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路飞早早便到菲妮丝家去找菲妮丝,想喊她同自己一起追艾斯, 谁知道当他拿着菲妮丝给他的钥匙一路冲到她房间时,首先招呼他的却是松软的枕头。

    “干嘛呀好诶不疼, 这枕头好软啊。”

    菲妮丝睡眼惺忪地听完路飞的来意,然后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

    “啊,那菲妮丝是不肯和我一起去追艾斯了吗”路飞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失落。

    菲妮丝还赖在床上, 眨眨眼, 说道“可是不是路飞要和艾斯成为朋友吗”言下之意, 既然她没有和艾斯成为朋友的想法,自然用不上同路飞一样天天追着人家后面跑。

    路飞显然还想再说两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眼巴巴地喊着小姑娘的名字“菲妮丝”

    小姑娘这次是下定了决心, 但她也自有对付路飞的办法“今天我给路飞做蛋糕,我看过了,院子里桃子可以吃了,就做蜜桃慕斯蛋糕吧, 明天还可以做蜜桃千层蛋糕。”

    说着, 看了眼路飞的表情, 果然这家伙已经馋得不行。

    “蜜桃慕斯蛋糕听上去好好吃。”

    “那就这样决定了”菲妮丝问。

    路飞重重点头“嗯”

    “但是菲妮丝”

    “怎么了”

    “我还想吃肉。”

    “这得看看路飞你今天能不能带回食材。”

    且不提路飞晚上究竟能不能带回食材, 菲妮丝在路飞走后却是开始对着树上的桃子发愣了。

    这树树干粗壮, 和市面上其他桃树比起来也高得出奇,叶子的颜色却碧绿喜人,还有那一颗颗散发着果香的水蜜桃了。

    望着那白里透红的诱人桃子, 菲妮丝轻轻叹了口气。

    “那个”

    女孩娇怯的声音响起时达旦和其余海贼正在打牌,身边还放着一瓶瓶酒。

    “啊”被打扰到打牌的山贼头子显然不是很高兴。一看是那位被千叮咛万嘱咐过要好生对待的小姑娘,硬生生将那刚露出一点苗头的不开心掰成了令人发毛的温柔。

    虽然一众山贼都为老大那扭曲了的表情而汗毛直立,菲妮丝却好像感觉到了她的善意,朝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那个,我想摘点桃子,但是站在椅子还是够不到。所以能麻烦一下吗”

    弯眉微蹙,一对翠眸从下看向达旦,闪烁着期盼和请求的光芒。

    如果是路飞和艾斯的话一定会直接爬上去摘吧,达旦想着,又看了眼小姑娘身上穿的精致小裙子,却被她眼里的期待光芒闪到了。

    “当然可以。”

    太阳太亮了。

    菲妮丝不高,也没人敢使唤她帮忙,想做些什么又怕自己添麻烦的她便从家里冰箱取出冰块,摘了些薄荷叶,倒了壶水,拿几个杯子接给那些摘桃子的人。

    那群山贼在菲妮丝面前向来显得有几分沉默,只是毕竟也不是什么坏人,甚至可以说得上有些单纯,菲妮丝本人长得好性格好,和两个臭小子比起来实在招人疼爱,不一会儿,气氛也就活跃起来了。

    “比起男孩子果然还是女孩子可爱,”其中一个没忍住,夸起了菲妮丝,甚至还顺带损了下家里的两个男孩,“说起艾斯啊,果然还是因为继承了父亲的”

    “父亲”一词一出,这个山贼便被达旦瞪了眼,自知失言,捂紧了嘴巴也不敢说话了。

    菲妮丝听到了这句话,也自然将两人的互动看到眼底,如果是路飞必然会继续追问,不依不挠,但菲妮丝既然看出了达旦并不愿意让她知道这事,也没有多加追问。

    不过有点好奇。

    达旦不知道是怕怕菲妮丝起疑心,还是单纯地担心这个小姑娘,倒是提醒了句“艾斯是个坏小子,路飞就算了,菲妮丝你最好不要和他接触。”

    菲妮丝摇摇头,却没说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达旦见此皱眉,接过菲妮丝给她递来的冰水,喝完继续摘桃子。

    “好凉啊这茶。”便摘还在嘴里嘀咕着。

    “加了薄荷。”菲妮丝轻声答道。

    摘完一箩筐的桃子后,达旦等人打了个招呼便走了,菲妮丝待在原地在萝筐里随便选了十几个放到一旁的小石桌上,便抱起其余的往刚刚回去的达旦那里走过去。

    “好重啊”

    竹制箩筐将女孩白嫩的手印出一道道红痕。

    筐太高,菲妮丝矮,听到动静回头的达旦只能看到一个装满桃子的筐和下面两条腿。

    “你怎么又搬过来了”达旦目瞪口呆地看向那筐大大的水蜜桃。

    菲妮丝将手里抱的放下,呼了口气,道“谢谢你们帮我摘桃子。”

    言罢,她朝愣在原地的山贼笑了下,便回去了。

    阳光明媚,果香清新。

    路飞又是带着一身新伤回来的,只是脸上却不见一点阴霾,仿佛什么都不能把他生性里的那股劲磨平。

    “真好啊。”菲妮丝看到路飞脸上的笑,语气中带出一点羡慕。

    “对,对,蛋糕真好吃”路飞吃得也很快乐。

    冷藏后的蛋糕没有那么腻,再加上多汁的桃肉,一口吃下肚简直是享受。

    “对了菲妮丝,”吃完后的路飞一抹嘴,说道,“我今天没带到肉回来。”

    菲妮丝点点头“我打算去和达旦换一点。”

    “肉吗”

    “嗯。”

    除了现在已经在路飞肚中安静消化的蛋糕,菲妮丝其实还做了一个。

    “你呆在这里等我回来还是和我一起去换”话刚问出,菲妮丝便看到路飞已经趴在桌上打起了呼噜。

    “真是的”看着路飞脸上刚刚被她处理过的伤口,菲妮丝嘀咕,“太不令人放心了,笨蛋路飞。”

    不知道是做到了什么美梦,路飞还笑了一下。

    菲妮丝也笑了。

    菲妮丝提着蛋糕敲门,是一个眼熟的山贼开的门,看是菲妮丝,没等人说话,立即就去喊了达旦过来。很明显,在他眼里,这个小姑娘是个难缠的角色。

    被人这样对待的小姑娘却没什么特殊的感觉,或者说,对于这样的情况她并不陌生。雷恩他们的确把她保护得很好,但不可否认的是,也因为他们的存在,风车村的人或多或少在同菲妮丝接触时也会顾虑到一些东西。

    菲妮丝习惯了,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异类,特殊对待。

    不是很正常吗

    “怎么又是她,”达旦小声嘀咕后,走近菲妮丝低头问,“有事”

    许是用惯了不耐和凶狠的语气,山贼头头这句问话也很有气势。

    屋里的暖橙灯光落在女孩的脸上,长长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那双翠色的眼睛笑起来比现在天上的月亮还要弯,水灵灵的。

    “呐,蛋糕吃吗”

    女孩带着一大块肉回去的时候,达旦的山贼小屋里也开始分蛋糕了。

    “看上去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很好看啊。”

    “没想到那个小姑娘还会做蛋糕。”

    “我来切,都别挤了。”

    最后一句话是达旦说的,她还添了句“一群大男人好意思抢蛋糕吗”

    只是,这样说的女山贼在自己一大块,其余人各分了一小块后特意留下了一块。

    这块最后是出现在浴室的门口,艾斯在里面洗澡。

    敲门声打断了艾斯沉默的思考,门外的达旦说将蛋糕放在了门口,艾斯冷淡回了句不要,达旦哼了声,说“这是用你打回来的牛肉换的,不吃就扔了。”

    “喂,菲妮丝,你说艾斯最后会吃那个蛋糕吗”

    “谁知道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留言发红包所以别说我duan了么么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