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深的眸子带着其他莫名的情愫,被陆深很好地隐藏起来。望进去,是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深邃,见不着底。

    “不用。”陆深的声音依旧那么冷,“叶小姐现在去哪?我送你。”

    孤儿院比较偏僻,打车进来容易,想要出去的话,倒是有些麻烦了。

    叶矜本来就不是一个矜持的人,既然陆深已经开口,她索性就直接开口,“先去市中心买点东西,陆总顺路吗?”

    “嗯。”陆深估计早就忘记自己还要回公司开会的事情了吧。

    陆深的车子停在对面,叶矜跟在他身后,“陆总是过来谈生意的吗?”

    这里实在太偏僻,叶矜不明白陆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一个故人。”陆深脚步微顿,下一秒又继续迈着步伐。只是顾忌着叶矜,稍微地放慢了步子。

    余光还时不时地看着身边的叶矜,虽然眸色微冷,举动却是让叶矜心里一暖。

    用钥匙解了锁,在叶矜想要打开后车门的时候,陆深先她一步,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见她愣着神,没有打算坐进去的意思,陆深皱了皱眉头,“不上车?”

    陆深身上的气息本来就冷,微微皱眉的时候,会让人不自觉地敬畏,像是他在生气一样。

    “我坐后面就好。”叶矜喃喃道,见陆深似是有些不悦,她连忙解释,“副驾驶座都是给女朋友坐的,陆总虽然还是单身,可是以后如果有了女朋友,倒是不好说解释了。”

    重点是,陆深虽然在商业场上,可还是有许多狗仔跟着。叶矜这一世,只想平平淡淡地活着,不想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哪来那么荒唐的说法。”陆深轻轻嗤笑一声,神色都开始不耐烦起来。

    叶矜当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尴尬地笑了笑,就乖乖地坐进去了。

    殊不知,在叶矜弯腰的那一刻,陆深原本冷凝的嘴唇微微勾起,连那冰冷的眸中都散了不少寒霜。

    他极其喜欢这个说法。

    上了车,叶矜突然又感觉有些困了,打了一个哈欠之后,百般聊赖地看着窗外。

    “陆总下午不去公司吗?”叶矜突然问道,陆氏集团和市中心,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下午去市中心谈生意。”陆深简言意骇,余光落在她睡意惺忪的脸上,胸口狠狠一疼,装作若无其事地开口,“抽屉里面有吃的。”

    叶矜眨了眨眼,恬静的脸上有些呆萌的可爱。

    打开了抽屉,里面都是零食,而且布丁薯片都是她喜欢的口味。

    纠结地拿了一个布丁出来,叶矜复杂地看了一眼陆深,犹犹豫豫地开口,“陆总喜欢吃小零食吗?”

    这也和他的形象太过不符合了吧。

    “不喜欢。”陆深扫了一眼她手上拿着的布丁,“王助理准备的,一直没人吃。”

    所以……这是赶在过期之前,找个人把它们消灭掉?

    叶矜心情更加复杂了,但是转念想想。免费坐了人家的车,帮他消化一点吃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叶矜饭量不大,可是吃起零食起来却不含糊。再加上路程有些远了,快到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貌似已经全部吃光了。

    尴尬地收回了手,叶矜在最里面找到了一个袋子,默默地把零食装袋装进去。

    一个红绿灯,陆深稳稳当当地停住了车。叶矜感觉身边有道目光在看着自己,尴尬地转过头去,她手里还拿着袋子,有些不好意思,“抱歉,陆总,我好像有些饿了。”

    她的嗓音软软的,却又温和。此刻清秀动人的脸上带上了几分窘迫,连那温温的声音都有些懊恼。

    可爱得要命。

    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陆深轻敲了几下,语气是一贯的冷,“嗯。”

    叶矜不说话了,拿着垃圾袋,看着外面的景色。

    好在也快到了,这样尴尬的场景没有维持多久,叶矜拿着垃圾袋下车的时候,很是礼貌地微笑,“陆总,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不客气。”陆深狭长的眼睛微微敛下,带着一股冷意。可是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却足够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

    就连叶矜也不得不感叹一声,陆深当真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

    等到叶矜的身影彻底地消失了之后,陆深接起电话。

    “陆总,您现在在哪?会议已经快开始了。”王助理都快哭了,陆总不是说只是早上不来公司的吗,这都下午三点了,怎么还没见人。

    “半个小时后到。”陆深不急不缓,戴上蓝牙耳机,“车里的零食买少了。”

    “啊?”那头的王助理没反应过来,陆深的每辆车上面,都会放着零食。只是他从来都不吃。

    “原味的薯片,芒果味的布丁多买一些。”陆深默默地记下了叶矜最喜欢吃的口味。

    王助理懵了一会,大脑才开始回神,脑海中冒出了一个想法,试探地问,“叶小姐好像也挺喜欢吃巧克力。”

    上次在叶矜的包里,王助理看到了巧克力。

    “她不喜欢。”陆深道,叶矜有低血糖,工作起来的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只能吃巧克力来缓解一下,“准备一点。”

    “好的,陆总。”

    果然!

    那头已经真相的王助理心情复杂地挂了电话。陆总真的是栽了啊,栽得明明白白的。

    只是,叶小姐貌似还没有发现。

    这追妻之路,漫长啊。

    ***

    于乐然连续几天都没有睡好觉,叶矜担心她的身体,周一的时候去挂了一个号。

    医生很年轻,不过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外面还有许多小姑娘在偷看。

    叶矜看着那几个探头探脑的小姑娘,像是大学生,还没进入到社会,身上带着青春的气息。

    苏言白看见叶矜也是一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低头佯装看了一眼病历本,他用着公事公办的语气问她,“叶小姐吗?请问你哪里不舒服?”

    “最近有些睡不着,而且喝的酒也比较多,所以胃也可能有些不好。”叶矜完全是按照于乐然的状态来叙述。

    她还敢喝酒?

    苏言白叹息,对上她清澈的眼眸,仔细地想了想。他对酒味很敏感,就算是洗过澡,也能嗅到其中淡淡酒味。

    可是叶矜身上却没有,只有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

    苏言白挑眉,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叶小姐身上并没有酒味。”

    “嗯,洗过澡了。”叶矜先是一愣,随即浅浅一笑,表现得很是淡定,“医生,请问能不能给我开点药?”

    苏言白无奈地摇了摇头,脸色正经,“如果叶小姐长期喝酒的话,我们需要给你做个检查。药是不能够随便乱开的。”

    更何况,叶矜的身体还与平常人不一样。若是吃错药有什么后果的话,陆深估计会提着刀过来砍他。

    “就是一点安眠药。”叶矜看着苏言白,秀气的眉头轻轻拧起,“医生,我不想做检查。”

    苏言白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锋利,“不做检查也可以,叶小姐只需要回答我,喝了多少酒?”

    顿了顿,叶矜看到面前矜贵温和的男医生挑了挑眉,“或者说,你的朋友喝了多少酒。”

    被看穿了。

    叶矜叹息一声,柔柔地笑了笑,“苏医生是学心理的吗?”

    “不是。”苏言白摇头,他只是恰好嗅觉比平常人更好。对于叶矜,也颇为了解。

    叶矜也不再隐瞒,说了真话,“她经常喝酒,而且饮食也不规律,这几天常常失眠。”

    苏言白手指微动,眼底波澜不惊,“所以她怎么不来?”

    “她很讨厌医院。”叶矜没敢说出实话,于乐然讨厌的不仅是医院,连带着医生一起讨厌。

    “恕我直言,叶小姐。”苏言白双手交握,温文儒雅的脸上含着一抹温和的笑意,“病人不亲自前来,我们无法开药。”

    叶矜对上他认真的眼眸,知道今天这安眠药肯定是拿不了了。也不强求,只是歉意地朝着苏言白笑了笑,“抱歉,耽误苏医生的时间了。”

    “没关系,叶小姐如果……”苏言白话还没有说完,门口被人重重地推开,他抬眸看去,只见陆深身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周遭的低气压不断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任谁都能看出他此刻心情的不好。

    “阿深?”苏言白起身上前,压低声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深扫了一眼呆在原地的叶矜,声音很哑,还带着不易察觉地轻颤,“她怎么了?”

    苏言白了然,陆深在各大医院都有眼线,只要叶矜来医院,他便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如此匆忙地赶来,估计是担心叶矜身体恶化。

    “她没事。”苏言白压低声音。

    “陆总。”叶矜有些诧异,目光在苏言白和陆深之间来回看了看,“你们认识吗?”

    “嗯。”苏言白笑了笑,看了一眼陆深,故意当着陆深的面说道,“叶小姐,下次可不要代替朋友来看病了。”

    叶矜脸色大囧,下意识地朝着陆深看去,只见他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些,却还是很难看。讪讪地摆了摆手,她拿起病历本,“苏医生,那我就先离开了。”

    “叶矜。”陆深突然喊了她的名字,声音沙哑得厉害。

    作者有话要说:  唉,陆崽崽哟

    今天ps结课,我兴致冲冲地做了两本预收文案,一蓝一粉

    然后……老师,我对不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