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矜咬了咬唇,盯着他的目光继续说,“其实刚才还有一些没说完。”

    僵硬着身体,她又重新地坐了回去。

    陆深眼里闪过一丝极快的笑意,只是太浅,叶衿还未来得及看清楚,他的眼眸又恢复如常。

    又拖延了半个小时,叶矜终于说不下去了,咬着唇,问他,“陆总,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选择我们工作室。”

    为什么会选择她们工作室?

    对于陆深来说,无关其他,只因为坐在他面前的是叶矜,仅此而已。

    “咚咚咚。”王助理的声音传来,“陆总,有一点事需要和您马上商量。”

    王助理发誓,他不是真的想打扰陆总的。只是这件事情太过重要,所以他才能冒着生命危险上来了。

    “进来说。”陆深看了一眼叶矜,语气薄凉不带任何一丝感情,“叶小姐今天忙吗?”

    叶矜摇了摇头,她今天一天都没有什么事。而且还拿到了和陆氏集团的合作,给自己放个假也好。

    “不急的话,可以等我处理完事情再说。”陆深好似并没有打算让叶矜走的意思,声音冰冷之中,又带着其他的感情,“剩下叶小姐还有的问题,我可以慢慢回答。”

    “好的。”叶矜也只能点头,转头看向王助理,笑了笑,“请问等候室在哪?”

    刚刚进来的王助理突然感觉到背脊一凉,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现在陆总肯定是想要把他给杀了。

    可是他真的没有做什么啊。

    哦,对了,刚才叶小姐对他笑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王助理笑得比哭的还难看,连忙说道,“对面就是,叶小姐可以请便,不用拘束。”

    叶矜这才点头,又朝着陆深礼貌性地点了点头,“陆总,我先过去。”

    等到叶矜离开之后,王助理立即道,“陆总,陆总经理那边最近又在闹了。”

    陆深眸子一冷,浑身的气息在瞬间变得可怕无比。就连待在他身边多年的王助理都有些受不住了,“不过是蝼蚁而已。”

    王助理连忙点头,牙齿颤了颤,才敢开口,“总经理最近在华城那边闹事,据说还玩.弄了几个女人。”说完,王助理静静地看着陆深,等待他的吩咐。

    陆深眉眼微抬,兴致缺缺,“这种事,报警就好。”

    报,报警?

    王助理一愣,随即立马反应过来,陆总这是要把人送进局子啊。

    王助理连忙点头,朝着门口看了看,小心翼翼地问陆深,“陆总,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陆深看向他,王助理赶紧开口,“我总觉得叶小姐好像有意在拖延时间。”

    按照陆总的效率,这种事情不是分分钟搞定嘛。而叶矜还主动问休息室在哪,摆明了就是想拖延时间。

    “嗯。”陆深应了一声,不是很在意。

    他的叶矜他最为了解,虽然有些反常了,可还是意外的可爱。

    天知道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把叶矜狠狠地绑起来,让她的眼中和心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

    陆深来到休息室的时候,已经五点了。叶矜反复练习着说辞,深呼吸了好几口气,终于在陆深开门的时候,鼓起勇气说出来,“陆总,既然已经到了吃饭时间,不如我请陆总吃一顿饭,咱们边说边吃。”

    一旁的王助理微楞,很想提醒陆深一句,今晚上还有一个饭局。

    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陆深冷着声音开口,“叶小姐,我说过,我不喜欢女人请我吃饭。”

    叶矜一愣,面前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震慑力与那天看到的有所不同。此刻,他们的距离被拉得很远。

    陆深皱了皱眉,心口的占有欲急速发作。而他也意识到了,自己似乎是吓到了面前的姑娘。

    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一看到叶矜,就想把人狠狠地占有己有。特别是她在自己面前如此的礼貌,却偏偏对王助理展露笑容,更是让他嫉妒得发狂。

    所以,他才隐忍那么多年。就连叶矜患了癌症,也不敢主动出现在她的面前。

    “订一家饭店。”陆深扭头看向王助理。

    叶矜这才反应过来,是陆深要请她吃饭。

    只是,刚才的冷漠仿佛还在。她僵硬着身体,下意识地朝陆深走去,脸上的笑容都没有那么的自然了,“那就麻烦陆总了。”

    她在害怕自己。

    得到这个认知的陆深顿时感觉烦躁不已,冷着声音回她,“嗯。”

    一顿饭吃下来,叶矜有些心不在焉的。好在陆深也不是一个话多的,吃完饭过后,陆深秉着绅士礼貌,把她送回了小区。

    叶矜这些天本就嗜睡,陆深开车很是平稳。迷迷糊糊的,叶矜就毫无防备地在车上睡了过去。

    一个红灯面前,陆深缓缓地停下车。车里面灯光很暗,借着外面的霓虹,叶矜的小脸微微泛着红润,却还是略显苍白。散落的头发遮住了一些脸蛋,衬得她的小脸越发的消瘦。

    眉眼如画,鼻子秀挺。无一不是在诱惑着陆深。

    深吸了几口气,陆深替她顺开挡着脸的头发。

    叶矜大概是真的累了,丝毫没有醒来的举动。

    陆深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叶矜,眼中满是温柔。直到绿灯亮起,他才不满地重新启动车子。

    叶矜的公寓不远,不过是半个小时的路程。在陆深有意的拉长之下,硬生生地开了一个小时。

    只是,叶矜依旧熟睡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陆深心口一慌,感觉喉咙都有些发紧,“叶矜?”

    没有任何反应。那种无力的恐惧感顿时包围了陆深。

    陆深又喊了一声,“叶矜?”

    叶矜迷迷糊糊地醒来,在她完全睁开眼睛之前,陆深又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眸子带着几分薄凉,“叶小姐,到了。”

    “抱歉,我睡过去了。”叶矜感觉身体有些疲惫,而且还很困。轻轻捂住胸口,她的脸色又苍白了一分。

    在她看不到的角落,陆深的手攥得很近,上面满是青筋,极力隐忍着快要爆发的情绪,“叶小姐的身体似乎有些不舒服。”

    叶矜淡笑着,“只是有些困倦而已,不碍事。”

    陆深不说话,只是困倦?

    他的叶矜,三个月之后,就会不复存在。

    如果不是怕自己伤害到她,陆深必定是要大大方方地站在她的面前,给予她所有的宠爱。

    夜晚的灯光不好,叶矜没有发现陆深的异样。只是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眉眼柔和,带着柔柔的笑意,轻柔的嗓音落下这十月的夜晚中,显得十分好听,“谢谢陆总今天送我回来。”

    搭在方向盘上的修长双手,几乎要把方向盘捏碎一样。最后,化作沉默。

    等到四楼的房间亮起光亮,陆深才拨了一个电话过去,“言白,她今天有些嗜睡。”

    苏言白那边才刚刚下班,医生袍都没来得及脱下来,就接到了好友的电话。

    他们认识那么多年,苏言白知道他对叶矜爱得有多深。如果不是知道叶矜得了癌症,他怕是要一辈子都缩在自己的乌龟壳里面,不肯出来。

    “嗜睡很正常。”苏言白虽然不是那方面的专家,但是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这癌症治不好,叶衿时日无多。

    想了想,苏言白叹息一口气,“阿深,我不希望你后悔。”

    “我会伤害到她。”陆深什么都不怕,只怕自己会伤害到叶矜。

    苏言白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阿深,有些事情你再不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我知道。”陆深像是被堵住了喉咙一样,每说一句话,都那么艰难,“为什么是我的叶矜?”

    为什么偏偏是叶矜得了癌症?

    这个问题苏言白没法回答陆深,生老病死自有定数,他们不是神,不可能逆转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  陆总其实超温柔的……他只是闷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