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脸上化了淡妆,眼角的部分被勾得有狭长。在看向他时,仿佛有水波在荡漾一样。

    此刻,正因为他的一句话,那双眸子呈现出茫然的神色,甚至还有些委屈。一下子就把他们的距离拉得好远。

    得亏叶矜也是个脾气好的,见陆深一脸不悦的样子,倒也没有急着跟他争辩。只是云淡风轻地穿上了自己的外套,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看来陆总心情不好,既然如此,我还是先回吧。”

    “等等。”陆深下意识地扣住叶矜的手,浓墨色的眼眸像是要晕开一样。几次沉沉浮浮之间又回归平静,“抱歉,刚才我情绪有些激动。我向叶小姐正式道歉。”

    背对着他们的王助理感觉像是有一只猫咪在挠着他的心口处一样。这是陆总第一次道歉,虽然他也觉得刚才陆总的态度确实有些不好了。

    可是陆深向来高高在上,他何时会道歉过。

    叶矜只是轻轻一笑,并不言语。

    她的脾气虽好,却不喜欢别人胡乱地发脾气。更何况,她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陆深见她不说话,心里越发地没底了,烦躁地移开眼,声音冷硬,“刚才有个合同没有谈成功,所以我情绪有些失控,还请叶小姐能够原谅。”

    叶矜拿上了自己的小挎包,眉眼轻抬,轻轻应他,“我理解。”

    明明说着理解的话,叶矜的行动却是在告诉陆深,她心里这会正有气。

    可是,陆深不懂得如何拉下脸,只能执拗地扣住她的手,薄唇轻扬,“叶小姐,答应了做我的女伴,可不能反悔。”

    叶矜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奈何陆深的力气实在是太大。狠狠地瞪了陆深一眼,后者却当做没有看到一样,冷声吩咐王助理,“去拿一套叶小姐能穿的晚礼服来。”

    王助理瑟瑟发抖,连忙点头,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在王助理走后,陆深感觉到旁边怀中人的反抗,轻叹一声,放开了她,“叶小姐还请稍等一会。”

    说罢,他迈着步伐大步走开,空留叶矜一个人在休息室里面。

    叶矜揉着吃痛的手腕,秀气的眉头轻轻地拧起。

    她是越来越看不懂陆深了,大概是前些天陆深的绅士蒙蔽了她的双眼。不管这个男人再怎么绅士,他始终是那个在商业场上叱咤风云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骨子里面就带着一股血性。

    罢了。

    叶矜无奈地摇了摇头,做完任务她就离开吧。以后能够少接触就少接触。

    而此时,陆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从最底下的抽屉拿出了一盒药,猛灌了几颗下去。

    这就是他为什么一直不敢找叶矜的原因。

    他会疯的,因为叶矜而疯。

    他会……伤害到叶矜。

    陆深对她的占有欲,早就超过了一切。

    ***

    晚上七点,宴会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两人才不急不缓的到达。

    叶矜倒是无所谓,今天她不过是一个配角。而陆深的身份放在那里,就算是晚来了,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陆深看着身边目光淡淡的叶矜,不动神色地朝着她那边靠了靠,微微抬手,“叶小姐。”

    叶矜看了他一眼,从善如流地把自己的手搭上去,淡淡地笑着,“陆总现在心情如何了?”

    她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又接受陆深的怒火。

    “好多了。”陆深低声道。虽然还是不可控制地想要把叶矜给藏起来,但是总算是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对上叶矜浅笑盈盈的眸子,陆深只觉得心口软得不像话,连带着冰冷的声音都多了几分暖意,“在这个宴会上的,大多女人都是商品。叶小姐之前那件礼服太过暴露,所以才让王助理给你换了一件。”

    并非是嫌弃她自己设计的礼服不好看,也并非是故意给她换一件礼服。

    叶矜一愣。其实这会她已经不生气了。

    不过,陆深竟然会三番两次地道歉,甚至还解释给她听,倒是有些出乎了她的意料。

    叶矜莞尔一笑,这会当真是不介意了,“多谢陆总。”顿了顿,叶矜继续说道,“只是陆总下次可要注意了,跟女孩子说这种问题,冷着脸的话,很容易伤女孩子的心的。”

    就连她,当时也几乎想要甩袖而去。

    身边的男人忽而停下脚步,叶矜也停下脚步,不解地朝着他看去。庭院外面灯光微弱,叶矜只能看见他的黑眸凝着几分光彩,“那你呢?”

    他有没有伤害到你?

    叶矜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陆深的意思。压下了心口的异样,笑着回答,“还好,就是有点被陆总吓着了。”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发火的陆深。难怪商界把陆深称为阎王爷。这样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会已经走到门口,迎面走来了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他的头发被梳理得很是干净,露出了白皙的额头,金色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面,多了一份儒雅的气质,“阿深。”

    叶矜看去,竟是那天见过的苏医生。瞧见苏言白朝他看过来的目光,叶矜礼貌地含笑,“苏医生。”

    “你好,叶小姐。”苏言白似乎是不觉得意外,温和有礼地介绍道,“这次宴会苏家是主办方,叶小姐不用拘束,想吃就吃,玩得自在就好。”

    陆深还特地吩咐他准备了不少叶矜喜欢吃的,就是怕他家小公主饿着了。

    叶矜跟他不熟,现在也只能点头道谢,“谢谢。”

    苏言白作为宴会主人,自然是很忙。跟他们随意地聊了两句就得抽身了。

    陆深带着叶矜进去,一路上有不少达官贵人试图和陆深傍上关系。皆是被他一个冷眼打了回去,叶矜悠然自得,倒也是落得了一个清净。

    见叶矜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苏言白身上,陆深的心口压抑不住地冒起了一团怒火,最后只能冷着声问她,“叶小姐似乎对言白有意?”

    “没有。”叶矜摇头,收回了目光,轻笑,“只是想到了我的一个朋友。苏医生应该很适合她。”

    于乐然怼天怼地,就需要一个温柔又体贴的医生来照顾她。

    陆深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只是黑眸深深,依旧冷得不像话。

    叶矜计算着时间还早,倒也不是很着急。就着陆深身边,淡定地吃起了东西。

    她为了穿上礼服,中午到现在都没吃,都快饿晕了。

    “陆总。”正当叶矜吃着小蛋糕的时候,身边传来一道娇媚无比的声音。

    女人穿着红色的低胸装,半边□□都露了出来,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不知我能否有幸能和陆总跳一支舞。”

    叶矜看过去,这个女人她认识,当红的花旦,貌似也是最近两年火起来的。

    莫可儿看了一眼叶矜,今天她穿的是旗袍款式的长裙,除了手臂,都被包裹得好好的。

    啧,不过是清粥小菜一样寡淡的女人,哪里能够满足陆总。

    没有得到陆深的回答,莫可儿的笑容都快僵硬了,只能继续柔着声音说道,“陆总?”

    “滚。”陆深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拿过一旁的纸巾递给叶矜,“脸上沾到了。”

    叶矜大囧,尴尬地接过纸巾,随意地擦了擦,却没有擦到地方。

    陆深看不下去了,从她手中接过纸巾,两手相触,火热而又悸动。

    只是轻轻一抹,陆深便礼貌性地推开,把纸巾丢入垃圾桶里面。

    侧头看去,原本白皙的皮肤上面染上了一层红晕。陆深心情好极了,虽然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眸子却不如刚才那样冰冷。

    莫可儿傻愣愣地看着,最后狠狠地瞪了一眼叶矜,愤愤不平地离开。

    吃饱喝足,叶矜总算是想起自己还有任务没做。轻轻地眨眼,她朝着陆深浅浅一笑,“陆总,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陆深瞳孔狠狠地一缩,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面,“我不会。”

    叶矜一愣,还是厚着脸皮说,“没关系,我可以教陆总。”

    “好。”

    男人的气息忽然铺面而来,原本偌大的空间变得狭小起来。他稳健有力的手就搭在自己的腰肢上面,虽然隔着一层衣服,叶矜却感觉像是着了火一样。

    陆深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只要他一低头,便能吻住那诱人的红唇。只是他不能,隐忍而又克制地移开目光,只落在她清澈的眼眸上。

    苏言白正应付着人,感觉到酒味渐浓,不由得有些头疼起来,却听到身边有人问他,“苏少,陆总喜欢这种类型的姑娘吗?”

    苏言白扭头看去,陆深正抱着人家姑娘跳着舞。

    一个冰冷如霜,一个温柔恬静,远远看去,两人还真的挺般配的。

    谁料,叶矜突然脚下一个踉跄,直直地跌入陆深的怀中。

    周围的抽气声响起,谁人不知,陆总最讨厌女人近身。

    只是,结果大概要让他们失望了。

    陆深只是微微地皱了皱眉,下一秒便轻轻低下头,“还好吗?”

    “还好。”叶矜点了点头,这双高跟鞋还是第一次穿,有些磨脚了。

    她勉强地点了点头,对着陆深歉意一笑,“本来要教陆总跳舞的,可惜我太不争气了。”

    【身体已恢复百分之十。】

    叶矜心神一动,已经百分之十了。还有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来得及。

    “没关系。”陆深黑眸带着试探,“叶小姐现在要回家吗?”

    “可以吗?”叶矜抬头看他,对上陆深带着试探的目光,她下意识地低头。

    那一瞬间,仿佛像是被陆深看穿了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陆总说,我已看透老婆在故意接近我

    宝贝们是不是开始了复习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