好,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不过,尽忠倒也并不是真的就被一直困在这个宫里,他可以出去拿一些饿不死他们的补给,也会偶尔和宫人打听打听外面的情况。

    “您说的对,殿下不回来,才是真正的好。”

    只要废太子一日在六台山,他的生命就会一日无忧,谁也没有办法与他为难。

    顾乔看着眼前的一切,沉默了下来,没想到故事还会有这样不同的一体两面。他不知道他能为这个世界的福来和尽忠做些什么,他只知道,他得快去找到他自己,去告诉他这些。

    但话本里的显国公府已经重建,顾乔根本不知道他自己的家到底在哪里。他只能用了最笨的办法,等在朝堂之上,守株待兔,等着这个世界的权臣自己来上朝。上朝之前,顾乔先看到了武帝,佝偻了身子,一夜白头,和另外一个世界完全不能比的武帝,他老的实在是太多了。

    武帝的眼睛里一点他本该有的温情都没有,不怒自威,却看着更加憔悴可怜了。

    顾乔很容易就找上了他自己,顾乔站在文臣前列,有条不紊的上奏,游刃有余的应对,他明明和顾乔同岁,却比顾乔优秀太多。

    至少在政斗经验上,两人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今日没什么大事,顾乔下朝很早,如常与大人们寒暄,联络了一番塑料情谊之后,这才四平八稳的乘轿回家。这个世界的顾乔体弱到甚至无法承受骑马的颠簸与冷风。

    直至到了家里,四下无人,顾乔才对一路都在用崇拜的星星眼看着他的顾乔道“收起你那恶心的表情,你怎么来了”

    睡了一觉,就过来了。顾乔至今还陷在这个世界的自己超厉害啊的情绪里,他也想变得这么厉害

    “和我当初的情况差不多。”顾乔有些别扭,没有直说。

    但顾乔还是明白了对方的言下之意,他在安抚顾乔不要担心,很快就能回去了。啊,他自己果然是个好人

    顾乔“”真是一点也不想知道顾乔现在在想什么,肯定还是那一套讨人厌的说辞。

    你最近怎么样和阿姊和解了吗顾乔也确实不担心自己,他更愿意关心这个世界的他。

    “她又回北疆了,我们很好。”准确的说,司徒容别提多满意了,看见顾乔发自真心的笑容时,她的表现不比顾乔好多少,都是顾乔所忍不了的脉脉温情,真的,太恶心了。

    然后,顾乔就把他在冷宫里听到的事情和顾乔说了一遍。

    顾乔皱眉,这回他没办法再说什么别扭话,因为福来让他想到了丁叔,若没有丁叔多年不曾放弃的想要救他,他现在在哪里还不知道呢。

    “我知道了,我会和殿下说的。”

    殿下顾乔惊讶的看着自己,你见到这个世界的卿卿了

    顾乔直接石化当场,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嘴巴“你,你再说一遍,你叫殿下什么算了,别说了,你们真的”

    太恶心了对吧你能不能换一个新词啊。顾乔道。

    顾乔还在不寒而栗,根本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叫废太子卿卿的样子。

    顾乔还在询问着啊呀,这个世界的卿卿怎么样是不是也超棒的你肯定见过他了吧什么感觉如果是心跳过速,脸颊发红,不要怀疑,那就是喜欢哦。

    “你真的很烦,你知道吗”顾乔恼羞成怒,他被顾乔烦怕了,索性直接去找了低调回京的废太子。想着当面说清楚福来的事情。废太子回京,自然是有他的打算的,他已经想通了

    凭什么残疾就不能当皇帝

    这就是个疯子。

    刚巧,顾乔也是。在报复完了极品亲戚之后,顾乔就失去了最大的动力,除了机械式的不断往上爬,变成人上人,他感觉自己的生活就像是一潭死水,了无生趣,很没意思。直至他遇到了闻道成,两人几乎是一拍即合,终于再一次又了干劲儿。

    这个世界的闻道成要更加阴鸷恐怖一些,就是标准的大反派。

    但他在看到顾乔时,还是会不自觉的温柔下眼神,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顾乔也是一样的。

    当然,他们永远不可能像另外一个世界那么黏黏糊糊,但心底里的那份感情是一样的。

    他也喜欢你顾乔激动道,你们什么时候表白啊千万别像我和卿卿那么蹉跎呀,互相暗恋确实很美好,但要是能早点在一起就更好了。我一直很懊悔没有第一时间向卿卿表达我的心情。

    顾乔恨不能捂死自己,但又碍于太子在场,不能表现出来。

    顾乔的嘴还在那叭叭的,说着各式各样的话,什么卿卿有多好,这个世界的太子虽然没有他的卿卿好,但也不错啦,最重要的是

    我还没有试过轮椅呢小清新早就变成了老司机,顾乔对自己的性福,有了不少别样的想法。

    顾乔

    滚滚滚,求你了,这辈子都别出现了好吗我会和殿下好好的,行了吧温暖他,温暖我,只求你闭嘴吧

    这特么根本不能是我

    我绝对不会这个样子的

    最终的最终,顾乔感觉到自己半透明的身体变得更加淡了,他有一种预感,他要回去了,回到属于他的世界。看着一直想要吸引顾乔与他说话的闻道成,他笑的别提有多开心了,他走到自己身边,虚虚的环抱了一下那个千疮百孔的灵魂。

    他说一定要幸福呀。

    顾乔仰头看着自己,好像在说,那肯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