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冠位团扇 > 祖宗
    一想到还有个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 千手柱间再也耐不住了,他立刻以最快速度杀回云隐村。

    比起什么忍村战争, 这件事反而最重要。

    与此同时, 宇智波族地, 佐助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阿尔泰尔, 一脸崩溃。

    “你说什么”

    阿尔泰尔慢条斯理地说“啊没听清我可以给你重复一遍。”

    “你叔爷爷,宇智波泉奈, 怀孕了。”

    佐助“”

    千手柱间赶回云隐村后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宇智波族长大宅,在他的感知里,佐助恰好在家, 于是千手柱间冲了过去。

    转过回廊, 千手柱间看到佐助恰好走出房间来到廊下, 千手柱间刚要说什么, 就见一个银发少女紧跟着佐助走出房间。

    这个扎着马尾的银发少女慢条斯理地说“对, 你没听错,我可以给你重复一遍。”

    “你叔爷爷,宇智波泉奈, 怀孕了。”

    佐助“”

    千手柱间“”

    佐助整个人都处于懵逼之中, 连千手柱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回来都没注意,他在回廊上来回转了两圈, 猛地反应过来。

    “阴阳遁”泉奈突破极限, 获得全新的力量了

    这是佐助唯一能想到的合情合理的原因。

    倒是千手柱间,他才是一脸懵逼加茫然,等等, 他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阿尔泰尔没回答,而是看向走廊那边突然冒出来的千手柱间,她歪头“这是千手柱间”她自然是看过血月之翠的插画的,她不可置信地说“他怎么还活着”

    话说出口,阿尔泰尔就又皱眉,她能清晰感觉出眼前这个人虽然蕴含着勃勃生命力,可总是少了点什么,少了一些身为人应该有的生气,就和她自己有些类似

    “死亡人偶”阿尔泰尔看向佐助,表情很微妙“他是怎么回事”

    佐助表情很难看“他的事不重要,先说泉奈的。”

    千手柱间也连连点头“对对对,不用在意我,先说泉奈,他、他怎么怀、怀孕了”

    大男人能怀孕还有刚才佐助说的阴阳遁是怎么回事阴阳遁听名字似乎和阴之力以及阳之力有关系

    阿尔泰尔狐疑地看了佐助一眼,觉得眼前的佐助似乎智商下降到了负数。

    “就是我说的那样,泉奈受到暗算,怀了个孩子,不过家里有阴阳遁,有这种遁术帮忙,倒也算是平安将孩子生了出来,现在正在巫女的保护下修养。”

    阿尔泰尔说了前情提要后,她说“你妈妈也跟着巫女离开了,家里只有你大爷爷在,他正忙着带孩子,孩子哭闹不休,你大爷爷的脾气也不太好,你不是家主吗总要知道这件事吧”

    佐助觉得这事太操蛋了,他思考了几秒钟“谁暗算的”

    阿尔泰尔要笑不笑“是你大爷爷犯蠢呗,你知道的,怀孕石。”

    佐助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啧了一声“我回家一趟看看情况。”

    阿尔泰尔“家里其实没什么大事,但我觉得你最好露面转一圈,压一压时政。”

    佐助“我懂,等我五分钟。”

    佐助拿出纸张奋笔疾书,很快就写好了几分短信,他让忍猫司丸将信送了出去,表示自己要出门小半个月,很快就回来,然后就道“走吧。”

    阿尔泰尔抓住佐助的手就走,一直站在旁边当蘑菇的千手柱间猛地伸出手,抓住佐助的袖子“等等我也去”

    佐助哎

    阿尔泰尔的传送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三人就回到了奥摩多的大宅。

    佐助不可置信地瞪着偷渡的千手柱间,特别想掐死这货。

    千手柱间死命眨眼“我是医疗圣手我会看病”

    他的心砰砰跳,成败在此一举了

    佐助卡了一下,对哦,千手柱间的确是医疗大家,想想鸣人吐槽的被飞雷神卡成两半都能再粘回来他啧了一声“你穿个斗篷,别露脸”

    千手柱间忙不迭拿出一个封印卷轴,弄了个防雨的斗篷盖住身形,阿尔泰尔微微眯眼,她看了看千手柱间,没说话。

    佐助快步走到回廊上,没走几步就看到宇智波慧端着一盆水从那头走出来,佐助扬声道“慧”

    宇智波慧看到佐助时眼睛一亮“佐助你回来了”

    她立刻放下手中的水盆,招呼佐助“快来太爷爷在后山灵力最充足的别苑里。”

    奥摩多山区内部,依山建造了不少别苑和静室,原本是给捐款给神社的富商修养用的,如今倒是正好派上用场。

    “你回来的正好。”

    宇智波慧奇怪地看了披着斗篷不露脸的千手柱间一眼,不过既然是佐助带回来的,宇智波慧就没说什么,她对阿尔泰尔说“泰那,谢了,刹那昨天忙活了半个晚上,现在还在睡。”

    阿尔泰尔点点头,没有立刻离开。

    “那个孩子的身体有些弱。”

    宇智波慧继续说“因为是叔爷爷用阴阳遁创造出的身体,巫女那边说,叔爷爷的实力不足,所以去了平安京找阴阳师帮忙,由于是借助了庞大灵力勉强达到标准诞生的,光希的身子骨先天不足,太爷爷诊断说以后光希不太可能走体术道路的,也许光希要转行去当阴阳师”

    佐助“职业这种事以后再说,泉奈呢他如何了”

    宇智波慧“美琴伯母传信回来说叔爷爷只是太虚弱了,损耗过多,最好在灵力充裕的地方修养一段时间,巫女也跟着帮忙调养,问题倒是不大。”

    说到这里,宇智波慧的表情也很微妙“貌似叔爷爷对平安京的政局很感兴趣,他说日子过的有点无聊,要搞一搞源赖光。”

    佐助“”

    他的心落回肚子里,冷笑道“好了伤疤忘了疼。”

    “幸好阿景提前去上班了,正好可以暂时接替巫女的职责,撑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宇智波慧叹了口气“可能是父子连心吧,光希出生后就没在叔爷爷身边留过,自从大爷爷抱回来后,那孩子一直哭闹不休,金先生也过来帮忙了。”

    “呵,他还有脸过来”

    佐助磨牙,想要挽袖子打人“要不是他算计斑,泉奈会上当”

    想想怀孕石发作的前提条件,泉奈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随便拿着那么重的石头,还保存一个月

    只有宇智波斑的东西才会让泉奈放下戒心。

    八成是宇智波斑去猎人世界和金做了什么,金一怒之下就坑了宇智波斑,结果宇智波斑没上当,阴差阳错下坑了泉奈。

    宇智波慧苦笑起来“金先生就是过来道歉的,被斑爷爷抓了壮丁在帮忙。”

    几个人快速在山间小道上移动,很快他们就翻过了一个山头,来到一处静谧的山谷,山谷里种着成片的竹子,竹林深处有一处别苑。

    佐助等人刚落在别苑外,刷拉,里面的纸门就拉开了,许久不见的金富力士正穿着围裙,身上一股奶香喂,手里还拿着一个奶瓶,他有气无力地对着佐助打招呼“哟,好久不见。”

    佐助满腹怒火在闻到这股甜腻腻的奶香时,瞬间被压了下去。

    这奶爸模样,佐助还真下不去手。

    佐助跟着宇智波慧进房间,就看到宇智波斑那头炸毛扎在脑后,露出了额头和俊脸,身上穿着短袖的衫子,下身穿着裤衩,正手忙脚乱地给一个婴儿换尿裤。

    之所以是手忙脚乱,是因为小婴儿的四肢像是小乌龟,不断地摇晃着,同时哇哇大叫,一不留神纸尿裤的贴纸就碰到了婴儿娇嫩的肌肤,小娃娃就继续哭,哭两嗓子再尿一泡,宇智波斑就只能僵硬着脸继续换新尿裤。

    看到这一幕,饶是佐助来之前做了无数心理准备,此刻还是没忍住噗。

    他直接笑场了。

    宇智波斑的神情有些憔悴,眼皮下的卧蚕更明显了,他甚至没第一时间发现千手柱间,而是对金说“牛奶呢”

    金连忙将手里的奶瓶晃了晃,直接手动降温后送到小娃娃嘴边,小娃娃利落地扭头,表示拒绝奶粉。

    宇智波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手一招,旁边柜子上的瓶子飞了过来,金黑着脸说“你不能这么惯着他夏目女士送来的花蜜就这么多,一百年才能出产一小壶,你现在给他喝完了,以后怎么办”

    宇智波斑有气无力地说“光希太倔了,总要让他先吃点东西。”

    金没好气地说“谁让泉奈不在,怀孕石加阴阳遁,生出来的孩子会极其依赖生身父母,他可好,孩子弄出来就丢给你不管了。”

    “泉奈亏损太大,身体不好。”

    宇智波斑看着金的眼神带着杀气“要不是你坑我”

    “好了,先让光希吃饭吧。”金立刻机智的转移话题。

    佐助和千手柱间站在门口,看着这极其居家的一幕,不由得面面相觑。

    宇智波慧咳嗽了一声,给了佐助一肘子,佐助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哟,斑,我听说家里出事了”

    “你也看到了,就是这个祖宗。”宇智波斑这才有空瞥了佐助一眼,这一瞥,眼神就凝固了,他看到了佐助身边的斗篷男,这种特殊的查克拉感觉是那么的熟悉“柱间”

    千手柱间啊了一声,他整个人都陷入了极大的喜悦和懵逼之中,他见到斑了但是斑在奶孩子这画面怎么怪怪的和他一直以来对宇智波斑这个人的印象截然不同啊

    宇智波斑却是大喜“你来的正好”

    他激动地招呼千手柱间“快过来,你进入仙人模式,用阳之力,快”

    这一刻宇智波斑也顾不上别的事了,什么老家云忍什么时之政府,都去见鬼吧先将这个小祖宗哄好了再说

    千手柱间“哎”

    于是千手柱间见到宇智波斑后,没有久别重逢的拥抱,也没有或者怅然或者感慨的叙旧,只有手忙脚乱的洗尿布哄孩子。

    当千手柱间双手中象征着浓厚阳之力的光亮起来,原本哭闹不休的孩子像是得到什么补充一样,一直皱着的眉头松开了,孩子陷入了酣眠之中。

    宇智波斑长出一口气“是了,阴阳遁,就算用灵力替代阳之力,也比不上原本的阳之力”

    倒是金对千手柱间产生了极大兴趣“你不是活人吧”

    他兴致勃勃地看着千手柱间“你怎么做到的都是死人了还具备这么浓郁的生命力,好厉害啊”

    金这句话算是说到了宇智波斑的心坎上,对于戴了千手柱间的宇智波斑来说,千手柱间的木遁就是这么不讲道理,他对金说“柱间身上一直都拥有浓郁的生命力,他的阳之力可以在沙漠中生出一片森林。”

    金看着千手柱间的眼神充满了佩服和激动“哇哦好厉害那我能请你帮忙回家改善环境吗我们那有些地方开发过度造成资源枯竭,你能来帮忙吗报酬好商量”

    千手柱间一边专心给小娃娃输送阳之力,嘴上说“行啊不过我是意外过来的,要看佐助呢,他要是不同意,估计会把我打包回去吧。”

    话音落下,宇智波斑看向佐助“要不,先让柱间留下来带孩子”

    金看向佐助“我也可以帮忙,他也后是我干儿子,怎么样”

    千手柱间更是对佐助放kaka的眼神攻势“老家最近局势不太好吧我回去可能不太合适”

    佐助“”

    宇智波慧这才反应过来,她仔细看着千手柱间,倒吸一口凉气“初代大人”

    佐助看了看一副憔悴模样的宇智波斑,再看看一脸激动的千手柱间,最后看向乖乖认错的金富力士,觉得一口恶气堵在心口不知道怎么发泄。

    佐助知道这事不能这么算了,要不然以后这三个混蛋是的,在佐助看来宇智波斑也变得混蛋起来了一定会变本加厉。

    佐助盯着千手柱间“你要留下来你不管你弟弟了忘记告诉你,他被我踹回黄泉种树了。”

    千手柱间“啊”

    他思考了三秒钟,死人就该回黄泉啊弟弟在黄泉没事的

    于是千手柱间斩钉截铁地说“我要留下来”

    佐助“”

    好,你狠。

    佐助又看向宇智波斑“既然金留下来帮忙,你还带什么孩子反正你也没什么用,去时政那边上班吧,我不信时政对这孩子没想法。”

    宇智波斑眼神倏然犀利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太忙乱了,的确忽视了对时之政府那边的压制和威慑。

    “你说的对,我收拾一下就过去。”宇智波斑转身去里面的房间洗脸换衣服了。

    千手柱间的眼神不自觉地追着宇智波斑,佐助心里呵呵,我搞不定你还搞不住宇智波斑

    最后佐助看向金“我本来是想让千手柱间帮我去月亮上探险的,既然他现在要带孩子,那你去吧。”

    佐助双手抱胸,笃定地问“你愿不愿意去”

    送去和大筒木一家肩并肩

    金“”哇靠他可耻的犹豫了探月工程

    最后佐助看向阿尔泰尔“盯着柱间,他要是不干好事,就将他送到黄泉和他弟弟一起种树。”

    阿尔泰尔微笑起来“没问题。”

    千手柱间瑟瑟发抖,眼前这个银发少女居然能让人一眨眼就换世界,能力太bug了

    佐助三言两语ko掉了三个牛叉人士,然后对宇智波慧说“家里交给你们,我和斑去一趟时政,我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宇智波慧对身边的堂哥佩服至极,虽然她知道佐助很厉害,但亲眼见到后更让她充满信心。

    因为宇智波美琴和宇智波泉奈突然离开,宇智波斑焦头烂额,导致家里年轻一辈心中惴惴不安,然而现在这样不踏实的感觉已经彻底消失了。

    宇智波慧自信地说“放心吧,奥摩多交给我们就行了,我们这些年也不是吃白饭的。”

    连着削了三个大佬,佐助心里的火气消散了一些,他这才有功夫看向软垫上的小娃娃,神情柔和下来,他靠近一些,半跪下来仔细端详了一会“和泉奈好像。”

    宇智波斑换好了衣服,扎起来的长发散落下来,换了黑色的正装,看上去精神了一些,他笑着说“不是好像,是和泉奈小时候一模一样。”

    佐助看着小娃娃睡过去的脸蛋,看着嘴边不自觉地出现小泡泡,看着小娃娃的手握成小拳头,看着

    “十分钟过去了,小猫。”阿尔泰尔突然开口。

    佐助“”

    他猛地起身,一抬头就看到宇智波斑也笑吟吟地看着小娃娃,眼睛眨也不眨,仿佛中了邪。

    佐助咳嗽了一声,他伸手抓着宇智波斑的后衣领“走了”

    宇智波斑被拉了个踉跄才回神,他反手拍开佐助的手,恼火地说“别拉我。”

    “不拉着你,你就走不动了”佐助指控宇智波斑“看你浪费了多少时间”

    宇智波斑瞪佐助“说的好像你没看似的”

    两个宇智波互相咒骂着对方,结伴离开了。

    千手柱间换了个姿势,一手扶着小娃娃,一手撑着下巴,他看着宇智波斑和宇智波佐助离开的方向,忍不住微笑起来“啊,他们真可爱。”

    金“”

    他看了看那边俩快没影的宇智波,再看看这个似乎是个死人的家伙,心里升起个问号可爱

    佐助和宇智波斑去了时之政府,不出佐助所料,时之政府那边的确因为这个孩子而心思浮动起来,甚至彼岸之涯都陷入了莫名的八卦氛围内。

    毕竟这事太神奇了

    aber问佐助“真的能biu一下就无痛生产吗一个月就能无痛能普及吗我们很需要啊”

    佐助“那是阴阳遁”

    “不是可以用灵力替代吗”aber对这项生产技术很感兴趣“阴之力也能找到替代品吧妖力能行吗灵力和妖力合二为一”

    佐助被带到沟里,还真的思考起来“不知道,没试过。”

    “那就是可以试试的意思了”

    大妖奴良鲤伴也很感兴趣,他们家被诅咒了啊,好吧就算不提诅咒这事,很多一脉单传的大妖也面临生产无能的窘境,如果可以biu一下来个娃娃,这要解决多少大妖们不孕不育的难题啊

    新来的魔术师一脉的菲奥娜和狮子劫界离也超级感兴趣“我们魔术师的血脉延续也很困难,要是能开发出如此神奇的秘术,那可真是一件大喜事”

    佐助一路上巧遇了n多队长和副队长,等他坐进自己办公室时,心里纳闷极了,他问羽张迅“最近大家都在为血脉繁衍的问题而头疼吗”

    羽张迅说了个大实话“不,只是泉奈先生太神奇了而已。”

    是啊,开创前所未有之先河,不愧是彼岸之涯的初代boss。

    佐助翻了个白眼,他问羽张迅“彼岸之涯内部有不稳的迹象吗”

    “您要是愿意将阴阳遁公开,大家绝对会更加团结的。”

    羽张迅耸肩“毕竟审神者容易注孤生,如果能用阴阳遁,那连相亲都省了,生出来的孩子还很大程度上继承父母的特质,我觉得政府那边做梦都会笑醒的。”

    佐助呵了一声“那就公开吧,我看他们能自己搞出什么成果来。”

    羽张迅震惊地说“真的公开”

    “要是他们为了生孩子一个个都修炼到力量的极致,也算是好事”

    佐助不负责任地说“真以为六道仙人的境界是那么容易就达到的吗那可是守护一个世界的力量。”

    羽张迅听后觉得也对,就不再说什么了。

    “对了,听说您带着太宰去老家了”羽张迅打听同僚的境况“他干得如何”

    佐助给与很高评价“干得不错,都爬到你的位置了。”

    羽张迅惊讶地说“大组织的副手位置很厉害嘛”

    “嗯,正是因为有他在,我才敢这时候回来。”佐助自信地说“木叶那边没有他的消息,由他来指挥暗部应该没什么问题。”

    另一边,在土之国看风景的太宰治接到了佐助的忍猫传讯“哇哦让我暂代暗部部长职位怎么突然出门”

    太宰治继续看信“家里有事叔爷爷生”

    哎他的表情突然凝固,有点怀疑人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池暮迹白 3个;酒於 2个;洋洋语歆、静园轻雾、安岑、夜斗大人的第道标、罗罗、非正常人非生物、若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正常人非生物 49瓶;冬菇 31瓶;温温、祁司太绯糖qvq 30瓶;凝号 21瓶;岁月静好、和希 20瓶;粼石、颜烟、g123、罗罗、不要再发卡了 10瓶;仔仔、伽伽 6瓶;猫小喵 5瓶;睦月羿 3瓶;鳶、鹤起风生、浅夏、拜利麦诺 2瓶;陌上、天道好轮回、吾皇万岁、笙深、库诺玛姬、神代、七弦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