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深收回目光,依旧是一派的冷然,“走吧。”

    叶矜只好跟上陆深的步伐,思绪却开始飘远。她接近陆深的确有些目的不纯,可是也从来没有想要伤害过他。

    而系统说,只有这样,她和陆深才能活命。

    只是,这些那么鬼怪的说法,就算告诉了陆深,对方也不会相信。

    上了车,依旧是副驾驶座。车内没开灯,叶矜咬着唇,有些犹豫地开口,“陆总,其实今晚我……”

    “叶小姐。”陆深打断了她的话,“累的话,就在车上眯一会。”

    这是要把她的所有话给堵死。

    叶矜叹息,只能作罢。也不知道是不是陆深的话语暗示有作用,不一会儿,叶矜就靠在车上沉沉地睡去。

    陆深紧握着方向盘,黑眸幽深。

    他不管叶矜是因为什么原因靠近他,只要能让她在自己的视线所及地方,他就心满意足了。

    最后一次,陆深想要自私一次。

    “靠,我的车呢!”于乐然把车停在了苏家旁边,然后就去附近找了个酒吧喝酒。谁知道回来的时候车就不见了。宴会也散场了,她家宝贝估计是已经回去了。

    “小姐,请出示你的邀请函。”门卫见她来回走动,不由得满脸警惕地走了过来。

    于乐然哪有那玩意,“没有,麻烦把我的车还回来。”

    “被拖走了。”门卫一板一眼地回答她,“所有停在苏家的来历不明的车,皆是会被拖走。”

    “你们是交警吗?”于乐然嗤笑一声,“不过是停了几个小时而已。”

    苏言白不住在这里,宴会结束之后,正打算回家,却听到外面传来吵闹声,不由得皱眉上前,“怎么那么吵?”

    “哟?”门卫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一道流里流气的声音。

    于乐然双手环抱,眼里的玩味十足,活像是一个女流氓,“原来是我们帅气可爱的医生大人啊。”

    苏言白看了一眼于乐然,“是你。”

    “原来小医生还记得我啊?”于乐然调笑,丹凤眼之中满是打趣,“还真是我的荣幸。只是,咱们几天不见,就把我的车扣住了,这份大礼有些过分了吧。”

    苏言白微微思索,“门口那辆车是你的?”

    “是啊。”于乐然点了点头,红唇轻掀,万种风情。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懒洋洋的,十分诱人,“还请这位可爱的医生还给我呢。”

    “拖走了,明天还给你。”苏言白扫了她一眼,嗅到她身上浓重的酒味。不由得狠狠皱眉,打算离开。

    于乐然轻轻搭上他的肩膀,在他身边吐气如兰,“医生,我可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上次给过你了。”苏言白一把推开她。

    于乐然无辜地摊了摊手,“丢了。”

    苏言白无法,对上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只能耐着性子再一次送上自己的名片。

    “苏言白啊……”于乐然轻笑,朝他暧昧地眨了眨眼睛,“那……苏医生,明天等着我打电话给你哦。”

    苏言白:“……嗯。”

    ***

    叶矜笔下不停,听着于乐然在她身边说话。

    “我今天遇见了一个医生,不得不说,这男人挺对我胃口的。”于乐然侧躺在沙发上面,长发随意地散落在身上。啧,苏言白那张脸,还是挺勾人的。

    这些年,她见过的男人也不少了。还没有试过这种类型的。

    “他不是医生吗?”叶矜轻笑,换了一支彩铅,继续上色。

    于乐然叹气,往后一靠,像极了祸水的样子,“所以才纠结。要不我把他给勾搭到,让他辞职?”

    叶矜停下笔,颇有些无奈地看着于乐然,调笑道,“好啦,你就别去祸害人家医生了。”

    苏言白她上辈子接触不多,在她生命的最后一个月,瞒着所有人,独自来到医院。病重昏倒的时候,是苏言白把她抱到了急救室。

    于乐然挑眉,鲜红的手指划过沙发,“名字也挺好听的。苏言白,据说还是苏家少爷呢。”

    叶矜手中的笔一顿,抬眸看向叶矜,“苏言白?”

    于乐然抬头看她,“宝贝也认识?”

    这世界真是小。

    叶矜点了点头,“嗯。他是陆深的朋友,见过几次面。”

    “啧,难怪呢。”于乐然见怪不怪了,“一想想那样清冷的人变得火热起来,挺够味的。”

    叶矜毫不留情地泼下一盆冷水,“那你打算去医院找他?”

    医院的医生那么多,于乐然是打死也不想去的。

    丧气地垂乐垂头,于乐然又乖乖地躺会沙发里面,“算了,当我没说。”

    上完最后一笔,叶矜把稿子给于乐然,“先把这一批服装打出样板。”

    “多少张?”于乐然数了数,“十九张?”

    “不是二十张吗?”叶矜也纳闷了,她记得清清楚楚,这一共二十张。

    于乐然又仔细地数了一遍,摇头,“就是十九张。”

    叶矜回想了一下,除了陆氏集团和工作室,这设计稿就没有出现在其他地方。“大概是丢在陆氏了,回头我问问。”

    “好。”于乐然拿起设计稿,“那我先去了。”

    叶矜看了一眼外面已经黑了的天,“明早再去吧,太晚了。”

    于乐然勾着她的手臂,暧昧地说道,“要不我留在你这里过夜吧。还能抱着你睡觉。”

    “可以啊。”叶矜倒是不在意,戳了戳她的脸蛋,“你今晚不是约了朋友吗?”

    “真可惜。”于乐然利索地穿上鞋子,朝着叶矜飞吻一个,“宝贝,我得走了,下次再宠幸你。”

    叶矜失笑,送她到了楼下才折返回到家里。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已经是七点了。

    她想了想,给王助理打了一个电话。

    把事情讲清楚之后,王助理说着就要送来,却被叶矜制止,“也不是很着急。明天我去拿就好了。”

    “那好。”王助理点了点头,声音有些疲惫。

    叶矜没敢继续打扰,挂了电话之后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面。十月已经到了下旬,天气逐渐变得寒冷起来。

    腿上盖了一件毯子,叶矜侧卧在沙发里面,打开了综艺节目,心里却在不断盘算着时间。

    十二月推出冬季新装,这样算下来,留给她们的时间的确不算很多。

    就光她一个人,就必须出五十套服装。到了最后打板出来,还得筛选。

    叶矜正看得津津有味,门铃却响了。

    于乐然有钥匙,向来都是直接开门的。

    警惕地起身,叶矜先是从猫眼里面看了看,透过小小的猫眼,男人轮廓分明的俊脸隐在微弱的灯光之中。

    叶矜赶紧开门,惊讶道,“陆总?”

    陆深依旧是穿着黑色的西装外套,神色淡漠。一半在光影之中,一半在黑暗之中。

    “你的设计稿。”陆深神色冷漠,微凉的手上拿着她遗落的设计稿。

    叶矜赶紧接了过来,压下心中的诧异,“谢谢。”

    看不清陆深的神色,叶矜只感觉落在自己头顶的那道视线实在太过火热,“抱歉,这次是我的疏忽,麻烦陆总大晚上还得送来。”

    只是,她明明跟王助理说了,明天会过去拿。

    还有,陆深又是怎么知道她住在几楼的?

    心中有无数疑问,叶矜也没有问出来。陆深向来做事高深莫测,叶矜也不想去猜想那么多。

    【颁布任务:与陆深牵手一次。】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

    叶矜瞪眼,这陆深都快走了,她总不能把人强留下吧。

    陆深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转身就打算离开,只是腹部突然传来的疼痛让他身体狠狠地一抽,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腹部,脸色难看。

    叶矜被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住他,声音关切,“陆总你没事吧?”

    “老毛病了。”陆深咬着牙,冷汗从他额头上冒出来。

    胃病一旦犯了,这滋味可不好受。

    叶矜虽然没有胃病,但是却是知道有多难受的。她扶着陆深的身体,“陆总若是不介意,先到我家里坐坐,我给你找找药。”

    陆深没有拒绝,贪心地想要在叶矜身边多停留一会。

    叶矜扶着人进门,找了一双一次性拖鞋给陆深,把人安置在沙发上时,她才转身把设计稿收了起来。

    拿出药箱,叶矜很看重这一方面,所以备药很齐全。

    把胃药递给陆深,叶矜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细碎的刘海挡了一些额前,隐约能够看到上面密集的汗珠。也不知道得有多疼,才能让面不改色的陆深疼成这样。

    吃过药之后,症状有些缓和,叶矜轻咳一声,装模作样地看着他,“陆总,我能看看你的手吗?”

    陆深又喝了两口温水,苍白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血色,“怎么,叶小姐还会看手相?”

    “也不是。”叶矜尴尬地说道,“之前有略微地学过一点治病的,所以想要帮陆总看看。”

    陆深挑了挑眉,幽深的眼眸让人不寒而颤。这么静静地看着叶矜几秒,在叶矜想要放弃,另寻他法的时候,陆深开口了,“那就麻烦叶小姐了。”

    叶矜赶紧接话,“不麻烦。”

    作者有话要说:  牵手手

    陆总:日常配合老婆蹩脚的演技……