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拯救世界后前男友找我复合[综] > 第144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左手的无名指又被称作是“通心指”, 之所以这么称呼, 是因为左手的无名指有血管直接连接至心脏。

    立花绘梨咬破的就是左手的无名指,并且用血在那个小阵的外圈重新画下了一个法阵。

    外围的那个法阵看上去就仿佛是和里面的那个小的是一体的, 如果不是颜色不同的话, 外人很容易将它们认作是同一个。

    画完了这个法阵, 并且将剩下的灵力注入其中,立花绘梨才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她现在已经没有了力气,不仅是因为还在低烧,刚才灵力又使用过了度, 再加上用左手无名指的指尖血将整个法阵画完,立花绘梨现在的状态非常的不好。

    不过万幸的就是这个法阵已经生了效,本来是血液的鲜红色, 已经从最外围的那个地方开始蜕变成了金色。

    那样子的金色一点点的顺着地面上法阵的纹路开始往里面蔓延, 在接触到了最开始的那个阵的时候, 不断地发出了阵阵的黑气。

    最中心的那个法阵逐渐被金色的纹路所同化, 或者说是吞噬更加的恰当, 从一开始的深色渐渐的变做了和外面同样的金色。

    流转的光芒已经席卷到了最中心, 开始袭击起了被放在最中心作为阵眼的石头, 只看到有黑烟不断的冒出,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了一个看不出模样的形体。

    那个黑烟凝聚而成的家伙浮在上空, 试图想要袭击咫尺间的立花绘梨, 她却是冷笑了一下, 不仅没有任何的慌乱, 甚至就连闪避的动作都没有。

    黑气的怪物扑到了法阵的边缘, 却被忽然亮起来的光芒给挡住,被灼伤的同时,口中发出了奇怪的嘶吼声。

    它不甘地瞪了立花绘梨一眼,向上想要逃出这里,还没有飞多高就同样被拦了下来。

    金色的灵力就如同一个囚笼,不断的从外面开始向里面缩小,将那个黑烟怪物强行压制回到了那块小石头里面。

    立花绘梨伸手把它从阵中拿了起来,将石头握在了手里,右手亮起光芒的同时一个用力,那块石头就在她的掌中化作了灰烬。

    黑色的灰掺杂着些许的金色,在立花绘梨摊开了手掌的时候,就被山顶的风吹刮消散,只留了一些残余在手中,让她轻轻地拍了拍。

    法阵被破,原本聚集在山顶的那些怨气也没有了拘束,在没有反抗能力的情况之下,就被立花绘梨扩散到空气之中的灵力净化了个干净。

    她晃了晃身体,转向了正在交战的那个方向,已经失去了怨气的力量的药研等人,也渐渐的在十二位刀剑男士的压制之下处于了劣势。

    看到自家的付丧神们总算是把药研他们给制住,立花绘梨也费劲的扯起了嘴角,扯出了一个苍白又有些难看的笑容。

    “主人!!!”

    看到终于松了一口气下来,整个人就向后倒去的瘦削的身影,不动行光又响起了那年立花绘梨也是这样子倒在血泊之中的模样,也不管不顾的向她的那边冲了过去,在立花绘梨倒地之前接住了她。

    “主人?主人!”

    不动行光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除了正压着药研等人的几个人以外,其他的刀剑男士也马上赶了过来。

    药研藤四郎看着她惨白的脸色,也连忙摸出了另外一瓶药给她喂下去。

    “主公大人怎么样了?”今剑看起来也有一些慌张,一双红眸担忧地盯在立花绘梨的身上,生怕她有什么闪失。

    “大将的体温又上来了,灵力也透支了太多,再加上气血的损失,身体情况不是很好。”

    药研藤四郎小心翼翼的帮她把手上的伤口处理了,才又抱着她放到了旁边的三虎的身上。

    “药研哥……”五虎退碰了碰立花绘梨的手,怯生生看回了他:“主公大人会有事情吗?”

    “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药研藤四郎抿了抿唇:“恐怕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了。”

    他说得比较委婉,但是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可是又莫名的放松了下来。

    立花绘梨的身体不好,是在四年前落下的病根,今天这么一顿折腾确实是对她非常严重的损伤。

    所幸,没有闹出什么太大的事情。

    安室透在走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这句话,神色间也非常的心疼,很快就做好了决定:“你们先带她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但是……”堀川国广向后看了一眼。

    安室透明白他的意思:“放心,这些刀剑我会让他们不要动,也会封锁富士山山顶的入口,等到绘梨醒过来以后再做处理。”

    “我们也留下来吧。”厚藤四郎和后藤藤四郎对视了一眼。

    有这么多刀剑留在这里,虽然他们都还没有显形依旧在沉睡,但是单独把他们留下的话,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其他人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也没有反对。

    “他们怎么办?”

    安室透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那群家伙还有被大虎制着的RUM,最后把视线放到了药研等人的身上。

    博多藤四郎扶了扶眼镜,回答道:“他们就由我们带回本丸。而其他的那些人类,就交给你们来处理了。”

    安室透颔首:“我知道了。”

    达成了一致,药研藤四郎等人就带着立花绘梨和药研他们消失在了富士山的山顶。

    江户川柯南抬头,看了看那些随着他们消失而产生的光芒,又看向了旁边插.在地上的那振太刀,看着刀刃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把想要伸出去的手给收了回来。

    冲矢昴背着风见裕也交给他的狙.击.枪向这边走了过来。

    两个男人距离大概五尺的距离,他简单的向安室透点了点头,像是在和打招呼一般,而后者则是别开了头,就如同没有看到他这个人一样。

    江户川柯南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安室透,想着还是出声协调一下。

    只不过还没有等到他开口,安室透已经打开了蓝牙耳机,向耳机那头的风见裕也吩咐了起来:“风见,把人带上来。”

    “——是!”

    本来还有些犯困的风见裕也听到了这句话,瞬间就来了精神。

    ——

    等到立花绘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了。

    她只觉得浑身无力,看着天花板的眼睛都是一片昏花,耳边有脚步声传过来,也让她向那边转过了脑袋,隐约能够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主公大人,你醒了!”

    这个声音……

    “毛利。”

    立花绘梨的嗓子很疼,出了声扯着又咳嗽了两声,让毛利藤四郎连忙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她的枕边,才扶着她坐了起来,给她喂了一些加入了蜂蜜的温水。

    立花绘梨缓了一会,嗓子也舒服了一些,才沉着声询问了起来:“过了多久了?”

    “已经三天了。”

    毛利藤四郎给她拂了拂后背:“你感觉怎么样了?”

    “有一点虚,不过已经好很多了。”

    立花绘梨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摸了摸他的脑袋:“他们呢?”

    “……”

    毛利藤四郎沉默了一下,最终是在她的注视之中开了口:“那四位已经显形了的刀剑,现在就在本丸里面,由压切长谷部他们看守着。”

    “这几天有发生什么情况吗?”

    他摇了摇头:“没有,自从回到了这里以后,他们都非常的安分。”

    “这样呀……”

    立花绘梨思考了一下,忽视了毛利藤四郎的阻止,手往榻上一撑,却没有能站起来:“毛利,扶我一下。”

    “药研说你还不能起来!”他又重新把被立花绘梨掀开的被子盖好了:“要好好的休息!”

    “我已经没事了……”

    立花绘梨侧眸,对上了他坚定的眼神,不住叹了一口气:“你让膝丸来见我。”

    毛利藤四郎没有再反对,扶着她躺下了以后,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好的,我正好也要去通知大家主公大人你已经醒过来了的消息!”

    他转身就往外走了两步,又回过了脸来:“他来过两次,不过看到你还在睡,坐了一会就走了。”

    毛利藤四郎没有说是谁,但是立花绘梨猜到了他说的是安室透。

    富士山山顶那一战以后,公安那边恐怕还有好一阵忙的,他能够抽空过来其实已经很好了。

    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立花绘梨看了一眼被放在远处的手机,最终还是没有力气过去拿,只能够耐心地等待膝丸的到来。

    本丸里面最好忽悠的就是大包平和膝丸两个人,不过大包平很可能被莺丸给看着,立花绘梨不想惊动其他人,就选择了经常被髭切甩在身后的膝丸。

    对方也果然是一个人过来的,没过多久就乖乖的听话,把立花绘梨从榻上抱了起来,走向了关押着药研等人的那个房间。

    路上,立花绘梨也问了膝丸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顺带问了问狐之助的行踪,得知对方还在时政那边没有回来以后,也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生气。

    不过,大概是庆幸要多一点。

    像是药研那样子的刀如果被上面知道了的话,很有可能会下命令让她碎刀,这可不是立花绘梨想要看到的。

    “主人……”

    今天在那里守着的是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以一期一振还有包丁藤四郎,虽然里面的那四个家伙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但他们还是不敢放松警惕。

    他们看到了立花绘梨以后就围了上来,嘘寒问暖了一番,也为她打开了房间的大门。

    脸上的花纹已经退至了眼角的药研看了过来,缓声开口:“我们在等你。”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