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上位[娱乐圈] > 第11章 11
    当天的录制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才结束。

    江湛取回封存的包和手机,都准备走了,又被节目组临时叫去录了一个简单的问答访谈。

    所谓问答访谈,是节目组会就录制过程中选手的个人表现,提炼几个重要的点,节目组问,选手答,回答的多是个人体会和看法,届时这些问答会剪辑了插入正式播放的节目中,以增加节目的可看性。

    显而易见,江湛今天的表现有被节目组看中,点还不少,PD把江湛拉进一个小房间,问了好几个问题,录制完毕,又过去半个小时。

    江湛本来以为,都这么久了,又是半夜,人应该差不多都走光了。

    结果出来才发现,走廊里全是人。

    有节目组的人正在和选手说话,有几个选手围在一起聊天,甚至还有到现在都没走的导师童刃言。

    童刃言身边是几个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晚上的录制,气氛火热,没有一点录制结束准备收工休息的意思。

    江湛一出来,童刃言就抬头看过来:“嘿!”

    江湛回头。

    童刃言抱着胳膊在胸前,目光穿过人群,远远地冲他笑了笑,扬声道:“别忘了微信。”

    还玩儿?

    江湛忍俊不禁,还有点无奈。

    童刃言爽朗道:“谁让这是我起的头,想加你的人那么多,我还不得对他们负责。”

    江湛抬手挥了下,大大方方:“我回去就注册。”

    童刃言点头,远远比了个赞。

    江湛转身离开。

    他借的韦光阔的车,自己开车来的,深更半夜,韦光阔也不会特意来接他,当然还是他自己开车回去。

    江湛才上车,系上安全带,玻璃窗外啪啪响了两声。

    江湛落下车窗,费海躬身凑在窗边,夜幕下笑出一口大白牙:“盆友,加个微信呗。”

    江湛摸出手机:“盆友,我还没注册。”

    费海眨巴眼睛:“那就现在呗。。”

    江湛:“你稍等。”

    注册个微信很快,总有人催,还有催到车门外的,江湛也不好总和人说下次,索性当场就注册了一个,加上费海。

    微信加完,费海还不走,站在车外,睁着一双惊奇的大眼睛:“亲,你真是A大毕业的?”

    江湛:“亲,节目要播的。”在几亿人眼皮子下面吹牛皮,然后再被扒出来撒谎?

    费海:“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

    江湛点点头,表示理解。

    费海:“那就……明天见?”

    江湛友善地笑笑:“明天见。”

    费海退开两步,挥手。

    暮色下,黑色的宝马驶离停车位,费海捏着手机站在原地,望着渐行渐远的车屁股,一时怔忪。

    哇塞,这是款真男神啊,满身优点就算了,竟然还是个有钱人。

    兼职司机的公司助理远远地叫了他一声,费海才回神,赶紧跑回去。

    一上车,就被一起参加录制的其他几个男生团团围住。

    “怎么样!怎么样!加到了吗?”

    费海:“当然加到了!学霸一看就是特好说话的人!”

    围着他的几个男生立刻掏手机:“快,快,微信号给我,我也加一下!”

    费海:“别急别急,我先看看他的微信ID。”

    @

    初评录制完,节目组又临时加了不少人的问答访谈。

    柏天衡第一个被叫走,等问答结束,又临时开了二十分钟的会议。

    会议没别的,就是节目组和导师一起复盘这一场评级,看哪些选手比较出挑,哪些练习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会议结束,临近四点。

    戎贝贝和单郝早熬不住了,一散会就走了。

    童刃言是个夜猫子,越夜越兴奋,看时间已经四点,主动提议:“要不攒个牌局?玩儿两把刚好去吃早茶?”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肝不了,连连摆手,退出会议室。

    童刃言看姚玉非还在,扬眉示意,姚玉非笑笑:“我回去补觉了。”

    童刃言只能吊着眉梢转头去看柏天衡。

    柏天衡还靠在椅子上,懒懒的,人看着倒是精神,他把面前的选手资料夹随手合上,瞄了童刃言一眼,语调随意:“看我干什么,我像是会大清早跟你打牌吃早饭的人?”

    童刃言的眉梢吊得更高,抬手凶巴巴地指柏天衡:你说的是人话?

    好像这些事你没干过似的!

    柏天衡:“13号你没录制没通告,我还有。”

    童刃言露出一个见了鬼的表情:“说的好像是我这个老大哥带着你不学好一样。”

    柏天衡慢悠悠站起来:“老大哥,早点回去睡吧,好好保护心肺肝肾,再让你助理泡点枸杞。”

    刚好居家谢推门进来。

    童刃言喊住他:“你老板出国一趟治好脑子了?”

    居家谢反应很快,笑笑:“好像是。”

    童刃言:“我说呢,怎么一回来就接了工作。”

    柏天衡要息影转型并不是什么秘密,圈内很多人都知道。这一年多,他推了所有工作,商业问询都断了。

    在正当红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大家普遍都不能理解,和柏天衡有点交情的童刃言自然也不能。

    一年多前,童刃言还特意劝过:工作累了就休息休息,调整一下,不想拍戏就稍微挑一个两个本子,强度也不大,实在不行就放大假,回来认真工作,还是圈中顶流。

    柏天衡怎么做的?

    直接出国,一走就是一年多。

    童刃言和几个圈中友人聊起柏天衡,不免惋惜,又觉得这小子脑子怕是被驴踢了,三十不到的年纪,大好事业,说息影就息影,简直任性到狂妄。

    结果怎么着,大导师一走出,灯光一亮,舞台上赫然就是柏天衡本人,童刃言当时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台下再一接触,得,工作那么认真,到四点还有精神,这是要息影转型幕后的节奏?

    一看就不是么。

    这就是为什么居家谢一进来,童刃言逮着他就问,柏天衡是不是治好了脑子。

    而从始至终,姚玉非都安静地呆在一旁。

    他没有说话,表情寡淡,看起来很累,沉默地干坐着。

    偶尔,他的目光会落在柏天衡脸上。

    他是真的想不通,越来越想不通,柏天衡为什么会成为《极限偶像》的大导师,还在舞台上把最后一张逆转卡给了江湛。

    而想起江湛,想起江湛站在舞台上的样子、表现,以及他和柏天衡站在一起时的画面……

    姚玉非蹙眉,他忽然有种奇怪的直觉。

    这个直觉具体是什么他根本说不上来,就是觉得……

    不对,很不对。

    一定有什么被自己忽略了,或者是他没有想到的。

    一定有什么。

    那边,柏天衡已经和居家谢、童刃言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童刃言精神好得不行,坚持不肯让柏天衡先走,一定要拉他坐下来喝点东西,再去吃个早饭,顺便聊聊柏天衡这一年多来治好脑子的心路历程。

    柏天衡和童刃言本来就是熟人,私下说话随意惯了,童刃言这么说,柏天衡就道:“因为鹅厂给的通告费多。”

    童刃言:“屁。”

    柏天衡:“因为我热爱选秀舞台。”

    童刃言:“……”

    柏天衡:“并且致力于为娱乐圈选拔优秀的偶像。”

    童刃言一脸无语地看居家谢:“你老板这个不说人话的毛病,在国外没有顺便治一治?”

    居家谢:“这个治不好。”

    柏天衡笑得没皮没脸:“新鲜血液还不够充足,我怎么能退休?”

    童刃言:“你还来劲了是吧?”

    柏天衡转头看他,一脸认真:“还喝茶吃早饭吗?我可以具体地和你阐述一下,我为娱乐圈的人才选拔做出的规划。”

    “……”

    童刃言拔腿就跑:“我怕了你了!我走,我现在就走!”

    童刃言离开,柏天衡和居家谢径直往停车场去。

    清晨到来前的几个小时总是最安静的,一路无人,空旷。

    居家谢没有废话,柏天衡也没有再不当人。

    到了室外停车场,居家谢才憋出一句:“不过天衡,你回国之后,真的挺反常的,尤其是今天。”

    柏天衡脚下不停。

    凌晨的月光带着几分凌厉,洒在他肩头。

    柏天衡没有回头,语调依旧随意:“是么。”

    居家谢认真地分析:“姚玉非给你打电话,请你帮忙,你就接了《极限偶像》。我一开始也觉得你可能是因为他才接的节目,不过后来想想,你和他就算是老同学,关系应该也挺一般的,不可能为了他特意接个工作。”

    “后来我就想,可能和其他人没关系,是你暂时还不想彻底息影转幕后,《极限偶像》刚好是个继续台前工作的机会。”

    “你今天的工作状态也真的不错。很久没有带妆十几个小时这么熬着了,还熬了一个通宵。”

    “舞台表现也一如既往地扎实,hold住了全场。”

    “连童老师都看出来,你现在的状态比一年多前都要好,那会儿真的是接个本子看几眼都觉得烦。”

    “虽然不知道你自己到底是怎么调整的,不过要是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你就能继续在台前,继续拍戏。”

    居家谢一句一句的掰扯,觉得自己这话忠言又顺耳。

    结果才说完,走在前面的那位忽然转身。

    居家谢猛地刹住脚步,抬眸。

    柏天衡两手插兜,侧着身,好笑的看着他,这副厌世清高又懒散的表情,直接当场否决了居家谢不久前那一番又充分又严密的分析。

    调整?

    柏天衡好笑:“我这一年多都在为转型做准备,什么时候调整过心态了?”

    居家谢愣了愣:“那你……”

    柏天衡:“影视剧剧本,接不到合适的、有意思的、我想拍的。综艺舞台,尝试过,有过体验和经历,就差不多了。杂志,大大小小,能拍的可以拍的都拍过了。商务接洽,国内国外很多都合作过,没有重复接洽的必要。一年多前我是什么心态,现在就是什么心态。”

    居家谢惊了:“可你接了《极限偶像》。”

    柏天衡纠正他:“我只接了《极限偶像》。”

    居家谢一脸困惑:“既然还是这么想的,一点没调整过来,那你干嘛接?”

    “当然要接。”

    柏天衡的眼底沉淀着什么,被暮色与夜月共同掩盖住。

    有个他以前从没坐过的位置,现在有机会,当然要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