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芙和洛樱还没有开始动作,就听云霞苑传了话出来,赏花宴的时候,洛伊儿要带着洛茜去,说是她大病初愈,出去散散心。

    洛芙得到消息时,手中正拿着要送给洛伊儿的香囊,当下恨不得咬碎了一口贝齿,拿起一旁的剪刀,愤愤得将香囊剪碎,才觉得舒了一口气,待回过神来,她连忙让人将满桌狼藉收拾干净。

    一旁的丫鬟白芷惶惶说道:“小姐,你把送给三小姐的香囊剪了,明日怎么办?”

    洛芙此时心里有气,瞪了一眼白芷,不耐烦地说道:“急什么?我屋里香囊少了?”

    白芷呐呐,面上有些为难,你屋里的香囊是不少,可是最近绣出来的只有这一个,送给三小姐的物件,拿旧物糊弄了事,怕是会惹得三小姐心里不舒坦。

    洛芙不是个蠢笨的,看了一眼白芷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顿时只觉委屈涌上心头,若是她是从夫人肚子里出来的,哪里还要看人脸色,哭哭啼啼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不敢拿旧物糊弄洛伊儿,咬着牙熬了整个通宵,才重新做出了个香囊。

    白芷也心疼地陪了整个通宵,在一旁给她拣着细线。

    这边再哭闹也只是在自己院子中,不敢大声喧噪出来,而落云阁中,洛茜却不堪受扰,她住在二楼,楼上便是五姑娘洛樱的闺房,云霞苑那边的消息传出来后,楼上便一直没有消停,到了晚上,也时不时传来一道声响,洛茜皱着眉头在床上翻了几圈,也没能如愿睡过去。

    洛茜点了灯,青灵连忙进来伺候着,见她清冷的脸庞上多了几分倦容,顿时心疼又不满地说道:“这五小姐太过分了,三小姐决定的事情,她折磨你作甚。”

    洛茜靠在床边,没接她这话,闭着眼斥了句:“够了,别诽议主子。”

    青灵一僵,福低了身子:“奴婢知错了。”

    这府中的奴才都是一个比一个精明,这半个月来,明眼瞧着这青灵在主子面前不如以前有脸面了,起了上位心思的人不在少数,跟在青灵身后走进来的丫鬟,有一个叫碧玉的,瞧着洛茜支起身子要起床,连两步上前搭了一把手,清脆出声:“小姐您慢些。”

    青灵落后一步,冷眼似刀子一样割在那碧玉身上,让她浑身打了个冷颤,却还坚持扶着洛茜没有放手。

    这奴才之间的争斗不比主子之间少,若是能当上主子身边的大丫鬟,即使是大小姐这般不受宠的主子,那也是极大的脸面,而既然决定争了,自然没了后退放弃的道理。

    洛茜恍若未闻自己屋中下人的气氛,如今,她最需要的就是心腹,而心腹却并不是那么好得的。

    将脸侧的一缕头发挽到耳后,洛茜穿着一身素色里衣站起来,扶着碧玉的手臂坐到炕上,她微阖上眼眸,听着楼上还不消停的动静,眼中微有些冷意,洛伊儿总是这样,看似给了她无数好处,却是将她放在火炕上烤。

    碧玉给她倒了一杯凉茶,洛茜端起来饮了一口,舌尖泛着茶叶的苦涩香味,才越发觉得清醒了些,楼上的动静越来越大,她倒是没了刚刚那烦躁的心思。

    碧玉大着胆子抬头细细打量了眼她,见她一系列动作,颤了颤眼睫,又迅速低下头去,心中也有些狐疑,大小姐素来不受宠,所以养成了一副懦弱小家子气的模样,可刚刚那一瞬间,她竟有种看到了三小姐的感觉,相似地贵不可言。

    不管前世今生,洛茜的话都不多,只是在冷宫待了多年,她心底越发喜欢热闹一些,只是这院子里的人习惯了在她面前安静,她也不会去多说什么、引人怀疑。

    一杯茶见了底,楼上发出一道巨响,似玉器砸在墙壁上的声音,在这之后,楼上终于渐渐没了动静,整栋楼阁似乎也入了一片死寂,洛茜放下茶杯,杯底和桌面碰撞倒是成了屋中唯一的声音。

    就在碧玉要扶着她去床上的时候,才听见她冷冷清清的声音:“明日给母亲请安的时候,该和母亲说声五妹房间的器件怕是不够用了。”

    碧玉心下微凛,听今日楼上的动静,应是碎了不少物件,若是让夫人知道了,五小姐怕是要过一段艰难的日子了。除此之外,碧玉也不由得心生了一分欣喜,跟着一个有心机的主子,总比那懦弱无能的好。

    洛茜不着痕迹地看了碧玉一眼,她特意说出这番话,又何尝不是对碧玉的一个考验。

    隔日请安时,芳韵堂里坐着一屋子的人,洛伊儿自然是坐在楚氏右边的第一个位置上,她下方坐着洛芙和洛芋,楚氏左手边坐着洛茜和洛樱。

    芳韵堂里气氛一片祥和,洛茜抿了口茶水,拿着帕子拭了拭嘴角,闲聊般笑着开口:“昨夜里五妹妹房间一阵声响,今日早上出门时便看见五妹妹身边的丫鬟扫出一篓子的玉雕器件来,瞧得女儿都觉得心疼惋惜。”

    她话音刚落,楚氏面上的笑容就浅了些,寡淡地看向洛樱,府中庶女屋中的器件都是记录在案的,不然今儿摔一件,明儿摔一件,能有多少家产够败的?

    洛樱早在她开口的时候,面色就是一僵,她昨晚前半夜里闹洛茜,后半夜自己也翻来覆去地没有睡好,早上险些没能起得来床,还是嬷嬷忍着心疼硬把她叫起来的,她原先心里还憋着气,对洛伊儿有些不满,可是楚氏的眼神刚扫过来,她心中万般想法皆消了去,脸色微白勉强笑道:

    “昨夜里女儿觉得口渴,奴才进来奉茶时,因着未点灯,不小心跌跤,这才连带着摔了那些玉器。”

    她费心思寻借口,只知道万不能说是因为自己嫉恨摔了去,她无生母,名声都得靠自己经营。

    洛茜蹙了秀眉:“也不知是哪个奴才这么不小心,居然毁了妹妹这么多心头好,早上我临走前,见那碎片里有一件像是当初妹妹特意向爹爹讨去的红玉孔雀翎,姐姐记得当初妹妹是十分喜爱的。”

    洛樱僵着笑容,狠狠地刮了她一眼,察觉头顶楚氏的眼神越发冷了些,她紧抿了抿唇,心底有些惶恐,洛茜提起的那件红玉孔雀翎,是当初三姐看上的,只是三姐还未来得及开口,她就直接向爹爹讨要了来,为此,她还特意在三姐面前说上过几次,心中更多了几分自满。

    直到后来使唤府中的下人越发艰难,她才想起来这府中管事的人是她三姐的生母,而她不过是在夫人手下讨生活的庶女罢了,从那以后,她便一次也不再提及那物件,之恨不得当初自己没有向爹爹讨要那物件,又在三姐面前卖乖卖巧了好久,才觉得日子好过了些。

    楚氏终于开了口:“哪个丫鬟?”

    洛樱吞咽了下口水,瞥向自己身后的茯苓,见她也是脸色微白,心底微有些愧疚,却还是咬咬牙说道:“是、茯苓。”

    茯苓直接软了身子跪下,不敢反驳主子的话,惨白着脸色,颤颤巍巍地跪在那里。

    洛樱心底也不好受,茯苓是她身边得宠的大丫鬟,培养出一个和自己心意的丫鬟可不容易,她心思转了一圈,也跪下说道:“母亲,茯苓也不是故意的,求母亲饶她一次。”

    洛伊儿看戏到现在,才得体地笑着向楚氏求情:“娘亲,五妹知道错了,便饶了她一次吧。”可她话中说得是饶了洛樱一次,而不是茯苓,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个奴才不过是被推出来背锅的而已。

    楚氏在她开口后,脸色神色缓和了些,洛樱感激地朝洛伊儿看去,就在楚氏开口之前,洛茜垂下眼眸,不慌不忙地开口:

    “三妹说得极是,五妹也不故意的,不过这奴才碎了那么多玉器,若没有一个惩罚,日后再这般毛手毛脚,可如何是好?”

    洛伊儿抬眸看向洛茜,与她清冷的视线撞上,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洛伊儿垂眸笑了笑:“还是大姐考虑得周到。”

    楚氏乐于用这些庶女给伊儿营造出和善友爱的好名声,如今目的已经达到,她也不在乎一个奴才,双手随意搭在膝上,不咸不淡地问着洛茜:“那你觉得应该如何罚?”

    洛茜低头迎上洛樱愤恨的目光,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笑,才笑着回楚氏的话:“母亲为难女儿了,女儿哪能有什么好办法?”

    “问你,你便直说就是。”

    洛茜蹙着眉尖,似是思索了好久,才想出一法子,犹豫地说出口:“既然是这奴才打碎的玉器,那便将玉器折合成银钱,从这奴才的月钱里扣吧?”

    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茯苓直接瘫软了身子,乞求地看向洛樱,洛樱也是着急地不知该如何办,楚氏也不等其他人再说话,直接开口敲定:

    “那便如此吧。”

    “母亲!”洛樱着急地喊道,楚氏视线扫向她,她顿时僵住身子不敢再动,楚氏才收了眼神,淡淡道:“好了,我待会还要见府中管事,你们回去吧。”

    洛茜第一个站起来,冲着楚氏服了服身子:“是,女儿先回去了。”

    她转身,凉凉地瞥了洛樱一眼,带着碧玉直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