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这一幕究竟代表了什么,又到底为什么会发展到如今这一步

    傅见琛心中被恐惧包围, 他怕自己又一次做了错误的决定, 因为自己的不作为,而使傅真掉入到另外一个深渊中去。

    他以为江恒殊能够代替自己, 好好地照顾着傅真, 现在他却没有了这种自信, 他看着傅真的脸, 倒是比上一回见到他的时候圆润了许多, 或许他现在过得没有自己想象中的不堪,傅见琛努力安慰着自己,使刚才失去的理智早一点回到身体里。

    傅真抿了抿唇,心中刚才萌发的那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他重新抬起头,看向傅见琛, 两个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傅真的眼睛里没有半分感情,从雪山之巅而来的暴风雪

    将傅见琛冰封在原地。

    他的视线垂下,紧接着就注意到傅真凸起的小腹, 在那一瞬间, 他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旋转了起来。

    傅见琛作为傅真的父亲, 当然是知道傅真身体的秘密, 他想要说服自己傅真是这段时间胖了,但是他刚刚回来的理智却不能接受这样的敷衍。

    他知道,也立刻明白了傅真为什么会穿着裙子出来了。

    今天的阳光并不热烈, 傅见琛却觉得自己的生命都要在这阳光之下被蒸发,他觉得天旋地转,觉得世界都变成黑白,他差一点就要昏倒在这里了。

    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的嘴角抖动,小心翼翼地压低了声音,向傅真问“你怀孕了”

    傅真嗯了一声,没有说太多,他的身体向着江恒殊的方向稍微倾斜了一点。

    傅见琛扶住一旁的栏杆,才使自己没有倒下,傅庭伸出手,扶了他一把。

    自从上一回傅庭答应傅真再也不来见他后,他确实没有再出现在傅真的面前,今天的相遇只是一个偶然,却没有想到会知道一个这么这么让人没有办法接受的消息。

    傅庭看着傅真的小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的弟弟会怀孕这个事实,他知道傅真是双性人,他们从前已经计划好的,要在傅真成年以后带他去医院做个手术的,可是后来发生了唐弯弯的那件事后,所有人都把他给忘了。

    “你怎么能怀孕你怎么会怀孕”与其说傅庭是在问傅真,不如说他是在问自己,这是他与傅见琛的错,是他们造成了今天这一切。

    “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傅真抬头看向傅庭,他黝黑的眼睛里清晰地倒映着傅庭的身影,他笑了起来,对傅庭说,“哥哥你不是说过,我是不男不女的怪物,现在怀孕了有什么稀奇的吗”

    他终究还是没有将过去发生的那一切彻底放下,他心中潜藏的怨恨一直都在。许是要等到很多年以后,这些怨恨才能化解,如轻烟散去。

    江恒殊不知道傅真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将这些话说出口的,却明白傅庭曾经说过的这句话一定在傅真的心上留下了很深的一道伤口,他只能将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无声地安慰着他,傅真转过头对着江恒殊笑笑,想要向他表明自己现在没什么,然而江恒殊却是更加心疼了。

    傅庭此时的心情绝对比傅真好受,曾经他加诸于傅真身上的刑罚,现在正一样不差地全部还到他自己身上。

    这是多年后,傅真第一次当着傅庭的面叫他哥哥,可是傅庭宁愿他自己现在是一个聋子,什么都没有听到。

    傅见琛的情绪稍微稳定一点的时候,问将扶着自己的傅庭推开,他问傅真“你们是因为这件事才结婚的”

    傅真的眼角眉梢已经染上讥讽,开口正要回答,江恒殊拍了拍他的手背,走上来,他把傅见琛解释说“我们之前就打算要结婚的,不过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把婚礼提前了一些。”

    “几个月了”傅见琛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的抗拒这件事。

    江恒殊回答道“五个多月了。”

    傅见琛的眉头瞬间蹙了起来,他之前调查过,傅真和江恒殊是在去年十二月的时候才认识的,而现在傅真怀孕已经五个多月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在刚认识没多久就上了床。

    傅见琛不是那种封建的人,要求现在的年轻人必须要结了婚在能过夫妻生活,可是傅真是他的孩子,他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被珍惜。

    还有,他一直将傅真作为一个男孩子养大的,现在却突然得知了他怀孕的消息,傅见琛一时间实在很难接受。

    如果不是今天在街上偶然遇见,他是不是要孩子生下来才会知道这件事,或许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的。

    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悲哀涌上傅见琛的心头,他望着江恒殊,眼神中带着一点责怪,但更多的责怪是要留给自己的,他问“你们认识多久就”

    后面的话傅见琛实在说不出来,但是江恒殊与傅真都明白他话中没有说完的意思。

    “当时发生了一点意外”

    江恒殊的话还没有说完,傅真就抓住他的袖子,他的手指微微有些颤抖,但是声音却十分坚定,他对江恒殊说“我来说。”

    江恒殊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去年十二月六号,我晚上在酒吧打工,晚上喝醉了酒,他被下了药,我们就在一起了,”傅真半真半假地给了这么一个解释,其实他什么也不必对傅见琛说,现在给傅见琛说这些,不过是希望他以后不要来找江恒殊再问这些。

    “明白了吗”

    “十二月六号”傅见琛的思绪却是飞到了其他地方,他看着傅真,问他“那天是你生日吧。”

    傅真垂下头,应了一声“是又怎么样呢”

    傅见琛动了动唇,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而傅庭更是心如刀绞,那天晚上他明明见到傅真了,明明可以把他带回家,可是他那时干了什么,他让傅真以后都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走吧。”傅真转过头,对身旁的江恒殊笑了笑,好像那些过去的事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影响到他了。

    但是其实所有人知道,他经历的过的时间还不足以让那些伤口完全愈合。

    “嗯。”江恒殊牵着他的手,转过身向着进到的尽头,不久后便消失在拐角处。

    傅见琛与傅庭停在原地,热烈的阳光与轻柔的微风给了这座城市带来无限的希望,然而这希望却不再属于傅见琛与傅庭。

    他们早已经知道与傅真再也没有办法回到从前,每一次与傅真见面,都不过是他在将过去的遭遇一点点撕裂给他们看,那里面的皮肉已经腐烂生蛆,再也没有重获新生的可能。

    第二天,傅见琛约了江恒殊单独出来见面。

    江恒殊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他是傅真的父亲,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去年的冬天,在那栋老旧的居民房的下面,他带着唐弯弯来找傅真,他不清楚那个时候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最后是自己把傅真一步一步抱到楼上去。

    而那个时候这个男人似乎还没有如今这般苍老。

    经过一晚上的思考,傅见琛似乎已经能够接受傅真怀孕这件事了,他见到江恒殊后首先问的问题是“孩子是他自己要生下来的吗”

    “是。”江恒殊点头。

    傅见琛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他接着问江恒殊“那生下那个孩子,对他身体会不会有影响”

    “不会的。”

    “那就好。”傅见琛总算是放下心来。

    接着他把一个背包递给了江恒殊,告诉他说“这些都是傅真从前在家喜欢用的东西,你带回去给他吧。”

    江恒殊并没有告诉过傅真今天他来见傅见琛,他不能确定傅真对傅见琛真实的态度,犹豫了一下,江恒殊对傅见琛说“这些东西,还是等将来有一天,您亲自给他吧。”

    傅见琛缓缓笑了起来,那笑容透着无尽的苦涩,他隐隐明白,这一辈子大概他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既然江恒殊不愿意收下这些东西,傅见琛也没办法强求,他将背包拿了回来,又一件一件地叮嘱江恒殊“傅真他不能吃辣,喜欢吃甜的,他喜欢的水果有山竹和草莓,不喜欢榴莲,蔬菜除了胡萝卜其他都可以,还要做饭的时候尽量不要放姜末,他对头孢过敏,也别让他喝酒,这些你都记着”

    江恒殊静静地听着傅见琛的这些叮嘱,等他说完以后,他向傅见琛问“既然您对他这么关心,当初为什么会把他赶出傅家”

    傅见琛静坐在江恒殊的对面,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江恒殊不是第一个这样问他的人,只是到现在,依旧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那过去的两年,好似一场噩梦,如今他的梦醒了,他的孩子也走了。

    傅见琛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他对江恒殊说了四个字“好好待他。”

    江恒殊点头“我会的。”

    傅真的前二十年是傅见琛陪着他长大,但是他没能履行好一个父亲的职责,现在只希望江恒殊不要再让傅真失望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