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极限传说[全息] > 你来晚了
    黑白色调也出了列, 说道“我和他一起去。”

    夜宵说“你们小心。”

    黑白色调和影子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陈默这些人缓慢前进,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队伍频道内立即响起黑白色调和影子的声音。

    “前方有陷阱。”

    过了一会儿,黑白色调说“呃我想, 需要来一个火法。”

    看情况,他们应该是应付不了了, 看着队伍频道内两人发过来的坐标, 距离陈默这里也不过二百多米的距离。大队伍立即赶过去,结果远远地就看到黑白色调和影子两个人背靠着背站在近三米的石台上,对下方的东西束手无策。

    在他们下方,是数不清的黑色如手指大小的东西, 像是条形金属,这些东西不断发出“嗡嗡”地声音, 并且像叠罗汉似得要攀上高台。

    陈默他们赶到时, 这些东西的动作一致, 随即,无数个小红点朝他们亮起, 像是数不清的眼睛,冰冰冷冷地望着他们。

    忽然,这些东西刷地散开,朝他们包围而来

    影子见状,立即在上面喊了一声“小心,这东西叫做械蚁, 不要被电到,不仅掉血还有僵直效果”

    经他提醒,队伍里的火法迅速抛出火球,砸在械蚁当中,霎时,火光中爆发出几道亮光,噼啪声不绝于耳。

    被火烧坏的械蚁瘫在地上,不动了。

    但这些坏掉的械蚁和械蚁的总数量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这些械蚁甚至聪明地都聚集到一起,滚成一个圆球,压过火焰灼烧的地方,朝大队伍扑来。

    “火不够,用狱炎术。”慕期说道。

    狱炎术是火法一个大范围杀伤法术,会从地下升起一个火焰凝结的牢笼,将目标困在其中进行灼烧,一个战士被这个技能困在里面,等技能全部结束的时候,身上也至少被烧了一半的血。

    不过这个技能吟唱时间很长,而且手势独特,很多玩家记住了,在真正k的时候,根本不会给火法这么久的时间进行吟唱,所以这个技能大多在ve的时候使用。

    慕期说完,一个火法立即准备狱炎术,而另外一个火法还有其他职业则开始干扰械蚁,大约十几秒后,狱炎术准备完毕,火笼升起,周围二十米范围内的械蚁都被困在其中。

    械蚁报废的噼叭声就像是在放鞭炮,那些在施法范围外的部分械蚁则由其他人慢慢地解决掉了。

    当将最后一只械蚁杀死的时候,掉出了一件散发着淡淡红光的圆环。

    慕期离得近,顺手就捡了起来。

    结果这圆环一到了手里面,就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铛”地一声自己扣在慕期的手腕上,看起来像是一个十分精致的镯子。

    与此同时,整个队伍频道里也出现了一条消息。

    系统机械大师盖洛为了惩罚破坏械蚁的坏家伙,研制出了禁锢手镯。在一个小时内,戴上禁锢手镯的人,不能使用任何技能。

    “”全体成员看了这条消息,都无声地看向了慕期。

    慕期抬起头,望了他们一眼,影公会成员立即明智地移开了视线。

    镜夜司偏头看向了幸运星“你真是太辜负我们的期望了”

    幸运星觉得冤,立即为自己辩解“我告诉你们,这事别赖我身上,明明是系统太骚谁能想到怪物掉出来的装备会有问题这种概率很小好吗”

    其他人也不多说什么,就给幸运星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不过夜宵为了整个公会着想,还是老实地提了一个建议给幸运星“你该练级了,你和老大的等级差得有些多,不是告诉你,要缩短在两级内。”

    幸运星“”他举手做投降状“好吧,我的错。”

    陈默和果冻在一旁看着,果冻不知前因后果,只觉得满头雾水,倒是陈默,觉得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作为一个很幸运的人,她完全不能理解慕期,于是就在其他成员离慕期有些距离的时候,她走过去,问出她心中的疑惑“你是不是得罪过系统”

    显然,刚才的事情也让慕期进行了自我反省,否则队伍中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有他这个没扔任何技能的人就被扣上了呢

    听到陈默的话,他也老老实实回忆,然后很认真地说道“没有。当时游戏接引者还说我是一个幸运的人,要送给我一间特别的屋子。”

    陈默面露古怪“不会是小黑屋吧”

    “嗯。”

    陈默“这大概就是有一得必有一失。”

    她想不出安慰的话了,大概这也只是慕期技术高超,心理素质强,否则一般人早被黑到退游戏了。

    副本有时间限制,从进入副本开始,就开始计时,四个小时后,玩家就会被系统送离这个副本。然而才刚开始,队伍中的一位大佬就套在里面了,一个小时内,慕期不能用技能,靠得只有他们自己。

    现在,影公会的成员无比庆幸,下副本的时候拉来一个沉默是金,否则以现在的情况,他们没底气这么走下去。

    影子和黑白色调继续探路,之前他们站立的石台是一个机关,在石台中央,踩下一个地方,就会在下方开启一个通道。

    两人率先走下石梯,后方的队伍根据他们发出的信号前进,如果不是很强的怪物,直接就会被两个人随手解决了。

    直到三层石阶,陈默他们沿途见到十几具怪物的尸体,全都是一些机械零件散落在地上。

    等到了最底层,距离他们还有三四十米的地方,陈默见到了黑白色调和影子各自对一个银色的机器人进行攻击。他们两人没有发信号,显然这两个机器人还在他们的控制范围内。

    但是陈默看了一会儿,发现了有些不对的地方,这两个机器人的手中都握着匕首,就用匕首两人,虽然它们的血量在减少,但是速度越来越慢,而且它们的动作越来越熟练。

    后方有个战士不耐烦地说“我来帮你们。”说着,他提着大剑冲上前。

    眼看着要加入战场的时候,在战士必经之路的地上,忽然出现另一个机器人,他的手中握着的就是一个大剑,看样子也是战士,这个机器人的剑和战士的剑撞在一起,两人立即就打了起来。

    影这次来的没有小白,一看这种情况,立即意识到什么不对的地方,一个冰法和武术家从队伍中走出去,结果马上又出现了和他们职业相符的机器人。

    幸运星怪叫道“这什么情况,总共有多少个机器人”

    “试试就知道了。”慕期说道“都出去,看看共有多少个。”

    其余的人站得分散些,朝前走了几步,结果在他们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机器人,拿着和他们相似的武器,陈默面前也站着一个,是一个阵师,手中有阵盘。

    唯一例外的就属慕期了,他的面前,什么人也没有,在他身边的幸运星都有一个牧师对峙着。

    幸运星奇怪了“这什么套路群战吗牧师也会回血”

    很快,离他不远的镜夜司在给黑白色调丢了治愈术的时候,与镜夜司面对面的机器人也抬起自己的法杖,给与黑白色调对敌的机器人一个治愈术,血量瞬间被拉了上来。

    镜夜司见到,也一脸震惊“真是邪门。”

    幸运星连连点头“是啊,为什么只有老大特殊,因为他脸黑吗”心里话不自觉脱口而出,幸运星意识到后,立即捂住自己的嘴,转头偷看慕期。

    结果发现慕期正朝他看过来,笑得满眼杀气“不想死,就闭嘴。”

    幸运星立即移开视线,和他面前的机器人你给我一下,我给你一下。机器人的伤害也是照着他模拟的,伤害和闹着玩似得。

    陈默这里已经和自己面对的机器人交起了手,为了试探对方的攻击值,在对方扔的迷踪阵的时候,她没有躲开,结果近乎三百的伤害在脑袋上冒出的那刻,她立即离开了迷踪阵的范围,再待下去,一个迷踪阵就可以把她弄成残血。

    这伤害无疑和她差不多,而且陈默在初期仰仗身手可以给对方造成大量的伤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机器人在反应速度上已经追上她,他们只是在互相消耗。

    陈默第一次感受到棘手。她抽空去看其他人,发现别人也没比她好,甚至有些惨的,已经处于下风,比如法师这类远程职业,他们需要找准距离进行攻击,在与机器人距离过近的情况,技能很容易被打断,而对方则是在时间中快速矫正这些数据。

    陈默想,这关应该有什么隐藏的破解办法。

    慕期不能施展技能,在游戏世界和一个婴儿差不多,其他的地方他也不敢凑上去,尤其是陈默那里,估计挨两招就挂了。看来看去,最安全的地方还是幸运星这里,他就掏出匕首,和幸运星一起杀这个机器人。

    但是每划一刀,一个匕首上带来的伤害还不足十点,和机器人几千点的血量相比,实在是少得可怜。

    幸运星看到慕期面无表情地在机器人身上插刀,忍不住说道“老大,没想到你有一天和我一样”

    慕期停下手里的动作,慢慢地将头转向了他。

    幸运星注意到身边的杀气,立即闭紧了嘴,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

    慕期收起匕首,开始观察四周,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应该有其他的办法,正想着,语音响起,一看是陈默,他接听

    “你应该是关键,如果我没猜错,因为你手上有那个手环,所以你面前才没出现机器人。现在你看看四周,有没有什么机关,可以进行破坏。”

    “我看到了。”慕期目光停留在头顶的岩壁处,忽然道。

    他结束和陈默的语音,忽然跳起,在幸运星毫无防备的时候,一脚蹬在他肩膀上,借着这股力道,冲到了上方,而后两只手探出,扒住了石壁上的缝隙。

    下方的幸运星被慕期一脚踹到机器人怀里,机器人冷静地给他一个圣光球,幸运星生气地回了机器人一个,然后仰着头看慕期“老大,你干什么呢”

    慕期没回答,一鼓作气,手撑着石壁,爬到了里面。这里的石壁已经被掏空了,空着的地方装了机关,每隔几秒,会闪过一道黑光,但是在并不怎么明亮的石洞里,实在不容易发现,如果不是他夜视能力强,又特意观察四周,几乎就错过去了。

    石壁最里面放着一个机关盒子,盒子整体是黑色的,但是上面细细缠绕着一圈银色的丝线,盒子内侧发出“咔嚓咔嚓”的齿轮摩擦声。

    慕期不懂这机关的用法,但猜测和下方的机器人有关,他取出匕首,用匕首划开这些银丝,又戳烂了机关盒子,直到里面的齿轮也被他拆出来,他发消息问陈默“机器人停了吗”“停了。”陈默回答。

    慕期原路返回,从上方直接跳了下去,落地后,身上损失了一百多点的血,镜夜司见状,一个治愈术落在他的身上。

    慕期看到地上散落的十几件发着光的装备,问道“为什么不捡”

    陈默说“大概他们是怕像你一样。”她说着,弯腰把地上的红宝石捡起来。

    系统机械之心,为机械物体动力。

    其他人见到陈默没事,也立即把自己身边掉出的东西捡起来。也有人和陈默一样,捡到了机械之心的,却不知道这东西的用处。

    陈默看着倒在脚下的机器人,试探着把机械之心放在它胸口的暗槽处。

    系统机械已经破损,无法再运行。

    看来蒙对了,陈默心想,她又把这块红宝石抠出来,放在自己的包裹里,或许也后会用得上。

    在这地方耽误了半个多小时,大家恢复了状态后,继续朝前探路,接下来倒是没遇到什么危险,直到他们遇到一个机械梯,外表形似电梯,但是这个机械梯却非常大,一次性装下这支队伍,却还没有超载。

    机械梯不断下降,大约十几秒后,这种下降的趋势才停止。机械梯的门打开,出现在陈默他们面前的是一批玩家队伍。这个队伍近四十人,为首的是个战士,战士抱着剑站在前列,正冲着他们笑“慕期,你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