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2日, 春华山上映, 同期上映的还有众星云集的民国大侦探, 春华山当日票房只有两千万。

    1月13日,春华山上映第二日,票房出现微量上涨。

    1月14日,春华山票房累积一个亿。

    1月15日, 春华山口碑彻底爆发, 票房逆袭民国大侦探,当日突破两个亿。

    1月16日, 春华山票房持续走高

    也不知道是不是导演赵金雇了一批水军, 还是网友们在真情实感地抒发自己的情感,现在微博论坛里都在大肆吹捧,要为这部可能被记入电影史的春华山贡献一份微薄力量。

    这段时间赵金导演也频频出现在各大综艺节目上, 向观众说起自己拍摄春华山的时候的种种不易, 说起在上映之前某些演员为了从他手中勒索钱, 甚至要跟别人说这部电影不是他本人拍的,他有一段时间为了这件事掉了不少头发,现在已经成了地中海了。

    他是以开玩笑的语气说这些的, 当主持人向他询问是哪位演员,赵金笑而不语, 说不能毁了人家的前途, 主持人竖起大拇指,夸了一句大度。

    在节目的最后,赵金还表示有机会的话还会拍一部春华山续集, 希望观众们能够多多支持。

    如此不要脸的人,在这世上应该已经十分少见了。

    傅真十分沉得住气,这期间看着赵金到处蹦跶也一直都没有出手,他将自己存下来的证据剪辑了一下,并不想透露出拍摄这部电影的人是自己,只要让吃瓜群众知道不是赵金就可以了,他更不想告诉别人,他当年倾注对这部电影中的深沉的爱与依恋,全部是对傅见琛的。

    还有一点原因,则是当年唐弯弯吊威亚出事那件事,傅真在网上的风评比起春华山上映前的赵金也好不到哪儿去。

    赵金只是出了个轨,而傅真却是差点杀了人。

    不要高估网友们的记忆力,但也绝对不能低估,他们可以忽略某人从前的一些黑点,也能把十多年前的其他黑点都给你找出来。

    在春华山开始拍摄的前两天,赵金确实出现过片场,他是傅真老师给他介绍的拍摄指导,但是傅真与他很多理念都不合,赵金也发现自己控制不了傅真,所以在剧组待了没几天人就没了,而傅真则在赵金离开以后,将他前期指导的几幕戏弃了,全部重新拍了一遍。

    江恒殊帮他查了一下当年赵金在离开春华山剧组后,其实是跑到国外和情妇旅游约会去了,还被狗仔拍到照片,赵金当时是花了大价钱才把这条新闻给压了下去。

    这些证据只要放出去,赵金就算是舌灿莲花,也别想说清楚了。

    这几日江恒殊渐渐忙碌了起来,一大早就出了门,要到晚上才能回来,他的父亲提前从外地回来,正在让他逐渐接手家族的事务。

    15号的那天傍晚,江恒殊回到家,刚与傅真说了一会儿话,电话就响了起来,上面显示得是一个陌生号码。

    江恒殊没太在意,随手滑下接听,不曾想这个电话竟然是唐弯弯打来的,也不知道她是通过什么办法查到江恒殊的号码的,她说想要与江恒殊聊一聊。

    江恒殊立刻就开了免提,傅真就在一旁听着,他的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唐弯弯终于又找来了,他竟然有一种果然如此的预兆感。

    唐弯弯并不知道江恒殊开了免提,还在电话里说着一些有用没用的废话,大体意思可以概括为,只要江恒殊与傅真分手,她可以给江恒殊一些他想象不到的好处,江恒殊直接将电话挂断。

    过了一会儿,唐弯弯的电话又来了,这一回她的第一句话是“我知道傅真的一些秘密,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就出来与我见一面。”

    江恒殊正要再次将电话挂断的时候,傅真拉住他的手,同他点了点头。

    他很想知道唐弯弯会知道自己什么秘密。

    唐弯弯将时间地点通知了江恒殊,说自己明天会在那里等他。

    电话挂断以后,傅真看了看江恒殊“有时间吗没有时间的话我自己去可以了。”

    江恒殊怎么可能让傅真一个人去见唐弯弯,“一起去吧。”

    唐弯弯与江恒殊约定的地方是在一间西餐厅,唐弯弯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来得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多分钟。

    傅真在江恒殊身后的那一桌上,与江恒殊背对背分开坐的,唐弯弯来的时候也没太注意,所以并不知道傅真也来了。

    唐弯弯坐下不久后,就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轻轻放在桌面上,然后用食指和中指将这张银行卡推到了江恒殊的面前,态度中带着一点轻蔑,对江恒殊说“这张卡里有五百万,只要你离开傅真,它是你的了。”

    傅真将唐弯弯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第一反应不是生气,而是觉得有些好笑,这话就像是那些狗血电视剧里,男主妈妈对女主说的,没想到有一天唐弯弯会对自己的男朋友说出同样的话来,那么唐弯弯算是自己的什么人

    江恒殊看着自己对面的女人,然后低下头看了一眼被她推到自己眼前的银行卡,对唐弯弯说“你说你知道傅真的秘密。”

    唐弯弯沉默了,看来这只是她骗江恒殊出来的一个手段,江恒殊摇头轻笑了一声,如果不是傅真要求,他今天根本不会出来见她。

    唐弯弯感觉自己好像被看轻了,她将自己鼻梁上的墨镜往上推了推,对江恒殊说“如果你不离开傅真的话,以后被我爸爸和哥哥知道要收拾你,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江恒殊“你为什么一定要针对他”

    “我针对他这是傅真对你说的吧”唐弯弯冷笑了一声,“当年我在吊威亚上差点摔成个残废,爸爸和哥哥本来是要送他去监狱的,是我劝了他们饶了他的。”

    江恒殊掀了掀眼皮,直直地望着唐弯弯的眼睛,问她“那真是他做的吗”

    这是第一次有人在直视她的眼睛的时候还会质疑她。

    唐弯弯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是表情依旧镇定“当然,难道爸爸和哥哥也会无缘无故地冤枉他吗”

    坐在另外一桌上的傅真端着手中的咖啡,歪着脑袋,面无表情地听着唐弯弯将一盆污水泼在自己的身上,原来那个时候傅见琛和傅庭还想过要把自己送进监狱吗

    江恒殊没有动作,也没有回应。

    唐弯弯皱了皱眉,看着自己刚刚新做好的指甲,重新抬起头问江恒殊“你嫌这张银行卡里的钱太少”

    江恒殊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中带着刺骨的寒意,他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张空白支票,送到唐弯弯的面前,轻描淡写道“想填多少填多少,你离开秦昭怎么样”

    唐弯弯根本不相信江恒殊说的话,对江恒殊送过来的东西连看都没看一眼,这样的支票在能做假证的店里买一沓,她瞪着眼睛江恒殊“你这是在羞辱我”

    傅真小抿了一口眼前的咖啡,不是很明白唐弯弯的脑回路,这怎么能是羞辱她呢这不是她在对江恒殊做的吗

    江恒殊没看唐弯弯,端起手边的咖啡,小抿了一口,没说话。

    唐弯弯抿了抿唇,对江恒殊说“希望你以后不要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江恒殊依旧没有理会唐弯弯,仿佛是把她当做了一团空气,彻底将她无视。

    唐弯弯有些生气,她第一次被人如此的轻视,即使在她没有回到傅家,在底层奋斗的时候,也没有人这么对待她,江恒殊看她的眼神让她倍感不悦,就好像是在看一只渺小的蝼蚁。

    她拎起旁边座椅上的小包站起身,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离开了这间西餐店,江恒殊看都没看一眼,在脚步声远去以后,端着手里的咖啡回到傅真的对面坐下。

    傅真侧头看向窗外,唐弯弯气冲冲地上了车,不一会儿便完全消失在傅真的视线里,他转过头来对江恒殊说“她好像还没结账。”

    江恒殊笑了笑,把菜单递给傅真“想吃什么”

    傅真很久没出来吃西餐,将菜单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放下后对一旁的服务员说“来一份菲力牛排吧,七分熟的。”

    江恒殊补充“再来两份肉酱意大利面,两杯柠檬水,谢谢。”

    服务员拿着菜单离开后,傅真想起刚刚唐弯弯对江恒殊说的吊威亚事件,要跟江恒殊解释这件事就得从唐弯弯刚进傅家开始说起,傅真两只手握在一起,嘴唇开开合合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说出话来,直到服务员将他们点好餐送上来。

    用完餐,江恒殊带着傅真回家。

    “江恒殊”傅真好不容易鼓了勇气想要让江恒殊再认识一下从前有些偏执和任性的自己。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江恒殊顿了顿,握着他的手,“我相信你。”

    1月18日,春华山单日票房破三亿,累积票房破了十亿。

    也是在这一天,傅真将手上关于春华山的所有证据全部提交到法院,同时用自己这段时间赚得小一万全在网上找了些水军,这些水军的数量不多,但是个个都是高级号,在他们将这些证据发出去不久后,媒体也闻风而来,标题一个比一个取得夸张。

    赵金想要像之前那样将这些账号全部封号,但是微博却是不肯的,这回转发评论的人数太多,根本封不尽的,要是真的依了赵金的意思,他们微博恐怕也要跟着完蛋。

    短短的四个小时,微博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活跃用户都知道了这部春华山并非是由赵金本人拍摄完成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