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彤“老大, 你有考虑过买个娃娃机这件事吗”

    江恒殊回头看了王彤一眼, 奇怪地问道“我考虑这件事干什么”

    王彤对江恒殊说“你的技术这么差, 以后和太太出来玩,连个娃娃都抓不上来, 多没有面子啊。”

    江恒殊哦了一声, 十分淡定地回答江恒殊说“我太太能抓就行了。”

    王彤“”

    有太太了不起啊

    好像是比较了不起。

    王彤气哼哼地上前了一步,插在了傅真与江恒殊的中间, 傅真偏头看了他一眼,恍惚间觉得自己带了一个小孩子和一个大孩子, 但实际上, 他与王彤的年龄差不了多少。

    六一大家玩得都很开心, 要分开的时候, 王彤还腆着脸对问江恒殊“老大, 下回出来还带我吗”

    江恒殊看着他,问“带你干什么”

    “带我带我”王彤带我了很久, 也没想清楚带他到底能干点什么。

    江恒殊接过王彤的话, 问他“带你给我们两个照明吗”

    王彤大眼睛眨巴眨巴, 看起来竟有几分可怜, 傅真想了想, 上前一步, 对王彤说“我们剧组有好几个不错的小姑娘, 要不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王彤立刻碎碎念起来“联系方式,联系方式”

    傅真微微笑了起来,对王彤说“明天我去剧组问一下, 然后给你。”

    “行,”王彤实在是一个很容易就满足的年轻人,“那我先回家了,拜拜。”

    王彤上了车,把车从车库中倒了出来,还不忘提醒傅真“太太别忘了给我问联系方式啊”

    说完,他迅速地离开了江恒殊的视线。

    他们在岛上抓娃娃的画面还是被狗仔们给拍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持着这些狗仔们直到现在还在偷拍他们两个。

    照片里傅真站在娃娃机前,王彤抱着可可站在他的身边,江恒殊刚刚换完游戏币从外面走过来。

    儿童节玩抓娃娃并不可耻,可问题是一群男人玩什么抓娃娃啊

    虽然这张照片看起来有点怪怪的,但是又不是只有江恒殊和傅真两个人,没看到旁边还有个那么高的大小伙子吗

    看来他们的兄弟会又多了一点新鲜的血液,大部分网友对这件事都不怎么感兴趣,随便瞅了一眼就过去了,只有江恒殊与傅真的c粉们感到有一点点的不开心,江恒殊与傅真不再是彼此的唯一了。

    六月中旬的时候,逃生杀青,接下来就是剪辑,特效,还有配音这些后期工作,傅真对这些要求比较高,所以每一样都需要他亲力亲为才能放心。

    恐怖片的后期音效特别重要,所以有很多胆子小的观众在网上观看恐怖片的时候会把原来的背景音乐换掉,然后加个恶搞的滤镜,就能把恐怖片当成喜剧片来看。

    这项工作比较细致,需要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填充,傅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只能由后期人员做完以后他来检查,然后提出需要修改和补充的地方。

    “这一段需要加个背景音乐,再加一个开门声的音效,要那种比较老旧的那种门。”

    傅真在开机之前,花了将近两百万,专门约了音乐鬼才麦哲做了几首背景音乐,他们现在要做的是将这些音乐分别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但是这项工作在后期遇到了一个瓶颈,有一个镜头不管傅真换什么样的背景音乐都不能使自己完全满意,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他就把这一段视频发给了李宾导演,让他帮自己参考参考。

    李宾导演硬着头皮把这段视频看完,但是却并没有给傅真什么有用的意见,他觉得傅真发给他的两个版本都差不多。

    后期人员已经开始了接下来的制作,而傅真仍在死磕这个镜头,既然李宾从那两个版本中挑不出更好的一个,就代表这两个版本还不够优秀,傅真用了两天的时间重新找了几段阴森恐怖的背景音乐配了上去,问李宾“师哥你觉得哪个好一点”

    “别让我看这段行吗”李宾在电话里跟傅真哀嚎,“再看下去,我这个月都睡不了觉了,你是怎么剪出这么诡异的镜头的”

    这是一个长达两分钟的长镜头,看得时间久了,李宾竟然产生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好像自己也到了这个异次元空间之中,前两天他看了这两段视频吓得一宿没睡好,结果今天又来了。

    傅真十分谦虚地说道“巧合,巧合而已。”

    李宾呼了一口气,对傅真说“你先让我缓两天,知道我胆子小,还非让我看这种东西,再过两天我心脏病都要犯了”

    “师哥你还有心脏病吗”傅真问道。

    “快有了。”

    傅真笑了一声,饶过了李宾“那好吧,我问问其他人。”

    李宾对傅真说“你去问问姜鹏,他喜欢看这类东西,说不定能给你点建议。”

    姜鹏是姜黎导演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大学毕业,似乎有子承父业的意思,他在学校里学得也是导演这个专业。

    看到傅真添加自己为好友的时候姜鹏还愣了一下,他曾经做过一段时间唐弯弯的脑残粉,没少在网上骂傅真,后来对唐弯弯脱粉回踩了,对傅真也总是怀着一点愧疚。

    不过这点愧疚已经在沙州纪事接二连三的组团死人中消磨干净了。

    姜鹏一边点下了同意一边思索着傅真加自己好友是为了什么事他想起自己毕业的时候往沙州纪事的工作室投过简历,一定是自己的简历太出众了,所以才会让傅导亲自来联系自己,姜鹏瞬间觉得自己的形象都高大了起来。

    结果傅真在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后,却并不是来邀请他加入沙州纪事的制作的,而是向他问“你觉得这一段用哪一个背景音乐比较好一点”

    姜鹏有些失望,原来是问他这个,不过为什么会问他,他到现在可还没有拍过电影呢是谁把他未来国宝导演的名号给透露出去的

    姜鹏知道傅真最近拍摄了一部名叫逃生的恐怖片,与大多是网友一样,姜鹏对国产的恐怖片已经没有什么期待了,弄来弄去就是那几样东西,拍得还没有人家国外拍的好,即使导演是傅真他们也很难产生什么特别的关注。

    姜鹏漫不经心地把傅真发过来的几段视频从最下面的那个开始点开,昏暗的走廊里,头顶的白炽灯一闪一闪的,发出电流的滋滋声,姜鹏不禁坐直了身体,将脑袋上手机前凑得更近了一些。

    视角忽然转换,周温良的身影在阴影中好像产生了某种变化,而四周的墙壁也因为光线的问题看起来正在向中心靠拢,一种诡异的感觉漫上姜鹏的心脏,视频结束,姜鹏冷静了一会儿后,才将第二段视频打开。

    “傅导,我觉得吧,”姜鹏对傅真说,“你这几段背景音乐其实都是差不多的,你随便选一个就好了,对这个镜头的表达影响并不是很大。”

    傅真之前也意识到这一点,但是又不太肯定,所以这找了好多人来帮他一起做选择,他对姜鹏说“谢谢了,”

    因为这一个长镜头,现在姜鹏对这部电影是充满了期待,他是恐怖片爱好者,这几年已经很少有能让他看了能冒冷汗的恐怖片了,这部逃生说不定能给他一个惊喜,姜鹏问道“傅导,你这部片子什么时候上映啊”

    “还没有定下来,快一点的话,可能是八月份吧。”傅真回答说。

    询问过姜鹏以后,傅真又考虑了一晚上,最后选择那一段镜头不加任何的音效和背景音乐。

    江恒殊看着他这几天一直都挺忙的,想带他出去把之前欠下的蜜月给补上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空,问“成片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傅真想了想,回答说“估计要七八月吧。”

    恐怖片的审核速度还慢,这部电影真不一定能赶上暑期档。

    江恒殊摸摸傅真的脑袋,安慰他说“不着急,慢慢来。”

    傅真倒也没什么好急的,只是这部电影就是如果九月之前不能上映的话,就得等国庆过了,才考虑上映的事了。

    李宾去年开始筹拍的那部历史剧已经上映,观众们的反响很不错,又因为这段时间没什么有力竞争者,票房的涨势也很好,猫眼预测应该是能破十亿的,有评论说,这部电影人物生动,而且有创新,同时不失历史剧的厚重,李宾导演不愧为新生代导演中的翘楚,同时还提了一下傅真,把两人做了个对比。

    因为有后来曾星可追加的那五百万投资,逃生的宣发才不至于太过简陋,而曾星可在参加某个活动的时候,还帮逃生带来了一波热度。

    当时主持人问他“星星,你为什么会选择加入傅真导演的剧组呢他给你的片酬特别高吗”

    曾星可直接呵呵笑了一声,回答记者说“负五百万。”

    “啊”主持人一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都听到了什么。

    “负”曾星可将这个字咬得尤其重,“五百万。”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