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玫瑰花窗上面的傅真似乎感受到傅庭情绪的波动, 忽然抬起头来看向傅庭, 然后对他促狭地眨眨眼, 还不等傅庭反应过来,他便从那高高的玫瑰花窗上一跃而下。

    傅庭想站起身跑过去接住他,可是他的身体被禁锢在身下的这把椅子上,他的双手被钉在原位, 完全动不了。

    他只能在幻象中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弟弟倒在血泊中, 但是很快那血泊就在他的眼中消失,傅真重新站了起来, 脸上的血迹也都不见了, 他脚步轻快的像只小精灵离开了这处吵闹的大厅,消失在外面热烈的阳光中。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傅庭总算清醒过来, 耳边已经响起欢快的音乐, 唐弯弯站在台上, 背对着她的伴娘们向她们扔出捧花,大厅内瞬间充满了欢声笑语。

    可快乐都是别人的,与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各种活动都结束以后之后, 宴会就要开始,大厅中众位宾客觥筹交错, 言笑晏晏, 说着祝福的话。

    傅见琛却在这个时候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身边的傅庭也跟着他一起站了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们要离开吓了一跳,赶紧过来追问道“傅先生,您去哪儿啊这新娘新郎还没有给您敬酒呢”

    傅见琛沉默着没有说话,他伸出手一把推开这人,大步走向大厅外面走去,傅庭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很快就消失在了这场宴会中。

    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人的离开,猜测他们两个可能是要出去说悄悄话,很快就会回来的,但是一直到新郎新娘敬酒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再在埃斯顿庄园中出现过。

    工作人员找了他们很久,电话也打不通,焦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他们把婚礼现场上可能会发生的意外全部都想到了,也分别都设计了应对方案,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过,这一天新娘的两个最重要的亲人会突然不见。

    “我爸爸和我哥哥呢”唐弯弯该敬酒了,秦昭的父母早已经在前面坐好,可是始终不见傅见琛过来,唐弯弯以为傅见琛是忘了这回事,便亲自过来寻找,结果却是看着桌旁硬生生地空下的两个位置。

    她疑惑地向这桌上其他的宾客询问她爸爸与哥哥的下落,一旁有人回答说“两位傅先生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处理,我看他们急匆匆地离开了。”

    唐弯弯心中不悦,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是比她婚礼顺利进行下去是更加重要的呢,但是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她的脸上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对桌上的其他宾客们说“那我等会儿再过来给各位敬一杯了。”

    秦昭看着唐弯弯一个人回来的,皱了皱眉,向她问道“傅叔叔呢”

    唐弯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然后伸出手点了点秦昭的鼻子,笑着对他说“你还叫叔叔。”

    “那现在怎么办”秦昭问她。

    唐弯弯偏头看了一眼大厅中的宾客们,轻叹了一口气,说“不等了,就继续吧。”

    于是在接下来的敬酒环节,就只有秦昭的父母坐在前边,而傅见琛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宾客们都很疑惑,按理说除非新娘的父母都去世,或者是有重大的疾病来不了,可傅见琛刚刚还好好地坐在那里,怎么突然就走了

    难道是傅家要破产了不能啊,他们没听说过这个消息啊。

    秦昭的父母也不太满意傅见琛的行为,就算有再重要的事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的脸上还是保持着慈爱的笑容,看着眼前的儿子与儿媳。

    只是某一个瞬间,他们忽然间觉得自己没有像从前那么满意唐弯弯了,但是想到她是傅见琛的宝贝女儿,便又觉得都可以接受。

    不止是秦昭的父母对唐弯弯的印象在发生改变,现场来的宾客们也觉得唐弯弯好像没有从前那么好看了,笑容也比不上从前甜美,他们安慰自己说,大概是结了婚,自己的滤镜碎了的缘故。

    而正在观看直播的网友们,在经历过一场狂欢过后,看着屏幕里的唐弯弯,发现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他们关掉了直播,该干嘛干嘛去了,不过唐弯弯婚礼的热搜还是挂在微博热搜榜单第一从位置,且很长一段时间,它的后面都跟了一个爆字。

    王子与公主的爱情故事在众人的祝福声中画上完美的句号,一切终究落幕,世界逐渐将回到原来的轨道上。

    傅见琛回到了家中,他坐在那间自己很久都没有到过的傅真的卧室里,看着窗边的那扇窗户。

    房间很久都没有人来打扫过了,地面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床上的玩偶沉默地等候着自己外出而久久未归的主人,柜子里面的音乐盒因为时间太久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响,傅见琛就在这里,静坐成一块永恒的石碑。

    窗外是呼啸而过的寒风,拍大着窗户发出巨大的咆哮声,这风中充盈着所有被遗忘的过往,它们在某一个瞬间全部降落在傅见琛的头顶,他仰起头,当忧郁的阳光洒在他苦涩的面容上,他想起春日里冰雪消融时孩子那张大笑的脸;想起傍晚六点时他带他在田间捕捉到的红色蜻蜓;想起那件尘封在假山下面的,原本早该在两年前就送到他手中的礼物,想起那湾璀璨星河下,少年被他从楼梯上踹下,滚落在楼梯,他身上的血泊很快将整个世界都淹没

    傅见琛按住自己的胸口,一瞬间那里聚集了无数的蚁虫,他们齐齐张开嘴巴,露出锐利的牙齿,一同咬伤的心脏,大口咀嚼。

    他几乎痛到痉挛,却再也没有抵抗这种痛苦的能力。

    那是他最疼爱的孩子啊,他怎么有一天会那么的狠心,他怎么能怎么能,那样待他

    手机从上衣口袋里滑落,他捡了起来,双手不住地发抖,手机又几次差点掉到地上,他打开相册,从前的照片不知在什么时候随着那些甜美的记忆都被人删除了,他有的寥寥几张照片是上回傅庭发给他的,照片里傅真穿着老旧有些褪色的蓝色工作服推着一车沙子在工地上穿梭,或者是坐在将要倾颓的土墙旁,面无表情地吃着盒饭最后还有一张,是绑匪后来发给他的。

    不知道是网络延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张照片是在元旦后几日才出现在他手机里面的,此后他便夜夜被噩梦所扰。

    傅庭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傅真被绑在一张椅子上,耷拉着脑袋,即使光线有些昏暗,依旧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嘴角紫色的淤青,还有干涸的血迹,他的脸色苍白,好像马上就要死去。

    傅庭几乎失声,他在傅见琛的身边跪坐下来,向傅见琛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

    傅见琛抬起头,看了身边的傅庭一眼,有些木然地回答道“元旦前一天,他们发给我的。”

    傅庭赶忙问“他们是谁为什么会发这种照片”

    傅见琛摇头道“是刘家的人,他们让我汇去八千万,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他们就要杀了傅真。

    “然后呢”傅庭追问。

    傅见琛按着额头,面容扭曲,表情痛苦,他在傅庭的面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个样子,他同傅庭说“唐弯弯在那个时候摔伤了,我陪她去了医院,此后就再也没有接到过绑匪的电话。”

    因为在那以后,他手机里绑匪的号码已经被拉黑。

    傅庭也猛地想起那一天,唐弯弯的脚踝受了伤,央求着自己给她开一个莫名其妙的发布会,他没有拒绝,便也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傅见琛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他没有办法原谅从前的自己,他一想到傅真在过去的两年里遭受过的苦难,想起他在绑匪手中遭受过的折磨,便觉得心痛难忍。

    但是好在,他应该没有像刘家兄弟威胁的那样死在那里,从最近的春华山的导演之争至少可以知道,傅真还活着。

    他应该活着,他一定活着。

    傅见琛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不管怎么样,他们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他们如果倒下了,以后谁还能保护他的真真。

    傅见琛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几乎没有半点血色,傅庭搀扶着他,告诉他说“我看到过他,就在前几天,他没事,他没事”

    或许只是看起来没事,傅庭想起那个走在傅真身边的男人,可是他只能这么安慰傅见琛,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去找他。”傅见琛说出这三个字,从这间房间中走了出来,他叫来家里的佣人,将这间房间重新打扫,等待主人的回归。

    明明只过去了两年多一点,却是恍若隔世,一切的一切都不复当年的模样,

    阴郁的雾霾将傅家完全笼罩住,许多年都不会消散,此后,这个家在再也没有欢笑。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