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的世界没有陆深?”叶矜心口一窒,突然有些惋惜。那样优秀的男人,不应该如此过早地离开人世。

    【那是上一世。】系统告诉她,【你活着,能改变很多事情。】

    “包括陆深?”叶矜拿捏不准了。她从一开始就有疑问,为什么对方会是陆深,明明他们在上一世从未有过任何联系。

    系统那头停了几秒,才回答她,【可以说,只要你活着,陆深就不会死。】

    叶矜整理好画稿,平和的眉眼带着月光的清亮,“所以我完成任务,不仅我可以活着,他也能活着,对吗?”

    【嗯。】

    “我知道了。”叶矜缓缓地坐下,手指摩挲着保温杯,思绪渐渐飘远。

    她虽说和陆深不熟,可是也并不想那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死去。她从没有想过要当救世主,只是,有些事情好像在冥冥之中已经注定。

    “陆深是什么时候死的?”叶矜忽而问道。

    【你死后的第三天。】

    ***

    大概是有系统护着的原因,叶矜的生命虽然只剩下最后三个月,但是除了脸色苍白一点,会嗜睡之外,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异样。

    抹了个口红,化了个淡妆,叶矜把头发散落下来,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点。十月的天气,有些微凉。

    于乐然在她出门前还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叶宝贝,你确定一个人能搞定?”

    叶矜笑了笑,弯下身子穿上鞋,“放心吧,我可以搞定。而且,陆总又不吃人。”

    “他吃人的。”于乐然撇了撇嘴,红唇一张一合,“陆深这人,深不可测,叶宝贝,你可得小心一点。”

    这疑神疑鬼的,叶矜觉得于乐然不去做编剧倒是有些可惜了。

    背上一个小挎包,叶矜关上门,对着那头的于乐然说道,“咱们工作室那么小,陆总能有什么阴谋。”

    而且,虽然和陆深相处不多,但是叶矜觉得,陆深人还不错。

    “好吧。”于乐然妥协了,摇晃着红色的手指甲,满意地欣赏着,“要是有什么事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

    挂了电话,于乐然从椅子上起来,却看见沈思琪走了过来,白白净净的小脸上挂着一抹腼腆的笑容,“小叶姐今天是去陆氏集团了吗?”

    “嗯。”于乐然实在是不怎么喜欢沈思琪,奈何这姑娘是叶矜的朋友,她也不好意思给什么脸色。

    沈思琪被这么冷漠的对待,脸色不由得有些一僵。她长得好看,平时在工作室里面,都是被几个男生捧在手心里面的。咬了咬下唇,她软声说道,“那我要不要去帮帮小叶姐?”

    “她能搞定。”于乐然看了一眼沈思琪,眼神之中暗含警告,“做好你的本分工作就行,别有一些小心思。”

    ***

    来到陆氏集团,叶矜走到前台,声音轻轻柔柔的,像极了江南女子的唔侬软语,好听极了。

    “请问,我想找你们陆总,可以麻烦传告一下吗?”

    前台小姐朝她看过来,见她穿着普通,顿时眼里带上了鄙夷,哼了一声,“你有预约吗?”

    “有的。”叶矜仿佛没有看到她眼底的鄙夷,依旧是态度很好地浅笑道。

    “那我……”她刚想要说话,身边的同伴赶紧拉了一下她,脸色紧张地问叶矜,“您是叶小姐吗?”

    见叶矜点了点头,她才赶紧说道,“请您等一下,我们马上让王助理下来。”

    王助理早就候着了,接到电话,连忙飞奔下来,“叶小姐,这边走。”

    叶矜认得他的脸,朝他友好地笑了笑,“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王助理连忙摆手,陆总看上的姑娘,他就是鞍前马后都不为过。“叶小姐,我姓王,喊我小王就好了。”

    “还是喊你王助理吧。”叶矜跟着他走进电梯,礼仪态度皆是得体。轻声细语的声音让人感觉十分的舒服。

    而且叶矜长相本就可人,眉眼细细弯弯的,樱红的唇瓣轻轻勾着,白嫩的小脸上总是带着柔柔的笑意。

    好一个韶颜稚齿的姑娘,也难怪陆总会心动了。

    等到两人进了电梯,原本那不屑的前台小姐才不可置信地回过神,“什么情况?”

    “昨天你请假,王助理吩咐了,今天有一位叶小姐会来,是陆总的贵客,让我们千万不要怠慢。”女生也是一叹,“这还是我第一次见陆总那么认真地接待一个女顾客。”

    在两人紧紧盯着的目光之下,那电梯一路上到了十六层,中间没有任何停顿。

    “那位叶小姐……是去了十六层吗?”

    两人面面相觑,皆是一副震惊的模样。

    能去十六层的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们都得罪不起。重点是,她们陆总都要认真接待的人,她们哪里还敢怠慢!

    十六层很安静,偌大的一层楼,叶矜一路走过来,几乎都没有看到什么人。

    要不是王助理在她身边带着路,叶衿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一家黑公司。

    看出了叶矜的疑惑,王助理连忙解释,“我们陆总喜欢安静,所以十六层是他单独办公的区域。一般不会让外人上来。”

    最后一句,说得别有深意。

    叶矜眼眸一动,并未表现出受宠若惊的样子,而是微微弯了弯眉眼,浅笑盈盈,“难怪能把陆氏集团发展得那么好。”

    只字不提他的最后一句,并没有特地攀上关系的打算。甚至连开心都没有表现在脸上,一切都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王助理暗暗称赞几句,不愧是陆总看上的姑娘,为人处世皆是让人感觉到很舒服。

    虽是叶矜来求合作的,可是她的态度不卑不亢,反而更让人喜欢。不得不说,王助理对于这样的姑娘,是十分欣赏的。

    带着叶矜来到陆深的办公室,王助理敲了敲门,“陆总,叶小姐来了。”

    “进来。”里头传来陆深低沉而冷的声音。

    王助理恭敬绅士地推开了门,“叶小姐,请。”

    叶矜朝他投去感激的一笑,这才进门。

    陆深的办公室基本都是黑白灰三种色调,看起来严谨认真。可是对于设计学的叶矜来说,这色调确实有些压抑了。

    她没敢过多的打量,扫了一眼办公室,在沙发上坐下。

    陆深从文件中抬头,看了一眼叶矜,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叶小姐不介意等我一会吧?”

    他也是存了私心,想要叶矜留在这里久一点。

    今天一大早他就在等着了,一个早上过去,还是没有看见人。直到下午,才听到王助理说她到了。

    “不介意。”叶矜轻轻摇头,很是体贴,“陆总要是有工作,可以先忙。”

    这她是能够理解的,陆深管理一整个公司,本来事情就多。按道理这种小事,不应该由他负责。

    陆深轻轻颔首,便低头继续处理公事。

    叶矜有些无聊,索性拿起一旁的书看了看。

    在她低头的瞬间,没有发现,原本还在专注看合同的陆深,若有若无地把目光转了过来,眼底深处,带着一抹偏执的温柔。

    看了小半个小时,叶矜都有些倦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她极其容易疲倦,甚至睡眠时间也比以前多了。

    就在叶矜快要睡着的时候,陆深总算是收起了合同,迈着长腿朝她走来,颇有震慑力的坐在她的对面。

    瞧见她的倦容,冷硬的薄唇抿了抿,眉头皱起,声音微冷,如同瓷器碰撞在一起一样,撞击在叶矜的耳膜上,“叶小姐困了?”

    叶矜被这冰冷的声音吓到,打了一个激灵,连忙摇了摇头。暗中掐了掐自己手上的软肉,“没有,只是这书看着我有些困倦。”

    陆深办公室里面的书大多都是财经类的,而叶矜,对这方面一窍不通。

    “叶小姐需要咖啡吗?”陆深看了一眼时间,双手交握,靠在沙发上面。

    修长的双腿漫不经心地翘起二郎腿,他的眉眼很冷,是那种千年化不开的冰霜。一张俊脸像是被上帝精心雕刻过一样,每一处都是恰到好处的完美,让人挑不出毛病。

    “谢谢陆总,不过我并不喜欢喝咖啡。”叶矜礼貌地道歉,咖啡会让衣服染上味道,叶矜一般除了白开水,几乎不喝任何饮料。

    见陆深微微颔首,叶矜这才拿出准备好的画稿,递给陆深,“这些都是我早些年的作品。陆总可以过目一下。”

    叶矜的所有作品,陆深都见过,只不过,不是原稿罢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画稿上面划过,他看得极其认真。

    等到指针指向四点的时候,叶矜才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事情比她想象中地更为顺利。

    她还以为陆深不会同意合作,没想到居然那么容易搞定。

    【颁布任务:邀请陆深吃饭。】

    叶矜的身体都站起来了,冷不丁地听到系统发布了这么一个任务,一时间僵着,坐下也不是,继续站着也不是。

    陆深好似没有发现叶矜的窘态,只是淡淡地问她一句,“还有事吗?”

    作者有话要说:  叶衿:……笑不出来

    Ps:陆总暗恋叶衿已久,然而每天都要装作他们不熟,维持他高冷人设

    隔壁傅总是明骚,陆总是暗骚

    吼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