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冠位团扇 > 第45章 反击
    宇智波镜锋芒毕露地给了天斩一个下马威,总算将云忍里最聪明的混球摁下去了。

    然后宇智波镜回家翻了翻最新的情报, 在看到佐助豪迈地削了一座喷发的火山又砸出一座小岛后, 忍不住长长地吐了口气。

    虽然宇智波镜心里早有准备,可是当看到情报里关于佐助实力的描述时, 还是有种窒息的感觉。

    这就是宇智波的强者啊……

    生于这样的家族, 身边是这样的强者,宇智波镜也会心潮澎湃,并生出一股天下谁人可敌的睥睨。

    冷静, 冷静, 热血不适合自己。

    宇智波镜招来家忍:“佐助呢?”

    家忍恭谨地回答:“佐助大人于昨天白天回到暗部, 晚上没回来, 暗部那边好像也没消息。”

    宇智波镜微微蹙眉, 他召唤了自己的忍猫:“佐助留什么消息了吗?”

    大橘猫懒洋洋地说:“司丸说,佐助要请五天假。”

    宇智波镜先是一愣, 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佐助应该是回家了。

    宇智波镜叹了口气,算了, 回家了避一避也好, 正好等流言传一波后平静一下再回来。

    佐助的确回家了,不过佐助回家可不是为了避一避,他是要找宇智波斑打架的。

    然而他回得很不是时候,佐助气呼呼地在奥摩多庄园里转了好几圈才得到确切消息,他那位便宜太爷爷又出远门了。

    和佐助血缘关系有点远的堂哥宇智波秀告诉佐助:“斑大人得了异世界的消息, 那个当初坑了斑大人的金·富力士不知道给斑大人发了什么消息, 斑大人得了消息后立刻出发了。”

    宇智波秀耸肩:“年后斑大人就走了, 泉奈大人也跟过去当支援了,一时半会你恐怕是找不到他的。”

    佐助听后差点气歪鼻子,好个宇智波斑!!他自己搞出来的破事还要他来背锅,简直气死他了!!

    恰好宇智波美琴听说儿子突然回来,以为出了什么事,就过来招呼佐助。

    佐助一看到自己的妈,那心中的委屈根本压不住,直接抱着母亲就叽里呱啦将事情说了一遍。

    不提三观炸裂后悔旁听的宇智波秀,单说宇智波美琴就差点被气死。

    自己辛辛苦苦生养的儿子一眨眼多了两个爹,一个爹叫千手柱间,一个爹叫千手扉间?

    这这这……这是将她当不存在啊!!木叶太可恶了!!

    佐助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说完了反而心情好了很多,看到面无表情的母亲,他有点不好意思。

    自己都这么大了还有事就找母亲,真是又挫败又郁闷啊。

    佐助打起精神:“虽然这事挺麻烦,但是镜堂哥已经压下去了,我回去再下个禁令就没事了。”

    “傻孩子,这种事越压传的越广,不过这不重要。”

    宇智波美琴横了儿子一眼,她抬手摸了摸儿子的脸颊,语气温和地说:“好孩子,给我留个云忍情报的联络方式,我回头让阿尔泰尔给你送点吃食过去,镜前辈照顾你这么久,我总要感谢一二,上次你走的急,我都忘记让你带礼物回去了。”

    佐助乖巧地应了一声,拿了自己的妈临时准备的大礼包,回本丸和付丧神们吃了一顿迟到的聚餐,就又开空间回云忍了。

    佐助请了五天假,回来时也没去暗部,而是回家了。

    原本在家处理工作的宇智波镜立刻接到消息,他觉得自己可以和佐助好好谈谈了,佐助气也气过了,也发泄过了,还回家了一趟,现在情绪应该稳定下来了,应该能沟通了。

    想到这里,宇智波镜起身去厨房端了一盘番茄。

    出乎宇智波镜的意料之外,但又情理之中的是,佐助的心情似乎还不错,好像已经从流言的影响里抽身了。

    “哦,还生气的,不过现在想想,最生气的人一定不会是我。”

    佐助一边吃番茄一边说:“我已经将情报部里关于这件事的所有情报都打包送回家了,虽然斑不在,但他总有回家休息的时候,他看了之后一定很开心。”

    宇智波镜:“…………”熊孩子这是找死吧!?

    佐助紧接着说:“我妈妈也很生气,虽然她没说什么,但我妈妈那么厉害,可能会做点什么吧,反正倒霉的是木叶,和我没关系。”

    在佐助心中自己的妈妈宇智波美琴是个温婉的妇人,可是他不蠢,母亲能让阿尔泰尔回老家将他自己捞出来,显然是有几分手段的,而且佐助也听宇智波斑偶尔说过一句,宇智波美琴也是个万花筒强者哎。

    说到自己的妈妈,佐助还将美琴准备的手信给宇智波镜。

    “我妈妈准备的,说感谢你对我的照顾。”

    宇智波镜木着脸接过来,他扫了一眼,发现这是一个用写轮眼封印的卷轴,他没直接打开,而是塞到了袖子里。

    然后佐助又说:“而且丢人的不只是宇智波吧,千手也挺丢人的,毕竟斑还是来到北地了啊,千手被留在火之国了。”

    宇智波镜听的一愣,这话……在理啊!

    说到这里,佐助的语气有些怅然:“我其实并不是特别讨厌木叶,真的,那个地方虽然带给我不少痛苦,可现在想想,我最美好最灿烂的记忆同样是木叶给我的。”

    “所以先走着瞧,以后有机会了再找木叶的麻烦。”

    佐助那双黑眼睛很清澈:“先做好自己的工作更重要吧。”

    宇智波镜看着神色平静说出这番话的佐助,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欣慰和高兴,啊呀自家孩子经此一事成长了许多,真是太好了。

    他用鼓励地语气问佐助:“那你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佐助想了想说:“雾忍那边的进展还不错,我走之前暗部的行动一切正常,初步预估中忍考试时会有大约三到四个水之国忍族发动叛乱。”

    “接下来我想继续跟进雾隐村的探查,要是能打听出鬼灯幻月的行踪就好了。”

    佐助有点跃跃欲试,他想亲自去和鬼灯幻月打一架看看对方的水准。

    宇智波镜挑眉,他看着眼前的大男孩提起鬼灯幻月时,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战意,微微眯了眯眼。

    宇智波镜用漫不经心地口吻说:“暗部的事你心里有数就行。”

    顿了顿:“这次木叶闹出流言,家里的老一辈都很不开心,他们决定给木叶找点麻烦。”

    佐助眼睛一亮,他这边的妈还没动手,宇智波要动手了吗?

    “哎?找麻烦?怎么找麻烦?”

    宇智波镜语气温和地说:“有些事你不太清楚,当年宇智波和北地其他豪族共同建立云隐村后,家里拿出了几条情报线路并到村子里的情报部,但还是留了一部分的。”

    佐助猛地想起漩涡水户说的话:“……比如短册街外的宇智波产业?”

    宇智波镜笑着点头:“没错,咱们家在火之国留了一部分据点和线路,这都是家里的退路,不独火之国有,经过这十几年的经营,其他国内也有几处。”

    宇智波镜拉着佐助细细说了起来。

    宇智波一族因自身血继的关系,本身并不是一个长寿的种族,战争年代写轮眼用过度瞎眼的族人比比皆是,而且一旦从前线退下来,眼睛看不见身上还有残缺的族人是很难活下去的。

    虽然有些残酷,可是族里的食物首先要满足的一定是能战斗的青壮以及孩子,其次是女人,最后才是老人和病号。

    所以按照宇智波一族的惯例,不仅族人成年后就早早结婚生子,很多族人三十来岁就算是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人了。

    以往这些族人根本活不到四十,但现在时代不同了。

    “因为建立了村子嘛,这些快奔四的族老吃香喝辣日子过的很滋润。”

    宇智波镜对着佐助眨眨眼:“即便有战争爆发,也不需要他们在前线打生打死,所以那一波族老的实力大半都保存的比较好。”

    既然那一波在最惨烈的战国年代成长起来的宿老都腿脚灵便宝刀不老,那就不能全留在家里生锈是吧?

    佐助奇怪地问:“那他们平日里都在族里猫着吗?”

    宇智波镜:“一部分,你见过的火核大伯,还有岚姑姑就是,他们平日里守着神社和家族墓地,就住在隔壁山头,喏,那座山。”

    宇智波镜指给佐助看不远处一个隐藏在云雾之中的山头,佐助看了看,发现那是宇智波和也最初带着他去过的地方。

    “那一辈的宿老们留了一些在族地以防万一,顺便闲了教养教养后辈,但还有一部分散布在全国各地,有些还经常伪装成商人出入火之国,并不在族里。”

    比如前段时间才难得回家一趟的宇智波森等等。

    宇智波镜压低了声音说:“雷之国一些比较重要的大城里都有家里的族老守着,一方面帮忙经营家族产业,一方面也要盯着国内贵族的动向和雷之国大名的想法。”

    佐助听后忍不住哇了一声:“艾知道吗?”

    宇智波镜笑眯眯地说:“他应该不知道,夜月家虽然有些风声,但我想即便艾听说了,他也会装作不知道。”

    佐助沉吟了一会说:“因为不管宇智波隐藏了什么,都不会对云忍不利?”

    宇智波镜莞尔:“因为我们在雷之国有领地,这个国家是我们居住的地方,我们绝对不可能破坏这里。”

    佐助有些新奇地说:“别的家族甘愿让宇智波掌权吗?”

    宇智波镜失笑,他沉吟片刻才问佐助:“你之前去削了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佐助一听顿时讪讪。

    “以往出了这种事,家里是要出人去帮忙迁徙平民,抵抗天灾,顺便进行灾后救助的。”宇智波镜说:“家里已经有一套流程了,毕竟这种事也就只有宇智波能出面召集大家去做了。”

    佐助一愣:“为什么?”

    宇智波镜淡淡地说:“宇智波的眼睛可以控制三尾和九尾,我们能利用尾兽的力量抵抗天灾,我们同样可以用眼睛瞬间说服所有普通平民安安静静地撤离,且不会引起任何骚动和乱象。”

    “不过现在有你在,倒是更加方便轻松了。”

    直接开了须佐能乎一刀砍下去了事,真是轻松方便。

    宇智波镜忍笑道:“否则你以为为什么大家都不再说流言的事了?”

    他摸了摸佐助的脑袋:“比起流言,保护了一方水土平民的你更重要,所以流言就无所谓了。”

    佐助听后怔怔的,许久才长出一口气。

    “我都不知道这些事。”

    “你要是还有余力的话,可以试着去了解一番。”

    宇智波镜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佐助进行更加深入的学习:“你代表宇智波和千手做的交易可以继续下一步了,天斩已经回来,等先期联络确定好时间后,你就去木叶和漩涡水户交易。”

    “你一路南下,可以去主城的宿老那学习了解一番。”

    佐助哦了一声,慢了半拍才说:“等等,那我在不能砸了木叶后,真的不能去砸雾忍了吗?”

    虽然艾将欠着的利息钱给佐助了,可佐助还想挣扎一下啊。

    宇智波镜爱怜地摸着佐助的小脑袋:“因为我将雾忍的事交给天斩那个混蛋了,这是他欠你的。”

    佐助张了张嘴:“可是我想去!”

    宇智波镜温和地说:“啊,可我不同意呀~”

    佐助瞪着宇智波镜不知道说什么好。

    宇智波镜拍了拍佐助的肩膀:“好啦,不要生气,你已经在北海展现了实力,又安排了先期的暗部探查,剩下的事就交给其他人吧。”

    “佐助,你要记得,我们是个忍村,村子里其他人也在努力,你可不能抢了别人努力的机会。”

    佐助听后不由得一愣。

    紧接着宇智波镜又说:“同时你还要记得,你已经展现了如此强大的实力,就更不能出错了,雾忍那边有点麻烦,以你的能力可能会有疏漏,注定要出问题的任务就不要拦在身上,懂吗?”

    佐助抿唇:“如果谁都这么想,那村子不就完蛋了吗?”

    宇智波镜叹了口气:“佐助真是个好孩子,但是呢,佐助,你做不好,不代表我和天斩做不好,所以乖乖地去做你能做的事,懂了吗?”

    佐助:“…………”

    他这是在智商上被鄙视了吧?一定是的!

    被家里沉稳可靠的堂哥变相嫌弃智商低,佐助快郁闷坏了,他维持着低气压回暗部,他不休假了!他要找队长们做特训!!

    而宇智波镜留在家里,打开了宇智波美琴给他的卷轴。

    打开卷轴后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封感谢信。

    信中字迹娟秀,看这优雅柔婉的笔触,宇智波镜仿佛看到一位身穿十二单居住在宫苑深处的贵妇。

    只是他通篇读下来后总觉得怪怪的,写信的人表示自己是佐助的母亲,很感谢宇智波镜对佐助的照顾,佐助年轻不懂事,给家里人带来了麻烦,还请家里人多多海涵……

    但是这封信的措辞太客气了,客气的像是假的。

    宇智波镜沉吟片刻,他瞪出写轮眼,三勾玉写轮眼转了一会,依旧没发现问题。

    他叹了口气,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就在他合上卷轴的瞬间,手突然顿住。

    一个长子开了万花筒,次子开了万花筒目前又变成永恒万花筒的母亲,她的写轮眼会只是三勾玉吗?

    宇智波镜额头开始冒冷汗,难道佐助的母亲也是个万花筒?那这一家人的血脉真是有点可怕了。

    宇智波镜沉默了一会,还是闭了闭眼,下一秒三勾玉的写轮眼滴溜溜地旋转起来,最终形成了一个诡异的三角形风车图案。

    在万花筒写轮眼的加持下,宇智波镜终于看到了卷轴上还夹着一层特殊封印,封印符文微不可查,若不是万花筒瞳术,还真不可能被发现。

    宇智波镜心中啧啧,他用万花筒解开封印,就得到了一份特殊的查克拉防护符制作方法。

    宇智波镜将这份特殊的护身符文放在一边,拿起了封印里的另一封信。

    这封信的口气就温和许多,字里行间也多了一份血脉上的亲近。

    不过虽然写字的女性言语很温婉,可是看完这封信的宇智波镜却倒吸了一口冷气。

    写信的人表示身为佐助的母亲,得知自己多了两个莫名其妙的千手家族的丈夫,这让她非常困扰和悲伤。

    她和丈夫感情深厚,亡夫逝去多年,她心如止水,如今突闻流言落在自己身上,她‘悲怆愤懑,心如刀割’,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想了一些不太好的反击方法。

    比如流言的人涉及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是不是可以再多点人选?比如当年的漩涡水户?比如当年的夜月族长?

    比如流言终归是流言,传来传去容易失真,为了防止被人乱传,宇智波要为了家族长辈正经地找一家书商报刊好好辟谣呀!比如来一次采访?或者对外新闻发布会?

    比如这年头认字的人不多,若是单靠书本辟谣可能传播速度太慢,那不如排成剧目?与民共赏?

    当然,她这些‘不值一提’的小主意若是能再给儿子赚点买番茄钱,那就再好不过了。

    最后,这位字迹柔婉的女士还表示,她因愤想出的主意可能有失偏颇,若是给宇智波带来麻烦就不好了。

    假如宇智波不太方便,那她已经留了云忍情报据点的联系方式,也留了小儿子的云隐暗部印信,她可以伪造一个天衣无缝的身份将这件事办的干干净净,和宇智波没半点关系。

    当然,宇智波镜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她这个流落在外的族人为了表示对族长的尊敬,行事之前那必然是要和族长打个招呼的。

    至于宇智波镜是赞成还是反对,对她来说就无所谓了。

    看完这封信,宇智波镜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先是苦笑,然后笑声变得畅快起来,他心中油然生出一番感慨来。

    宇智波到哪里都是宇智波,就算家族受到重创,也总会有如佐助母亲这样心思缜密、手腕超凡的人在。

    想到这里,宇智波镜打起精神仔细思考。

    佐助的母亲已经出招了,那他就不能拖后腿,本来族里的宿老是打算在火之国运作一番,哄抬一下粮价,一边为雷之国赚一笔粮,一边为佐助出气。

    毕竟去岁木叶和云忍打的比较激烈,秋日那一拨冬麦耕种完全打了水漂,今岁春日即将到来,天气转暖,却不见雨水,火之国恐怕会维持一段时间的旱日,这正是报复木叶的好机会。

    如今有了佐助母亲这一手,倒是能吸引木叶的视线,让族里的运作更加隐晦安全。

    双方运作时最好能打个掩护配合一下……宇智波镜沉思许久,决定还是要找佐助谈一谈,佐助的母亲派人来后怎么联系?

    佐助折腾了一番暗部,发现自己的智商在暗部面前还是很机智后,心情变得好了许多。

    正好宇智波镜拿着信给他看,佐助看完信后想起时之政府的宣传部,眼睛也亮了起来,心里的点子是一个接一个往外冒。

    “我来做!”佐助兴致勃勃地说:“那边的话……应该是阿尔泰尔过来送资料,家里人擅长写写画画,我们这边拿了资料后,宣传攻势一定要跟上才行!”

    宇智波镜看着佐助胸有成竹的模样,纠结了一下,心想算了,比起谋算雾忍,用小说能剧恶心木叶根本不算麻烦事,就交给佐助吧。

    不过宇智波镜觉得自己要提醒一下佐助。

    “斑大人若是知道你这么做,他会生气吗?”

    佐助奇怪地看着宇智波镜:“他生什么气?”

    宇智波镜委婉地说:“就如你不愿意被流言缠身,斑大人恐怕也不会喜欢这些流言。”

    “真的?我看他三句话不离千手柱间,他们关系可好啦。”

    佐助黑着脸说:“天天和我说千手柱间怎么怎么的,烦死他了。”

    他一锤定音:“所以我觉得斑不会生气,也许会高兴吧。”

    宇智波镜倒吸一口凉气:“什么?斑大人真的和千手柱间……是那啥?”

    “你想什么呢?”佐助没好气地说:“他们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宇智波镜:“…………”

    神特么好朋友,好朋友能被传生儿子的流言吗?好朋友能传感情不和劳燕分飞的流言吗?

    “至于那些流言……反正都是流言了,斑不会在意的。”

    顿了顿,佐助后知后觉地说:“哦,可能还是会生气的,生气千手柱间被流言玷污成爱情笨蛋吧?”

    “毕竟斑一直都说,千手柱间是个英明睿智的人呢。”

    宇智波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