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极限传说[全息] > 探监
    陈默也没心情和小骗子开玩笑了, 这对他们圣雅达的玩家来说,确实是一件大事。

    小骗子见她脸色凝重,出主意说“其实可以先派人搅黄了,洛尔西和自由之城的人见面, 首先得谈合作, 合作不了就没办法谈。据我了解, 自由之城都是眼高于顶的家伙,那洛尔西也不是个好说话的, 能不能谈成还另说。”

    陈默沉吟着说“我先把这件事告诉胖哥,让他去找城主说, 等我这边事情办完了,就去自由之城看看。”

    小骗子点头“这也好, 我要回欺骗工会,如果有什么进展我给你发消息。”

    说完, 在小骗子的面前出现一个紫色的通道。陈默和影的人知道这里是空的,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 就和小骗子一起出了副本。

    陈默和影的人回到了永安城,她来这里是为了见默尔顿,在她的手中, 有一颗珠子, 是水法师爱丽丝送给她的赠礼,可以让默尔顿打造一件装备。只是想知道默尔顿的下落,还要问永安城的人。

    陈默看向了身侧的慕期“你还记得那个铁匠默尔顿吗他现在在哪里”

    “默尔顿”慕期略微思索后回答“他在城主府的大牢内,想要见面的话, 需要付探监费,只是默尔顿情况特殊,你还得请一个nc做担保才行。”

    “这么麻烦” 陈默皱眉。

    慕期点头“默尔顿狡诈,有一次差点儿被他逃了,才有这次规定。”

    “你们永安城哪个nc比较好说话”

    “我不怎么做任务,你问夜宵。”慕期指着雷法说。

    陈默也记起了慕期的特殊情况,刚要问夜宵,夜宵就自己说了“这个和nc好感度有关。”他瞥了慕期一眼,继续说道“我建议你找牢房的守卫伯纳尔,刷了他的好感度,更直接,因为伯纳尔直接负责默尔顿。”

    “伯纳尔的女儿也是一名祭司,我和她关系很好。”果冻忽然说道。

    夜宵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那更好了,你们可以通过她女儿接触伯纳尔。”

    陈默也是这么打算的,和影的人分了两路,她和果冻去祭司工会。

    影的人见她们离开,夜宵对慕期说道“我觉得这个叫果冻的祭司可以抢到我们公会。”

    慕期没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

    夜宵解释“伯纳尔的女儿卡米拉是光明祭司,但是据我所知,她的性格古怪,十分不容易接触。之前下面的人要从她手里接一个任务,因为好感度不够,她没有发布。果冻和卡米拉关系好,她的nc好感度就有点儿意思了。”

    慕期说“我没意见,你和凉茶决定。”

    幸运星在旁叫好“好啊,把果冻妹子拉过来,温柔又可爱。”

    夜宵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吐出三个字“练级去。”

    幸运星的脸垮了下来,在公会里聊天频道问“这次谁和我搭档”

    如果是镜夜司问这种问题,公会里回答那个叫积极踊跃,但现在轮到幸运星,里面悄无声息,宛如无人。

    幸运星等了足足一分钟,因为没人回答,怒了“哎,你们过分了老子不能加血,但有幸运值啊”

    黑白色调说了句大实话“刷小怪掉出的都是垃圾,加了幸运还是垃圾。”

    幸运星“”

    幸运星抬起头,看着身边的黑白色调“行了,我就跟着你吧。”

    黑白色调“”他真不想带幸运星,这就是一个白吃经验的,现在万分后悔自己多嘴。黑白色调灵机一动“我们去刷副本吧,凉茶刚才上线了,一会儿去开荒。”

    原本只是看热闹的慕期一听,立即拉开了好友栏,果然见到凉茶两个字亮了起来。还不等他发消息,凉茶就主动发过来语音。

    “老大,你要找的人找到了。陈默,女,十八岁,之前住在第九区,前段时间自己买了房子,搬到了第五区,后来许家来人,把她接到了许宅。”

    “许宅她和许家有什么关系”

    “真实原因没查到,许家对外说她救过许夫人,纪雅喜欢她,就接过去了,但这原因没有人信,外人都在查。不过老大,你知道吗这个陈默我们见过”凉茶的声音中不勉带上激动,他刚知道这件消息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是万分庆幸没有和对方闹僵,否则现在老大这关都不好过。

    这边慕期一听到凉茶的话,不知为何,脑中浮现沉默是金的脸。他心情难以平静,不过还是勉强保持镇定地问凉茶“你说的这个人,是沉默是金吗”

    “是老大,就是她”

    慕期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偏头问夜宵“糖还有没有了”

    “没有了,最近只有你身上的那些,下一批要四十多小时以后。”夜宵一边说着,一边观察慕期的神情,他跟随慕期多年,一眼就看出他情绪有些不稳定,他猜测和凉茶说的消息有关。

    慕期抓出背包里的糖,摊在掌心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只有五颗糖,太少了,十分后悔自己多吃了。他把糖放进了背包里,对夜宵说“我还有事,你们自己去练级。”

    说着,直接往前面的路跑过去,中途开了疾步。

    影公会的其它成员见状,面面相觑,不知情的人问夜宵“老大这是怎么了”

    夜宵刚从凉茶那里得到消息,同样惊喜异常。他还真怕让老大念念不忘的石头妹是位刁蛮任性的主,结果是沉默是金,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所以面对黑白色调和影子等人的询问,他罕见地露出了笑容,把其他人吓得不轻才开口“人找到了。”

    相比较影公会成员现在的异常兴奋,陈默和果冻这里就要平静很多,她们正在和女祭司卡米拉谈话。

    卡米拉在见到果冻后,冷冰冰的面容上已经是带着一丝笑意,在知道她们要通过她见她父亲的时候,也没提过分的要求就答应了“现在是中午休息的时间,我要去给他送些食物,你们跟我一起去。”

    陈默和果冻跟着卡米拉离开祭司工会,路上三人转了一个弯,到了一家由nc开的小饭馆前。开饭馆的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见到卡米拉后,笑着和她打了一声招呼,将打包好的东西放在木桌上“酒和菜都准备好了。”

    卡米拉付了钱,拿起桌上的包裹,这才向城主府的路上走。

    永安城的监牢并没有在城主府内,不过被建在了城主府的隔壁。卡米拉应该是经常来这里,坚牢门口的守卫还热情地和她说了几句话,也没有阻拦陈默和果冻,就这么放她们进去了。

    卡米拉熟门熟路地带她们来到伯纳尔负责看管的地方,伯纳尔见到卡米拉后,亲切地与她拥抱,接过她手中的酒菜,随后,他的目光落到陈默和果冻的身上“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吗”

    卡米拉轻轻点了一下头,迟疑片刻,还是开口说道“我带她们来这里,是想要见默尔顿一面。”

    伯纳尔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了,他面容严肃道“卡米拉,你应该知道,默尔顿是重犯,而且狡诈成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他,我需要对我的职位负责。”

    卡米拉面上带着一丝祈求“父亲,她是贝丝的徒弟,贝丝生前非常疼爱她,在那件事之前,她拜托我照顾果冻。”

    果冻因为卡米拉这席话,又想起了贝丝,眼神中也不自禁地带着少许的哀伤。

    伯纳尔的眼眶红了“贝丝是个善良的人。”他擦了擦眼睛“哎,算了,你们去看他吧,但是不要相信默尔顿的鬼话”

    在果冻和陈默都保证后,又付了特定的探监费,伯纳尔才带着她们来到了关押着默尔顿的牢房,这间牢房和其它牢房不一样,周围还有图腾刻在四周,应该是祭司的手笔。

    伯纳尔见她们好奇,出声解释“默尔顿情况特殊,为了防止他逃跑,才在监牢外设下图腾。”伯纳尔说完,冷眼扫过牢房内的人,转身走了。

    陈默透过金属的牢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人。这人背着身子,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故意不搭理外面的人,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直到陈默说了一声“默尔顿。”

    监牢里躺着的人身体忽然一僵,他猛地从地上跳起,冲到了监牢前,双手紧紧抓着监牢的栏杆,两双绿色的眼睛犹如恶狼一般狠狠盯着陈默“我记得你,就是你拿走了我的幸运石,我幸运石还给我”

    他把手从栏杆的缝隙中探出,想要去抓陈默,结果刚有了这个动作,周围的图腾瞬间亮起,一道闪电从图腾中钻出,直接劈在默尔顿的身上。

    默尔顿立刻浑身一抖,脑袋上的头发根根竖起,他哆哆嗦嗦地开了口,口中冒出一股烟“你”

    陈默笑了“这么激动做什么,你坐下,我们慢慢聊。”

    好一会儿,默尔顿缓过来,再也不敢把手伸到栏杆外,他站在里面,用充满杀意的眼神望着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