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陈情令]曲尽陈情 > 第2章 第2章
    方清颜租的地方比较偏僻,一路上乘着小船,看看风景吃吃枇杷,也不觉得路途长。

    看到院子里的小机甲人,魏无羡眼睛一亮,明显对天工之术很感兴趣。魏无羡和薛洋两人都不是安静的性子,一见面,确认过眼神,是臭味相投(划掉)志同道合的人!两人整天凑在一起,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

    或许是之前被反撩过,魏无羡还经常凑到方清颜的身旁,似乎是想要找回场子。

    魏无羡也不好好叫名字,清颜小姐姐长清颜小姐姐短的,而这样“调戏”方清颜,又会让薛洋生气,然后两人就“反目成仇”,追逐打闹起来。

    薛洋虽然天资聪颖,但是魏无羡更是不俗,而薛洋毕竟修炼时间尚短,所以他吃亏的时候毕竟多。

    但是薛洋有靠山啊,自己怼不过,就搬师姐出来。

    方清颜与魏无羡见过的女修都不一样,她虽然看起来温婉,但行为举止却带有洒脱风流之意,更难得的是嘴上功夫一点也不输给魏无羡,对此江澄表示很高兴,终于有人能治住魏无羡了。

    休沐的几日很快就过去了,这日便是前往蓝氏听学的日子。

    为表诚意,前往求学的学生们都要换上与姑苏蓝氏校服同款式的素色衣裳,唯一的区别是肩膀处会绣有仙门百家各自家族的标志。

    这是魏无羡第一次看到方清颜穿白色的衣服。

    之前的几天,方清颜都是穿万花谷的校服,而万花谷的校服黑衣紫纱。这黑衣嘛,魏无羡自己也喜欢穿,但他是男子,穿黑衣更是潇洒明俊,像清颜小姐姐这样的姑娘来穿,就显得有些死气沉沉了。

    白衣的方清颜看起来仙风道骨,出尘脱俗,似乎立刻就要飞升离去。

    魏无羡直接看呆了,不禁伸手抓住方清颜的手腕。

    “魏公子?”方清颜愣了一下,虽然这几天魏无羡嘴上口花花的叫着小姐姐,却从来没有过失礼的行为。这直接上手还是第一次。

    魏无羡回过神来,收回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转瞬间又熟悉的调笑道:“清颜小姐姐看起来更漂亮了。”

    “不及魏公子啊!”方清颜无奈的摇摇头,她也知道魏无羡并没有其他之意,无非是少年意气。

    路上没有再生出什么波折,很顺利的就进入了云深不知处。

    正式拜礼是在明日。

    方清颜安顿好孟瑶和薛洋后,先去了会客厅雅室,拜见了蓝启仁老前辈和泽芜君蓝曦臣。

    “青岩万花谷方清颜见过蓝老前辈,泽芜君。”

    “方姑娘不必多礼。”蓝曦臣还礼。

    蓝启仁轻抚长须:“悬壶济世方清颜,清颜姑娘的美名姑苏蓝氏亦有所耳闻,真是英雄出少年。”

    “都是世人抬爱,清颜愧不敢当。”

    “此次来蓝氏听学,清颜却是有个不情之请。”

    “何事?”

    “听闻蓝氏的藏书阁藏书万千,可否容清颜一观,若是有不便于外人所观的,清颜定然不会窥视。”

    “清颜姑娘的人品我们自是相信的,清颜姑娘若是想要誊抄的话也是可以的。”

    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方清颜连忙道谢:“多谢蓝老前辈,泽芜君。”

    门外却有弟子来报:“先生,大公子,二公子回来了,还带回了一具外姓门生的尸首。二公子请你们过去。”

    “那清颜先行告退。”

    蓝曦臣阻止道:“清颜姑娘擅于岐黄之术,不如一道同去看看?”

    “那清颜就却之不恭了。”

    跟随着蓝启仁和蓝曦臣来到静室,静室里已有人在,相貌冰雕玉琢,极其俊秀清雅,便是蓝氏双璧中的另一位,蓝湛蓝忘机。

    “叔父,兄长。”蓝忘机看着方清颜,微微颔首,“方姑娘。”

    “蓝二公子。”

    放置于静室中的尸首,脸上和脖颈有着密密麻麻的黑色裂纹,死状奇异。

    方清颜细细查看尸首,取出金针刺穴,一缕黑色的雾气由尸体上蔓延出来,缠绕在金针上:“阴气?”

    “清颜姑娘可有所发现?”

    方清颜向尸体注入灵力,原本静躺的尸体却是突然坐直上半身,睁开双眼,尸体的眼中却是白色双瞳。

    方清颜面不改色:“虽然像是尸体,对灵力依旧有反应,更像是被人吸食了灵识,炼成傀儡。”

    若非现在不在大唐,方清颜还会认为,这是天一教炼制而成的尸人。

    所谓尸人,是被天一教秘法炼制而成的受天一弟子操控的傀儡般的生物,它们百毒不侵,刀枪不入,力大无穷,最可怕的就是制作尸人之原体功力越高,制成的尸人也就越强。所以为了能够炼制出最强的尸人军队,天一教将目光盯向了大唐中原武林各大门派,四处寻找武功高强之士以之练为尸人。连她的义父,万花谷谷主东方宇轩也曾被天一教囚禁在烛龙殿中。

    虽然不是天一教秘法,但原理是相通的,一定是有人走上了邪魔外道,想要炼制尸人。

    “最近姑苏周围各世家皆有来报,说是时常有修士不知所踪,我便让忘机下山查看,此人便是姑苏蓝氏之前的一个外姓门生。若是依清颜姑娘所言,这人恐怕野心不小,这些失踪的修士可能仅仅只是个开始罢了。”

    方清颜皱眉,若是如此,怕不是又要一阵血雨腥风了?

    “此番还要多谢清颜姑娘。”

    “泽芜君客气了。”

    第二天,便是姑苏蓝氏拜礼之日。

    蓝氏家规森严,对于来求学的每个学子而言,都必须要遵守规则,不能沾染歪门邪道。开课第一天,众位学子便对老师蓝启仁俯首作揖,聆听三千五百条家规。

    虽然万花谷这几年名声在外,但是比起百年世家还是显得底蕴不足,更何况说起来万花谷真正算起来门下弟子也就三人而已,所以万花谷的拜师礼放在了四大世家之后。

    听过家规之后,各位弟子拜礼正式开始,兰陵金氏出手阔绰,金子轩带来了父亲编就的河洛经世书送给蓝家作为见面礼,十分雍容华贵,引来众人艳羡。清河聂氏聂怀桑则进献紫砂丹鼎一尊,以表诚意。

    “在下云梦江氏江澄江晚吟,奉家父之命……”江澄的拜礼刚行到一半,便被一阵嚣张的声音打断了。

    “长这么大,我今日才知,这姑苏蓝氏的门,这么不好进!”来人是岐山温氏的二公子温晁。

    仙门之中,大小世家,星罗棋布,数不胜数。然而在此之上,有一个绝对凌驾于它们的庞然大物,岐山温氏。

    温氏以太阳为家纹,意喻“与日争辉,与日同寿”,仙府占地甚广,可比一城,名为不夜天,又称“不夜仙都”。据说城中无黑夜。说它是庞然大物,因为无论门生人数、力量、土地、仙器,其他家族都是望尘莫及,没有能与之抗衡者。不少修仙之人都以位居温氏客卿为无上荣耀。

    温晁打乱拜师礼,打伤蓝氏门生,甚至还想教训云梦江氏,明显就是来捣乱的。

    青岩万花谷与岐山温氏皆在关中,无论是仙门百家还是平民百姓对温氏子弟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薛洋见多了。

    或许是年少时候的经历,薛洋就看不惯岐山温氏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的行事风格,直接拔剑相向:“哼,我还以为是哪里的狗在叫呢?原来是岐山温狗啊!”

    虽然背地里有人偷偷骂岐山温氏是温狗,那也只是暗地里。可敢当面说的,薛洋可是第一个。不过这也不是薛洋第一次不给温晁面子了。

    温晁怒火冲天:“好你个薛洋,不要仗着仙督想招揽你师姐,你就给脸不要脸。”

    “小爷我天生爱打抱不平,就看不惯你们嚣张跋扈,有本事先打赢我啊!”薛洋这次敢和温晁呛,也是因为温晁本人修为不高,这次带的都是温氏的旁支子弟,大名鼎鼎的化丹手温逐流并不在此行中。

    多亏蓝曦臣及时吹奏裂冰施展法术,让众人的剑纷纷落在地上,这才没有引起□□。温氏旁支温情见事态有所平息,赶紧上前自称是来求学的,乖巧安静的温宁是温情的亲弟弟,他也连忙拿出温家准备的礼物,蓝启仁这才让蓝曦臣悉数收下,并让温家几人也去休息,算是拜礼完成了。

    临温晁拂袖而去前还特意看了眼方清颜:“方姑娘,你们青岩万花谷好样的,我们走着瞧,哼!”

    温晁极度颜控,方清颜的模样身段对极了温晁的喜好,方清颜却丝毫不把温晁放在眼中,温晁一直想把方清颜直接抓回去,却因仙督的命令要对方清颜以礼相待,他已经忍了很久了。

    “咧咧咧!”薛洋在身后对着温晁做鬼脸。

    兰室恢复了平静,拜礼继续进行着。

    “听闻姑苏蓝氏有门绝学为弦杀术,青岩万花谷特献上一张古琴。此琴名为“洞仙引”,相传于东海深处有岛名古狸,有古狸仙人隐居其中,一日海中风浪大作,风雨过后,古狸岛上方七彩虹光弥漫,期间不时飞来洞天仙引,方圆百里之内无人不晓,闻仙音者皆如痴如醉,后有人寻到此岛,于岛中央古洞石台上得此琴,通体以混合了鹿角灰的金漆涂制,木质轻巧,入手温润,两端嵌有以极为稀有的孔雀蓝翡雕琢而成的越鸟正欲展翅高飞,其状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家中长辈偶然得之,还望先生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