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城堡中的爱与救赎十分能打动人心, 但也有铁石心肠的人看完之后毫无感觉, 更有心怀怨恨的人在看完这部电影后恨不得把屏幕都给砸烂,而唐弯弯就属于最后者。

    她刚看完电影不久,手机又接到了一条八卦推送, 秦昭与他的小姨子再次被狗仔们偷拍到一起去看电影。

    看着照片上相依相偎的两个人,唐弯弯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秦昭与那个小约会了, 只是最近秦昭与那个女人越来越明目张胆了, 好像已经完全把她这个秦太太当成了空气, 她拉住秦昭的衣服,歇斯底里地向他吼叫着“为什么你当初明明那么爱我现在为什么会被那个狐狸精迷的团团转”

    “我从来不打女人,”秦昭被唐弯弯的话刺激到,他转头狠狠地瞪着唐弯弯,对她说,“但是我不准你这么说她。”

    唐弯弯被秦昭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所慑, 但是愤怒使她完全忘记了害怕, 她与秦昭对视着“我就说连自己姐夫都勾引的女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秦昭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他一字一顿地对唐弯弯说道“唐弯弯, 我自认为对你够仁至义尽了, 如果不是有我秦家护着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傅见琛和傅庭早就恨不得弄死你”

    为了唐弯弯, 在傅家的针对下,他们秦家已经付出太多了。

    秦昭说完这话,转身就要离开,唐弯弯过来一把抱住他,声音哽咽地问道“那你之前说过会爱我一生一世呢”

    “那些话不是对你说的,你别自作多情了。”

    秦夫人此时正站在二楼看戏,她对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另找了个情人这件事十分乐见其成,她本来就不待见唐弯弯,唐弯弯那个亲妹妹的出身虽然也不能特别让她满意,但是特别会讨她的喜欢,就这一点,就比唐弯弯强多了。

    “松手。”秦昭道。

    唐弯弯好像没听到一般,仍是紧紧地抱住他,秦昭的胳膊稍一用力,就将唐弯弯一把推倒地上,秦昭推开门就要离开,唐弯弯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秦昭,我肚子疼。”

    秦昭此时说了一句特别经典的话“你摔到的是屁股,你应该是屁股疼,别装了。”

    “你忘了我已经怀孕了吗”唐弯弯瞪着那一双大眼睛望着秦昭,眼睛里面写满了控诉。

    然而这句话对秦昭来说依旧没有什么作用,他啊了一声,斜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这场戏到这里就算落幕了,秦夫人看得非常满足,她慢悠悠从楼梯上走下来,走到唐弯弯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唐弯弯“你如果识相点,就赶紧跟我们昭儿离婚吧。”

    唐弯弯气得鼻子都要歪了,但是她越生气,肚子就越疼,根本没有办法像从前一样顶撞秦夫人。

    秦夫人原本挺看不上唐弯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的,但是此时她还是对自己未出世的孙子产生了一丝丝怜悯,对一旁看戏的管家说道“管家,给她叫个救护车。”

    医院里,唐弯弯独自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一点声音也没有,以至于有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躺在太平间里。

    她进医院这么久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人看望过她,她想起曾经那些风光的日子,她稍微有一点点不舒服,傅家父子、秦昭,还有很多很多迷恋她爱慕她的人,都会围在她的身边,对她嘘寒问暖。

    自从她怀孕以后,系统又一次陷入了沉睡中,任凭她怎么呼唤系统就是不出现,唐弯弯躺在床上,彻夜不寐。

    第二天黎明时分,她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一声熟悉的滴滴声,她知道是系统出现了。

    唐弯弯立刻向系统问道“秦昭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他从前那么喜欢自己,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用系统来控制他,为什么现在连他也会离自己而去。

    “反噬而已。”系统的声音依然冰冷,而充满公式化。

    “什么反噬”唐弯弯听不懂系统的话是什么意思。

    “简单的来说,当初你用成就值换了傅见琛、傅庭,还有其他人的喜爱,现在你没有了成就值,而且还欠了我一笔,就要用秦昭的爱,来弥补这些。”

    唐弯弯对系统说的话似懂非懂,她继续问道“那凭什么那个小会得到,她也有系统吗”

    “我是独一无二的,”系统的声音虽然依旧公式化,但仔细听还能听出里面的一点骄傲,“至于秦昭为什么会喜欢她,那我就不清楚了,或许是她运气好呗,就像傅真属于运气特别差的那一种,才会被你挑中。”

    唐弯弯气得一张脸都绿了,却又无可奈何,她问系统“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一切回到原来。”

    “现在我在你身上已经收集不到任何成就值了,如果你想要回到从前,你只有产生比之前更多的成就值,才能换到你想要的东西,我计算了一下,这种可能性无限接近零。而且即使你成功了,那些曾经被系统影响的人,这回可能就不再受影响了,上回你去傅家不是已经感受到了吗”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唐弯弯急切地问道。

    “有啊。”

    听见系统肯定的回答,唐弯弯的内心中瞬间充满了希望,然而紧接着她又听系统说道,“我需要收集你的惨值,只要惨值到达一定的数目,我就可以让秦昭在回到你的身边。”

    “什么是惨值”唐弯弯问道。

    “就是你受苦,受的苦越多,越重,惨值的积累越快。”系统没有告诉唐弯弯,如果靠收集惨值获得成功,以她在他这里欠下的债,多半得弄成残疾才可以。

    即使系统没说,唐弯弯还是一口拒绝“我不同意。”

    她不想受苦,一点也不想。

    系统轻笑了一声“那好吧”,便从唐弯弯的脑海中消失了。

    不过系统可没有放弃,从唐弯弯答应自己用成就值交换更好的人生时,就相当于跟他立下了合约,现在只要他想要,容不得唐弯弯拒绝,这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好事,既然想要得到好处,就要付出代价。

    唐弯弯那个亲妹妹的肾不好,想来用不了多久秦昭就会把主意打到唐弯弯的身上,到时他就可以收获到一大笔惨值,他也有希望躲过那些来追捕他的人。

    没有了曾星可,剧组的拍摄十分顺利,傅真让韦德驰把男二的戏份再删一删,然后他准备花个大价钱请个海外的老牌演员,客串一下。

    本来以为今天不会再来的曾星可,在他们上午的拍摄都快完成的时候姗姗来迟,他走到傅真的面前,叫了一声“傅导。”

    傅真随便应了一声,目光仍是紧紧地定在眼前的监视器屏幕上,曾星可假惺惺地向傅真问道“傅导,今天还有我的戏吗”

    傅真偏头看了他一眼,说“你的经纪人没告诉过你吗我们的合约已经解除了,以后你不用再到我们剧组来了。”

    曾星可嘿嘿笑了一声“是吗那可真是太不巧了,我经纪人昨天刚被我解雇了。”

    傅真“没关系,你现在知道了也是一样的。”

    “傅导”

    曾星可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傅真便阻止他说“你小点声,我们拍戏呢”

    曾星可压低了声音“你看我”

    他的话再一次被傅真打断,“等会儿再说。”

    曾星可只得安静下来,他心中的愤怒和委屈正在积蓄,等到达顶点的时候就会放出一个让所有人都害怕的大招出来。

    周温良与蒋影的表演结束后,傅真喊了一声卡“大家都休息吧,我们下午再拍。”

    然后他转过头来对着曾星可问道“好了,有什么事你说吧”

    曾星可十分没有自知之明地向傅真问道“傅导啊,你觉得我是哪里做的不够好呢我连个片酬都没有,昨天晚上跟着您重拍了那么多次,我可一次也没喊累。”

    傅真盯着曾星可看了好一会儿,确定他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他是真心觉得委屈才会问出这话的。

    傅真也没有给他留面子,直接说“第一,我们不要连个台词都背不好只会树一二三四的演员。”

    “第二,你似乎也没有想要把这个角色演好的决心,你不喜欢这个角色,更没有办法与这个角色产生共鸣。”

    “所以你就不用我了”曾星可气呼呼地瞪着傅真,问道,“你知道我舅舅是谁吗”

    傅真摇了摇头,怎么的,现在选演员还得把身边的亲戚们都给调查一遍

    “我舅舅是罗树生”

    傅真嗯了一声,到现在他也没有听到曾星可的重点在哪里,他拿起对讲机说“各部门准备,马上拍下一个镜头。”

    “导演你刚才不是说休息的吗”一旁的副导演问道。

    傅真赶紧道歉“不好意思,气糊涂了。”

    “你知道罗树生是谁吗”曾星可向傅真问道。

    傅真摇摇头,不等曾星可说话,他便先问出口“但是所以呢你舅舅是罗树生,跟现在的你有关系吗”

    “我舅舅是天喜娱乐的老总”

    傅真哦了一声“慢走不送。”

    “我没想走”曾星可大叫道。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