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州纪事播出以后在哗站的点击量日益增加,这部动漫的制作人们也更加充满了动力, 即使傅真不在, 也能够兴致高昂地继续接下来的工作。

    只是这些工作人员们在看到傅真留下来的脚本的时候,纷纷发出感叹傅导真是好绝一个男的啊

    傅真正式开始自己的假期了, 但是在家什么都不干未免实在太无聊了些, 他没事的时候画点脚本, 或者是给江恒殊画两幅速写, 过得倒也悠闲。

    他不太懂投资这些事, 把从赵金那儿的赔偿款拿出一笔用在沙州纪事项目的重启上以后,还剩下好多,傅真直接把剩下的那部分全部交到江恒殊的手上。

    江恒殊看着傅真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地大了起来,有事没事和傅真躺在床上的时候, 他总喜欢把手放在傅真的肚皮上,感受肚子里小生命的跃动, 但其实大多时候都是感应不到什么的,只是他们很喜欢这种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的静谧时光。

    去年春天的时候,傅真刚在工地上出了一点意外,去医院把前年攒下的那点钱全都花光, 那个时候他只觉得自己未来的人生一片灰暗, 没有一点希望, 而现在他即将就要成为一名父亲, 人生实在是太神奇了。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照在的后背上,江恒殊宽厚温热的手掌贴在他的肚皮上, 傅真的皮肤温度比较偏低,贴在上面冰凉滑腻,夏天的时候抱着他肯定很舒服。

    这样的场景不应该发生在他一个男人的身上,但是傅真又很喜欢这种和江恒殊相处的平和日子。

    傅真这么一直宅在家里也不行,可是要出去的话,他作为一个男人挺着这么一个肚子,委实有点奇怪。

    江恒殊坐在傅真的身边,翻看着这几日傅真完成的画稿,他想了想,给傅真建议说“要不我给你买一套宽松点的女装。”

    傅真本来正在画脚本,听到江恒殊的话刷的一下转过头,望着江恒殊,他盯着江恒殊那双湛蓝的眸子看了好一会儿,歪着头问江恒殊“你是不是想看我穿小裙子”

    老天作证,在傅真说这话之前,江恒殊绝对没有这种想法,但是现在被傅真提出来了,江恒殊原先想给傅真买几件中性衣服的打算就完全化成泡沫了,他想象了一下傅真把裙子穿在身上的样子,还有点萌,他动了动唇,尽量使自己的渴望表现得不那么明显。

    傅真见江恒殊不说话了,放下手中的画笔,摸了摸下巴,他在江恒殊的面前不是没有穿过女装,情人节那天晚上他还穿着一身女仆装跟江恒殊胡乱搞了一晚上,但是如果要穿女装出去,傅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觉得不太行。

    江恒殊轻轻咳嗽了一声,下一个问题直接就变成“你想穿什么颜色的裙子。”

    他的表情看起来依旧严肃,好像在说一件再正经不过的事情。

    傅真“”

    “真要穿裙子啊”傅真瞪着圆鼓鼓的眼睛问他。

    江恒殊倒不是就想看傅真穿女装,但是傅真的肚子只会越来越大,他总不能挺着一个大肚子出去玩吧,江恒殊抬手“那你接下来这段时间就一直待在家里不出去吗”

    傅真想了想,觉得这一点他完全做得到。

    他正要点头,江恒殊似是看穿了他的打算,对他说“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你也不能一直宅在家里,得出去走一走,接下来几个月还要去医院做检查。”

    江恒殊说的自然都是有道理的,在穿女装和被人当成怪物围观两个选项中,傅真只能选择前者,他点了点头“那好吧。”

    江恒殊的行动力实在太快了,以至于傅真都在怀疑江恒殊是不是早就有了这个打算。

    傅真看着江恒殊拿回来的一大包各式各样的小裙子,超短裙、蛋糕裙、鱼尾裙,甚至还有水手服,他连假发都给买好了。傅真把这些小裙子全部看了一遍,然后把它们重新装回包装袋里,他转过身望着江恒殊看了好一会儿。

    江恒殊问他“怎么了”

    傅真抿了抿唇,拿起一套红色带白色圆点的连衣裙,递到江恒殊的面前,对他说“要不你跟我一起换吧,等会儿我们一起出去。”

    江恒殊的视线在傅真手上的连衣裙上稍微停顿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而后对傅真说“尺码可能不太合身。”

    傅真丝毫不气馁,从那一包裙子里又挑出了一件米黄色的波西米亚风格长裙,拿给江恒殊“这一件是松紧的,可以试试。”

    江恒殊盯着傅真看了良久,最后还是决定达成傅真这一小小的心愿,接过傅真手里的长裙,走进浴室里面。

    傅真在等待江恒殊出来的这段时间里把他买回来的小裙子又查看了一遍,江恒殊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他想象了一下这些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的样子,觉得应该还能接受。

    不久后,江恒殊穿着那条绿色的长裙从浴室里走出来了,他的身材高大,将整个裙子撑得鼓鼓的,胳膊上与胸前的肌肉与绿色的纱料形成一种诡异的违和感,看起来实在有点辣眼睛。

    傅真看了一眼随即捂着嘴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要飞起来了。

    江恒殊一步步地向着傅真,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低沉,傅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害怕,可是又实在忍不住笑出声。

    而江恒殊一直将他逼退在墙边,傅真的后背紧紧贴着冰凉的墙壁,江恒殊抬起一只手,将傅真笼在自己的包围圈里,他垂下头,向江恒殊问道“你真要我这样陪你出去”

    傅真干笑了一声,抬头把江恒殊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吐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是是有点不太好看哈。”

    江恒殊可看不出他的不好意思,只看出了他的幸灾乐祸,他把头垂得更低了,温热的气息扑在傅真的脸上,他听见江恒殊略带沙哑的声音在问自己“是有点吗”

    傅真不敢看江恒殊的眼睛,垂下目光,然后就看到了江恒殊露在外面的小腿上长长的黑色腿毛,傅真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江恒殊抬手在傅真的额头上敲了一下,眼睛中带着浅浅的笑意“还笑”

    他的尾音轻轻上挑,听起来有些慵懒,有些戏谑。

    傅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但是眼睛细碎的笑意还是出卖了他“那好吧,我自己穿吧。”

    傅真让江恒殊出去买了点化妆的工具,他自己不愧是画画的,化起妆来也一点也不含糊,先是给自己修理了一下眉毛,然后上了粉底,用了睫毛膏,还涂了个珊瑚色的唇釉,把这张脸弄完以后,傅真带着假发、和一件假两件的粉色蛋糕裙进了浴室里。

    不一会儿,他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在江恒殊的面前停了下来,挠了挠头,问“会不会很奇怪”

    他刚才已经在浴室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了,但还是有点担心。

    江恒殊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望着傅真,他眼中的傅真,披着一头棕色的长发,层层叠叠的蛋糕裙上钉了许多亮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这样亭亭站在自己的面前,像是一位小公主。

    傅真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摇摇头,有些失望的对江恒殊说“就是胸有点平。”

    “以后揉一揉就有了。”江恒殊正色道。

    江恒殊一直表现得很正经,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傅真有些受不了,他捂住脸,等着脸上的热度消退了一些后,才把手给放下来,问江恒殊“现在就出去吗”

    江恒殊嗯了一声,然后像是变魔术一般,不知道在哪儿弄来了一枚月亮形的发卡,上前一步,把发卡别在了傅真的长发上,然后他在傅真面前弯下腰,像是一位西方的绅士,将手掌送到傅真的眼前“走吧,小公主。”

    傅真第一次以这种形象跟着江恒殊到外面去,起初的时候还有一点不自在,但是走了一段时间后便发现周围的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根本不会特意来关注他们,傅真渐渐也就放松下来了。

    但是大概是今天出门又没有看黄历,他们逛完街打算去吃个饭的时候竟然又遇见傅见琛与傅庭了。

    “傅真”傅见琛简直有点不敢相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刚才他远远地看见江恒殊跟着一个女人走在一起,以为江恒殊背着傅真跟其他的女人在一起了,他当时气得血压差点都升上去了。

    傅见琛没有考虑就带着傅庭跟了上来,结果却发现江恒殊身边的女人竟然是傅真。

    傅真也没想到出来逛个街也能遇见傅见琛,还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手指捏着裙子上的纱料,脑子有些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而站在他们对面的傅见琛只感觉被人当头浇了一壶冰水,他因为发现江恒殊可能出轨的怒气还没有发出去,现在因为发现更令人难过的事而悲不自胜,他像是一座失去生命的雕像,矗立在傅真他们未来的路上,他许久都没有任何动作。

    好一会儿傅见琛的喉咙才能重新发出声音,他有些艰难地开口,问傅真“你怎么这样”

    他悉心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孩子,现在却要穿着女装才能与他的伴侣一起出来。

    与江恒殊在一起,小真真的会幸福吗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